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戚友先》人物形象及性格特点分析

【导语】:

戚施字友先,是李渔《风筝误》传奇中的反面人物形象。 戚友先自幼骄纵,不思上进,只习下流。他奉及时寻乐为人生哲学,赌钱、嫖妓、打双陆、蹴气球之类不正经的玩意儿,都成了他的赏

  戚施字友先,是李渔《风筝误》传奇中的反面人物形象。

  戚友先自幼骄纵,不思上进,只习下流。他奉“及时寻乐”为人生哲学,赌钱、嫖妓、打双陆、蹴气球之类不正经的玩意儿,都成了他的赏心乐事。他视妇女为玩物, “美恶兼收,精粗不择”。在妓女堆里,他如鱼得水,丑态百出,而且乐此不厌,一味追求肉欲的满足。这和韩琦仲讲究情爱,要求天姿、风韵和内才三者齐备的择偶标准相比,真可谓判若云泥。

  误会是推动《风筝误》剧情发展的契机,也是展现人物性格的手段。戚友先与詹爱娟之间的喜剧冲突,也是由误会引起的。爱娟曾冒充乃妹淑娟,利用韩琦仲鲁莽求婚的机会,诱引琦仲幽会,遭到拒绝。她把戚友先当作前次拒绝她的“戚郎”——韩琦仲。故而在成婚之夜,自作多情地问道: “戚郎,我只得一年不见你,你怎么就这等老苍了?”戚友先正因爱娟貌丑无比感到惊讶,听到爱娟的自供,不觉大怒,在新房里发作起来,大兴问罪之师。这是很有讽刺意义的喜剧场景,惯于嫖娼宿妓的淫棍,一本正经地指责新娘子婚前偷汉。然而,戚友先的性格决定了他的发作是色厉内荏的,到头来不过是无赖汉的要挟而已。爱娟之母梅氏息事宁人的调停斡旋,当面许诺戚友先只要不闹开去,婚后任他三妻四妾,绝不干预。戚友先立即见风使舵,偃旗息鼓,与爱娟成亲。于此,纨绔子弟戚友先腐朽的性爱观,又得到了形象的刻画。妻子那鼻凸睛凹奇丑无比的容颜,以至她早就设法勾引男人等不良行径,他都可以不予计较,不加追究。唯一重要的是爱娟不能成为他玩弄女性的束缚!

《戚友先》人物形象及性格特点分析

  喜剧往往离不开讽刺。讽刺是揭露,是鞭笞和唾弃。戚友先和詹爱娟结合的丑恶言行,正体现了剧作者以讽刺的口吻来对反面人物和丑恶事物的抨击、否定。戚友先的性格决定了他绝不放弃对美色的追逐。 “我戚友先娶了詹家丑妇,弄得情兴索然。谁料他的妹子,倒生得十分标致,前日偶然遇见,真是仙子临凡,嫦娥出月。”可惜,淑娟住在隔墙,不能够日亲月近,勾搭上手。戚友先在墙上钻了一个只容得一只眼睛观望的小洞,时时张望、低唤。其卑劣的内心世界,栩栩如生地暴露在观众面前。

  钻墙窥视还不是戚友先的最终目的,他继续用行动将他人面兽心的本性表现出来。心怀鬼胎,惟恐戚友先讨小老婆的詹爱娟,在这一点上帮了戚友先的忙。这对风骚妇、浪荡子设计将淑娟诳骗到家,妄图加以污辱。他们为了满足兽欲和私利,不惜破坏他人的幸福和快乐,也不管她是自己的至亲骨肉。在房里,爱娟假意与淑娟寒暄之后,借故避开。躲在马桶旁边的戚友先钻将出来,开始了淫棍与淑女之间的正面冲突,兽性与人性之间的直接碰撞。 “娘子去了,小姨坐在那边,……只怕他见了我,定要惊荒做作,不若攻其不意,打从后面走去,一把搂住,使他脱不得身,才是个万全之计。”简直是预谋的强奸,幸好淑娟及早发现,将床头挂的那柄辟邪之剑,权充护身武器,杀退了戚友先欺凌。这一场人兽间的搏斗,恰似一面巨大的三棱镜,把反面人物戚友先和爱娟的丑恶形象折射出来,凸现在观众读者面前;同时也映衬出淑娟的品格,如同莲花那样,虽受污泥浊水的侵袭,却仍然婷婷玉立,愈显光彩。

  李渔编剧十分重视通过人物的言行,来刻画表现其内心世界,所谓“欲代此一人立言,先宜代此一人立心。”(《闲情偶寄·语求肖似》)戚友先毕竟不是完全丧失廉耻之心的流氓,至少表面上他还需要装做一本正经,尤其是在众人的面前。戚友先和韩琦仲的老岳丈詹烈侯升官回乡,戚韩两连襟,爱娟淑娟两姊妹,梅氏柳氏两岳母,团娶在一起。于是,由风筝引起的种种误会即将全部消除,不仅真假淑娟得以当面认清,真假戚公子得以恢复尊容,就是梅氏和奶娘的怂恿牵线,以及爱娟与戚友先狼狈为奸的诱奸阴谋等等都将一一揭露。对此,戚友先是很惊慌的,他唯恐在众人面前彻底显露本相。所以当淑娟与柳氏母女两人指着爱娟,窃窃耳语时,他马上醒悟到诱奸淑娟不遂之事可能被当面戳穿,韩琦仲“说我调戏他妻子,这场怨恨,怎得开交?”就背过身去,自言道。 “须要生个法子,骗老韩出去,不等他听见才好。”正巧韩琦仲也怕夤夜赴约之事东窗事发,被“戚公子听见,说我调戏他的妻子,这场怨恨,怎得开交?”情急之余,背过身去,同样说道: “须要生个法子,骗老戚出去,不等他听见才好。”虽然出于不同的原因,韩生是误会,戚某是故犯。但无论如何调戏对方妻子的事总是见不得人的。以致他们两人同时几乎用完全相同的语言、动作,袒露了各自的心情,产生极其强烈的喜剧效果。戚友先的虚伪,韩琦仲的遮丑,以及堂堂詹府上的种种家丑,都在观众读者的笑声里受到了揶揄。

  “喜剧将那无价值的撕破给人看”,鲁迅的话也可用来概括戚友先这个反面人物。它撕破给人看的是:不务正业,好色贪淫。李渔塑造人物,“欲劝人为孝,则举一孝子出名,但有一行可纪,则不必尽有其事;凡属孝亲所应有者,悉取而加之。亦犹‘纣之不善,不如是之甚也’,一居下流,‘天下之恶皆归焉’。其余表忠表节与种种劝人为善之剧率同于此。”(《闲情偶记·审虚实》)看来戚友先这个人物正是用这样的方法塑造的,由此,我们可以看到了他那颗“劝人为善”之心。戚友先这个人物形象的塑造,是相当成功的。

 

手机访问 作品人物网

热门推荐
作品人物网郑重声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旨在传播更多的信息,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有不合适的地方,请联系本站删除。
红楼梦 水浒传 西游记 三国演义 儒林外史 金瓶梅 诗经 史记 聊斋志异 楚辞 论语 道德经 庄子 山海经 颜氏家训 曾国藩文集 安徒生童话 格林童话 一千零一夜 伊索寓言 中国寓言 经典寓言 经典童话 成语故事 网站地图 编制招聘网
为你解读好作品
作品人物网vrrw.net 2016-2022 ICP证:鄂ICP备1702792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