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记《哀公问第二十七》原文及赏析

【导语】:

【经文】 哀公问于孔子曰①:大礼何如?君子之言礼何其尊也?孔子 曰:丘也小人,不足以知礼。君曰:否! 吾子言之也。 【今注】 ①哀公:春秋末年鲁国国君,名蒋。 【今译】 哀公问孔子道:大礼究竟

  【经文】

  哀公问于孔子曰①:“大礼何如?君子之言礼何其尊也?”孔子 曰:“丘也小人,不足以知礼。”君曰:“否! 吾子言之也。”

  【今注】

  ①哀公:春秋末年鲁国国君,名蒋。

  【今译】

  哀公问孔子道:“大礼究竟是怎样的呢?君子说到礼,为什么 是那么的尊重呢?”孔子说:“我孔丘只是个小人物,还不配议论 礼。”哀公说:“不! 先生还是说说吧!”

  【经文】

  孔子曰:“丘闻之,民之所由生,礼为大。非礼无以节事天地之 神也,非礼无以辨君臣、上下、长幼之位也,非礼无以别男女、父子、 兄弟之亲、昏姻疏数之交也①。君子以此之为尊敬然。然后以其 所能教百姓,不废其会节②。有成事③,然后治其雕镂、文章、黼黻 以嗣④。其顺之,然后言其丧算⑤,备其鼎俎,设其豕腊⑥,修其宗 庙,岁时以敬祭祀,以序宗族。即安其居,节丑其衣服⑦,卑其宫 室,车不雕几⑧,器不刻镂,食不贰味,以与民同利。昔之君子之行 礼者如此。”

  【今注】

  ①昏:通“婚”。疏数:亲疏。②会节:犹言“期节”,指举行各项礼仪的 时间规定。③有成事:指教化有了成效。④以嗣:据《孔子家语·问礼》此 句应作“以别尊卑上下之等”。此处盖误“别”为“嗣”,又脱“尊卑上下之等”六 字。⑤丧算:指服丧时间长短。⑥腊(xī):干肉。⑦节:节俭。丑:粗、 陋。⑧几:指车子上漆饰的线条。

  【今译】

  孔子于是说道:“我听说人民生活所遵循的原则,以礼为最重 要。没有礼,就不能恰当地事奉天地间的神明;没有礼,就无法分 辨君臣、上下、长幼的地位;没有礼,就不能区别男女、父子、兄弟之 间的不同感情,以及婚姻、亲疏等人际交往关系。正因为如此,所 以君子才对礼特别尊敬呀。然后君子就要尽自己的能力来教化民 众,使他们不失时节地进行各种礼仪活动。有了成效之后,再雕刻 祭器,制作服饰,来区别尊卑上下的等级。人民顺从之后,再制定 服丧的期限,准备好祭祀用的器具和供品,修建宗庙,按时举行恭 敬的祭祀,并借以排列宗族里长幼亲疏的次序。于是君子自己也 安心地随民众一道居住,穿起俭朴的衣服,住进矮小的房屋,车子 上不雕饰花边,祭器上不刻镂图纹,饮食也很简单。以这种方式来 和民众同甘共苦。从前君子实行礼教,就是这样的。”

  【经文】

  公曰:“今之君子胡莫行之也?”孔子曰:“今之君子,好实无 厌①,淫德不倦,荒怠傲慢,固民是尽②,午其众以伐有道③,求得当 欲④,不以其所。昔之用民者由前,今之用民者由后⑤。今之君子, 莫为礼也。”

  【今注】

礼记《哀公问第二十七》原文及赏析

  ①实:指财富。②固:固执。尽:指耗尽财力。③午:通“忤”,违逆。 ④当欲:满足自己的欲望。⑤前:指前面所说的那一套。后:指现在所说 这一套。

  【今译】

  哀公又问道:“现在的君子,为什么不那样实行了呢?”孔子说: “今天的君主喜好财富,贪得无厌,淫乐无度,懒惰傲慢,非把民众 的财力耗尽不可。违背众人的心愿,侵害有道的人,只求满足自己 的欲望而不择手段。从前君主是照我前面所说的那一套做的。而 现在君主却是照刚才所说的这一套做的。如今的君主,没有肯实 行礼教的了。”

  【经文】

  孔子侍坐于哀公。哀公曰:“敢问人道谁为大?”孔子愀然作色 而对曰:“君之及此言也,百姓之德也①! 固臣敢无辞而对②?人 道,政为大。”公曰:“敢问何谓为政?”孔子对曰:“政者正也。君为 正,则百姓从政矣。君之所为,百姓之所从也。君所不为,百姓何 从?”

  【今注】

  ①百姓之德:指给予百姓的恩惠。②固臣:谦辞,犹言“固陋之臣”。

  【今译】

  孔子陪坐在哀公身旁。哀公说:“请问人伦之道,什么最重要 呢?”孔子马上露出严肃庄重的面容说:“您能问及这个问题,那便 是百姓有福了。臣岂敢不认真回答呢? 人伦之道,最重要的便是 政治。”哀公问:“请问什么是政治呢?”孔子回答说:“所谓‘政’,也 就是‘正’。君主若能做到正,百姓就会服从您的统治了。国君的 行为,便是百姓所效法的榜样;国君不做的事,百姓又怎么会去效 法呢?”

  【经文】

  公曰:“敢问为政如之何?”孔子对曰:“夫妇别,父子亲,君臣 严。三者正,则庶物从之矣①。”公曰:“寡人虽无似也②,愿闻所以 行三言之道,可得闻乎?”孔子对曰:“古之为政,爱人为大。所以治 爱人,礼为大。所以治礼,敬为大。敬之至矣,大昏为大③。大昏 至矣! 大昏既至,冕而亲迎,亲之也。亲之也者,亲之也④。是故, 君子兴敬为亲;舍敬,是遗亲也。弗爱不亲,弗敬不正。爱与敬,其 政之本与?”

  【今注】

  ①庶物:指各项事情。②无似:犹言“不肖”,表示自谦。③大昏:指 天子诸侯的婚礼。④后一个“亲之也”,是说希望对方也会亲爱自己。

  【今译】

  哀公说:“请问怎样施行政治呢?”孔子说:“夫妻有分际,父子 有恩情,君臣相敬重,这三者做得端正,那么其他一切事情也就都 好办了,”哀公说:“寡人虽不肖,愿领教如何做到这三点的方法,是 否可以呢?”孔子说:“古人施行政治,首要的是做到爱人;要做到爱 人,首要的是礼;要治礼,首先是要恭敬;恭敬的表现,首先在于大 婚之礼。大婚之礼是极其重要的。大婚到来的时候,君主要穿上 礼服亲自去迎接,是要表示对于对方的亲爱。向对方表示亲爱,也 是希望得到对方的亲爱。所以君子以恭敬的态度迎亲,如果舍弃 恭敬的态度,也就会失掉对方的亲爱。没有爱,关系就不亲密;不 恭敬,行为就不端正。所以仁爱和恭敬,大概就是政治的根本吧!”

  【经文】

  公曰:“寡人愿有言。然,冕而亲迎,不已重乎①?”孔子愀然作 色而对曰:“合二姓之好,以继先圣之后,以为天地宗庙社稷之主, 君何谓已重乎?”公曰:“寡人固②! 不固,焉得闻此言也。寡人欲 问,不得其辞,请少进!”孔子曰:“天地不合,万物不生。大昏,万世 之嗣也,君何谓已重焉!”

  【今注】

  ①已:太。②固:固陋。

  【今译】

  哀公说:“我想问一句,像您说的这样,君主要穿了礼服亲自去 迎亲,是否太隆重了?”孔子严肃地回答:“两姓结为婚姻,为前代圣 主传宗接代,成为天地宗庙社稷的主人,这么大的事,您怎么能说 太隆重了呢?”哀公说:“我太愚钝了,不愚钝,也不会来向您请教。 我想提问,又找不到适当的辞语,请您还是接着说吧!”孔子说:“天 地不配合,万物就不能生育。大婚,就是为千秋万世生育后代呀, 您怎么能说太隆重了呢?”

  【经文】

  孔子遂言曰:“内以治宗庙之礼,足以配天地之神明;出以治直 言之礼①,足以立上下之敬。物耻②,足以振之;国耻,足以兴之。 为政先礼,礼,其政之本与?”孔子遂言曰:“昔三代明王之政,必敬 其妻子也,有道。妻也者,亲之主也,敢不敬与?子也者,亲之后 也,敢不敬与?君子无不敬也,敬身为大。身也者,亲之枝也,敢不 敬与?不能敬其身,是伤其亲。伤其亲,是伤其本。伤其本,枝从 而亡。三者,百姓之象也。身以及身,子以及子,妃以及妃③,君行 此三者,则忾乎天下矣④,大王之道也⑤。如此则国家顺矣。”

  【今注】

  ①直言:犹“正言”,指发布政令。②物耻:犹言“事耻”,指在下臣子作 事有失职。国耻:指国君有错误。③妃:同“配”,指配偶、妻。④忾(xì): 通迄。遍及。⑤大(tài)王:即古公亶父,周文王的祖父。

  【今译】

  孔子进一步说道:“君主和夫人,在内,治理宗庙祭祀,功德足 以和天地神明相配;出外,发布朝政命令,足以使上上下下都能恭 敬听命。这样内外都有了礼,臣子有失职之事,可以纠正;国君有 错误,可以复兴。所以说施行政治要以礼为先,礼是政治的根本。” 孔子又说道:“从前夏商周三代圣明天子执政的时候,都很尊重他 们的妻和子,这是有道理的。所谓‘妻’,是祭祀父母时的主妇,敢 不尊敬吗? 所谓‘子’,是父母的后代,敢不尊敬吗?君子对一切都 应该尊敬,而尤其以尊敬自己为重要。因为自己的身体是直接从 父母这个根本上长出来的枝干,敢不尊敬吗? 不能尊敬自己,也就 是伤害了父母。伤害父母,就是伤害了根本。伤害了根本,枝干也 就要跟着灭亡。自身和妻、子三者,也是百姓的象征。由自身要推 想到百姓,由自己的儿子要推想到百姓的儿子,由自己的妻子要推 想到百姓的妻子。君子如能实行这三点,礼就会遍行于天下,过去 周太王就是这样做的。能这样做,国家就安定了。”

  【经文】

礼记《哀公问第二十七》原文及赏析

  公曰:“敢问何谓敬身?”孔子对曰:“君子过言,则民作辞;过 动,则民作则①。君子言不过辞,动不过则,百姓不命而敬恭。如 是,则能敬其身;能敬其身,则能成其亲矣②。”公曰:“敢问何谓成 亲?”孔子对曰:“君子也者,人之成名也。百姓归之名,谓之君子之 子。是使其亲为君子也,是为成其亲之名也已!”孔子遂言曰:“古 之为政,爱人为大。不能爱人,不能有其身。不能有其身,不能安 土③。不能安土,不能乐天④。不能乐天,不能成其身。”

  【今注】

  ①过言、过动:指言语、行动有过失。作辞:称道其言辞。作则:作为法 则。②成其亲:意思是说给父母争得了荣誉,成就了父母的美名。③安 土:守住国土。④不能乐天:对天产生不满。

  【今译】

  哀公说:“请问什么叫尊敬自身呢?”孔子答道:“君子说错的 话,民众也会模仿;君子做错的事,民众也会当作法则。君子如果 能不说错话,不做错事,那么民众不须命令,就会恭敬服从了。这 样就是尊敬自身。尊敬自身,实际上也是成就了父母。”哀公说: “请问成就父母又怎么讲呢?”孔子答道:“所谓‘君子’,是人的美 名。百姓如果能把美名送给他,称他为‘君子之子’,那么也就是使 他的父母成为‘君子’了,这就是成就了父母的美名。”孔子又接着 说道:“古代的行政,以爱人最为重要。不能爱人,别人也就不会爱 他,他就不能保住自身;不能保住自身,也就不能保住国土;不能保 住国土,就要埋怨老天;埋怨老天,便不能成就自身了。”

  【经文】

  公曰:“敢问何谓成身?”孔子对曰:“不过乎物①。”公曰:“敢问 君子何贵乎天道也?”孔子对曰:“贵其‘不已’。如日月东西相从而 不已也,是天道也。不闭其久②,是天道也。无为而物成,是天道 也。已成而明,是天道也。”公曰:“寡人蠢愚,冥烦,子志之心也。” 孔子蹴然辟席而对曰③:“仁人不过乎物,孝子不过乎物。是故,仁 人之事亲也如事天,事天如事亲,是故孝子成身。”公曰:“寡人既闻 此言也,无如后罪何④!”孔子对曰:“君之及此言也,是臣之福也。”

  【今注】

  ①物:犹“事”。不过乎物:指任何事情都没有过错。②闭:闭塞、停滞。 ③蹴然:肃敬的样子。④后罪:意谓以后还会有错误。

  【今译】

  哀公说:“请问什么叫成就自身呢?”孔子答道:“做任何事都没 有过失,便是成就了自身。”哀公又说:“请问君子为什么要崇拜天 道呢?”孔子答道:“这是崇拜它的永恒没有止境。比如日月东升西 落永远不会停止,这就是天道。畅通无阻、天长地久,这就是天道。 在无为之中生成了万物,这就是天道。天生成的一切又是那么明 明白白,这也是天道。”哀公说:“我真是愚蠢顽固得很,还请先生多 多指教。”孔子赶紧离开坐席严肃地回答道:“仁人做事没有过失, 孝子做事没有过失。所以仁人事奉父母像事奉天一样,事奉天又 像事奉父母一样,所以孝子能成就自己的名声。”哀公说:“我已经 听了您这番高论,可是以后做事还是有过失,将怎么办呢?”孔子答 道:“您能担心将来的过失,这就是我们臣下的福气了。”

 

手机访问 作品人物网

热门推荐
作品人物网郑重声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旨在传播更多的信息,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有不合适的地方,请联系本站删除。
红楼梦 水浒传 西游记 三国演义 儒林外史 金瓶梅 诗经 史记 聊斋志异 楚辞 论语 道德经 庄子 山海经 颜氏家训 曾国藩文集 安徒生童话 格林童话 一千零一夜 伊索寓言 中国寓言 经典寓言 经典童话 成语故事 网站地图 编制招聘网
为你解读好作品
作品人物网vrrw.net 2016-2022 ICP证:鄂ICP备1702792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