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和八个》主要剧情内容简介及赏析

【导语】:

《一个和八个》 1984 彩色片 10本 中国广西电影制片厂摄制 导演:张军钊 编剧:张子良 王吉成 摄影:肖风 张艺谋主要演员:陶泽如(饰指导员) 陈道明(饰许志) 卢小燕(饰杨芹儿) 赵小锐(饰大秃

  《一个和八个》

  1984 彩色片 10本

  中国广西电影制片厂摄制

  导演:张军钊 编剧:张子良 王吉成 摄影:肖风 张艺谋主要演员:陶泽如(饰指导员) 陈道明(饰许志) 卢小燕(饰杨芹儿) 赵小锐(饰大秃子) 赵建文(饰粗眉毛) 翟春华(饰瘦烟鬼)魏宗万(饰老逃兵) 辛明(饰中年逃兵) 刘宏刚(饰小逃兵)

  【剧情简介】

  抗日战争中,八路军的一个临时牢房里关着八个犯人,他们中有三个土匪:大秃子、瘦烟鬼、粗眉毛;有三个逃兵: 老年、中年、青年;还有一个投毒犯和一个奸细。他们把一条条绑腿连起来挂在房梁上,又在房顶上掏了个大洞准备越狱。正在这时,一个人被狠狠地推入屋内,他是八路军的指导员王金,被组织上误认为判徒。他进来后,看到了犯人们干的一切,就急促地敲打铁门说找除奸科长许志有重要情况报告。门外传来开锁的声音,犯人们赶紧各回原处,佯装睡觉。许科长进来后发现地上乱七八糟,房顶上被打开一个洞,王金说了句让罪犯们意外的话:“找三团的三营长,他能证明我不是奸细。”许科长命令战士们把犯人全捆起来。越狱的企图破灭了,犯人们恨得咬牙切齿,想揍王金。这时,小逃兵因为伤口化脓发炎,烧得晕过去了,王金喊来卫生员杨芹儿。杨芹儿给小逃兵换药,瘦烟鬼调戏她,王金气得把瘦烟鬼一脚踢翻。等杨芹儿走后,犯人们一拥而上,把王金打得鼻青脸肿。出犯人所料,王金并没有报告许科长和看守战士。

  过了几天, 日本鬼子打来,部队转移,罪犯们被捆绑着,并且被拴在一根绳上行进。在骄阳似火的酷暑中,所有的人都口干舌燥,杨芹儿给王金水喝,王金不喝,示意把水给小逃兵。行军中,王金责问逃兵:“你们都逃回去看爹娘,谁来打鬼子?”逃兵反问他:“你也是当逃兵被抓进来的?”王回答:“我原在天津码头做地下工作,由于叛徒出卖被捕,在敌人要枪毙我们前夕,大伙互相咬断绳子,跳水逃了回来……”

  第二天行军中,大秃子脚扭伤了,说“打死也不走了”,押解战士正准备枪毙他,王金蹲在大秃子耳边说:“要死,也得死得像个样,这样让人砍了,太窝囊!”然后他向许科长请求说:“他脚扭伤了,我背他走。”于是王金背着大秃子, 与部队一起跨过铁路。到宿营地后, 王金又用他在码头上学的一手,帮大秃子正骨归位,大秃子对他的两个弟兄说:“今天人家可够意思,以后不许给他作难!”

  又一天行军途中,犯人们闻到烧焦的糊味,部队走进一个被打得只剩断垣残壁的村庄一看,里面横七竖八躺满了老百姓的尸体,罪犯们大为震惊。突然,死尸堆里跑出一个已经发疯的人,呼喊着奔向荒野。一个战士用长枪捣在王金脊背上说:“都是你们帮日本人干的。”王金大叫一声,像豹子一样扑上去,用头撞,用脚踩,疯狂地发泄一通。到了宿营地,许科长与王金谈话,王金说:“我知道不是党怀疑我,而是敌人诬陷我,我希望组织调查清楚。你们可找三团三营长。”许说:“他早死了,你倒挺会钻空子。现在是战争的特殊时期,第一没有条件调查,第二不允许拖下去。”老逃兵在另一边给杨芹儿说:“姑娘,我是不中用的人了,可王指导员不是坏人,他冤枉啊……。”杨芹儿也对许志说:“我看王指导员不像敌人。”许志似听非听地走开去。

  夜里,战士们突然进来把所有的犯人都押出去,先用刀把投毒犯砍了,

《一个和八个》主要剧情内容简介及赏析

  细、逃兵、瘦烟鬼都吓瘫了。大秃子不看砍人的方向,装做若无其事的样子。王金平静地站着,奸细则跪到许志面前求饶。王金突然出队走向行刑地点,许志便下令枪毙王金。大秃子突然嚷嚷起来:“我看不得你们冤枉人,你们先杀我吧!”老逃兵说:“让我来第二个,让指导员多活一会儿。”王金诚恳地说:“我知道部队弹药困难,留下那颗子弹打鬼子。你们砍了我吧,我只请求小声喊个口号,表达我对党的感情。”这时候黑眉毛又插言道:“你们杀了我,我没什么可说的,可这个指导员是你们的人,你们给他杆枪,让他死在沙场上……”奸细也嚷嚷开了:“你们就都宽大了吧,谁要是不跟鬼子拼到底,谁就遭天打五雷轰!”处决过那么多叛徒、汉奸的许志终于难以决断,于是下令:“全部带回,重新请示。”没想到此时此刻,敌人已经包围了村子。许志指挥战士们,一边将犯人押入一个大庙,一边到前边狙击敌人。王金几次想冲出去参战,都被押解战士用枪逼回来。由于寡不敌众,敌人已经冲进阵地。许志和那个押解哨兵都被弹片打伤昏迷过去。大秃子用嘴咬断了绳子,又用刺刀挑断绑在王金和其他犯人身上的绳子。王金率众冲出去参加战斗,当下打退了一批鬼子。在鬼子第二次冲锋时, 中年逃兵战死了,老逃兵追逃跑的奸细,被抄后路的鬼子捅死了。王金背着许志,带着犯人们继续后撤。三个冲上来的鬼子被大秃子一枪枪消灭了,大秃子高兴地狂呼:“杀得好,杀得痛快!”话音未落,一颗炮弹在他头顶上爆炸了,硝烟散尽之后,大地上空空荡荡,干干净净。混乱中,瘦烟鬼带着小逃兵和杨芹儿撤到了另一方向。由于跑得太急,瘦烟鬼咳嗽起来,杨芹儿一边给他捶背, 一边叫他大叔,瘦烟鬼不胜感动。他把两个年青人安排好, 自己到别处找水,回来后,发现几个鬼子已经刺死了小逃兵,正在狞笑地撕掉杨芹儿的衣服。瘦烟鬼摸出最后一颗子弹,打中了杨芹儿,让她洁净地死去了。背后一声枪响,瘦烟鬼也永远倒在地上。

  王金背着许志,带着粗眉毛终于突出了重围,快到八路军驻地,粗眉毛突然跪下,双手平举大枪说:“大哥,我是个粗人,野惯了,我佩服共产党八路军,可吃不住你们那个规矩,但我今后一不侵害百姓,二不与八路军为敌,要和鬼子拼到底!”王金默默听着,稍后,接过枪。粗眉毛远去了,王金与许志在茫茫的沙漠上艰难地行进。

  【鉴赏】

  在这部电影的摄影阐述上,赫然入目地写着这样一句话:“在艺术上,儿子不必像老子, 一代应有一代的想法。”

  《一个和八个》作为中国青年一代电影艺术家探索电影的开山之作,在中国电影史上有着极其特殊的意义。它在电影语言上突破了传统电影语言的范式,表现出了视觉造型的历史个性,这种历史个性有如下特征:首先,它的一切视觉元素、影像造型不再仅只作为故事的叙述手段,而是如同演员,直接传达影片的内涵,为影片的精神现实服务。影片主要描写的不是王金和八个罪犯的外部经历,而是写他们内在心灵的经历,写了灵魂与灵魂的搏斗,人格与人格的撞击。影片设计了女卫生员杨芹儿这个形象,从视觉造型上,让她避免了战争年代那种勇敢、泼辣、风风火火的女性特征,而是强调一种娇嫩的素质,给她穿一件过长的军衣,使其略显柔弱。当长移镜头从另一视角摇过一张张犯人的脸时,我们看到的却是狰狞、野蛮、狠毒和杀气腾腾。尤其他们面部暗淡的阴影,显现出一种紧张的力量的对峙。在紧接着的一个镜头里,前景是几个黑魆魆的巨大人头的背影,两个巨大人头间有一条较大的缝,从中我们可以看到女卫生员白晰、稚嫩的脸庞。杨芹儿在这里与其作为一个叙事因素而存在,不如说是作为一个造型因素而存在,她使画面产生了强烈的对比效果:纯洁的更纯洁,龌龊的更龌龊;柔美的更柔美,粗野的更粗野。影片使用的这一纵深镜头实际上起到了一个镜头内部蒙太奇的效果,这种蒙太奇暗示着不同灵魂的对比,真善美与假恶丑的对比, 白雪与污泥的对比,阳刚与阴柔的对比。通过视觉造型,我们不仅知道了故事,更重要的是,我们感受到了仁爱与残暴、纯洁与污浊、崇高与渺小、忠贞与叛变之间的冲突,体验到血与火的迸发,生命与生命的撞击。

  从画面上看,凡是内景拍摄,无论磨坊、牲口棚还是砖窑,全都是狭小的空间,这与关押在里面的犯人们精神和肉体被扭曲的状况是协调的。在外景拍摄中,尤其在后半部, 出现了苍凉、辽阔、空旷的大地和天际,这与他们崇高人格的重新确立,精神生命的重新获得相呼应。

  其二,中国中年一代导演在造型上倡导纪实美学,追求物质现实的复原,让银幕最大限度地向生活本貌趋近,可是青年一代导演更着意于艺术个性的展呈和放射,他们的造型在试图表现他们的艺术感觉和生命体验,表现他们对生活的主观感受。为了把这种感受和体验渲染得强烈深刻,他们有时违反现实的逻辑,做出令人难以意料的艺术处理。例如大秃子打死了三个鬼子后,单手挥舞大枪喊道:“兔崽子们,来吧! ……”轰隆一声巨响,一颗炮弹在他不远处爆炸了, 中景镜头里,黑烟笼罩了画面,没过多一会儿,满脸是血的大秃子居然从黑烟里钻出来,嘴里仍旧高喊:“哈哈,痛快!”又是一颗炮弹在他头上炸响,黑烟慢慢地飘散着,等烟全部散尽后,只剩下空空荡荡、干干净净的一片大地。青年艺术家们在视觉的安排上追求了一种诗的风格,让大秃子的人格得到了一种庄严的升华。

  其三,影片在造型上追求一种奇特性,力图打破传统造型范式,冲破以往叙事性构图的各种限度:例如这部影片在构图上一般比较饱满,近景、中景居多,被摄物常常占满镜头,给人以撑破画面的印象。影片第一个牢房镜头,用一根根铁杠横贯画面,加上沉郁的色调,给人一种压抑和透不过气的感觉。在拍摄人物对话时,也打破以往电影多用中景镜头及其平衡画面布局的习惯,而是用人的后脑勺或磨盘、箩筐做前景, 占满画面的绝大部分,只给说话的人留一点点空间。总之,青年艺术家们在力求总体印象完整的前提下,大胆运用不完整构图,或在画面设计上强调打破平衡,造成异样的视觉刺激,在突出大块面的前提下,用简练手法,造成对比效果。在王金背土匪大秃子通过铁路那个片断里,画面以天空为背景,用降低曝光量的办法把天空压成中级灰,这样所有的人物都成了剪影,并且整场戏都用剪影表现,这是以往电影中不多见的。为了表达的清楚,影片用了每个人不同的身姿、习惯和动作造型,利用每个人讲话时不同的语音语调和咳嗽等,不但使观众看清整个事态的演变,分清每个人物,而且能透过动作窥见人物内心活动。在砖窑那场戏里,王金与犯人们的对立情绪缓和了,双方开始交谈了。在这水井一般的砖窑里,阳光只能从顶部照射进去,创作人员便因势利导,利用窑顶射下来的阳光拍摄。强烈的顶光效果,使人脸在镜头上变形了,甚至难看了。可编导并不回避这种畸变,也不像传统电影那样,用辅助光冲淡顶光效果,或让光影和造型配合内容中所具有的和解气氛,而是刻意表现视觉造型与内容的对立,故意运用顶光,强调眼窝、面颊、颧骨下的大块阴影,这样形成一种反衬,暗示着他们虽然身陷囹圄,面容丑陋,但他们中大多数人心中不乏善良和美好。

  其四,这部影片的造型构思,不再是单个画面、单镜头的设想安排,而是注重整个影片造型思维的总体设想,根据全片精神情绪的总的发展,在视像上谋篇布局。稍微留心一下,我们就不难看出,整部影片的色彩显现出蒙太奇结构。影片的前部,以黑色调为主,黑暗的牢房,黑黝肮脏的脸,黑森森的刑场,黑色的主调表达了压抑、沉闷的气氛。影片中部,以红色调为主。在那场突发的遭遇战中,血的洗礼、火的燃烧、红光的爆炸所弥漫、所放射的一点一点、一片一片的红,变成了从黑的压抑走向红的释放的情绪转换。影片的尾部,以白色调为主,这时各种人物走完了他们的灵魂和精神历程,找到了各自的归宿,有的人物质生命毁灭了,精神生命却永存了。于是画面上出现了一望无际的旷野,明朗灿烂的阳光,辽阔高远的天空。大量的白色调是情绪发展的必然结果,象征着升华和新生,全片也走完了由黑到红, 由红到白的色彩历程。

  其五,这部影片与它之前的中国电影相比,可以说是最具有雕塑感,最富有造型力度的了。为了表现生死存亡中,凝聚血肉,誓死抗敌的民族精神,艺术家们把造型力度作为自己明确的创作追求,他们意识到在所有色彩对比中,黑白对比是最强烈的,所以,他们有意创作出版画般的黑白对比效果。他们还明白, 自己所摄录的是一片“兵火有余烬,贫村才数家”的灾难大地,表现的是这片土地上的一场艰苦斗争,所以任何鲜艳跳跃的色彩都与这一情感意向背道而驰。于是,我们在银幕上看到人物服装以黑、白、灰为主,在外景和内景中,避开了所有鲜艳的色彩,在光影安排设计上,内景运用了房屋结构所造成的明暗光区,外景运用强烈阳光造成的亮面和阴影,光线处理中的黑白大反差,强烈地表现了力之美。在摄影机的调度方面,影片不断出现强烈有力的“静态画面”,出现人物雕塑般的造型,例如八个罪犯一张张狰狞、粗野的脸,结尾王金与许志在荒凉大地上顶天屹立的身影,这些线条直硬的静止画面与运动画面相对比而存在,反衬出强烈的力度。

  造型的力度还表现在肖像的处理上, 在这部影片里,我们看不到那种不分场合地点,把人物拍得漂漂亮亮、白白嫩嫩的了。出现在观众眼前的是,人物脸上粗糙的皮肤,干裂的嘴唇,阴暗牢房里的脏脸,生死搏斗中扭曲的、精瘦的身躯,昏暗光线里破旧的衣衫。这些造型也体现出残酷环境下残酷斗争所迸射出的坚强力度

  《一个和八个》的视觉造型,充分发挥了它的表意、叙事、抒情功能,它的强烈的冲击力,不仅震动了中国影坛,而且揭开了中国当代电影视像造型史上新的一页。

手机访问 作品人物网

热门推荐
作品人物网郑重声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旨在传播更多的信息,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有不合适的地方,请联系本站删除。
红楼梦 水浒传 西游记 三国演义 儒林外史 金瓶梅 诗经 史记 聊斋志异 楚辞 论语 道德经 庄子 山海经 颜氏家训 曾国藩文集 安徒生童话 格林童话 一千零一夜 伊索寓言 中国寓言 经典寓言 经典童话 成语故事 网站地图 编制招聘网
为你解读好作品
作品人物网vrrw.net 2016-2022 ICP证:鄂ICP备1702792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