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帮伙》主要剧情内容简介及赏析

【导语】:

《野帮伙》 1969 彩色片 143分钟 美国菲尔费尔德曼影片公司摄制 导演:萨姆派金帕 编剧:瓦隆格林 萨姆派金帕 摄影:卢西恩巴拉德 主要演员:威廉姆霍尔登(饰派克毕晓普) 欧内斯特博革宁

  《野帮伙》

  1969 彩色片 143分钟 美国菲尔·费尔德曼影片公司摄制 导演:萨姆·派金帕 编剧:瓦隆·格林 萨姆·派金帕 摄影:卢西恩·巴拉德 主要演员:威廉姆·霍尔登(饰派克·毕晓普) 欧内斯特·博革宁(饰达奇·恩斯特姆) 罗伯特·瑞安(饰戴克·桑顿) 埃德蒙·奥布赖恩(饰赛克斯)

  【剧情简介】

  1913年,美国德克萨斯州,一个名叫圣拉斐尔的西部小镇。镇上的居民正聚集在街头举行某种仪式。一群孩子头对头地围在一起,观看一堆红蚂蚁围攻着一只大蝎子。这时,一队身穿军服的人骑马来到镇上,他们没有理睬镇上的人们,径直向镇银行驰去。刚一进门,还没等银行的职员发问,为首的那名军官模样的人就一把把他从椅子上揪起来,随即,其余的人纷纷掏出了枪。原来,这是一伙伪装成军队的歹徒。为首者叫派克。他一声令下,歹徒们打开银行的保险柜,眨眼之间,满柜的钱袋便落入了这伙强盗们的手中。

《野帮伙》主要剧情内容简介及赏析

  抢劫成功,歹徒们准备离去。这时,一名歹徒突然发现对面的屋顶上有几名枪手的身影在晃动,派克立刻明白他们已陷入了埋伏之中。一场枪战已不可避免了。倾刻之间,双方的子弹便如冰雹般履盖了小镇的街道。街上的居民成了这场枪战的牺牲品,他们在弹雨中四处躲避,而又一个个倒在血泊中。派克手下也有几个人毙命。他带着剩下的人和钱袋冲出了包围。这时他发现,埋伏在小镇上狙击他的竟是他以前的好友戴克·桑顿。原来,桑顿曾被捕入狱,而派克的宿敌——铁路大王派特花钱将他赎出,许以重金,并交给他几个同样从监狱里放出来的犯人,让他在此设伏,企图消灭掉派克和他的一帮人马。

  派克带着剩下的人马——达奇、安吉尔以及戈尔奇兄弟回到他位于墨西哥的一个据点。他的另一个老朋友、被称为“沙漠之鼠”的赛克斯备好了马匹正等待着他们。然而,当他们兴致勃勃地打开抢来的钱袋,准备分赃时,却惊愕地发现,那里面装的并不是金光闪闪的钱币,而是一堆堆一钱不值的垫片!派克知道这次他确实是上了派特这只老狐狸的当。他平息了同伙之间的争论,决定前往安吉尔家的村子里稍事休息,再做打算。在路上,他告诉赛克斯,他们以前的老朋友桑顿现在成了他们的敌人。赛克斯听了不免感到一丝悲伤。

  在安吉尔家的村庄里,派克的人马受到了审慎的欢迎。村里的一位老人告诉他,一个叫做马帕奇的野蛮的墨西哥将军的军队刚刚袭击了这个村子。他们杀死了村里所有年轻人,并拐走了安吉尔的女朋友。怒火中烧的安吉尔打算去夺回自己的女友,被派克制止了。为了躲避桑顿的追踪,派克决定前往马帕奇的领地,他相信,桑顿是不敢冒然进入马帕奇的地盘的。第二天,村民们唱起了古老的歌曲为派克等人送行,他们希望派克能够把他们从马帕奇的军队的威胁中解救出来。

  在马帕奇的领地内,派克见到了这位不可一世而又愚蠢傲慢的将军。他倒是十分友好地欢迎他们的到来。但安吉尔却看到自己的女友特莱莎正和马帕奇一起纵酒取乐。他愤怒地要特莱莎和他回去,遭到特莱莎的拒绝。盛怒之下,他开枪打死了特莱莎。马帕奇的人立刻把他抓了起来。这时,马帕奇的顾问向派克提出要他们帮助抢劫一列装载着武器的美国列车,并答应给予重金酬谢。派克答应了,但提出要让安吉尔和他们一起去。马帕奇略加考虑,同意了他的请求。安吉尔则在私下要求派克给他一箱步枪,以便武装他家乡的村民们。

  派克带领他的人马埋伏在列车加水处的一个涵洞下。当那列车停下来加水时,派克的人摘掉了警卫车,劫走了车上的武器。押车的美国卫队发现后急忙骑马追赶,此时,桑顿也闻讯赶来。派克对此早有安排。他命人炸掉了路上的一座大桥,把追兵阻挡在河对岸。而桑顿的人则与追来的骑警发生了误会,双方相互开枪射击,派克等趁机溜之大吉。在回去的路上,安吉尔村里的人取走了应给他们的枪。

  派克带着他人和抢来的武器来到一个山谷中,这时,马帕奇的副官带领着一支全副武装的人马出现了。看到四周山崖上荷枪实弹的士兵,早有准备的派克拿出雷管,告诉马帕奇的副官,如果他们想耍花招,他就会炸掉所有的武器。副官见状,连忙陪起笑脸解释说他是来迎接他们的,然后命令部下撤去。

  派克分批将枪交给了马帕奇,随后派安吉尔和达奇去取回最后一笔钱。但马帕奇却已得知安吉尔送枪给村民们的事,把他扣了下来。此时,派克再次受到桑顿的追踪,赛克斯在逃脱时受了伤。派克决定进入马帕奇的营地,以借这位墨西哥将军之手,杀掉桑顿。在马帕奇的军营中,派克看到浑身血污的安吉尔正被马帕奇的部下用一条绳子拖在一辆小汽车的后面百般折磨,深为痛心。他提出要以马帕奇付给他的金币交换安吉尔,遭到马帕奇的拒绝。当他再一次提出赎出安吉尔时,一名军官把安吉尔推倒他面前,用刀当场将他杀死。

  忍无可忍的派克拔出枪,急促扣动了扳机。那名军官以及马帕奇本人当场毙命。紧接着,一场骇人听闻的血战开始了。派克夺过他刚刚送给马帕奇的一挺重机枪,疯狂地扫射着,大街上立刻血肉横飞,到处是士兵们的惨叫。而马帕奇的人马也不示弱,成群结队地反扑过来,派克的手下在疾飞的弹雨中也不断地倒下。当枪声渐渐停息下来时,街上已是尸体遍地,派克连同他的伙伴也都饮弹身亡。

  几只秃鹫飞落在倒卧的尸体旁,马帕奇的军营里笼罩着一片萧杀的气氛。这时,桑顿带着他的人马赶到了。他怀着复杂的心情,拣起老朋友派克的手枪,无力地坐在营地的大门前,看着他那些贪婪的“部下”忙着趁伙打劫、四处搜抢值钱的东西。当他的那些部下终于心满意足地驮上派克的尸体,招呼着他一起回去领赏时,桑顿拒绝了,他对这一切已经失去了兴趣,而准备回到监狱里去。这时,因受伤而迟到的赛克斯带着几个人也赶到了。他看到了坐在门前的桑顿,招呼这位昔日的老朋友和他一起走,并告诉他“我们还有许多事要做”。桑顿忽然心有所动。他望着昔日的老友,两人相视大笑起来。于是,桑顿起身上马,和赛克斯一起在落日的余辉中徐徐远去……

  【鉴赏】

  《野帮伙》是美国西部片发展史上一部里程碑式的作品,它以非英雄化的主人公,含混的道德判断,充满暴力和血腥的场面以及令人颓丧的结局,标志着西部片长期以来所叙述的“神话”终于走向了彻底的解体。

  在美国的类型影片中,西部片称得上是历史最为悠久、也是最具有所谓“美国精神”的片种之一。其形态的萌芽甚至可以追述到爱迪生时代。1903年,著名导演埃德温·鲍特的《火车大劫案》则被看作是西部片最初的范型。它的成功使这一类型影片在默片时代起就得到了迅速的发展。其后经过几起几落,到40年代,西部片已开始走向成熟和定型。它们以美国西部开拓时期的生活为背景,通过描绘白人拓荒者与土著印第安人、代表法律与秩序的地方警长与西部小镇上的歹徒们之间的争斗,演化出无数动人心魄的故事。好坏分明的人物,激烈的动作性和荒凉而富于生气的西部荒原构成了其充满魅力的银幕景观。

  就其内容来说,西部片的永恒的魅力则在于它所不断叙述的一种关于美国的“神话”,其间充满了对于美国历史及其意识形态精神的诠释。在这里,埋藏着巨大金矿的西部荒原向人们展示着美国这一广阔的土地所蕴藏的无数的机会与可能;白人拓荒者——从大蓬车队、牛仔、到美国边疆骑警,与土著印第安人之间的冲突象征了文明对野蛮的征服; 小镇警长击毙歹徒的壮举意味着法律与秩序的胜利。而那些往往单枪匹马,驰骋于西部边疆的牛仔们,更是西部荒原上一个充满“神话”意味的“家族”。他们扶危救难,仗义行侠,与代表着野蛮的印第安人和无政府的白人歹徒展开着惊心动魄的搏斗。更重要的是,在这块“美国”的土地上,他们不必依靠金钱、门第的支撑,而仅仅凭着自己非凡的勇气和高超的枪法便可以建功立业。对于一种美国的意识形态来说,他们既是文明与秩序的象征,又是充满美国精神的个人主义价值观念的充分体现。这两种精神在西部荒原和牛仔身上的和谐统一,为观众勾勒出一个充满魅力的美国的神话。

  但是,进入50年代,传统的西部片中开始出现了某种现实的因素。到60年代,随着美国社会生活的变化,一种更加悲观的气氛开始笼罩在“西部荒原”上,甚至连创造了西部片经典模式的大师约翰·福特的作品也不能免“俗”。与此同时,以法国新浪潮为代表的世界电影新潮流也开始拍击北美大陆的危岸。其结果是一批秉承着新电影精神的风云人物逐渐走上好莱坞影坛。在创作中则出现了许多对传统类型片中的神话进行彻底“反思”式的经典之作,如亚瑟·潘恩反讽强盗片的名作《邦妮和克莱德》。在西部片中,代表了这同一趋向与思潮的则是派金帕的这部 《野帮伙》。

  《野帮伙》明确标志了自30年代以来那种所谓“高尚的”传统西部片的结束。在影片中,以往西部片里那种充满理想化的文明对野蛮的胜利以及正义对邪恶的胜利已不复存在。观众看到的只是一场缺乏明确道德目标的帮派之间的火并和无谓的行动。与此相对,无节制的暴力和疯狂的气氛则成为影片的基调。一开始,导演就展示出一个令观众惊慄的场面: 一群天真无邪的孩子欢叫着观看一群蚂蚁咬噬一只蝎子,接着,他们又用火把烧着这些小生物。随后不久出现的便是一场疯狂的屠杀:派克的人马遭到伏击,而实际上却是文明的小镇遭受无辜的劫掠。包括妇女和儿童在内的小镇居民横遭枪击马踏,大街上尸横遍地。影片前所未有地在刚开始不久就以暴力形成了一个高潮段落。而这种疯狂气氛差不多贯穿了整部影片。在影片后部,马帕奇一时高兴,竟架起机枪朝着自己人胡乱射击,以及最后派克的人马和马帕奇的人在对射中再一次出现的机枪疯狂的扫射和血肉横飞的场景,使暴力的展示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它彻底撕碎了古老的西部的神话,把浪漫的西部变成了一场展示暴力与血腥的“芭蕾”。

  与此相联系,片中的人物也缺乏传统西部片中明确的道德与意志的品质和超人的标志。派金帕没有塑造那种身怀绝技、行侠仗义的西部好汉,也打破了简单的好坏分明的人物模式。片中的主角派克纵然不是毫无理智、随意杀人的枪手,但却是一个正在走向“老化”的西部英雄。他行动迟缓、自怨自艾,不断做出错误的或者是漏洞百出的决定和计划,使他手下的人频频处于危难之中。片中第一个“事件”——抢劫银行,一定会使熟悉西部片的观众感到大失所望。这是一场极不“漂亮”的抢劫:派克不但陷入伏击圈,仓皇逃走时竟把老朋友赛克斯的孙子丢在银行里,使其遭乱枪打死,而且更令人难堪的是,他损兵折将抢来的竟是一堆无用的垫片。另一段与此相似的场面出现在抢劫失败后派克的一段闪回中:他当年与一位有夫之妇偷偷相爱,正在幽会时,女方的丈夫突然出现,并开枪打伤了他的腿。而派克在这里远没有表现出牛仔式的神功和绝技,只能眼看着对方带着自己的心上人夺门而去——这次失败使他的腿至今仍留有残疾。

  这些失败使派克不断受到手下人的嘲笑,也为他在片中做出的许多决定提供了基本动机。他决心要做出一件能够挽回他声誉的事。正是出于此,他同意与马帕奇将军合作,为他抢劫军火。而这已是他拯救自己名声的最后机会。抢劫行动本身几乎是完美无缺的。但随后他却犯了两个致命的错误:一个是使老友赛克斯无端受伤,其二是使安吉尔落入马帕奇的手中,受尽折磨。这接二连三的失败使派克已无所选择,只能在最后的一场疯狂的枪战中以命相抵。

  虽然就西部片自身的演化来说,派金帕仍可以说是西部电影大师约翰·福特真正的传人。在其影片里,也间或出现了某些富于诗意的场面;他所描绘的派克也仍然有着传统西部片中牛仔们对于荣誉的看重。但就整体而言,他在《野帮伙》中更加突出地表现出来的是美国新电影的导演们对于美国生活(包括历史与现实生活)的一种近乎粗砺的真诚和真实的态度。他拒绝去复制传统的西部神话和美化那引起在公众意识中已成为传奇式的西部生活和人物。歹徒不再被浪漫化,暴力则充满了痛苦。一个真正的西部似乎被还原了。而正是在这个意义上可以说《野帮伙》又是一部真正的西部片。派金帕对于西部神话的这一态度显然不仅是纯电影的,而且是现实“文化”的。60年代末,正值越战时期。充满暴力与血腥的战争给绝大多数美国人心头蒙上了一层阴影。在这一背景下,派金帕不再以一种简单的判断去赞美美国的冒险主义和自我肯定的精神,并对这种已充斥于国内外的暴力进行了尖锐的批判。同时,派金帕在影片中更是突出地描绘了马帕奇将军那辆红色的小汽车和机关枪。这些现代化的物品在西部的出现表明了,生活在这一时代环境中派克等已经属于一个过时了的家族,他所信奉的那套价值观念在机枪面前已毫无存在的可能。就此,一位影评论家指出,影片中的第一个场景可以说是隐喻性的。在那里,孩子代表着未来,蚂蚁代表着现代世界,而蝎子则代表了“野帮伙”,他们终归难逃被现代世界吞噬的命运。

手机访问 作品人物网

热门推荐
作品人物网郑重声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旨在传播更多的信息,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有不合适的地方,请联系本站删除。
红楼梦 水浒传 西游记 三国演义 儒林外史 金瓶梅 诗经 史记 聊斋志异 楚辞 论语 道德经 庄子 山海经 颜氏家训 曾国藩文集 安徒生童话 格林童话 一千零一夜 伊索寓言 中国寓言 经典寓言 经典童话 成语故事 网站地图
为你解读好作品
作品人物网vrrw.net 2016-2022 ICP证:鄂ICP备1702792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