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春》主要剧情内容电影及赏析

【导语】:

《晚春》 1949 黑白片 108分钟 日本松竹电影公司摄制 导演:小津安二郎 编剧:野田高梧 小津安二郎 摄影:原田雄春 主要演员:笠智众(饰曾宫周吉) 原节子(饰曾宫纪子)杉村春子(饰田口真纱

  《晚春》

  1949 黑白片 108分钟

  日本松竹电影公司摄制

  导演:小津安二郎 编剧:野田高梧 小津安二郎 摄影:原田雄春 主要演员:笠智众(饰曾宫周吉) 原节子(饰曾宫纪子)杉村春子(饰田口真纱) 宇佐美淳(饰服部昌一)

  本片获1949年日本《电影旬报》最佳影片奖,每日映画竞赛大奖,原节子获最佳女演员奖

《晚春》主要剧情内容电影及赏析

  【剧情简介】

  晚春的一个下午,宁静的园觉寺内春光明媚,杜鹃盛开,每月的茶道例会即将开始。(茶道是日本特有的沏茶、喝茶的规矩。)参加集会的都是妇女,她们已端庄地坐在那里,曾宫纪子向大家施过礼后,到先来的姑母田口真纱身边坐下。二人轻声地寒暄之后,茶道开始了。她们观看着安详的泡茶动作,今天的泡茶人是三轮秋子,她的身姿异常端丽。

  镰仓。和煦的阳光照进曾宫的庭院,纪子回到家来,她是大学教授曾宫周吉的独生女儿,高高的个头,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显得秀丽可爱,虽然肺病刚好,但她显得很健康,加上她那活泼的性格,战争的影子几乎全已消失了。“我回来了。”纪子爽朗的声音打破了室内的寂静。原来周吉正在赶写一篇稿子,他的助手服部昌一在一边为他誊写和查阅资料。纪子的到来才使周吉想起了口渴:“快倒茶来!”“是——”纪子微笑又调皮地回答着。周吉的老伴早已去世,家中的事务全由纪子承担,她做事勤快而有条理,她把照顾爸爸的生活当作是最愉快的事,虽然已经27岁了,但她还从未考虑过自己的婚事。倒是住在附近的真纱常在周吉身边叨唠,不要只是整天忙于工作,也该为女儿的婚事操点儿心了。

  这天周吉下班回来,父女二人吃着晚饭,周吉问起纪子对服部的印象如何,纪子不假思索地就说这人很好。周吉又问作为一个丈夫怎样,纪子说一定很不错。于是周吉又说,真纱问起纪子与服部的关系怎样,纪子听了此话差一点笑得把饭喷出口来,她说人家服部已快结婚了,怎么爸爸还不知道呢!其实,服部经常协助周吉工作,常来他家,和纪子自然已很熟悉,纪子对服部的印象也很好,服部把纪子当作自己的妹妹一样看待,两人常常一块儿出去散步、买东西什么的。不过当纪子知道服部快成亲时,她有意识地和他疏远,上周服部请她去听小提琴演奏会,她就没去。过了几天,真纱让纪子去她家里,原来她是给纪子说对象的事,纪子漫不经心地听着。真纱说,有个姓佐竹的人,今年34岁,东京大学毕业,现在是丸之内日东化成公司的职员,一表人才,长得很像美国的电影明星加莱·古柏。纪子说自己不想出嫁,因为自己倘若结了婚,就没人照顾爸爸的生活了。真纱说,周吉也需要找个老伴了,曾经有人给他介绍过一个死了丈夫的寡妇,就是她们茶道集会上见过的三轮秋子。纪子认真地听着并问爸爸是否同意,真纱说他并没有表示不愿意。一种不可名状的思绪扰乱了纪子平静的心境,她感到突然,不理解,难道父亲对自己的照料还不满意?他真的想再娶么?

  周末,周吉和纪子来到“能乐剧院”欣赏日本的古典戏曲能乐。大鼓小鼓响起,周吉看着印有唱词的说明书,忽然朝另一面看去,跟什么人点头打招呼。纪子也朝那边望去,原来是三轮秋子坐在那边,纪子也向她打了招呼,秋子端庄地回了礼。周吉凝视舞台,时而看看说明书,可是纪子心里牵挂着父亲和秋子的关系。她望望秋子又看看父亲,他们没再互相看过,但纪子总是心神不安。舞台上的“能乐”表演很精采,但她几乎无心看下去。在回家的路上纪子表现出不高兴的样子,周吉提议去“多喜川”饭馆吃顿饭,纪子却冷淡地说要去买东西,便斜穿马路到对面街上去了。周吉莫明其妙地望着她。原来,纪子并没去买东西,她来到同学小绫家里。小绫是个现代派女性,她结婚不久就离了婚,而且对于婚姻之事她能讲出一大套理论。纪子来是让小绫帮助找一份当速记员的工作,小绫却规劝纪子考虑婚姻之事,俩人越来越谈不拢,就像学生时代那样,吵了一阵后,纪子气呼呼地走了。

  周吉终于和纪子正式谈了她的婚事,他说不能只顾自己方便,耽误了女儿的终身。可是纪子说放心不下父亲的生活,周吉忙说,如果有什么人能照顾爸爸呢?纪子问是要娶个太太吗?周吉含糊其辞地说是的……纪子终于同意相亲。相亲结果双方满意,婚期已定,周吉心里的石头总算落了地。

  曾宫父女二人来到京都作最后一次旅行。在周吉的好友小野寺和他的后妻菊子的陪同下,他们游览了著名的清水寺和龙安寺。晚春的京都格外美丽,他们倚栏观景,称赞着京都的宁静 小野寺是京都大学教授,与周吉是多年的好友,因妻子早逝,前不久才娶了后妻。纪子对小野寺的做法持有一种偏见,曾有一次坦诚地表示,她认为叔叔不够纯洁。在这次旅游中纪子有意识地注视阿菊,阿菊举止安稳,看得出是一位贤妻。此时,纪子改变了认为再婚是不纯洁的偏见。离开京都之前,父女二人感慨这次旅行,周吉嘱咐纪子以后再和佐竹来这里多玩几天。纪子说,和爸爸在一起才是最愉快的,出嫁以后不会比现在更快活。周吉慈爱地向纪子讲述了应该如何去创造自己幸福人生的哲理,纪子被父亲的衷言感动得流下热泪。

  婚期已到,身着新娘装束的纪子面对镜子坐着,她显得格外美丽。周吉爱抚地搀起女儿,叮咛她要体贴佐竹,做个好妻子。婚宴结束后,小绫陪同周吉来到“多喜川”饭馆,周吉喝了几杯酒,他感到兴奋又凄凉。小绫问叔叔是真的要娶太太么?周吉说自己是为了使纪子同意出嫁才这么说的,小绫开玩笑地说,叔叔可真会撒谎呀!周吉说:“这可是我平生第一次说谎话啊!”于是二人哈哈地笑了起来。

  夜晚,周吉悄然回到家,他脱下礼服寂寞地坐下,拿起桌上的苹果自己削起皮来,苹果皮一段一段地落在桌上。

  【鉴赏】

  《晚春》是描写日本战后在北镰仓安静的住宅区里一个大学教授和其女儿日常生活的故事。影片拍摄的1949年,正值日本战败不久,人们的生活并不安定,人们对价值观念还很模糊,战争的混乱状态还没有消除的时代。而小津安二郎在影片中没有表现当时社会上失业、黑市、劳资纠纷及美国占领军基地等现象,却表现了温文尔雅、彬彬有礼、衣着整齐的人们的日常生活,甚至影片中还表现出茶道、能乐等优雅的趣旨,这些似乎与那个时代的实际状况大相径庭。然而,影片却受到广大观众的喜爱和评论界的赞许。表现父母子女间感情生活,可以说是小津作品的永恒主题,表现他们那种相互关怀相互体贴的亲密关系是小津作品中道德观念的核心。战后民主思想传入日本,新的浪潮冲击了日本的旧习俗,人们在经历了战争痛苦之后,渴望着安定生活的到来,《晚春》则作为一种幸福的意象使人们得到欣慰。因此,可以说这是战后小津安二郎的一部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作品。

  小津安二郎是被国际影坛公认的最有日本特色的电影大师。在他的作品中总是表现平静的生活和人的善良之心,充满了纯洁的情趣、幽默和淡淡的哀愁。《晚春》是一部充满了日本式的情趣和人情味的影片,它表现了女儿为了照顾父亲的生活而不愿出嫁,而父亲又不愿为了自己而耽误女儿终身的纯洁的父女之情。影片中在父女去京都旅行结束时的谈话,生动地体现了这种感情。纪子说哪儿也不想去,只要能同爸爸在一起就会感到愉快。周吉却语重心长地说, 自己的人生已快结束了,可女儿新的人生才刚刚开始,新夫妻在创造新人生的过程中才会有幸福,那才是人类生活的规律。他说自己将高兴地等待看到女儿幸福的未来。纪子羞愧地悄悄擦去眼泪,她说感激父亲为她操了那么多心,一定让父亲看到自己的幸福。影片虽然是以女儿的婚事作为主要情节,然而新郎的形象并没有出现,可见影片要强调的并不是结婚意味着一对新人的诞生,而是强调了父女的分离。而分离毕竟是令人难过的,周吉在“多喜川”和小绫谈话之后的笑声,和独自回家后在桌前一人寂寞地削着苹果的镜头,正是表现了人生的分离之哀愁,也是小津作品的精华所在。

  《晚春》中没有离奇的故事情节,它与小津其它作品一样,一些描写日常生活的细节和人物的性格却很有趣。比如周吉的好友小野寺来曾宫家时两人一番闲谈似的对话,他们喝着酒谈起了方向。小野寺问:这个方向是海吗?周吉说:不,是那面。小野寺问:那末,八幡神宫在这面吗?周吉说:不,在那面。小野寺:东京在哪个方向?周吉:东京在这边。小野寺:那么,这是东边喽?周吉:不,那才是东边呢!小野寺:噢,从前就是这样么?周吉:可不是嘛!这种对话既富有幽默感又具有韵律感,就像说相声一样。这种极其平常的闲谈所产生的和谐效果,正是小津作品中的重要因素。再如:影片中真纱的举止往往与她的年龄身份不很相称,但在全剧中,她的出现起到了陪衬作用。比如在寺院里她与周吉谈纪子相亲的事时,突然发现地上有一个钱包,忙拾起来掖入怀中,但她又怕受到哥哥的责备和讥笑,便忙说:真是好运气,这件婚事一定能顺利。又如在纪子出嫁那场戏中,当人们都走出房间后,真纱又回屋转了一圈。在这里导演既表现了她是个爱唠叨无事忙的妇女,又没有让她成为庸俗不堪的形象,仍然是把善良的一面突出表现出来。在小津的作品中,这种配角人物的滑稽性格,都必不可少地起到了活跃气氛的作用。

  小津安二郎是20年代进入电影界的,毫无疑问,那时电影都是以美国电影为范本开始的。小津也非常喜欢美国电影,但他没有生硬地摹仿,而是以自己的独特风格和拍摄手法创造出自己的电影艺术。影片中凡是室内的镜头都是以仰拍角度拍摄的,就是把摄影机固定在高出“塌塌米”几十厘米的位置里,在画面和构图上小津力图使之左右对称。这是因为可以使日本式的房间显出它独特的美感。但为了使观众能感到人物动作的新颖和别致,小津偶尔也采取打破画面平衡的构图法。《晚春》中有一场戏是纪子在真纱家里遇到三轮秋子,当三轮秋子离开时送别的镜头,纪子和真纱跪在草垫上俯身行礼,摄影机从侧面拍摄。由于两人的动作在时间上略有差异,就打破了左右对称的格局,而这种仰俯之间轻微改变恰给人以生机勃勃的美感。在《晚春》中小津有一处破例使用的移动摄影也很成功,即纪子和服部去海边散步的那场戏,两人骑着自行车行进在柏油路上,背景是低矮的松林和一望无际的沙滩。镜头先是从一侧拍了纪子的上半身,然后又拍在她身旁的服部,再从正面拍他俩人的远景,然后又以他俩骑车的同样速度移动摄影机使镜头摇起来,这组镜头给人以和谐的轻松愉快的感觉。总之,在《晚春》中可以较全面地体会到日本式的审美情趣,即小津安二郎的独特艺术风格。

手机访问 作品人物网

热门推荐
作品人物网郑重声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旨在传播更多的信息,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有不合适的地方,请联系本站删除。
红楼梦 水浒传 西游记 三国演义 儒林外史 金瓶梅 诗经 史记 聊斋志异 楚辞 论语 道德经 庄子 山海经 颜氏家训 曾国藩文集 安徒生童话 格林童话 一千零一夜 伊索寓言 中国寓言 经典寓言 经典童话 成语故事 网站地图 编制招聘网
为你解读好作品
作品人物网vrrw.net 2016-2022 ICP证:鄂ICP备1702792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