诛仙中陆雪琪和张小凡的爱情故事简介

【导语】:

在诛仙中张小凡最终和陆雪琪在一起了,其中张小凡和陆雪琪的爱情故事是怎样的呢?小编来给大家介绍一下。

  诛仙中陆雪琪和张小凡的爱情故事简介

  萧鼎(原名张戬)接受采访说过:自己是张小凡的原型,而妻子雪MM则是陆雪琪的原型,妻子在他人生低谷的时候一直陪伴他,不离不弃,后来诛仙横空出世,萧鼎用妻子作为陆雪琪的原型,可见对妻子的爱之深。

  初见

  ◇初时一瞥两无意,当时只道是寻常◇

  她,冷若冰霜的一瞥;他,紧张木讷的脸红。越过前方师长的背影,悄悄将羞涩的目光,停在那张清丽的脸庞,心底暗涌而岀的仰慕。纵然拥有这懵懂的倔强,她还是记下了那少年当时的彷徨。那一个抽签时看她会脸红的少年,沉淀的岁月中不曾改变的笑容,在她的心间留下点点痕。他们的初见,如所有小说里男女主角的初遇一般,是在彼此最美好的年华,美好的让人永世难忘。少年生涩清朗,少女眉目如画。他木讷,她清冷。

诛仙中陆雪琪和张小凡的爱情故事简介

  比试

  ◇叱咤青云筹胜败,凌风举剑引天威◇

  对面站的是那靠运气进入前四的人,她眼中再现不屑。可是,他的眼神如此漠然,她微感惊讶。天琊噬魂的第一次比试就如此激烈,他们彼此甚至都无法控制好自己的法宝,这暗示着什么?殊不知一场千年的情仇,正悄悄拉开帷幕。在天琊和噬魂的再一次猛烈撞击后,为了不负恩师厚望,她咬牙使出最后的法术——神剑御雷真决。那样骄傲的她,在狂风中傲然伫立,任凭风力如刀,竟不肯稍退半分。她拔出了未曾出鞘的天琊。他不愿放弃,台下有师父师娘在观望。如果不辜负他们的期望,是否可以换来心爱的女子另眼相看?奇术发动了,那片璀璨的蓝色光幕在她眼中成了无力回天的绝望。他欺身而进,望见了那个女子哀婉凄凉的眼神,她眼中的无助似根尖锐的针,扎得心生疼。若能驱散你郁郁悲伤。输了又何妨?他停下身形。时光在这一刻放慢了脚步,把刹那的一幕永远地定格在她的记忆里。烧火棍暗了下去。她愕然于生死之迹那个突然心软的眼神。也是从那一刻起,雪渐渐融化成水,缓缓流淌出十载的绵长。

  空桑

  ◇古洞深渊执手意,无情海岸有情人◇

  在空桑山,当四周的蝙蝠尸体似河流般把他们淹没其中时,惊惶中她下意识地抓紧他的手臂。与妖人打斗受了伤,他如没知觉般依旧冲在前面。她没有和他说过什么。她的表情是淡漠的,只不经意间那眼角眉梢会不自觉地追逐他的身影。缚仙索深深嵌入她的肌肤,轻轻一个蹙眉,便让他纵使肩头流血如注也不管、不顾,心中只有一个在她面前永不后退的念头。那场承载了巨大欢喜与痛苦的爱恋是何时拉开帷幕的?应该是那个时候罢。死灵渊上,他为救她脱难,被妖人重创,身子不由自主地飘向深渊。只一瞬间,她眼前闪过三个画面,初见脸红,比武留情,适才相救。下一刻,她毫不犹豫追去抓住他的手,却和他一起坠下深渊。脸上欣慰的神色和牢牢紧握的手,是不悔的心意么?是在暗示不离不弃么?死灵渊下,彼此守护相濡以沫,是冰冷暗夜里几近绝望的心间唯一温暖。无情海边,深入骨髓的寒意肆意拉拢他们的身躯,除了那隔在掌心的些许温柔。当他在众多敌人面前,坚定地说“不走”时,她沉默了。任何语言在此时此刻皆苍白无力失去意义。

  夜雨

  ◇夜雨惊雷清影幻,低言吐誓付情深◇

  她不看他,他心底失落,她不曾知道。流波海岛,风雨之夜,他是最落魄的少年,独自跪在暴雨惊雷之下,在他最需要陪伴的时候,是她,第一个来到他的身边。也许他永远不会知道,那一个夜晚,她是真的来过。他的痛楚,她无法分担,便一起承受。她陪他一起淋雨,只是想设身处地,去体会他的感受。或许此时的她并不知道自己已爱上了小凡,或许爱得还不深,也可能已然深爱。而她更加不知道,她走后,他嘴角流露出的苦笑,因为他不自信她会来看他。但无论怎样,她不曾想过去占有,只是希望他过得好,在感情之上,她一直是一个无声的付出者。

  辩白

  ◇玉殿相逼情义浅,轻许性命赌平生◇

  她望着沉默的他,决心折断自己高傲的翅膀。“弟子陆雪琪,愿以性命担保!”那一刻,大殿上一片寂静,就连他也微微张大了嘴,怔怔地望着与自己跪在一起的她。那一刻他心中是否已经有些知晓,他足以与你匹配?那一刻,你可知道,你的脸上隐约的温柔?你可知道,缠绵白衣已如同烙印,藏在心底最深被冰封十年的角落?他已然神智混乱,若一走,便无法回头了。这样的场面,雪琪不想看到,小凡同样不想。她知道,所以她阻拦。或许会要承担一定的责任,但绝对比他后来十年不人不鬼,时刻受着良心谴责的生活要强很多。雪琪的阻拦,实属一种挽回。只可惜,鞭长莫及没能拦下。便化为十载剑舞,勾勒刻骨相思,偏要爱着一份不被允许的爱。

诛仙中陆雪琪和张小凡的爱情故事简介

  十年

  ◇十载剑舞情难逝,流年共度相思远◇

  十载的光阴,弹指年华。她,只是孤单的一身白衣,在那寒风之中,不染尘埃地立着。此刻思绪蔓延,此刻无需语言,那冲撞的,那呼唤的,那迷离的,那如梦似幻的...是他么?铮,天琊映蓝,引剑在手,握住了缠绵,握住了眷恋,握住了一抹身影。就让一切放下且,就让心轻舞且。身驰心迷,为的是短暂的麻痹,片刻的忘却,然而她知道,只是片刻,停下意味着更深的痛苦。这里,痴滞的眼神诠释心中的苦痛,那是她最隐忍的伤,不肯倾诉亦无人聆听。

  重逢

  ◇梦断诛仙十载月,昔颜陌路剑光寒◇

  灰蒙蒙的瘴气内,掠过蓝影。噬魂和天琊,生生世世纠缠的冤家,只为早在千年前结下的溯源,勇往直前。不动声色的将噬魂移开,天琊也微微一偏,错开方向的一念之间,前方可还有等候的缘?瘴气像是冷色调的烟,模糊了不曾相忘的十年岁月。站在咫尺距离的两端,为何依旧遥远?十年之后,天琊和噬魂的对决,化作了一种默契,就像紧握的双手,仿佛与生俱来!他呼吸着她留下的发香,心中想着她在何方。

  死泽

  ◇此情可待成追忆,寂寞蓝琊近却无◇

  死泽中,她带着光彩耀眼的绚烂,紧紧追逐着青色的芒光。她以为只要逼退了黑暗,就可以给他光明。她不顾一切,紧追不舍。他终究停了下来,你握着剑,指着他!若不是情到深处难自禁,又怎会柔肠百转冷如霜!她望着他的眼睛,要从里面寻找那么一点半点的相思情结。握剑的手,在微微的颤抖,心里,究竟在害怕什么?十年何其长又何其短,举头再望明月,十载光阴匆匆而过。俯仰之间,沧海桑田。看到了吗?在她面前不是鬼厉是张小凡,他没变么?她脱口而出“你回来吧。”他何尝不想?只是,回不去了!她不再多说话,只是转身离去。她懂他的无奈,也明白,他们之间,似乎注定了你死我亡。若说不惜一切的付出,是深沉的爱,那如雪一般,在得不到任何理解的情况下,无悔地等待着一个原本无望的结局,又如何不痴?爱她的执着与隐忍,只因在情义两难全的情况下,仍坚守着情与义。她的付出,不求回报,只有引一道剑芒,对月诉说自己的心语。那些流逝的往昔,一抬眉一转眼,是谁错过了谁?

  宝库

  ◇绝世不抵十年痛,生死相护唤回头◇

  花海中,她是那抹最亮丽的风景,他不禁看得痴了。当他们的身体不由自主地飞向那道石门,飞向死亡,她仍轻轻的唤他“你,回来吧”。有个声音在他在深心里炽烈的激荡,像汹涌不休的洪水冲垮了所有阻碍,冲垮了他时时刻刻伪装的面具,心底在呼喊世间的所有纵然都可以消失,可是此时此刻,陆雪琪!他,怎可以放弃?怎可以舍弃?他喉间低低沙哑的吼声,莫名的泪光,他挣扎着伸出手去,紧紧的抓住了她的手,恍如十年前,死灵渊下,无情海边!此时此刻,他清醒地意识到,他不能失去她,纵使失去世间所有也不能没有她!若十年前无情,十年后不过初见怎么这般散发出如此强烈的爱恋?

  剑舞

  ◇月色清寒空照影,长街剑舞血染痕◇

  她为他舞尽十载,是斩不断的情丝,可总要有个了结的。那就为他,舞最后一次吧。剑光幽幽如梦,舞尽十年残情。她在他们之间,划下了一道深痕。是诀别,何尝不是挽留?可惜身不由己,纵有深深不舍,仍有跨不过的鸿沟。只是情难断,意难绝。那一次次的生死相惜,怎能忘却?可是,造化弄人。青云门对自己的教诲,师父对自己的养育与宠爱,是永远报不完的深恩。不是爱的不够,只是舍不去道义与良知,只是放不下对亲人,对师门。

诛仙中陆雪琪和张小凡的爱情故事简介

  南疆

  ◇御剑凌天心破碎,低吟浅唱断前尘◇

  南疆之行,她看见他如嗜血修罗一般,立于血海之中。是伤心,是愤怒。唤三声“张小凡”,是一次更甚一次的绝望!她等着他的解释,但等来的只是沉默与疯狂。断了吧!九天之上,再次响起了古老的咒语。天琊噬魂,互不相让,恰如十年前的那一场比试,只是此刻,更是一场死战。她重创他,他却放声大笑,笑声凄烈,在红芒中轰然传上,直如撕心裂肺一般。伤他的是他所爱的她啊,撕心裂肺。他收手了,她亦停手。她茫然立于云端,任雨水湮没泪痕。

  不愿

  ◇秋水长天伤心别,天涯海角逝无端◇

  一句“我不愿”。李洵非她所爱,有一位远在天涯的人,是自己挥之不去的绊。雪琪,不是不去追逐自己的幸福,不是不敢爱。她敢爱,而且去爱了。她的一切付出,正是她对幸福的诠释。她的付出,也终有了回报。他若不爱她,要死想见的人却是她?他若不爱她,怎么会在千里之外,心跳突然加速?他若不爱她,怎么会害怕失去她,怎会想带她天涯海角?

  拥抱

  ◇烈火沧颜惊旧梦,冷崖夜短叹流云◇

  她走到他的身边,与他一起对抗那个不可一世的魔头。生死之际,她说没有更大的心愿了。因为他在身边。他没有说话,只是微笑地紧紧握住她的手。八荒火龙面前,她仗剑将他挡于身后,一如十年前。他不愿她面对危险,他将她拉到了身后,与她在一起,如十年前!曾经紧握的手再次握在一起,面对毁天灭地的八荒火龙,他们十指紧扣,彼此相依,生或是死,也不再重要,只要有你相伴,有什么好害怕。有什么可畏惧。劫后余生的他们相依在冷崖之上,在如水的月光下不管明天,他深情的将她拥入怀抱。

  弑师

  ◇剑断前缘独葬泪,天琊噬血恨难平◇

  田不易方许诺了他们的幸福,但谁会料到,这幸福,将被她亲手终结?田不易被诛仙剑所控制,迷失心智,要向小凡下手。她不想伤害田师叔。因为这一剑下去,不但了结了田师叔的性命,也将在她与小凡之间留下难以化解的伤痕。她最终刺下了那一剑,伤得最深的,却是自己。一向爱洁的她就这样坐在雨中,用天琊的微光替他遮挡雨水。他醒来,等待她的却是比雨水还冰冷的话语“别拉我!”雨淹没了一切,包括她眼角凄凉的泪水。那一剑之后,她只能看着他渐行渐远,却无能为力。她不后悔,她能体会他的心情,能原谅他的错怪。她是最理解他的人啊,也正承受最刻骨的伤!

  谅解

  ◇造化弄人爱恨交,天若有情天亦老◇

  当苏茹问起田不易的死因,他急切的为她辩护着,他懂她是为了救他才出手,然而田不易是他一生敬爱之人,就是在他眼前,天琊生生贯穿了恩师的胸膛,他几乎是下意识地,将她拒之千里之外。南疆动乱之后,曾有的短暂拥抱,却因造化弄人,鸿沟更深更巨。苏茹更懂,她的话化解了他们的隔阂。后山,当她情不自禁的问起他的伤,怯怯的解释那一剑,他让她多给他些时日。“我明白,我等你。”他看着那个眼中有泪光,但嘴角边已有一丝欣慰微笑的她,心底忽地涌起一阵柔情。

  柔情

  ◇万念俱空魂梦断,柔情似水暖君心◇

  她不顾一切,来到了他的身边,想要唤醒他的灵魂。数十日悉心照拂,卸去一身戎装,只余似水柔情。哪怕自暴自弃,也有雪琪,不离不弃。用自己的真情,温暖他,用自己的执着,守候他,将他从死亡边缘拉了回来。他终于有了好转,却到了她不得不离开的时候。因为,师门有难。声名利禄,皆是身外之物,她不在乎。但师门有难啊,她怎能为了一己私情,弃师门于不顾?临别垂泪,她还是回到了养育她的青云。这一别,或是死别,她轻轻一吻,不曾后悔。对师门,对小凡,她都不曾后悔过。

  灵犀

  ◇通天血战为苍生,幻月前行悟真爱◇

  当他在幻月洞府中沉浸于过往的悲痛时,她正血战着保卫那个古老门派、保卫着天下苍生。当他以为自己千暮雪千山,一人跋涉时,你的那滴泪,终于在他最需要你的时候,穿越了所有阻碍,穿越了千山万水,击溃了他所有魂牵梦绕的人,轻轻落在他的手心,有淡淡的温热,温暖了他寒冷了十年的心。令他颤抖的身体安静下来,这熟悉而温暖的感觉,彷佛就在不久以前,他曾经感受到过。也曾有个人,在他濒临崩溃的时候,不离不弃的陪伴在他身旁,在无数的黑夜里,紧紧拥抱着他,用自己身体的温热来温暖着他。也曾经,昏迷的他半梦半醒一般,恍惚之中,有那温热的泪水滴落在他的脸庞。在一片可怕的冰冷世界里,告诉了他,那暮雪千山,不是,一个人!那一刻,他终于知道自己内心的真爱。在青云就要落败之时,他终于拿起了那把诛仙古剑,同你一同守卫那个养育了你也养育了他的门派。

  尾声

  ◇数载春秋十指扣,流年此去淡云烟◇

  魔教溃败,鬼王殒命,小凡、雪琪就此失散。逝者如斯夫,陆雪琪因恩师去世而继任小竹峰首座,而她深爱的男子,没有立场再回到青云门,他选择回到青云山脚最初的家园,燃起袅袅炊烟,做回她所希望的张小凡。若雪白衣,憨厚男子,终于再此相遇,劫后一笑。此时无声胜有声!从此,持一份相知,守一份爱恋,为彼此的牵挂,好好地,活着。这一份情,未曾更改,并在时间洗涤之下,沉淀成了一种习惯。习惯了彼此的气息,习惯了执手的默契。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就算是濒临绝境时,他们的十指依然紧扣,因为说好的生死相随。不用刻意的言语,不用刻意的表露,他们已成为彼此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只用一个拥抱,或是一个微笑,就是永远。那一丝牵绊,永远斩不断,无论走出多远,都会牵引他们回到彼此的身旁。几番生死离合,使得凡雪恋更加扑朔迷离、刻骨铭心!

手机访问 作品人物网

  • 上一篇文章: 上一篇:诛仙中陆雪琪的经典语录及摘抄
  • 下一篇文章: 下一篇:诛仙中陆雪琪是怎样的人 怎么评价陆雪琪
  • 热门推荐
    作品人物网郑重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及文中陈述内容未经本站证实,作品人物网对本文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 及时性不作任何保证和承诺,请网友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网站地图 红楼梦 三国演义
    投稿邮箱727008645@qq.com
    作品人物网vrrw.net 版权所有 2016-2018 ICP证:鄂ICP备17027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