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史·张曰韬传》原文及翻译

【导语】:

原文: 张曰韬,字席珍,莆田人。正德十二年进士。授常州推官武宗南巡江彬【注】纵其党横行州县将抵常州民争欲亡匿时知府暨武进知县咸入觐曰韬兼绾府县印,召父老约曰:彬党至,若等

  原文:

  张曰韬,字席珍,莆田人。正德十二年进士。授常州推官武宗南巡江彬【注】纵其党横行州县将抵常州民争欲亡匿时知府暨武进知县咸入觐曰韬兼绾府县印,召父老约曰:“彬党至,若等力与格。”又释囚徒,令与丐者各具瓦石待。已,彬党果累骑来。父老直遮之境上,曰:“常州比岁灾,物力大屈,无可啖若曹。府中惟一张推官,一钱不入,即欲具刍秣,亦无以办。”言已,彬党疑有他变,乃稍退,驰使告彬。曰韬即上书巡按御史言状。御史东郊行部过常州,谓曰:“事迫矣,彬将以他事缚君。”命曰韬登己舟先发,自以小舟尾之。彬党果大至,索曰韬,误截御史舟。郊使严捕截舟者,而阴令缓之。其党恐御史上闻,咸散去,曰韬遂免。彬亦戒其党毋扰,由是常以南诸府得安。世宗即位,召为御史。杨廷和等之争织造也,曰韬亦上言:“陛下既称阁臣所奏惟爱主惜民,是明知织造之害矣。既知之,而犹不已,实由信任大臣弗专,而群小为政也。自古未有群小蒙蔽于内,而大臣能尽忠于外者。崔文辈二三小人尝浊乱先朝,今复蒙惑圣衷,窃弄威福。陛下奈何任其逞私,不早加斥逐哉?臣闻织造一官,行金数万方得之。既营之以重赀,而欲其不责偿于下,此必无之事也。”帝不能用。席书以中旨拜尚书,曰韬与同官胡琼各抗疏力争。既受杖,犹占疏劾奸人陈洸罪。未几,竟死。隆庆初,追赠光禄少卿。

  节选自《明史·张曰韬传》)

  【注】江彬;曹任明朝边将,后成为明武宗义子,统领镇军,恃宠擅权.

《明史·张曰韬传》原文及翻译

  译文:

  张曰韬,宇席珍,是莆田人。正德十二年考中进士。被授职常州推官。明武宗南巡,江彬放纵他的党徒横行州县,他们将要柢达常州,百娃争相打算逃亡藏匿。这时知府和武进县知县都去朝见天子了,张曰韬同时掌管知府和县令官印。他召集乡里父老约定说:“江彬的党徒到了,你们要全力与他们对抗。”又释放囚徒,让他们与乞丐各自准备瓦石等待。不久,江彬的党徒果真有很多人马来了。父老们径直在州境上拦住他们,说:“常州连年灾害,物资耗尽,没有什么可以给你们吃的(招待你们)。府中只有一个张推官,一文钱也没有,即便是想准备牲畜饲料,也没办法置办。”说完,江彬的党徒疑心有他变,于是慢慢退去,速派使者禀告江彬。张曰韬立即上书巡按御史说明情况。御史东郊巡视所属地城经过常州,告诉他说:“事情很紧迫啊,江彬将以其他事情为借口逮捕你。”让张曰韬登上自己的船先出发,自己以小船尾随其后。江彬的党徒果真大批到来,搜索张曰韬,误截了御史的船。东郊(表面上)严令抓捕截船的人,暗中却命令慢慢进行。江彬党徒担心御史向皇上报告,都散去了,张曰韬于是幸免。江彬也告诫他的党徒不要扰乱,从此常州以南各府得以安宁。世宗即位,召他为御史。杨延和等人争论织造利弊的时候,张曰韬也向上进言:“皇上既然称赞阁臣所奏是爱国君同情百姓,这表明知道了织造的危害了。既然已经知道了,却还不停止,实在是由于信任大臣不够专一,而众小人干政啊。自古未有众小人在朝内蒙蔽皇上,而大臣能在朝外尽忠的。崔文等几个小人曾经扰乱先朝,现在又蒙蔽惑乱圣主之心,私下里作威作福。陛下为什么放任他们肆意营私,不早点赶走他们呢?我听说织造这一官职,行贿数万两银子才能得到。已经用重金谋取了职位,却想要他不向下面索取补偿,这一定是没有的事情。”帝不能采用。席书因皇帝的旨意而被任命为尚书,张曰韬与同僚胡琼各自直言上书竭力争辩。受杖刑后。仍然口述奏疏弹助奸人陈洸的罪行。不久,竟然死去。隆庆初年。被追赠为光禄少卿。

 

手机访问 作品人物网

热门推荐
作品人物网郑重声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旨在传播更多的信息,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有不合适的地方,请联系本站删除。
红楼梦 水浒传 西游记 三国演义 儒林外史 金瓶梅 诗经 史记 聊斋志异 楚辞 论语 道德经 庄子 山海经 颜氏家训 曾国藩文集 安徒生童话 格林童话 一千零一夜 伊索寓言 中国寓言 经典寓言 经典童话 成语故事 网站地图 编制招聘网
为你解读好作品
作品人物网vrrw.net 2016-2022 ICP证:鄂ICP备1702792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