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仲章《勘头巾》主要内容赏析

【导语】:

《勘头巾》全名《河南府张鼎勘头巾》,又名《开封府张 鼎勘头巾》,作者一说陆登善。写河南府六案都孔目张鼎明察秋 毫,发现和审理贫民王小二被杀冤案的故事。 第一折和紧接第一折的楔子

  《勘头巾》全名《河南府张鼎勘头巾》,又名《开封府张 鼎勘头巾》,作者一说陆登善。写河南府六案都孔目张鼎明察秋 毫,发现和审理贫民王小二被杀冤案的故事。

  第一折和紧接第一折的楔子写这件杀人案的真实经过: 王 小二母子二人,家中困窘,朝趁暮食,烧地眠,灸地卧,靠财 主赐舍度日。一天他要去刘平远员外家讨要,用砖掷打门前恶 犬,不料打破尿缸。刘员外浑家出门相问,王小二谎说恶狗咬了 他的腿,他去打狗,不慎打破了尿缸。这时出外索钱的刘员外回 来了,责怪王小二不该和妇人争斗,并叫众街坊察看王小二双 腿,没有一只腿被狗咬破。刘员外将狗比王小二,“恶犬护三 村” ,言下之意王小二这个平时受他赐舍过日子的人不如这只 “不弃主人”的狗,还说: “我这富汉打死你这穷汉,则苦了 几文钱” 。王小二生气地说: “你说这等大话,我大街上撞见 你,一无话说。僻巷里撞见你,我杀了你! ”刘员外浑家抓住 话柄,向王小二要一纸百日生死保辜文书。王小二向刘员外承 认“言语差错” ,陪礼道谢,伏低做小,但已迟了。刘员外浑 家和太清巷道士王知观通奸,叫王知观杀害了丈夫,拿回两件信 物: 芝麻罗头巾和减银环子,诬赖王小二杀死刘员外,拉去见 官。

  第二折写王小二一案被判成冤狱的经过,新任府尹对此案 的怀疑,以及张鼎对冤情的觉察和受命审理此案的情形。老府 尹是个糊涂官,把官司推给令史赵仲先去断。赵令史接受了刘 员外浑家两个银子的贿赂,将王小二屈打成招,下入牢中。又 在牢中挎打王小二,审问杀人信物头巾环子二件藏匿何处,王 小二被挎打不过,朦胧中信口报称在萧林城外瘸刘家菜园里井 口边石板底下,令史命当差张千即日去取。恰好望京店庄家因 入牢打草苫 (shān山、草帘、草垫) 目睹赵令史挎问王小二 经过,并把王小二的招供告知在外探听消息的王知观。王知观 把杀人信物放于王小二所供之处,从菜园跳出时,虽遇见前来 取杀人信物的张千,张千却未在意,王小二杀人遂成铁案。新 任府尹是个清官,皇帝赐有势剑金牌,先斩后奏,便宜行事 (根据实际情况灵活处置) ,“削除滥官污吏,禁治顽鲁愚 民” ,刷卷(查卷) 时“观察人情,看了王小二不是个杀人 的,就中必有暗昧” ; 但王小二被赵令史威慑强逼,没有诉 冤,被判一“斩”字推出处死。六案都孔目张鼎要去进见新府 尹,王小二向他“叫屈称冤” ,张鼎对他的冤屈已有所闻,便 命张千暂且留人,准备搭救王小二。

  张鼎是该剧的中心人物,作者让他在王小二冤案经过清官 “刷卷”判过“斩”字之后出场,这是颇费匠心的。他在第二 折中间一出场,作者便着重表现他的清廉正直、无私无畏。新 府尹一见他的面便说道: “下官一路上来听的人说,这河南府 有个能吏张鼎,刀笔上虽则是个狠偻罗 (矫绝,与众不同) , 却与百姓每水米无交。”他的佥押文卷,件件明白,毫无弊 端,府尹发落完他的文卷后对他说: “张鼎,我听得你替俺官 府每办事的当,又各处攒造文书,一年光景,好生驱驰,与你 一个月假限,休来衙门里画卯,赏你一腔羊,十瓶酒,还家歇 息去。”于此可见新府尹关于他的所闻和所见是一致的,他确 是个名符其实的清廉官吏。

孙仲章《勘头巾》主要内容赏析

  张鼎乍到新府尹堂下时,听到一人高声叫屈,便根据自己 为吏的经验判断此人可能是屈打成招被判死罪。再一看“正厅 上坐着个����问事官人,阶直下排两行恶狠狠行刑汉子,书 案边立着个响珰珰责状曹司,为甚事咬牙切齿,吓的犯罪人面 如土色,见相公判个斩字,慌向前来取台旨,便待要血泪里横 尸” 。此人便是王小二。张鼎对王小二冤情已有所闻,今见此 情此景,再加上王小二叫屈喊冤,他出于一种与民无私的正直 之心,答应相救。但他也考虑到事情的复杂性一面,对王小二 说: “我这一过去,你救的,休欢喜。救不的你,休烦恼” 。 他办完公事,谢过府尹,走出门来,手下人张千问他王小二之 事如何,他又二次转回,向府尹说道: “大人,张鼎行至禀墙 边,见一个待报的囚人,称冤叫屈,知道的说那厮怕死。不知 道的则说大人新理任三日,敢错问了事么? ”新府尹说明这桩 事该赵令史管。张鼎便向赵令史借那文卷看。赵令史心中有 鬼,讽刺张鼎不干己事,多管闲事。他说: “我是六案都孔 目,也合教我看这宗文卷” 。赵令史只好教他观看。张鼎看后 指出这文书 “上面都是窟笼,又无招状,无赃仗” ,“不中 使” 。赵令史说“头巾环子便是赃仗” 。张鼎说: “既有赃 仗,可怎生前官手里不结绝? ”府尹答说: “因为近日方才追 的那头巾环子回来” 。张鼎又得知头巾环子放在萧林城外瘸刘 家菜园里井口傍边石板底下压着,而这桩官司已打够半年了。 他又从取头巾环子的张千口中得知那井是打水浇畦的井,而头 巾环子落在地上尚且染有尘土,放置井中半年却无半点儿尘 丝,一星儿土渍?”经过一春雨,“减银上因何不见生涩”?“黑真 真不动个文字”?又看了原告刘员外浑家一面,认为此妇“晴天 开水路,无事设曹司” ,“不是个良人” ,断定此中 “有暗昧 跷蹊事” ,禀告府尹“大人再寻思” 。他当着令吏面责问“令 史,你敢受他私来”?告诫令史: “苞苴是穷民血” ,“俸禄 是瘦民脂” ,“咱则合分解民冤枉,怎下的将平人去刀下 死” ,“怎那街市上闲人厮讥刺,见放着豹子,豹子的令史, 则被你这探爪儿的颓人将我来带累死! ”他指斥赵令史“葫 芦提” ; 赵令史当面诬告他责怪府尹是“葫芦提” ,府尹一气 之下,限张鼎三日,若能问成此案,自已的俸钱与张鼎充赏; 若问不成此案,决不轻饶。

  张鼎惹了这场“闲是非” ,心想清廉正直“倒不如懵懂 愚痴” ,现在为别人“受怕耽惊” 、“废寝忘食” 、“蹙损双 眉” 。但一言既出,驷马难追,自己身临牢内,“审问虚实, 端详就里。” 他既不对王小二“八棒十枷”施刑,也不“万死 千生”地挎打,而是要他“从实说来” ,不得有“半句儿差 池” 。在审问过程中,张鼎抓住头巾环子作为突破口 (因为前 边他已发现头巾环子的破绽) ,追问当时在场的张千,王小二 在牢中向赵令史胡诌这两件信物放置井边石板底下时何人在 场?张千从张鼎 “买草苫一苫问事厅房顶” 一语中受到启发, 想起卖草的庄家曾在牢中打草苫。张鼎一听,满腹的忧愁霎时 间化作 “虚飘飘喜” ,他为防止张千胡乱拉一平人应付,先让 张千描绘了一番卖草人的高与矮、瘦共肥、家庭住址及眼眉口 鼻; 张千拿来卖草人后,不让祗候拥推、监押,让他“立”而 不让“跪” ,亲切地称他“孩甥” ,答应说出实情后 “买与你 个合酪吃” ,还和卖草的拉上儿舅关系。卖草的经过张鼎的启 发,回忆起自已出牢后碰见一个“牛鼻子(道士)”,并把狱中 王小二供词说给了这个“牛鼻子” 。张千也回忆说自已取头巾 时碰见了这个“牛鼻子”。张鼎据此判定: “这桩事都在刘员 外的浑家身上” ,“那婆娘颜色有谁及,他莫不共先生平日有 些不怜俐,只他两个同谋设计,我十猜八九是真实。”张鼎审 案方式因人而异,他对王小二、卖草人及张千是启发锈导,让 他们仔细认真的回忆; 而对刘员外浑家这种奸狡的淫妇,则是 软硬兼施,真假并用。他先用诈和哄的办法,以王小二的口 气,说明刘员外为奸夫所杀,奸夫“不是俗人,是个先生” , 这个“先生”也被“拿将来了” ; 又以亲切的口吻假称要为她 “逐脱了这桩事” 。刘员外浑家信以为真,招认奸夫是个“先 生”,招认给与赵外郎(令史)两个银子的贿赂,答应给张鼎五个 银子相谢;张鼎接着又让卖草的庄家带上囚帽囚枷,打扮成奸 夫王知观的样子,张鼎当着淫妇的面审问“奸夫” ,但只要 “奸夫” 以点头或摇头表示问得是与不是,而不要“奸夫”开 口说话。审问中刘员外浑家急不可耐的插话暴露了通奸的所有 细节。张鼎在案情落实的情况下命张千拿来王知观,直截了 当、开门见山地要他招供。王知观无法抵赖,又怕吃打,只得 招认。对王知观这一审问方式又别于刘员外浑家。张鼎审案这 一折戏写得十分出色,把张鼎的机警灵活表现得活灵活现。张 鼎主动兜揽下这桩冤案审理,正如他对府尹所说: “也只为人 命事关天,因此上不厌细穷研。一个漏网的何侥幸,一个无辜的 实可怜。我可也非专,只要他一点真情见,端的个无偏,恰便 似一轮明镜悬” 。对他审理结果,“真不真看便知,赏不赏凭 尊便。”只审清了此案,还不能算完,张鼎又以这桩冤案为 例,指斥赵令史“弄威权,待积趱家缘,广置庄田,盛买丝 绵,因此上葫芦提逞机变,强打挣做质辨,护奸贼坏良善,臭 名儿怎揩免” 。赵令史推卸罪责,张鼎用赃证堵住了他的嘴。 府尹要赏他审案之功,他说自已“也只要全大人体面,方才得 公平正直万民传。”这一次审案之所以能成功,与新府尹的支 持分不开。新府尹最后自我“罚俸三个月,给赏张鼎; 还再具 表申奏叙功,加张鼎县令之职。”

 

手机访问 作品人物网

热门推荐
作品人物网郑重声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旨在传播更多的信息,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有不合适的地方,请联系本站删除。
红楼梦 水浒传 西游记 三国演义 儒林外史 金瓶梅 诗经 史记 聊斋志异 楚辞 论语 道德经 庄子 山海经 颜氏家训 曾国藩文集 安徒生童话 格林童话 一千零一夜 伊索寓言 中国寓言 经典寓言 经典童话 成语故事 网站地图 编制招聘网
为你解读好作品
作品人物网vrrw.net 2016-2022 ICP证:鄂ICP备1702792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