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氏《伊瑙》主要内容简介及赏析

【导语】:

【作品提要】 爪哇古里班国的王子伊瑙与达哈国的公主布莎芭从小订有婚约,却素未谋面。伊瑙长大后对曼雅国的公主一见钟情,于是违背父母之命,毁弃婚约。布莎芭羞恼万分,由父王做主

  【作品提要】

  爪哇古里班国的王子伊瑙与达哈国的公主布莎芭从小订有婚约,却素未谋面。伊瑙长大后对曼雅国的公主一见钟情,于是违背父母之命,毁弃婚约。布莎芭羞恼万分,由父王做主与丑陋的国王加拉伽订婚。不久,伊瑙来到达哈国,初见貌美的布莎芭,不禁深陷情网,懊悔不已,无奈之下用连环计将布莎芭抢走,在山洞中与她成婚。伊瑙的举动触怒了天神,天神化为一阵风把布莎芭卷走,并让她女扮男装。布莎芭遵从神谕,化名乌纳甘,做了巴莫丹国王的义子。伊瑙假扮山民,化名班基,跋山涉水,四处打听布莎芭的下落,也曾伤心欲绝地上山修行。乌纳甘想念伊瑙,离开巴莫丹国。在寻找伊瑙的途中,她数次与班基相遇,却没有认出对方。班基终于发现乌纳甘就是失散的妻子,为了与她相认,将两人的经历编成皮影戏,乌纳甘看后泪流满面,两人相认,有情人终成眷属。

  【作品选录】

  古时候,在爪哇有四个同胞兄弟,他们都是天神的后裔,承袭着高贵的血统,分别统治着四个美丽富饶的国度:古里班、达哈、加朗和辛哈沙里。曼雅国的国王死后,王后将大公主与二公主分别嫁给了古里班王和达哈王,成为两国的王后。三公主则留在曼雅国,招他国王子为驸马,继承了王位。

  古里班国的国王向天神祈子成功,得赐一位王子。王子即将出生时,非凡的力量就惊动了世间:

  “大地震颤声轰鸣,烟云密布满天空。

  天昏地暗日光隐,霹雳滚滚震耳聋。

  闪电划空如光带,电闪过后啸狂风。

  狂风摧木木折腰,引来暴雨似盆倾。

  雷鸣电闪隆隆吼,却无霹雷险相生。

  暴雨倾注七日夜,被泽有情众苍生。”

  王后产下一位俊美无比的王子。天上的先祖赐给初生的王子一把短剑,并在上面刻下王子的名字——伊瑙。一时间举国欢庆,各国纷纷派使臣送去贺礼。一月后,曼雅国的王后也生下了一位貌美的公主,取名金达拉。

  不久,达哈王后也生下一位公主。降生之时,也有异相显现:

  “一时百花齐开放,芬芳四溢沁人心,

  蜜蜂上下翩翩舞,嗡鸣犹如欢歌音,

  喇叭螺号自鸣乐,声音嘹亮奇相生!”

  这位公主生得娇艳动人,国王惊喜万分,为她取名布莎芭,意为“鲜花”。各国闻讯,皆派使者前来祝贺。古里班王送去丰盛聘礼,请求为伊瑙和布莎芭订婚。达哈王欣然答应。

  伊瑙王子快乐地成长,却未曾见过未婚妻布莎芭。曼雅国的王太后突然去世,伊瑙代替父母前去参加葬礼。在那里他遇到了美丽的表妹金达拉公主,顿生爱慕之心。古里班王后将要临产,催促伊瑙回国。回国之后,王后产下一位公主,取名薇娅达。王子难耐相思之苦,整日忧愁。国王看出了他的心思,十分生气,决定斩断儿子的痴心。于是立刻派使臣前往达哈国商定婚期,希望伊瑙早日与布莎芭完婚。伊瑙得知后十分愤怒,毅然决定逃婚,去寻找金达拉。他以游林散心为借口,辞别父王母后,带领一批士卒前往曼雅国。为了隐藏身份,王子化名为班基,扮作林间土匪的首领。

  在林间冒险的途中,遇到了三位率兵出行的国王,他们是三兄弟。班基的部下与年纪最小的国王发生冲突,并误杀了他。两位兄长悲痛万分,然而,当听说对方的首领原来就是武艺超群、神勇无敌的古里班国王子伊瑙时,决定与王子修好,并分别将女儿莎加腊瓦蒂公主、玛雅公主和儿子桑卡玛拉达王子献给伊瑙。伊瑙十分高兴,将两位公主收为侧室,把桑卡玛拉达收为义弟。

  班基一行来到曼雅国,通过努力终于说服国王王后,如愿以偿地与金达拉完婚。婚后,伊瑙在曼雅国享受着幸福甜美的时光,乐而忘返。达哈王久候新郎伊瑙未至,便派使臣前往古里班国询问。古里班王只好借故拖延,一面暗地派人前往曼雅国,催促伊瑙回国完婚。伊瑙决定把实情告诉父王,并要求取消与堂妹布莎芭的婚约。消息最终传到达哈王耳中,国王顿时恼羞成怒,当即决定: 不管谁来求婚,都会将布莎芭嫁给他。

  丑陋的国王加拉伽,一直妄想娶到一位貌美如仙的公主作王后。他召集宫廷画家,到各国描摹公主们的画像。当他看到布莎芭的画像后,如见天人,中了魔似的痴迷。当即派人带着大量聘礼前往达哈国求婚。达哈王为报复伊瑙,当即答应了加拉伽的请求。

  住在天界的祖先,看到伊瑙竟然抛弃了父王为他挑选的新娘,勃然大怒,决定惩罚他。于是暗中作法,使加芒古宁国的王子看到布莎芭的画像。王子霎时被迷得神魂颠倒,相思成疾。国王王后心急如焚,为了治愈儿子的相思病,国王向达哈王求婚,但遭到拒绝。于是联合两个弟弟巴阳王和巴曼王,率领大队兵马出征攻打达哈国,以图抢走布莎芭。

  在危急关头,达哈王只好向三位兄弟(古里班、加朗、辛哈沙里三国的国王)求援。身在曼雅国的伊瑙接受父王的命令,带着桑卡玛拉达王子率兵前去助战并大败敌军,立下显赫战功。战争胜利后,伊瑙率领凯旋之师进入达哈国王城面见国王。满城臣民,心情复杂地夹道迎迓,既期盼见到这位声名显赫、有恩于本国的英雄王子,又恼恨他竟然解除了与布莎芭公主的婚约。

  那时节,全城男女老少,

  得知伊瑙王子将到,又期盼又气恼。

  挤坐在路旁等待,贫富杂同道。

  遥见王子骑马来,一腔怨恨竟顿消——

  有的目瞪口呆,醉痴痴盯着他瞧;

  有的恭谨行礼,叹赏他天神般容貌;

  王都中的臣民,个个膜拜祈祷:

  愿他与公主终成眷属,泽被万民王德永照。

  那时节,光辉英武的伊瑙王子,

  来到王宫前,翻身下了骏马。

  邀着桑卡玛拉达,结伴同行。

  说话间来到宫门,缓步走向金殿中。

  入殿躬身行礼,叩拜国王王后。

  心中怦怦直跳,不禁触动忧愁。

  那时节,达哈国的国王,

  和美丽的第一王后,见伊瑙进宫来见礼,

  心有怨气口不应。面色冷漠转过头,

  向小王子西亚达发话:“去向堂兄行个礼。

  我等得救全仗他,此等恩情比山重。

  不然父王命已丢,王儿身与贱民同。”

  那时节,光辉的西亚达小王子,

  立刻起身趋前,到兄长跟前行礼。

  那时节,太阳神俊美的后裔,

  抱起小堂弟端详,不由心中暗思量:

  “王子已如此俊雅,公主将何等美丽?”

  一边侧目瞧国王,陛下仍面含怒气。

  越想越怕窘态露,急忙把脸别过去。

  从王弟身后偷眼看,缄口不敢出言语。

  那时节,美丽的达哈王后,

  开口言道:这次战火本不该起——

  怪只怪孽障女儿惹事端,祸起萧墙国危机。

  痛心愧悔心难平,眼泪流干血沾衣。

  无处可避无依靠,穷途末路无所期。

  又怕众神不护佑,心中苦痛哪堪比。

  多亏有你王侄在,危难之中挺身出。

  消灭敌军保王城,忠心相救解危急。

  保住江山未沦丧,侄儿大恩记心里,

  无以报答实可惜!若是小女布莎芭,

  未曾许婚加拉伽,愿赐侄儿效敝履。

  权当前世孽缘在,并非不舍独生女。

  那时节,光辉闪耀的伊瑙王子,

  听见皇后这席话,触动了心中愁绪。

  俯首陛下足前,只是低头不语。

  胸中如同火燎,心潮起伏难息。

  那时节,光辉的达哈王陛下,

  对王侄说道:“现在战火已平息,

  若要回国不拦阻,贤侄定有要务理。

  若要暂住随尊便,是去是留都由你。”

  那时节,伊瑙合十举过头,

  拖延归期找借口:“远途劳顿急行军,

  日夜兼程马不停蹄,军士未得片刻歇,

  需在城中稍休息,三天过后拜辞去。”

  那时节,王国的支柱达哈王,

  向着宫务大臣亚萨,颁下了圣谕:

  去准备下榻的宫殿,让我的贤侄歇息。

  供奉佳肴和糕点,直到王子离去。

  那时候,亚萨双手高举接口谕,

  俯身优雅地拜了三次,遵照圣旨去办理。

  那时节,盖世的伟大国王,

  吩咐美丽的宫女: 请公主来见,马上去!

  那时候,貌美窈窕的宫女,

  接到国王的口谕,立刻走出殿里。

  来到美丽公主的寝宫,俯身说明来意:

  “国王陛下有旨,请公主殿下过去。”

  那时节,美丽的布莎芭公主,

  得知父王的旨意,貌美的少女沉思道:

  “古里班伊瑙来拜见,大概是要我去行礼。”

  想着反倒走向卧房,并没有回答任何言语。

  那时候,心细的贴身侍女,

  都来柔语劝慰:“殿下这是何意?

  陛下宣您上殿,不知事缓还是急?

  是凶是吉去便知。”公主仍稳稳坐定不肯去。

  那时节,达哈的王妃斯纳哈,

  一直在等候公主。迟迟不见上殿来,

  心中生出顾虑: 国王王后恐会生气。

  于是起身袅袅离坐榻,公主寝宫去寻觅。

  掀开遮目的金帷幔,只见她正躺在床里,

  不理睬侍女的说辞。王妃走进去劝喻:

  “父王等了很久,还不快去见驾?”

  说来说去劝不动,王妃将她从床上扶起。

  取来香水身上洒,又为她挽起乌发髻。

  四个侍女都很高兴,一齐妆扮这美少女。

  穿上蕉叶纹的衣裙,斜披着鲜艳的织锦,

  配着石榴红的衬里。束腰链、戴臂钏,

  镂花钻石佩胸前。镂叶水晶环柔腕。

  腰缠锦带好妙曼,钻戒绕指晶光闪。

  轻施粉黛露娇艳,恰似满月光辉洒人寰。

  公主冠戴束头上,可她却,依然不动不开言。

  王妃只好说道:“公主真个硬心肠!”

  边说边轻轻推出宫,带她来到金殿堂。

  那时节,有着仙女姿容的布莎芭。

  蜷身躲在帷幔后,忸忸怩怩不出现。

  那时节,达哈国的王后,

  便对自己的爱女说:“只要你拜见一下堂兄,

  兄妹见面由何难?日后若遇灾和难,

  堂兄也好是靠山。他又不是加拉伽,羞羞答答为哪般?”

  那时节,布莎芭十分生气,

  不听母后的劝告,甩过脸去不理。

  只管躲在帷幔后,心中恼羞无比。

  王后多次催促,她却双眉紧锁把眼闭。

  那时节,美貌的二王妃,

  安慰布莎芭:“美丽的公主莫惊恐,

  快听母后的话过去吧,不要得罪了堂兄。”

  边说边推她出去,可布莎芭还是不动。

无名氏《伊瑙》主要内容简介及赏析

  那时节,达哈国的统治者,

  说道:“快去行礼!兄长面前害什么羞?

  我儿不必太紧张,不是福缘不聚头。

  毕竟同族堂兄妹,只是相认有何愁?”

  那时节,冰肌玉肤的妙龄女,

  慑于父王的威严,揭开帷幔膝行向前。

  向着父王与母后,合十行礼。

  心中羞愤又尴尬,低头不看也不语。

  那时节,机智的桑卡玛拉达,

  轻声对王子说道:“为何不瞧瞧那位美人儿?

  这容貌俊雅的姑娘,胜过世间任何的女子。

  秀美的脸蛋白皙透亮,如同没有污点的月亮,

  美得像花中的芙蓉,盛开在池水中央。”

  在伊瑙耳边说个不停,伊瑙却看也不看,只哼了一声。

  那时候,大小宫娥与侍女,

  以及后宫的妃嫔,争着从窗口偷觑。

  欣赏伊瑙的容貌:“任何人都无法与他相比!

  再比较公主的花颜,真好像黄金配宝玉。

  有的说好似天神,与美丽的天女在一起。

  有的说像太阳与月亮,若成眷属最适宜。

  长相与荣耀皆般配,只可惜王子变了心意。”

  姑娘们看得如醉如痴,各个哀声叹可惜!

  那时候,漂亮的女官芭妍,

  立刻制止宫女:“开这种玩笑好没趣!

  他哪配我们的公主,他不会领我们的好意。

  休把尊卑混一起,免被他人嘲讥。”

  那时节,光辉高贵的王后,

  对公主说道:“他来助战解危厄,我们才没有丧权辱国。

  如今你已有归宿,还为何羞涩?

  他既是兄长又是恩人,快去行个礼,我的爱女!”

  那时节,年轻美丽的布莎芭,

  听到母亲这番话,心中灼烧怏怏不乐。

  想到往事愈发气恼,娇媚的人儿不愿拜他。

  可是又别无他法,只好勉强拜一下。

  那时节,光芒四射的王子,

  转过头来受礼。目光一触间,竟再也无法转移。

  美丽胜过天神的造化,怎不令他万分惋惜!

  他反复捋着额前的头发,全身大汗淋漓。

  抱着堂弟的手也已松开,竟然毫无觉察。

  糊里糊涂吻起西亚达,以为是吻着布莎芭。

  心中燃起奇异的爱火,忘了自己也忘了羞怕。

  伊瑙心神恍惚,忽然忘情地吟唱起情歌:

  “我心上的人儿啊,天宫中飘落的仙女。

  见到你时我顿感懊悔,都怪我心急没仔细考虑。”

  俊逸的桑卡玛拉达,轻摇伊瑙的膝盖,

  紧紧掐住他的莲足,王子才回过神来。

  那时节,年轻可爱的布莎芭,

  合掌告别膝行离开,款款进入帷幔来。

  那时节,伊瑙王子倍加忧伤,

  目光追随她的背影,忽然哀伤地歌唱:

  “我心爱的人儿呀,你要去哪里?

  快让我抱你过去!”说着身体前移。

  桑卡玛拉达捅捅他,只见他如痴如醉心已迷。

  赶紧攥住他脚腕,王子才醒来退回原地。

  那时节,英俊的兄长对弟弟说:

  “我的脚已被你握得酸麻,快放开手吧。”

  那时候,大大小小的宫女,

  看见古里班伊瑙的表现,笑嘻嘻地议论开:

  “刚才他歌唱公主,不知她是否听见?

  王子举止失度,脸色黯淡惨白。

  汗流满面,抱着小王子的手也垂下来。

  看样子是萌动真情,以致精神恍惚失态。”

  那时节,加拉伽国王,

  来到达哈的国土,骑马行驶在驿路上。

  遇到王宫大臣,心急地要求见驾。

  他说道:“请您禀报: 加拉伽求见陛下。”

  那时候,尽责的大臣达马昂,

  接受了他的请求,立刻转身进殿。

  俯身低头禀报:“光芒万丈的国王陛下!

  此刻,加拉伽请求来您的足下参驾!”

  那时节,统治达哈的君王,

  于是下旨有请加拉伽,进入神圣的殿堂。

  那时候,大臣达马昂,

  领旨向陛下行礼,迅速走出宫殿,

  下达了旨意:“伟大的达哈的国王

  命我前来请您,进入朝廷的殿堂。”

  那时节,加拉伽听后欢喜,

  急急忙忙下马,迈步走了进去。

  那时节,伊瑙王子心中妒忌,

  一听到加拉伽的名字,如同天火在胸中燃起。

  若等他进来见驾,怎堪与他碰面?

  于是行礼告退,走出华丽的宫殿。

  和桑卡玛拉达一起,沿着宫中道路前行。

  迎面遇到加拉伽,在殿外宽广的前庭。

  加拉伽曲身行礼,伊瑙弯腰伸手扶起。

  另只手不由得去抓佩剑,王弟急忙握住他手臂。

  他一惊之下慌忙离开,一边故意用言语掩饰:

  “刚才佩剑差点儿滑落,我亲爱的弟弟!”

  边说边移动莲步,心上人令他牵肠惦记。

  想着那绝代佳人,径直向寝宫走去。

  一骨碌躺倒在床,连佩饰也懒得解下。

  心中悲苦万分,反反复复地念叨:

  “啊!娇艳的美人儿!可惜你天仙般的光耀,

  却要嫁给加拉伽之流,噢!我该如何是好?

  我的心肝儿呀!怎样才能亲近你?”

  心中爱欲愈燃愈旺,如同劫火将周身燃烧。

  昔时一念铸成大错,仿佛宝石坠落山坳。

  痛苦折磨着他的心,好像死神已来到。

  长吁短叹相思苦,布莎芭堂妹可知晓?

  旧人三美全忘记,无尽悲伤心中缠绕。

  那时节,有礼貌的加拉伽,

  来到参见陛下的殿堂,便进去跪拜。

  那时节,统治达哈的国王,

  和两位贤淑的王后,看到加拉伽进来。

  只见他长相如同草莽,既高大又粗壮。

  果真是丑陋可憎,怎配与公主成双?

  可惜了尊贵的公主!三位陛下悲哀又失望!

  想要反悔又不恰当,只好勉强发话装模作样:

  “你且宽心住下,享受幸福的时光。

  愿你远离痛苦疾病,安心等待降吉祥。”

  那时节,加拉伽跪拜答道:

  “愿王威天恩护佑!万世幸福康宁!

  我得知加芒古宁来抢公主,

  便即刻发兵,十五天赶到王城。

  兄长的军队随后就到,我已命属下在等。

  陛下!是否已剿灭那来犯的敌人?”

  那时节,光荣尊贵的国王,

  对加拉伽说道:“那父子已双双阵亡。

  只剩下他的王弟,两人见面都来不及。

  威武的伊瑙一上阵,敌人闻风丧胆匆匆撤离。”

  那时候,妩媚的妃嫔与宫女,

  以及宫廷侍应,都来窗口偷觑。

  当看到加拉伽觐见,女侍们纷纷议论:

  有的指责他麻脸汉,黑得像肉瘤般惹人厌!

  没有体形腰也粗,浑身上下丑态现!

  这张脸怎配戴王冠?“尊容”刺目懒得看!

  有的说,他的声音也够“好听”——沙哑混浊耳都烦!

  形如贱民无王相,不配与公主结姻缘!

  这等模样也敢来?相貌和身份差得远!

  好似玻璃石头带瑕疵,混入价值连城的摩尼珠。

  有的说,本来国王配公主,如同钻石镶上黄金屋。

  现如今仿佛黄金与瓦砾混一处。

  有的言语带怒气: 可怜神仙般的公主!

  如若与伊瑙相配,才会令人欣慰。

  这个国王太可恶!怎能配花容月貌的公主?

  有的提醒轻声点!有的还不停地埋怨。

  那时节,统治达哈的君王,

  于是下了圣旨,对加拉伽说道:

  “你先去等候兄长,到了就引去休息。”

  说完便起驾离开,进了辉煌的宫邸。

  那时节,光辉灿烂的伊瑙王子,

  还在叹息不止,脸枕着手臂沉思:

  “我已告诉国王逗留三日,看来得想法推迟,

  须施连环妙计。”于是从床上坐起,

  对侍臣们下令:“明天带着士兵,

  去加芒古宁的国土,清查所有的财物。

  把战败国的草民,统统带回做俘虏。

  各部官员与兵将,编定入册全登录!”

  那时候,侍臣受命双手举过头顶,

  依令整肃兵马,然后匆匆出城。

  ……

  那时节,伟大的国家创造者,

  当看到古里班的伊瑙,便开口问道:

  “战争已全部结束,你何时回自己的国度?

  为何迟迟滞留,徒劳全军辛苦。”

  那时节,英武的伊瑙王子答道:

  “我派内臣去了加芒古宁的城池,

  须在这里等候,望陛下容留几日。

  但等他事毕归来,我即向陛下拜辞。”

  伊瑙派去加芒古宁国的侍臣回到达哈国,遵照王子的指示带回来了大量的战利品,献给达哈王,国王十分高兴,于是邀请伊瑙一起去城外的委里马拉岩洞还愿。国王一行浩浩荡荡地出发了。西亚达遵照伊瑙的吩咐特意和布莎芭同车。伊瑙不时借机接近公主的马车。在岩洞附近栖息的时候,伊瑙成功地取得了二王妃和公主贴身侍女的信任,并请求二王妃说服国王王后,把公主嫁给他。二王妃心里十分为难,只得口头答应。回到城里,国王开始准备布莎芭和加拉伽的婚礼,并向三个兄弟的国度发出请柬。

  伊瑙一直等不到二王妃的消息,心中悲苦与日俱增。当听到心上人即将结婚的消息时,如五雷轰顶晕倒过去,从此卧病在床。古里班王带着王后和公主薇娅达,到达哈国参加侄女的婚礼,见到患病的爱子十分心疼。达哈国王体谅王侄,决定暂缓婚期。

  伊瑙的病情丝毫不见好转,桑卡马拉达深知他的心意,提议把新娘抢走。伊瑙欣然赞同,当即派桑卡马拉达出城寻找一个偏远又安全的山洞,之后便开始和部下们精心筹划布局。当一切准备就绪,伊瑙先去向父王和达哈王辞行,借口说自己想去森林里捕鹿散心。两位国王以为他深陷相思之苦,心中怜悯,同意了他的请求。

  公主大婚之日,伊瑙的部下扮成加芒古宁的军队前来偷袭,在宫内纵了一把大火。伊瑙化妆成加拉伽,趁乱将公主和两个贴身侍女接走,迅速逃离出城。

  那时候,宫中妃嫔和侍女,

  望见火光冲天,吓得乱成一团。

  就连女官和侍卫,也跌跌撞撞挤丢了衣饰。

  慌不择人抓住老僧的手,尖声呼叫想逃离。

  有的收拾细软掉一地,有的急急开柜取东西。

  抓起妆奁和脂粉,剪刀扔进(针线)笸箩里。

  有的只顾拿东西,“菱花宝镜在哪里?”

  有的招呼佣人抬钱箱,拥来挤去攘攘熙熙。

  那时节,潇洒的王子伊瑙,

  从熙攘的人群中穿过,来到布莎芭的宫闱。

无名氏《伊瑙》主要内容简介及赏析

  学着加拉伽的哑嗓,询问公主去向:

  “有贼寇杀进宫来,我们已无法抵挡。

  父王命我接走公主,随圣上离开火场。

  公主现在哪里?速速告知休彷徨!”

  那时候,贴身女官芭妍,

  没细看来人容貌,只见他身材高大,

  声音也粗哑响亮,就相信是加拉伽前来。

  于是回答: 月亮般的公主,就在寝宫中的金屋。

  那时节,俊雅的王子心中暗喜,

  匆匆走进内室,抱起公主就走。

  所有的宫女和乳母,还有左右随侍,

  一片前呼后拥,都紧紧跟随着公主。

  那时节,尊贵的布莎芭公主,

  不知事出何故,惊吓得浑身颤抖,

  哭泣着怒斥“加拉伽”:“你竟敢擅闯寝宫!

  要带我去何处?胆大包天狂徒!

  纵然大火蔓延,我宁愿烧死里边。

  一死有何足惜!快把我放落平地!”

  那时节,骁勇的伊瑙王子,

  美言劝慰轻声细语:“请不要悲伤,

  是父王命我前来接应,你这绝世的美女。

  带你到父王身边,请不要害怕生气。

  父王不能亲自来,怕遭敌寇追击。”

  边说边抱着公主,匆匆向宫门奔去。

  ……

  那时候,巴善达驾着马车,

  飞快地向前奔跑,不一会儿就出了城池。

  簇拥着的一队士兵,跟在后面跑步。

  有的骑着战马,在马车左右随护。

  那时节,太阳神的后裔伊瑙

  把布莎芭放在膝上,心中像拥有了整个天堂。

  待到逃出城门外,伊瑙开始说真相。

  心上的美人儿啊,请听我说端详。

  接你的不是加拉伽,是你的兄长。

  切莫恼怒莫悲伤,停止哭泣吧,我的姑娘。

  那时节,布莎芭公主

  正在悲切地哭泣。悲伤刚刚舒缓,

  又听到伊瑙的言语,心中顿生恐惧。

  她推开伊瑙的双手,怒目而视,又抓又掐要想逃离。

  ……

  在伊瑙和两个侍女的百般劝慰下,布莎芭终于慢慢平静下来。一路上,伊瑙向公主倾诉衷情,发誓要信守婚约。到了密林中,伊瑙与义弟桑卡玛拉达碰了面。他命随从在洞外的凉亭中驻扎。

  一行来到洞口,太阳刚刚升起。

  伊瑙抱公主下马,进入布置好的洞里。

  布莎芭最终被伊瑙的痴情打动,成了他的新娘。两人在山洞里共度了短暂的幸福时光。一天,伊瑙作了一个怪梦:一只巨大的苍鹰,扑到自己的脸上,挖走右眼,飞向东方。他从梦中惊醒,预感不祥的事情将要发生。

  不久,到处寻找新娘的加拉伽兄弟偶然经过这里,见到伊瑙,并质问他是否将公主带走。伊瑙佯装丝毫不知公主被劫之事,显得万分悲伤,并哀叹公主的悲惨遭遇,加拉伽信以为真,于是率军离开,继续到别处寻找。伊瑙从加拉伽口中听说,现在城中都在传闻他抢走了公主,决定回一趟都城,面见两位国王,以消除他们心中的怀疑。伊瑙与布莎芭依依话别,公主悲苦万分,痛若永别。王子安慰她说不久便将重逢,让她在洞中安心等待。

  伊瑙回到城中,见到了国王王后,消解了他们的怀疑,便立刻返程。妹妹薇娅达执意跟来。布莎芭在洞中,孤零零的守候着,迟迟不见王子回来,寂寞难耐,于是在侍卫和两个侍女的陪伴下出洞去采花。

  来到平坦的山脚下,处处开满鲜花。

  两个侍女指指点点,请公主看这边又看那边。

  蓝盾花枝头锦簇,蓓蕾和怒放的花朵相间。

  公主采下两朵,送给侍女赏玩。

  又摘了艳茉莉、万寿菊,还有巨凤和黄兰。

  巴善达折枝耳瓣花,俯首呈献公主前。

  勺花和碧冠枝头开满,树下是落英一片。

  复瓣茉莉香气四溢,堪与什花束争艳。

  芭妍停下来串花环,巴善达忙把花枝弯。

  巴瑟兰摘花带绿叶,双手向公主奉献。

  ……

  话说,伊瑙的祖先

  伽拉仙人,住在天堂的神殿。

  见自己的孙辈伊瑙,无礼地惹下祸端,

  “我特意选定了布莎芭,希望与他结良缘,

  他竟敢不肯接纳,任性地毁了婚约。

  宁愿爱上下等的女子,还随意地征战杀伐。

  先是不要布莎芭,后来竟又迷恋她。

  如此行事孰可忍?我必须带走布莎芭。

  即使日后能团聚,也须历尽苦难血泪洒。”

  如此想罢离了天庭,即回人世间把凡下。

  祖神作法显神通,震撼八方威力大。

  烟云蔽日天地暗,神奇功力多变化。

  刮来一阵狂风,连山林都被震动。

  掀起公主的马车,把三个人都卷上半空。

  祖先神把公主和两个侍女一起带到了巴莫丹国的领地,显露原身向布莎芭说明原委,指示她女扮男装,化名乌纳甘,并赐其宝剑,又施予神力。保其从此所向无敌。

  乌纳甘听从神的指引在森林中流浪,后来被巴莫丹国王发现。国王无儿无女,十分喜爱乌纳甘,于是收他(她)为义子。

  再说伊瑙回到山洞,不见爱妻布莎芭,派人四处打听未果,整日魂不守舍,肝肠寸断。为了寻找布莎芭,他假扮山民,改名班基,跋山涉水,到处打探爱妻的下落,却始终没有消息。最后,万念俱灰的伊瑙来到巴查安山的仙人精舍修道。

  过了很久,祖先神看到自己的两个子孙各自饮泣,愁肠寸断,十分悲凉,顿生怜悯之心。于是飞临巴莫丹国寻找乌纳甘,告诉他(她)只要一直向东方走就可以遇到伊瑙。

  乌纳甘十分思念伊瑙,便告别义父,领兵出征,降伏了许多诸侯国。他(她)的军队经过巴查安山的时候,与在那修行的班基相遇,却不敢相认。之后来到加朗国,又被加朗国国王收为义子。班基追赶乌纳甘也来到加朗国。此时,正值敌军来犯,班基和乌纳甘携手抗敌,大获全胜。

  乌纳甘未能找到伊瑙,也怕暴露自己的身份,于是和侍女一起上山修行。

  西亚达王子长大后,告别父王母后,带兵出去寻找伊瑙和姐姐布莎芭,并化名为雅兰。天神化作孔雀把他引到加朗国,在那里遇到了班基。班基看到了雅兰的短剑,得知他就是西亚达,两个堂兄弟终于相逢。不久,雅兰被敌国误认为是班基而劫走。班基派使臣出去找寻堂弟。侍臣经过乌纳甘出家的山上,遇到乌纳甘,立刻禀报班基。班基施计将他(她)骗到加朗国,并采纳部下的计策,把他和布莎芭的故事编成皮影戏演出,暗地观察乌纳甘的反应。乌纳甘看到皮影戏,不禁黯然神伤。伊瑙更加确信他就是布莎芭。于是向他道出了真相,乌纳甘终于承认自己就是布莎芭,阔别多年的夫妻终于相认。

  雅兰成功逃离敌国,返回加朗。伊瑙把他和薇娅达带到布莎芭面前,分别多年的兄弟姐妹四人终于相见。

  在加朗国王的调解下,古里班王和达哈王原谅了伊瑙,并同意为这对历经坎坷的眷侣举行大婚。伊瑙与布莎芭完婚。金达拉来到加朗国见到丈夫和布莎芭,十分不悦。最后,在伊瑙的努力下终于消除了怨恨,与布莎芭和好。不久,伊瑙登基为王。

  (裴晓睿、熊燃译)

  注释:

  泰国古典诗剧每节唱词大都以“那时节”或“那时候”开头。所述人物身份为神、佛或王族者,须用“那时节”;除此之外的人物则用“那时候”。

  西亚达是布莎芭公主之弟。

  【赏析】

无名氏《伊瑙》主要内容简介及赏析

  泰国宫廷舞剧《伊瑙》的故事原型来自流传于爪哇—马来亚的《班基故事》,该故事在东南亚地区以《伊瑙》的名字广泛流传。泰国、柬埔寨和缅甸都有它的多种文本。有证据表明,缅甸、柬埔寨的《伊瑙》故事是从泰国传入的,其基本情节与泰国《伊瑙》非常接近。泰国最早的《伊瑙》文本是阿瑜陀耶王朝波隆摩谷王时期(1688—1758)的宫廷剧剧本《达朗》和《伊瑙》,又叫《大伊瑙》和《小伊瑙》,由波隆摩谷王的两位公主君屯和蒙固撰写,内容根据来自北大年的宫廷女侍雅沃讲述的马来西亚玛雍剧《班基》写成,现已失传。之后又出现过七个文本的伊瑙故事。有根据君屯和蒙固文本重新撰写的《达郎》和《伊瑙》,有禅体诗、格伦诗伊瑙故事片段,有翻译自马来语Arinkra的伊瑙历史传说,以及翻译自马来语Banji Smingtrang的散文体伊瑙故事。流传至今且最受推崇的是曼谷王朝二世王菩陀勒拉(1809—1824年在位)根据蒙固公主的《小伊瑙》主持编写的宫廷舞剧剧本《伊瑙》。这部《伊瑙》是泰国传统的四大宫廷剧剧目之一,被视为高雅戏剧艺术的精品和泰国戏剧文学中不朽的经典。六世王时期(1910—1925)的文学俱乐部把它评为“舞剧格伦诗之冠”。在泰国文学史上占有重要的地位。泰国近代作家帕纳空沙旺沃拉皮尼认为,“在泰国所有的文学作品中没有哪一部作品超过或能像《伊瑙》那样动人心弦,使人牢记。”(泽·萨达维亭,《高中教科书·泰国文学史》)

  泰国《伊瑙》与爪哇—马来亚流传的多种《班基》故事主干情节大体一致,但内容细节有很多不同。它大致保留了原有的故事框架和一些爪哇语—马来语的人名、称号、地名、植物名以及生活词汇,而再现的场景却是阿瑜陀耶时期泰国的社会风貌、道德风尚和礼仪传统。故事中原有的某些人物关系和姓名也发生了变异。例如女主人公、伊瑙的堂妹不叫赞德拉,而叫布莎芭,叫赞德拉的公主(泰文剧本中的金达拉)成了伊瑙的表妹。剧本主干情节之外,还配以大量幽默生动的细枝末节,使看似舒缓的叙事波澜迭起。通过具体情节中人物行为和心理活动的细腻描摹表现人物的性格特征,增添故事的趣味性和戏剧表演的观赏性。这是古代东南亚长篇叙事文学的共有特点,因而剧本内容大多枝蔓繁复,篇幅很长。

  宫廷舞剧《伊瑙》表现了爱情的永恒主题,故事的主线是伊瑙和布莎芭之间坎坷的爱情经历。伊瑙的悔婚是矛盾冲突的起点,他后来见到布莎芭又反悔当初的决定,为日后两人曲折乖蹇的命运埋下了伏笔,作品也由此逐渐步入高潮;布莎芭在与加拉伽举行婚礼的当天被伊瑙劫走,随后又被祖先神施法,以狂风卷跑,成为全篇故事的转折点,从此开始了伊瑙和布莎芭这对冤家恋人彼此多年的苦苦寻觅。作品最后以有情人终成眷属结局,体现了泰国文学崇尚大团圆的喜剧传统。它以内容的丰富多彩、情节的跌宕起伏、场面的波澜壮阔和人物形象的鲜明生动征服了观众和读者。

  剧本塑造了伊瑙、布莎芭、加拉伽等一系列鲜明生动、性格复杂的人物形象。男主人公伊瑙是一个容貌俊美、英勇善战、风流多情,但性格叛逆、内心自私任性的少年英雄。他虽贵为王子,却无视封建礼法,违抗父命,拒绝祖先为他定下的婚姻,选择了自己看上的爱人,也因此受到天神的惩罚,遭遇了一连串的厄运。但他敢于抗争,不屈服于命运的安排,始终是一个英雄的形象;女主人公布莎芭,与其说是一位尊贵、娇弱的公主,不如说是一个美丽纯洁、天性敏感、坚韧倔强的少女。为了维护自己的尊严,她宁愿赴死,为了与心爱的人团聚,她女扮男装,四处征伐,不让须眉,历尽坎坷;金达拉公主聪明伶俐,但生性妒忌,心胸狭窄;丑陋粗俗但忠实善良的国王加拉伽,是一个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滑稽角色,经常被下人背地里嘲笑讥讽,完全没有传统作品中国王高贵威严的气派。其他众多人物,如活泼可爱却少年老成的小王子西亚达,善于察言观色、精明能干的侍从官巴善达,脾气暴躁、威严专断的达哈王,蛮横无礼、爱子如命的国王伽芒古宁等都塑造得极为符合人物身份,言行举止活灵活现,跃然纸上,颇有令人过目难忘的魅力。这是非大手笔不能成就的艺术效果。《伊瑙》中的这些人物形象,数百年来深深扎根在人们心中,他们的名字在泰国社会中已具有特定人物典型的含义,成了各类人物的代名词。

  曼谷王朝二世王的舞剧《伊瑙》是一部长篇巨制,1921年由泰国瓦奇拉彦皇家图书馆出版了校勘本。1971年由Sinlapabarnakharn书局出版的第11版,长达1207页,全剧采用六言平律格仑诗体,韵律严谨和谐,语言优美流畅,一气呵成。该剧本是在二世王的主持下由多位宫廷诗人合作撰写的,既适合演唱,又适于阅读。泰国学者认为其语言艺术达到了“无可挑剔”的程度(本嘉玛·彭因、色塔·彭因: 《戏剧文学》,欧典士多出版社,1981年,第140页)。剧情中穿插了大量或寓意深远或妙趣横生的唱词,为人们喜闻乐见,在长期流传的过程中逐渐变成了脍炙人口的成语,也常常被后来的经典文学作品引用,于是流传愈广。从泰国古典文学批评所依据的味论诗学审视,《伊瑙》具备了艳情、滑稽、悲悯、暴戾、英勇、恐怖、厌恶、奇异、平静等全部九种情味,充分显示了创作者的文学审美情趣和高超的艺术技巧。它带给观众和读者的审美体验也是丰富的,深刻的,历久弥新的。

  (裴晓睿 熊燃)

手机访问 作品人物网

热门推荐
作品人物网郑重声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旨在传播更多的信息,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
网站地图 红楼梦 三国演义
投稿邮箱727008645@qq.com
作品人物网vrrw.net 版权所有 2016-2020 ICP证:鄂ICP备1702792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