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贾环和贾兰》》人物形象及性格特点分析

【导语】:

红楼梦诗词鉴赏《红楼梦鉴赏辞典 人物形象鉴赏 贾府的老爷和少爷 贾环和贾兰》 贾环和贾兰是荣府的两个叔侄,贾环和贾兰已故的父亲贾珠是同父异母兄弟,他俩之间由于家族内部的派系关

  红楼梦诗词鉴赏《红楼梦鉴赏辞典 人物形象鉴赏 贾府的老爷和少爷 贾环和贾兰》

  贾环和贾兰是荣府的两个叔侄,贾环和贾兰已故的父亲贾珠是同父异母兄弟,他俩之间由于家族内部的派系关系,本很少接触,只是由于他俩都是荣府的男性主子,且年龄相差不大,却代表了两种不同的类型,故我们放在一起加以论述。

  1. 贾环: 封建宗法家族的庶出子

  贾环的主要特征是他的出身: 他虽和宝玉一样是贾政的儿子,但是贾政的侍妾赵姨娘所生,是讲究嫡庶之别的封建家族所歧视的庶出子,因而他在贾府的地位实和宝玉有天壤之别。

  由于贾环自己所不能选择的出身,同时也由于他那不知自重的生母的调唆,贾环自幼便生长在一个充满歧视和敌意的环境中,从而养成了他委琐、嫉恨的性格。

  对贾环的性格多是通过他与宝玉的对比或是和宝玉的关系来刻画的,他和宝玉同是一个父亲所生,但一个神采飘逸,聪明俊秀,一个则人物委琐,粗俗卑劣。与丫头们掷骰子顽耍,输了几个钱,这在宝玉正是求之不得的事,但他却放刁耍赖,完全不像是“一个作爷的”。丫头嘟囔了几句,他说是丫头欺负他“不是太太养的”,说着还哭了;宝玉走来好心劝导他几句,他回去反说“宝玉哥哥撵我来了”,其言语行为真是丢人现眼,连丫头也看不上眼。他与王夫人房中的丫环彩云相好,彩云常把王夫人房中的东西偷出来送他。玫瑰露事发后,宝玉怕事情闹大,祸及众丫头,便代人受过,说是自己偷的,不料反引起贾环疑心,不仅“将彩云凡私赠之物都拿了出来,照着彩云的脸摔了去”,而且辱骂彩云是“两面三刀的东西,……你不和宝玉好,他如何肯替你应”,气的彩云夜间在被内暗哭。这些情节都可见贾环的粗俗无赖,他既不自爱,又无良心,实在是个讨人嫌的混账人。

《红楼梦《贾环和贾兰》》人物形象及性格特点分析

  更为卑劣的是,他对受大家宠爱的宝玉心怀嫉恨,和母亲赵姨娘一样,把宝玉看作是他取得荣府继承人地位的主要障碍,以致小小年纪就想加害于宝玉。有一次,他故意将一盏油汪汪的蜡灯向宝玉脸上推去,烫得宝玉满脸是泡,险些烫坏了眼睛。宝玉被打,固然有其深刻的原因,但贾环在中间起了很坏的作用。是他在贾政面前诬告宝玉逼淫母婢,致使金钏投井自杀,使本已火冒三丈的贾政更是火上加油,以致下狠心要把宝玉往死里打。贾环的这些卑劣行为,虽都与他生母平时的教唆有关,但与他本身的心术不正也分不开。八十回以后贾府败落后,贾环与巧姐的舅舅王仁计谋将巧姐卖与外藩,其种种恶劣行径正符合他性格发展的必然逻辑。

  在贾府未成年的男性主子中,贾环是行为最卑劣的一个,作者完全对他持一种严峻的贬斥态度,不像写其他人物,特别是女性人物,多是采取褒中有贬、贬中有褒的笔法。只是写这个人物时,也多少注意到他终究是荣府贵族公子的一面。如第七十五回写中秋节击鼓传花,正巧该他作诗一首,他见宝玉作诗受奖,早已技痒,当即“索纸笔来立挥一绝与贾政。贾政看了,亦觉罕异”。人们也许不会忘记,元宵节时,元春命制灯谜,独贾环所作不伦不类,被元春婉言批评为“不通”,如何他现在又会作诗了呢?对此有一段脂砚斋的批语说得很好:“贾环作诗,实奇中又奇之奇文也,总在人意料之外。竟有人曰: 贾环如何又有好诗,似前言不搭后文矣。盖不可向说问: 贾环亦荣公之正脉,虽少年顽劣,乃今古小儿之常情耳,读书岂无长进之理哉?……若是贾环连一平仄也不知,岂荣府是寻常膏粱不知诗书之家哉?”(庚辰本批语)

  其实,作为一个小儿,贾环并不是天生就是个坏种,他的所有思想性格,都是和他庶出的地位密切关联。从这个角度讲,作者对这个人物的描绘在客观上包含着对不合理的封建家庭制度的揭露。

  2. 贾兰: 贾府未来的希望之所在

  贾兰是贾珠和李纨的儿子,由于父亲很早去世,他便一直在母亲的悉心培育下长大。这个人物在前八十回只是偶而写及,他人生得文雅俊秀,年方五岁,就已入学读书。他遵从母训,从不招惹是非,众顽童大闹学堂时,只有他最“省事”,极口劝说同桌的贾菌不要卷进争端里。刻板而单调的读书生活,养成了他“天生的牛心古怪”脾气,热闹场合,若无长辈召唤,他从不自己凑上去;但闲暇时仍天真烂漫,有时拿着一张小弓在园子里演习骑射,还真煞有介事。在贾府众多的子孙中,能刻苦攻读的,也就是他了,所以贾母、贾政都另眼看待他。

  八十回以后,这位“兰哥儿”已经长大,并博得了第一百三十名举人。但由于宝玉的出走,他的中举并没有给荣府带来太大的喜悦,他本人也为寻找宝叔里外奔忙。最后续书写贾府将会“兰桂齐芳,家道复初”,其中的兰即是指贾兰,桂则指宝玉未出世的儿子贾桂。但续书的这一描写完全与曹雪芹原意不合。按照贾兰的母亲李纨的判词和《晚韶华》曲,他母亲最终想”“母以子贵”的期望也终成泡影。所谓“气昂昂头戴簪缨,光灿灿胸悬金印,威赫赫爵禄高登,昏惨惨黄泉路近”。这里的主题语都是指贾兰,似贾兰在“爵禄高登”后不久即死去,至于具体死因,则不得而知。恐怕原作的描写也应是如此,否则若还有一个“胸悬金印”、“爵禄高登”的子孙,贾府又何至于“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呢!

  在贾府的男性主子里,除了宝玉这样的叛逆者和贾珍、贾琏、贾环、贾蓉这样的“垮了的一代”,贾兰是唯一可望继承封建家业的人。但他尽管仕途得意,却可叹其命不长,封建家族的“后继无人”实在也是命中注定,谁也无法挽回!

 

手机访问 作品人物网

热门推荐
作品人物网郑重声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旨在传播更多的信息,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有不合适的地方,请联系本站删除。
红楼梦 水浒传 西游记 三国演义 儒林外史 金瓶梅 诗经 史记 聊斋志异 楚辞 论语 道德经 庄子 山海经 颜氏家训 曾国藩文集 安徒生童话 格林童话 一千零一夜 伊索寓言 中国寓言 经典寓言 经典童话 成语故事 网站地图 编制招聘网
为你解读好作品
作品人物网vrrw.net 2016-2022 ICP证:鄂ICP备1702792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