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山飞狐

袁紫衣

雪山飞狐经典语录

  胡一刀:宝藏与妻子,选择妻子。

  倘若情丝一斩就断,那也算不得是情丝了。

  世上最宝贵之物,乃是两心相悦的真正情爱,决非价值连城的宝藏。

  话虽是这般说,可是烦恼之来,岂是轻易摆脱得了的?倘若情丝一斩便断,那也算不得是情丝了。

  小妹子对情郎——恩情深,你莫负了妹子——一段情,你见了她面时——要待她好,你不见她面时——天天要十七八遍挂在心!

  胡斐:“我要待她好,可是……可是……她已经死了。她活着的时候,我没待她好,我天天十七八遍挂在心上的,是另一个姑娘。”

  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若离于爱者,无忧亦无怖。

相关人物

雪山飞狐

雪山飞狐

作品介绍

  乾隆年间,大侠胡一刀与苗人凤相约比武,胡一刀中毒死亡,留下独子胡斐。胡斐成年之后,决心为父报仇,因此踏入江湖。在寻找真相的过程中,胡斐相继结识袁紫衣与程灵素,胡斐与袁紫衣互相喜欢,但因为误会而一直错过。程灵素单恋胡斐,帮助胡斐查访胡一刀遇害的线索。在程灵素的帮助下,胡斐终于找到杀害父亲的真凶田归农。并由此牵扯出闯王李自成留下的巨大宝藏,各方势力为了争夺宝藏,对胡斐展开了追杀,胡斐身中剧毒,程灵素牺牲自己,救了胡斐。

  袁紫衣与胡斐解开误会,两人携手打败田归农和福康安,并历尽千辛万苦找到闯王宝藏。此时胡斐得知曾经帮助过自己的苗人凤、红花会和其他江湖人士正在被福康安围困,胡斐毅然决定携宝藏前去救援。

  《飞狐外传》主要讲述《雪山飞狐》主人公胡斐的成长历程,可以看作是《雪山飞狐》的前传。小说以主人公胡斐除暴安良为故事的中心,讲述了胡斐为追杀凤天南在路上所发生的一切,特别是与程灵素、袁紫衣所发生的爱情。

  该书是《雪山飞狐》的前传,却写于其后,二者互相关联,却不完全统一。此书之中人物更为增多,人物性格更为丰满。该书在金庸作品中有比较重要地位,在艺术成就上属中乘之作。

袁紫衣---飞狐外传中的女主角

  袁紫衣是金庸小说《飞狐外传》女主角之一,母亲银姑被恶霸凤天南强奸成孕诞下她。辗转逃到回疆投靠红花会。拜师时出家为尼,法名圆性。生性好强贪玩,因此粗通各门派的武功绝艺。也因戏弄胡斐而与其相识。

  后到江湖上行走为方便行事以俗家打扮行走,随母姓袁,名紫衣(意指僧服中缁衣芒鞋的“缁衣”)。为捣乱福康安的掌门大会,不断抢走各门派的掌门之位。后来在中原遇到胡斐后,对他暗生情愫,到自觉之时已不能自拔。

  及后在掌门大会上卸下假发自表身份,杀死污辱过母亲的汤沛,自己却身受重伤。知道程灵素为救胡斐而死后,留下偈语:“一切恩爱会,无常难得久。生世多畏惧,命危于晨露。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若离于爱者,无忧亦无怖。”,黯然离去。

  《飞狐外传》的女主角都是很奇特的人物,不过,袁紫衣的奇特处倒不是这个角色本身有任何特异的地方,而是作者为了胡斐必须有孑然一身的大侠宿命,不得已而将袁紫衣的举止行为描绘得牵强与不合逻辑。

  袁紫衣的某方面性格与胡斐有些相似,两人都是滑稽、聪明机变、不按牌理出牌的武功高手,一开始还是她不停地作弄胡斐。这样胡闹的行为,或许可解释成她原本就对胡斐有意思,事实上两人确是同气相求,志趣相近,称得上是一对天造地设的佳侣。只不过后来情节愈演愈离谱,袁紫衣原来是袁缁衣,法名圆性,是个出家人。接着,这位新派修行人不断地抢夺各派掌门人的位置,又以玉凤凰相赠胡斐表心意,岂料半路杀出个程灵素,形成二女争一男的尴尬场面。袁程二人表面上是君子之争,事实上几乎有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态势:胡程二人单独相处时,袁紫衣便神出鬼没地冒出来。这一幕文斗场面,演变至后来,就变成周芷若与赵敏武斗的激烈情节。

  袁紫衣的性格相似胡斐,又怪异得让人摸不着头脑,因此,姑且说她是特立独行的女侠吧。

网站地图 红楼梦 三国演义
投稿邮箱727008645@qq.com
作品人物网vrrw.net 版权所有 2016-2018 ICP证:鄂ICP备17027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