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新语《两奸》原文及赏析

【导语】:

原文 高宗王皇后性长厚1.未尝曲事上下。母柳氏,外舅罔,见内人尚官2.又不为礼。则天伺王后所不敬者,倾心结之。所得赏赐,悉以分布。罔诬王后与母求厌胜之术3.高宗遂有意废之。长孙无忌已下

  原文

  高宗王皇后性长厚1.未尝曲事上下。母柳氏,外舅罔,见内人尚官2.又不为礼。则天伺王后所不敬者,倾心结之。所得赏赐,悉以分布。罔诬王后与母求厌胜之术3.高宗遂有意废之。长孙无忌已下,切谏以为不可。时中书舍人李义府阴贼乐祸,无忌恶之,左迁壁州4司马5.诏书未至门下,李义府密知之,问计于中书舍人6王德俭7.王德俭曰:“武昭仪甚承恩宠,上欲立为皇后。犹豫未决者,直恐大臣异议耳。公能建策立之,则转祸为福,坐取富贵。”义府然其计,遂代德俭宿直,叩头上表,请立武昭仪。高宗大悦,召见与语,赐宝珠一斗,诏复旧官。德俭,许敬宗之甥也,瘿而多智,时人号曰智囊。义府于是与敬宗及御史大夫崔义玄、中丞袁公瑜8等,观时变而布腹心矣。高宗召长孙无忌、李勣、于志宁、褚遂良,将议废立。勣称疾不至,志宁顾望不敢对。高宗再三顾无忌曰:“莫大之罪,无过绝嗣。皇后无子,今欲废之,立武士彟女,何如?”无忌曰:“先朝以陛下托付遂良,望陛下问其可否。”遂良进曰:“皇后出自名家,先帝为陛下所娶。伏事先帝,无违妇德。愚臣不敢曲从,上违先帝之旨。”高宗不悦而罢。翌日又言之,遂良曰:“伏愿再三审思。愚臣上忤圣颜,罪当万死。但得不负先帝,甘心鼎镬。”因置笏9于殿阶,曰:“还陛下此笏。”乃解巾叩头流血。高宗大怒,命引出。则天隔帘大声曰:“何不扑杀此獠10!”无忌曰:“遂良受先帝顾命11.有罪不可加刑。”翌日,高宗谓李勣曰:“册立武昭仪,遂良固执不从,且止。”勣曰:“陛下家事,何须问外人。”许敬宗又宣言于朝曰:“田舍儿剩种得十斛麦,尚欲换旧妇。况天子富有四海,立皇后有何不可?关汝诸人底事而生异议!”则天令人以闻,高宗意乃定。遂废王皇后及萧淑妃为庶人12.囚之别院。高宗犹念之,至其幽所,见其门封闭极密,唯通一窍以通食器,恻然呼曰:“皇后、淑妃何在,复好在否!”皇后泣而言曰:“妾得罪,废弃以为宫婢13.何敢窃皇后名!”言讫呜咽。又曰:“至尊思旧,使妾再见日月,望改此为回心院,妾再生之幸。”高宗曰:“朕即有处分。”则天知之,各杖一百,截去手,投于酒瓮14中,谓左右曰:“令此两妪骨醉可矣。”初,令宫人宣敕示王后,后曰:“愿大家万岁。昭仪长承恩泽15.死是吾分也。”次至淑妃,闻敕骂曰:“阿武狐媚16.翻覆至此。百生千劫,愿我托生为猫儿,阿武为老鼠,吾扼其喉以报今日,足矣!”自此禁中不许养猫儿。频见二人为祟,被发沥血,如死时状。则天恶之,命巫祝17祈祷,祟终不灭。

  选自《大唐新语》

大唐新语《两奸》原文及赏析

  注释

  1.长厚:厚道,不刻薄。

  2.内人尚官:内人是指宫中的人,多为宫女;尚官是管理宫中事务的官员,多为太监。

  3.厌胜之术:中国古代一种巫术。

  4.壁州:地名。

  5.司马:官名。州郡的佐官。

  6.中书舍人:官名。

  7.王德俭:人名。

  8.许敬宗、崔义玄、袁公瑜都是人名。

  9.笏:大臣见皇帝时手中拿的板子,可以记事。

  10.獠:古时骂人的话。

  11.顾命:遗托,临终前的托付。

  12.庶人:普通人,老百姓。

  13.宫婢:宫中婢女。

  14.酒瓮:装酒的器皿,口小肚子大。

  15.恩泽:就是宠爱。

  16.狐媚:狐狸精,靠色相勾引男人的坏女人。

  17.巫祝:巫师,以装神弄鬼骗人为职业的人。

大唐新语《两奸》原文及赏析

  释义

  唐高宗的王皇后性情温和,不会对上下违心搞关系。皇后的母亲柳氏和国舅见到宫女和管理公众事务的官员,不会搞关系,武则天用各种手段拉拢王皇后身边的人,她把皇帝赏赐的东西分给他们,武则天就派人诬告王皇后和她的母亲搞咒人邪术。高宗就有了废掉王皇后的想法。长孙无忌和许多大臣劝高宗不要这样做。有个叫李义府的人,非常阴险,长孙无忌很讨厌他,就将他调到壁州做司马。但诏书还未下,李义府就知道了情况,中书舍人王德俭给他出主意:高宗想立武昭仪为皇后,但害怕大臣议论,所以此事一直定不下来。你可以上书,请求立武昭仪为皇后,那你可以因祸得福。李义府认为这是好办法,就趁代王德俭值班的机会,跪着向高宗上书,请求立武昭仪为皇后。高宗看了很高兴,马上将他召进宫去与他谈话,赏他珠宝一斗,并下诏让他恢复官职。王德俭是许敬宗的外甥,身长肉瘤,多有智谋,当时人称他为“智囊”。李义府就与王德俭、许敬宗、御史大夫崔义玄、中丞袁公瑜等人结成死党,布置密探,等待时机到来。

  以后,唐高宗又将长孙无忌、李勣、于志宁、褚遂良找来,再议废立皇后的事。李勣推说自己有病,不能来,志宁沉默,不敢说话。高宗看了几次长孙无忌,然后说:“人世间最大的不幸就是绝了儿子,没有后代。皇后没有儿子,现在我想将她废掉,立武士彟的女儿做皇后,你看怎么样?”长孙无忌说:“先帝将陛下托付给褚遂良,请陛下问一问褚遂良吧。”褚遂良说:“皇后出身于名门,是先帝替陛下选的配偶。她侍候您并没有违背做媳妇的规范,我作为臣子,不敢违背先帝的旨意,来违心同意您这么做。”高宗很不高兴,但只好作罢。第二天,高宗再议这件事,褚遂良说:“请陛下仔细考虑一下,我做臣子的反对您的意见,真是罪该万死。但我不辜负先帝,我甘心受酷刑。”说完,将朝见皇帝用的朝笏放在殿前说:“谨将朝笏还给陛下。”褚遂良又将自己的头巾解下来,跪下磕头,直到头都磕出了血。高宗见了大发脾气。手下的人将褚遂良扶了出去。这时候,躲在帘子后面的武则天大声地说:“为什么不杀掉这个人!”长孙无忌说:“褚遂良受先帝遗托,不能受刑。”第二天,高宗对李勣说:“褚遂良就是不同意立武昭仪作皇后。”李勣说:“这是陛下家里的事,何必问外人?”许敬宗又在朝廷上发表议论说:“一个农民多收了十斛麦子,还想着将旧媳妇换掉。做皇帝的富有全国,新立一个皇后,有什么不可以? 关这些人什么事,用不着他们提意见!”武则天派人将这些话转告了高宗,高宗就下了决心。将王皇后和肖淑妃都废为庶人,关禁在一个院子里,立武昭仪为皇后。

  以后高宗有点儿想王皇后和肖妃,就去关押她们的地方看她们,只见院子的大门紧闭着,只留一个小口往里送饭,高宗很伤感地喊:“皇后、淑妃在哪里?”皇后哭着说:“我犯了罪,已经被废为庶人、奴婢,怎敢再用皇后的称号!”皇后呜咽着又说:“皇帝还怀念旧情,使我们能见到您,请将这个地方改为回心院吧,这就是我们的再生。”高宗说:“我马上做安排。”可武则天知道了这件事,将王皇后和肖淑妃各打了一百棍,并把他们的手砍去,投入酒瓮中说:“让这两个婆子的骨头去喝酒吧。”武则天叫宫人向他们宣布要死的命令。王皇后听后说:“愿大家万岁,愿武昭仪永远受皇帝的恩宠,死是我应有的下场。”淑妃骂道:“你这个狐狸精,你颠倒黑白,滥杀无辜。我希望阿武来世变成老鼠,我要变成一只猫,我要咬住你的喉咙,来解今日之恨。”也就从那天起,皇宫内不许养猫。据说王皇后和淑妃的鬼魂常常出来,她们披头散发,满身是血,就是她们临死时的模样。武则天非常不痛快,她让巫师驱鬼,但是她们的鬼魂仍常常出现。

 

手机访问 作品人物网

热门推荐
作品人物网郑重声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旨在传播更多的信息,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有不合适的地方,请联系本站删除。
红楼梦 水浒传 西游记 三国演义 儒林外史 金瓶梅 诗经 史记 聊斋志异 楚辞 论语 道德经 庄子 山海经 颜氏家训 曾国藩文集 安徒生童话 格林童话 一千零一夜 伊索寓言 中国寓言 经典寓言 经典童话 成语故事 网站地图 编制招聘网
为你解读好作品
作品人物网vrrw.net 2016-2022 ICP证:鄂ICP备1702792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