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林广记》的主要内容是什么赏析

【导语】:

笑林广记 清代文言短篇笑话集。十二卷。题游戏主人纂辑,粲然居士参订。作者生平未详。成书于清乾隆年间。 现存主要版本有清乾隆四十六年(1781)金阊书业堂刊本。1985年台湾天一出版社明清

  笑林广记

  清代文言短篇笑话集。十二卷。题“游戏主人纂辑,粲然居士参订”。作者生平未详。成书于清乾隆年间。

  现存主要版本有清乾隆四十六年(1781)金阊书业堂刊本。1985年台湾天一出版社“明清善本小说丛刊”影印金阊书业堂刊本,1993年光明日报出版社、1996年齐鲁书社排印金阊书业堂刊本。

  据书前掀髯叟序云:全书“往往袭曼倩之诙谐,学庄周之隐语,清言倾四座,非徒貌晋人之风味,实深有激乎其中,而聊借玩世,此《笑林广记》之所以不辞俚鄙,用辑成书,亦足见其一斑矣。”分古艳、腐流、术业、形体、殊禀、闺风、世讳、僧道、贪吝、贫窭、讥刺、谬误等十二部,每部为一卷,共十二卷。所收皆为民间笑话,市井闾里之各种风情世相跃然纸上。如“古艳部·有理”叙一贪官审狱,原告以五十金行贿,而被告则以百金行贿。办案时,贪官竟不问是非曲直,百般拷打原告。原告在堂上伸出五指屡次向他暗示送钱之数,而贪官竟毫不理睬,反把手指向被告说:“他比你更有理哩。”活脱脱一个贪赃枉法的恶官形象。再如“贪吝部·收骨头”记一馆童见主人每食必尽,只留光骨于碗,就对天祝祷说:“愿相公活一百岁,小人活一百零一岁。”主人不解,问其缘由,馆童答:“小人多活一岁,好收拾相公的骨头。”入木三分地刻划出馆童无比贪吝的性格。诸如此类的作品不少。全书语言幽默风趣,文字简炼隽秀,乃笑话佳作之上乘。

《笑林广记》的主要内容是什么赏析

  取金

  某县官出朱票取赤金两锭,铺户如数奉上,当堂领价。县官问他:“价值几何?”铺户答:“平价是若干,今系老爷取用,只须半价可也。”县官闻言,回头对手下人说:“既然如此,我们将其中的一锭还给他就好了。”发金后,铺户仍候领价。县官说:“价已发过了。”铺户说:“并没有发。”这时,县官勃然大怒,骂曰:“刁奴才,你说只领半价,故把一锭赤金发还给你,抵了一半价钱,本官不曾亏了你,为何胡缠蛮搞?”并喝令手下人将铺户乱棍打出。

  斋戒库

  有一监生姓齐,家里很有钱,但不识字。一日,府太守出票要取鸡两只,兔一只。 仆人也不识字,前来监生处央求他看字。 监生说:“上面写着‘讨鸡两只,免一只’。”结果仆人只买一鸡回家。 太守大怒说:“我明明写的是‘取鸡两只,兔一只’,为何只拿一只鸡来?”仆人把监生对他说的话和盘托出。 太守遂把监生拘来究问。这时,恰逢太守有重要公务急待处理,便将监生暂时收入斋戒库中候问。 齐监生来到库房,见碑上有“斋戒”两字,就认作是他父亲“齐成”之名,惊得目瞪口呆,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 仆人不解,问其缘故。 齐监生回答说:“这是父亲的灵座,不知何人设建在此,睹物伤情,我焉能不哭。”

  中酒

  某人设师教学。一日,学生问他:“‘大学之道’为何意?”老师回答不上来,便佯装喝醉了酒说:“你什么时候不好问,为何偏偏要拣我喝醉的时候来问我?”学生唯唯而退。老师回到家里,与妻子说起这件事。其妻说:“‘大学’是书名,‘之道’是书中的道理。”老师点头微笑。第二天,他对问学的学生说:“你们十分无知,昨日乘我醉酒时前来问学,今日我头脑清醒,偏不来问,这是为什么呢?”说完,他看了下眼前的学生,又问他:“你昨日所问何事?”学生回答“大学之道”。老师把妻子所说的话对他作了解释。学生又问他:“‘在明明德’作如何解?”老师脸上煞白,马上捧额说:“慢,我还中酒在此。”众学生大笑。

  写真

  有一画家,专靠卖画为生,但没有生意,生活拮据。有人劝他,画一幅自己和妻子的行乐图张贴于市,行人见了,一定会上门来的。于是,画家依计而行。一日,其岳父来探望,见了这幅画就问:“画中这位女的是谁?”画家回答说:“就是您的女儿。”岳父又问:“她为何和这陌生人同坐?”画家一时语塞。

  酸酒

  某酒家的招牌上写着:“酒每斤八厘,醋每斤一分。”有两人进店买酒,发现酒非常酸,其中一人皱眉咂舌说:“怎么会有此酸酒?是否把醋错拿了来?”另一人忙踢他的腿悄悄地说:“傻瓜,不要说话! 你看招牌上不是明明写着醋比酒更贵着吗?”

  一味足矣

  某先生开馆设学,东家设宴相待,因他初到,则加礼,杀一鹅款待。两人饮至酒足饭饱,先生对东家说:“学生打扰您的日子正长呢,以后吃饭饮酒,一定要节约从俭,心中才得相安。”他一边说,一边指着盘中尚未吃完的鹅肉说:“天天只此一味足矣,其余不必张罗了。”

  唤茶

  有一天,家中来了客人,丈夫呼唤妻子沏茶招待。妻子说:“我们终年不买茶叶,茶从哪里来?”丈夫又说:“那就用白开水吧!”妻子又说:“家中柴没一根,冷水怎得热?”丈夫大骂:“狗淫妇,难道枕头里就没有几根稻草?”其妻也回骂说:“臭王八,那些砖头石块,难道是烧得着的?”

  圆谎

  某人很会说谎,常常“豁边”,只得由其仆人代为圆之。一日,他对人说:“我家一井,昨被大风吹往隔壁人家去了。”听者皆以为此事从古都无,没人相信。其仆代为圆谎说:“主人说的确有其事。我家的井,贴近邻家篱笆,昨晚风大,把篱笆吹过井这边来,却像井吹在邻家去了。”过了几天,他又对人说:“有人射下一雁,头上顶碗粉汤。”听者又对此十分惊诧。仆人圆谎说:“此事亦有,我主人在天井内吃粉汤,忽有一雁堕下,雁头正跌在碗内,岂不是雁头顶着粉汤吗?”不久,他又对人说谎说:“我家有顶温天帐,把天地遮得密密的,一点空隙也没有。”这一次,仆人再也无法代为圆谎了,他无奈地皱着眉头说:“主人扯这漫天大谎,叫我如何遮掩得来?”

手机访问 作品人物网

热门推荐
作品人物网郑重声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旨在传播更多的信息,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
网站地图 红楼梦 三国演义
投稿邮箱727008645@qq.com
作品人物网vrrw.net 版权所有 2016-2020 ICP证:鄂ICP备1702792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