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本色》主要剧情内容简介及赏析

【导语】:

《英雄本色》 1986 彩色片 90分钟 中国香港新艺城影业公司摄制 编导: 吴宇森 摄影: 安德鲁朗 主要演员: 周润发 (饰小马) 狄龙 (饰宋子豪) 朱宝意(饰钟柔) 张国荣 (饰子杰) 【剧情简介】 香港

  《英雄本色》

  1986 彩色片 90分钟 中国香港新艺城影业公司摄制 编导: 吴宇森 摄影: 安德鲁·朗 主要演员: 周润发 (饰小马) 狄龙 (饰宋子豪) 朱宝意(饰钟柔) 张国荣 (饰子杰)

      【剧情简介】

  香港的街头。小马正在小吃摊边吃东西边向四周张望。街道巡警走过来抓违章摊贩,吓得小吃摊主顾不得向小马收钱,推着车就跑。小马连忙跑过去把钱递给他,并顺势推了一把车,让摊主跑得更快些。坐在车里的宋子豪笑吟吟地看着小马,他和小马是并肩搭档的兄弟,这一次他们俩要去财务集团有限公司。驾车的阿成,阿豪对他也很照顾。

《英雄本色》主要剧情内容简介及赏析

  二人来到财务集团有限公司的地下室,经过了重重设防关口,到达最秘密的地点——印刷室。印刷室的机器正印着一张张可以乱真的美钞。宋子豪将一叠叠刚刚印完的假钞装进一只黑色密码箱,与小马一起离开了大厦。阿成恭敬地将车门打开,宋子豪关切地问阿成病好点了没有,并掏出一叠钱给了阿成,叫他好好看病。三人上了车,向交易地点驶去。

  交易地,罗斯及手下等候着宋子豪的到来。由于多次合作,双方都比较友好,30万港币的交易额顺利地成交。

  宋子豪和小马回到公司,径直向董事长办公室的房间走去。这里实际上是一个黑社会集团,董事长便是姚老大。姚老大见阿豪和小马任务圆满完成,很高兴。他见阿成不爱言语且礼节周到,觉得他是个可用之材,就嘱咐阿豪,这次去台湾做交易把阿成也带着。

  今天是阿豪弟弟阿杰毕业的日子,宋子豪开着车来到香港大学。宋子豪走在去阿杰宿舍的路上,忽听见身后有人喊:“不许动!警察!”他先是惊,后来辨出是弟弟的声音,才放下心,两个开始打闹起来。阿杰的志向是将来当一名出色的警察,今天他的愿望可以实现了。阿豪听罢弟弟做警察的决定,心里有些紧张,但他不愿破坏弟弟的理想,就鼓励他好好干,做个好警官。

  兄弟两人来到医院,看望生病的父亲。阿杰的女友小奇正在为父亲修剪鲜花。几个人说了一会儿,小奇忽然想起考试要迟到了,就急忙和阿杰离开了医院。宋父见阿杰做了警察,就劝子豪不要再做黑道生意了,免得影响兄弟感情,阿豪点头答应了父亲的要求。

  考场里考生寥寥无几,考试已经结束。小奇和阿杰提着大提琴匆匆赶到,要求考官再给小奇一次机会,手忙脚乱的小奇拉得并不好,阿杰在下面显得很难堪。两人扫兴地走出考场,互相埋怨着,又不小心把大提琴的支架砸在了一辆轿车的后座玻璃上,车主正是刚才的考官,两人吓得拔腿就跑。

  夜总会里,小马、阿豪和阿成在喝啤酒,阿豪告诉小马这次从台湾回来就收手,彻底不干了。他决定和阿成去台湾,让小马照顾这边。小马回忆起两人刚出道时的艰辛,感慨万分。阿成默默地听着,又满有心计地想着什么。

  海边的警官训练基地,阿杰正与其他队友接受系统的技能素质训练。阿豪明天就要离开香港,他来看望阿杰。

  台湾的交货地点,四周静悄悄。宋子豪觉得有些不妙。阿成佯装不知,其实他早已与台湾这边的人互相勾结上,出卖了阿豪。阿豪走进里间,台湾方面的人拿出机枪想加害宋子豪。外面的警车也闻讯赶来。虽然寡不敌众,但阿豪还是掩护阿成往野外逃去。警察追赶过来,阿豪为了掩护阿成逃走,决定自首。

  阿豪出事的当天下午,一个黑衣男子闯入宋家,想要宋父作人质,阿杰赶回来,打斗中,黑衣男子杀死了宋父,阿杰痛不欲生,认为是哥哥害死了父亲。

  小马在报纸上看到宋子豪被抓的消息,非常伤心。他决定为阿豪报仇。相林酒家里面人来人往。小马来到了小王的包间,小马数枪将小王手下的人统统打死,并一枪打中了小王,小王也反手一枪打伤了小马的一条腿,小马挣扎着逃走了。

  三年后,阿杰以优异的成绩从警官学校毕业,当上了一名警官。阿豪也从台湾监狱里被释放出来。刚走出监狱大门,阿豪遇到了台湾刑警翁警官,翁警官告诉阿豪后会有期。

  宋父三周年祭日。阿杰和小奇来祭奠父亲。他蹲在父亲的坟旁,面上冷冷地,他无法面对亲哥哥是黑社会成员这一残酷的现实。晚上,阿杰和小奇乘车回家,在路上遇见了已回到香港的阿豪,阿杰拒绝接受阿豪,阿豪在瓢泼大雨中孤零零地离开了。

  经朋友推荐,阿豪当上了出租汽车司机。一天,他看见小马拖着一条残腿正在擦洗一辆豪华型黑色轿车,而车主就是当年出卖他的阿成,心里很不是滋味。阿豪走到小马跟前,两人拥抱在一起。小马执意要重新开始,为阿豪报仇,阿豪希望他不要走回头路,小马听不进去。

  警察局办公室。警司正与宋子杰谈话,阿杰因为哥哥的事情受牵连无法升职,阿杰愤怒地走出办公室。

  晚上,失意的阿杰一个人在酒吧喝酒。小马和阿豪在酒吧的另一边,两人开心地聊着天。阿成带着两名手下走过来,佯装热情地打着招呼,他想拉阿豪走回头路,可是阿豪冷淡地回绝了。阿杰看到这个情景,以为哥哥又和黑社会勾结在一起,就愤怒地质问阿豪,阿豪因为自己的事情牵连了弟弟,既歉疚又无奈。

  联合计程车行。小奇来找宋子豪,求他为了阿杰离开香港,阿豪平静地说不会离开。这时阿成的手下叫阿豪去一趟,阿豪因为小马被阿成劫持,不得已答应了他们的要求。小奇站在旁边,目睹了一切,她开始了解阿豪了。

  阿成的办公室里,姚老大虽在场,可已无丝毫权利,掌实权的人是阿成。阿成热情地招呼阿豪做更大的生意,还可以利用阿豪弟弟当督察的便利条件,提供警方行动的信息,不管阿成怎么利诱和威胁,阿豪决意永远不走回头路。

  香港警署。台湾警局的翁警官,国际刑警和香港警司正在商谈如何将犯罪集团一网打尽。阿杰一直想独自破获成老大的走私贩毒案,一天他从垃圾堆得到了一张纸条,知道了交货地点想报告警署,可警司对此漠不经心。阿豪得知此事,告诉阿杰要加点小心,这可能是阿成他们下的圈套,阿杰却一意孤行。阿杰按着得到的消息,来到了码头,阿成的手下早已在此恭候着阿杰。阿杰受了伤,被送进了医院。阿豪知道后,急忙赶到医院。警司也在那里,他希望阿豪能配合破获这个案子。

  阿成带领手下在天台上将小马打成重伤,又到出租车行砸车,小马劝阿豪起来报复,阿豪不同意,小马便决定单干。小马顺利地进入了大厦造假钞密室,拿到了磁盘。小马正欲离开,遇到了闻讯而来的阿成手下。激烈的搏斗中,小马寡不敌众,情况十分危急。正在这时,阿豪赶来,两人逃离了虎口。

  姚老大的会客室。姚老大怒斥阿成玩得太过火,阿成不服,与之争吵起来。这时阿豪打来电话,约定晚上十点在大庙用200万美金及一艘快艇交换磁盘。警署办公室,警司得到此消息后正安排任务,阿杰主动要求参与此案。阿豪决定跟小马离开香港,临走时,他将一包东西交给了小奇。晚上,阿杰将其打开,发现里面装的是印伪钞的证据及阿豪留给阿杰的一盘磁带,阿杰听完磁带,急忙去找阿豪。

  阿成带人按时赴约。阿豪与小马将阿成绑架,用阿成做人质走向快艇,阿豪叫小马先走,小马不肯。阿杰此时赶来,却被阿成手下俘虏。阿豪因保护阿杰身受重伤,小马被乱枪打死。这时警方赶到,阿豪一枪将阿成击毙,又顺利地从阿杰腰后拿出手铐将自己铐住,阿杰此时真正了解了大哥。俩人将手铐在一起,走向警车。

  【鉴赏】

  70年代后期,香港经济历经衰退——混乱——稳定——低潮后开始逐渐复苏。到了80年代初,香港进入前所未有的繁荣局面,经济增长率位居世界首位。经济发达了,文艺也会繁荣,人们对电影,特别是在电影程式上也提出了新的需求。李小龙辞世以后,功夫片处于低潮的情况下,英雄片作为一种新兴的电影样式应运而生,使香港电影从武打片的死胡同中走了出来。吴宇森恰巧抓住了这样一个机会,在其拍摄的英雄片中提出了男人最为关注的义气、地位、信心和尊严等问题,创造了一个男人向往的友情世界。他的所谓英雄被香港影评人界定为 “重大义而轻小利,为友情而洒热血的古道热肠人物”。

  吴宇森出道以前,一直追随“潇然影坛一侠者”张彻,因此,他从张彻那里继承了“男性电影”的一些特征,主要表现在“男性电影”的传统和主角之一必死的命运上。同时,最让吴宇森心仪的导演是让—比埃尔·梅尔维尔——一位60年代的法国“黑色电影”导演。梅尔维尔的《武士》(1967) 中塑造的形单影只的孤独杀手(阿兰·德龙饰)更让他推崇备至。吴宇森将张彻的热情、冲动、合群和让一比埃尔·梅尔维尔的冷峻、准确、孤离这两种风格同自己独特的男性依恋情结 (实质上是恋母情结的伪装形式) 融为一体。

  在《英雄本色》中,吴宇森巧妙地运用殖民地文化的特点,把洋英雄的洒脱外表和土英雄的执著情怀结合起来,塑造了宋子豪(狄龙饰)和小马(周润发饰)这两个主要人物,在两人兄弟般的情谊中,平添了一种无奈、沧桑和浪漫的感觉。豪哥和小马同属黑道,本不应纳入社会道德的秩序中,但吴宇森就是通过这样的社会反叛者的形象,以他们的孤独奋斗或深厚的男性情谊来赢得观众的认同。吴宇森的《英雄本色》并不单单给予观众表象的官能刺激,而是通过英雄片这些歹角英雄形象挖掘人物的多层面和复杂心理,使之变成一个充满现代感的城市悲剧。正如香港影评人石琪所说:“《英雄本色》的这种暴力并不新鲜,但《英雄本色》最好的地方是将几个英雄受挫、报复、矛盾很完整地写出来,煽动力因此特别强;《英雄本色》主要是以情感打动观众,至于它的票房成功,就需要从社会角度来看。它恰恰配合了香港社会现时的心态,就是面对灰暗的前景,我们开始有一种 ‘自怜狂’,不会那么天真,相信这是个简单的世界,年轻一代即使不算成熟,也世故了。”

  《英雄本色》在当时曾经轰动一时,连吴宇森也未曾料到。但它的成功却一下子唤醒了吴宇森的自我意识,使他发现了自己的内在模式,于是接连拍了《英雄本色续集》(1987)、《喋血双雄》(1989)、《喋血街头》(1990)、《纵横四海》(1991)和《辣手神探》以及在好莱坞拍就的《终极标靶》(1993)和《断箭》(1996)等一系列英雄片。吴宇森在他的英雄片中一贯表现他想像中的男人间的义薄云天的友情,在诉诸暴力与血腥的同时,也怀着一种追求浪漫的情怀。在刚劲的尽头露出一丝浓重的悲情,在狂乱的现世中追求生命的意义、价值却不可得的悲愤,在某种极度压抑后的情绪中迸发……所有这一切都是刚尽而悲起,表达了一种东方的宿命感。

  英雄是群体生活的产物,所以当他们孤身一人时,似乎受尽耻辱,而他们聚在一起时,就会所向无敌。吴宇森式的英雄是当今几乎不可能存在的古老英雄:重友情,道义,对自己的行为负责,为一点点理想而舍生。在吴宇森的作

  品中几乎每部都可见到这样的场面:两个或三个主人公被围后,面前是一条狭长的通道,主人公往往对视一眼,心照不宣,然后携手并肩,在激动人心的仪式化音乐中艰难地杀出一条血路。英雄之间的“义”在这里闪光。吴宇森自己说过: “人最好的地方,就是善性。杀手和警察都有一种正义感,那就是人最好的地方。”正如罗卡在《香港电影类型论》中阐述王琛的观点时所说:“吴宇森影片中的英雄,无论是孤独的杀手,洗手不干的黑道中人,惺惺相惜的警探,忍辱负重的卧底探员都是 ‘未完成式的男人’,对女性不贪情欲,反而是 ‘带有柏拉图式的感情,甚至可以说是一种对母爱的依恋’。而对人的追求与完成,往往成为他们人生的最高目标,为此不但屡犯权威,甚至陪上性命也在所不惜。这种‘杀父恋母’的俄底浦斯情结与传统的道义的怪异结合,成为贯串吴氏作品的母题与特色。”

  在镜头运用上,吴宇森善于运用升格镜头煽情,用幅度不大的升格技巧一是表现升华的神圣感 (如故友重逢,慷慨赴死),二是强调感官刺激 (如激烈动作,鲜血飞溅)。在色彩上则运用红色象征血腥,蓝色象征抑郁,然而在暴力过后的浪漫情境下也会透出一丝柔柔的黄色。吴宇森的影片离不开枪战动作场面,但也并不十分明确地规定枪战场面的敌我关系,而只是紧紧跟随主体,突出向心力,至于周围的荷枪实弹者如何变化都无关紧要,从而达到乱中取胜的目的。在剪辑方式上,则利用同一连贯动作由不同机位摄下的时间差,形成一种“偷格”的剪辑方式,既造成了视觉冲击力,又能在危险动作上取巧。

  吴宇森开英雄片之先河,其精彩的枪战场面,使电影的某些特性得以极大的发挥,同时他又能另辟蹊径,自成一体,在娱乐片中融入自己对现世的观点,成功地创造了一个男性电影世界。

手机访问 作品人物网

热门推荐
作品人物网郑重声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旨在传播更多的信息,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有不合适的地方,请联系本站删除。
红楼梦 水浒传 西游记 三国演义 儒林外史 金瓶梅 诗经 史记 聊斋志异 楚辞 论语 道德经 庄子 山海经 颜氏家训 曾国藩文集 安徒生童话 格林童话 一千零一夜 伊索寓言 中国寓言 经典寓言 经典童话 成语故事 网站地图
为你解读好作品
作品人物网vrrw.net 2016-2022 ICP证:鄂ICP备1702792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