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城诀中血刀老祖大战落花流水。

【导语】:

连城诀中血刀老祖大战落花流水。

《连城诀》也是最苦的一部小说。书中人物遭遇之苦,简直有令人掩书不忍卒读者。 狄云为了怕被人发现,躲起来,将自己的头发,一把一把,拨个精光,够苦了吧?但那还只不过是肉体上的痛苦。精神上的苦,有比这更甚于十倍的。不但是正面人物的精神痛苦,连一直在做坏事的人,精神也处于极度痛苦之中。杀人毁尸灭迹之后,每天半夜,梦游起来砌砖,是陷在何等的苦痛之中。

  《连城诀》中也写了一个人,面临死亡时的心理状态和表现。在武侠小说中,大侠总是不怕死的,视死如归。但金庸却来一个突破,一个一直在江湖闻名的大侠,在面临死亡之际,为了使自己可以活下去,比任何卑污小人更卑污。花铁干的所作所为,写尽了人性的弱点。单单为了活下去,不论活得好,或活得不好,甚至是为了毫无目的的活,人就可以什么都做得出来。

  将人放在一个绝望的环境之中,使人性平时隐藏的一面,得到充分的发挥,这是很多小说家喜欢采用的题材,但未有如金庸在《连城诀》中所描述得如此深刻者。还好,最后有水笙的一件用鸟羽织成的衣服,使人还可以松一口气。

  金庸在《连城诀》的后记中,谴责了冤狱,这篇后记极动人,用淡淡的感触记述了童年时所听到的一件事,没有激烈的言词,但是却表达了强烈的感情。整部《连城诀》,就是这样。

  对《连城诀》中一切恶行,金庸所用的词句,甚至也不是强烈的,只是淡淡的旁观,唯其如此,感染力才特别强。口角挂着不屑的冷笑,一定比咬牙切齿的痛骂 ,更加有力。

  是陆天抒的首级。这头颅向空中飞上数十丈,然后拍的一声,落了下来,没入雪中,无影无踪。”

  附老祖取胜之道:“他们悲痛之际,没想到血刀僧自幼生长于藏边冰天雪地,熟知冰雪之性。先前他钻入雪底之后,立时便以血刀剜了个大洞,伸掌拍实,雪洞中便存得有气,每逢心跳加剧,呼吸难继,便探头到雪洞中吸几口气。陆天抒却如何懂得这个窍门,一味屏住呼吸,硬拚硬打。他内力虽然充沛,终是及不上血刀僧不住换气。便如两人在水底相斗,一人可以常常上水面呼吸,另一人却沉在水底,始终不能上来,胜负之数,可想而知。陆天抒最后实在气窒难熬,干冒奇险,探头到雪上吸气,下体当即给血刀僧连砍三刀,死于雪底。”

  至此刘剑客、陆大刀纷纷惨死,花水二人十分怒气之中,倒有五分惧意。哪怕就此休手,血刀老祖也可谓大获全胜,惊天逆转。此时老祖只要在雪谷中多藏匿一会儿,必能逃出生天。且看“水岱和花铁干越等越心焦,转眼间过了一炷香时分,始终不见血刀僧的踪迹。水岱道:“这恶僧多半是身受重伤,死在雪底了。”花铁干道:“我想多半也是如此。陆大哥岂能为恶僧所杀,却不还他两刀?何况这恶僧和刘贤弟拚斗甚久,早已不是陆大哥的对手。””典型的自我安慰。

  老祖终究是老祖,不俗之人必有不俗之举。必败之局扳平,已是难能可贵,老祖仍要险中求胜,这种胆识,令我佩服;这种凶悍,令我畏惧。

  只见:“话声未绝,喀喇一声,水岱身前丈许之外钻出一个人来,果然便是血刀僧,只见他双手空空,没了兵刃,叫声:“啊哟!”不敢和水岱接战,向西飘开数丈,慌慌张张的叫道:“大丈夫相斗,讲究公平。你手里有剑,我却赤手空拳,那如何打法?””

  “水岱心想恶僧这口血刀,定是和陆大哥相斗之时在雪中失落了。深谷中积雪数十丈,这口刀哪里还找得着?他见敌人没了兵刃,更加放心,必胜之券,已操之于手。”——我去你妈了个比,一口老血喷到书上。这种智商还当大侠,死了毫不可惜。你大哥头颅刚在你眼前飞过,难道是妖僧用手揪下来的?就算真是用手揪下来的,你也得走走脑子吧?要说花草包是对老祖惧怕之心太重,那水大侠就是对这个智商碾压自己的对手毫无畏惧之情。两位兄长相继惨死,不知道哪来的勇气让他感觉“必胜之券,已操之于手”。

  然后就是干净利落的中计:老祖放风筝,水大侠追,花草包轻功不济,空自捉急。追了半天,老祖假意摔倒,水大侠也是毫不提防,“蓦地里左脚踏下,足底虚空,全身急堕,下面竟是一个深洞。”——客观讲,差不多是起点三流小说的大侠智商。

  平心而论,不能全怪水大侠,毕竟水笙是他闺女,所谓关心则乱。三个哥哥都是为了救他闺女来的,眼看着死俩,换谁谁也罩不住。挺可叹的,他整个救援过程中基本处于一种瞎包状态,等中了暗算成了废人,脑筋反而清醒许多。应该说金庸对人物性格的把握是非常到位的,即便是瞎包,也能自圆其说。

  附老祖取胜之道:“血刀僧左手一挥一扬,一道暗红色的光华在头顶盘旋成圈,血刀竟又入手。原来适才他潜伏雪地,良久不出,是在暗通一个雪井,布置了机关,将血刀横架井中,刃口向上,然后钻出雪来,假装失刀,令敌人心无所忌,放胆追赶,终于跌入陷阱。水岱纵横武林数十年,阅历不可谓不富,水陆两路的江湖伎俩无不通晓,只是这冰雪中的勾当却令他防不胜防。他从雪井中急堕而下,那血刀削铁如泥,登时将他双腿轻轻割断。”——水大侠纵横武林云云,基本也是老爷子帮着洗地,只可惜洗的不太严肃。这种陷阱与平地上的有何分别?自己不设防,却要怪勾当防不胜防,只能呵呵。

  你可以说,杀陆剑客,靠运气;杀陆大刀,靠主场优势;杀水大侠,基本是他自己送人头。但这三战的根基却是:高强的武艺,超凡的胆识以及合理的战术。对最强的战士来说,还少什么?没错。过人的心理素质。4剩了不到1,1却只剩接近0。行百里者半九十,真正的决斗终于开始。并非偷懒,只是我认为降服花草包这段,我加入任何评论都是画蛇添足,还是原汁原味的原文最有说服力。

  “血刀僧高举血刀,对着花铁干大叫:“有种没有?过来斗上三百回合。”

  花铁干见到水岱在雪地里痛得滚来滚去的惨状,只吓得心胆俱裂,哪敢上前相斗,挺着短枪护在身前,一步步的倒退,枪上红缨不住抖动,显得内心害怕已极。血刀僧一声猛喝,冲上两步。花铁干急退两步,手臂发抖,竟将短枪掉在地下,急速拾起,又退了两步。

  血刀僧连斗三位高手,三次死里逃生,实已累得筋疲力尽,倘若和花铁干再斗,只怕一招也支持不住。花铁干的武功本就不亚于血刀僧,此刻上前拚斗,血刀僧非死在他枪下不可,只是他失手刺死刘乘风后,心神沮丧,锐气大挫,再见到陆天抒断头、水岱折腿,吓得胆也破了,已无丝毫斗志。

  血刀僧见他如此害怕的模样,得意非凡,叫道:“嘿嘿,我有妙计七十二条,今日只用三条,已杀了你江南三个老家伙,还有六十九条,一条条都要用在你身上。”

  花铁干多历江湖风波,血刀僧这些炎炎大言,原本骗他不倒,但这时成了惊弓之鸟,只觉敌人的一言一动之中,无不充满了极凶狠极可怖之意,听他说还有六十九条毒计,一一要用在自己身上,喃喃的道:“六十九条,六十九条!”双手更抖得厉害了。

  血刀老祖此时心力交疲,支持艰难,只盼立时就地躺倒,睡他一日一夜。但他心知此刻所面对的实是一场生死恶斗,其激烈猛恶,殊不下于适才和刘乘风、陆天抒等的激战。只要自己稍露疲态,给对方瞧出破绽,他出手一攻,立时便伸量出自己内力已尽,那时他短枪戳来,自己只有束手就戮,是以强打精神,将手中血刀盘旋玩弄,显得行有余力。他见花铁干想逃不逃的,心中不住催促:“胆小鬼,快逃啊,快逃啊!”

  岂知花铁干这时连逃跑也已没了勇气。

  水岱双腿齐膝斩断,躺在雪地中奄奄一息,眼见花铁干吓成这个模样,更是悲愤。他虽然重伤,却已瞧出血刀僧内力垂尽,已是强弩之末,鼓足力气叫道:“花二哥,跟他拚啊。

  恶僧真气耗竭,你杀他易如反拳,易……”

  血刀僧心中一惊:“这老儿瞧出我的破绽,大是不妙。”他强打精神,踏上两步,向花铁干道:“不错,不错,我内力已尽,咱们到那边崖上去大战三百回合!不去的是乌龟王八蛋!”

  忽听得身后山洞中传出水笙的哭叫:“爹爹,爹爹!”血刀僧灵机一动:“此刻若是杀了水岱,徒然示弱。我抓了这女娃儿出来,逼迫水岱投降。这姓花的便更加没有斗志了。”他向着花铁干狞笑道:“去不去?打五百个回合也行?”

  花铁干摇摇头,又退了一步。

  水岱叫道:“跟他打啊,跟他打啊!你不跟陆大哥、刘三哥报仇么?”

  血刀僧哈哈大笑,叫道:“打啊,打啊!我还有六十九条惨不可言的毒计,一一要使在你的身上。”一边说,一边转身走进山洞,抓住水笙头发,将她横托倒曳的拉了出来,拉扯之时,已是不断喘气,说甚么也掩饰不住。

  他知道花铁干武功厉害,唯有以各种各样残酷手段施于水氏父女身上,方能吓得他不敢出手,当下将水笙拖到水岱面前,喝道:“你说我真气己尽,好,我试给你瞧瞧,真气尽是不尽?”说着用力一扯,嗤的一声响,将水笙的右边袖子撕下了一大截,露出雪白的肌肤。水笙一声惊叫,只是穴道被点,半分抗御不得。

  狄云跟着从山洞中爬了出来,眼看着这惨剧,甚是不忍,叫道:“你……你别欺侮水姑娘!”血刀老祖笑道:“哈哈,乖徒孙,不用担心,师祖爷爷不会伤了她性命。”他回过身来,手起一刀,将水岱的左肩削去一片,问道:“我的真气耗竭了没有?”水岱肩上登时鲜血喷出。花铁干和水笙同时惊呼。 血刀僧左手一扯,又将水笙 的衣服撕去一片,向水岱道:“你叫我三声‘好爷爷’,叫是不叫?”水岱呸的一声,一口唾液用力向他吐去。血刀僧侧身闪避,这一下站立不稳,脚下一个踉跄,不觉头脑眩晕,几乎便要倒将下来。

  水岱瞧得清楚,叫道:“花二哥,快动手啊,快动手!”

  花铁干也见到血刀僧脚步不稳,心中却想:“只怕他是故意示弱,引我上当。这恶僧诡计多端,不可不防。”

  血刀僧又横刀削去,在水岱右臂上砍了一条深痕,喝道:“你叫不叫我‘好爷爷’?”水岱痛得几欲晕去,大声道:“姓水的宁死不屈!快将我杀了。”血刀僧道:“我才不让你痛痛快快的死呢,我要将你的手臂一寸寸的割下来,将你的肉一片片削下来。你叫我三声‘好爷爷’,向我讨饶,我便不杀你!”

  水岱骂道:“做你娘的清秋大梦!”血刀僧眼见他极是倔强,料想纵然将他碎割凌迟,也不会屈服,便道:“好,我来炮制你的女儿,看你叫不叫我‘好爷爷’?”说着反手一扯,撕下了水笙的半幅裙子。

  水岱怒极,眼前一黑,便欲晕去,但想:“花二哥吓得没了斗志,我可不能便死。不管这恶僧如何当着我面前侮辱笙儿,我都要忍住气,跟他周旋到底。”

  血刀僧狞笑道:“这姓花的马上就会向我跪下求饶,我便饶了他性命,让他到江湖上去宣扬,水姑娘给我如何剥光了衣衫。哈哈,妙极,很好!花铁干,你要投降?可以,可以,我可以饶你性命!血刀老祖生平从不杀害降人。”

  花铁干听了这几句话,斗志更加淡了,他一心一意只想脱困逃生,跪下求饶虽是羞耻,但总比给人在身上一刀一刀的宰割要好得多。他全没想到,若是奋力求战,立时便可将敌人杀了,却只觉得眼前这血刀僧可怖可畏之极。只听得血刀僧道:“你放心,不用害怕,待会你认输投降,我便饶了你性命。决计不会割你一刀,尽管放心好了。”这几句安慰的言语,花铁干听在耳里,说不出的舒服受用。

  血刀僧见他脸露喜色,心想机不可失,当即放下水笙,持刀走到他身前,说道:“大丈夫能屈能伸,很好,你要向我投降,先抛下短枪,很好,很好,我决不伤你性命。我当你是好朋友,好兄弟!抛下短枪,抛下短枪!”声音甚是柔和。

  他这几句说话似有不可抗拒的力道,花铁干手一松,短枪抛在雪地之中。他兵刃一失,那是全心全意的降服了。

  血刀僧露出笑容,道:“很好,很好!你是好人,你这柄短枪不差,给我瞧瞧!你退后三步,好,你很听话,我必定饶你不杀,你放一百二十个心。再退开三步。”花铁干依言退开。血刀僧缓缓俯身,将短枪拿在手中,手指碰到枪干之时,自觉全身力气正在一点一滴的失却,接连提了两次真气,都是提不上来,暗暗心惊:“适才间连斗三个高手,损耗得当真厉害,只怕要费上十天半月,方得恢复元气。”虽将纯钢短枪拿到了手中,仍是提心吊胆,倘若花铁干突然大起胆子出手攻击,就算他只是空手,自己也是一碰即垮。

  水岱见花铁干抛枪降服,已无指望,低声道:“笙儿,快将我杀了!”水笙哭道:“爹爹,我……我动不了!”水岱向狄云道:“小师父,你做做好事,快将我杀了。”

  狄云明白他的心意,反正是活不了,与其再吃零碎苦头,受这般重大侮辱,不如死得越早越好。他心中不忍,很想助他及早了断,只是自己一出手,非激怒血刀僧不可,眼见此人这般凶恶毒辣,那可也无论如何得罪不得。

  水岱又道:“笙儿,你求求这位小师父,快些将我杀了,再迟可就来不及啦。”水笙心慌意乱,道:“爹爹,你不能死,你不能死。”水岱怒道:“我此刻生不如死,难道你没见到么?”

  水笙吃了一惊,道:“是,是!爹,我跟你一起死了!”

  水岱又向狄云求道:“小师父,你大慈大悲,快些将我杀了。要我向这恶僧求饶,我水岱怎能出口?我又怎能见我女儿受他之辱?”

  狄云眼 见到水岱的英雄气概,甚是钦佩,这时义愤之心大盛,低声道:“好,我便杀了你。老和尚要责怪,也不管了!”

  水岱心中一喜,他虽受重伤,心智不乱,低声道:“我大声骂你,你一棍将我打死,那老和尚就不会怪你。”不等狄云回答,便大声骂道:“小淫僧,你若不回头,仍是学这老恶僧的样,将来定然不得好死。你倘若天良未泯,快快脱离血刀门才是!小恶僧,你这王八蛋,乌龟儿子!你快快痛改前非,今后做个好人!”

  狄云听出他骂声中含有劝诫之意,心下暗暗感激,提起一根粗大的树枝舞了几下,却打不下去。

  水岱心中焦急,骂得更加凶了,斜眼只见那边厢花铁干双膝一软,跪倒在雪地之中,向血刀僧磕下头去。

  血刀僧积聚身上仅有的少些内功,凝于右手食指,对准花铁干背心的“灵台穴”点落,这一指实是竭尽了全力,一指点罢,再也没了力气。

  金庸作品主要人物

  射雕英雄传:黄蓉郭靖洪七公黄药师一灯大师周伯通瑛姑欧阳锋杨康穆念慈欧阳克王重阳林朝英丘处机杨铁心包惜弱华筝梅超风柯镇恶鲁有脚裘千仞

  神雕侠侣:杨过小龙女李莫愁郭芙郭襄陆无双程英金轮法王赵志敬裘千尺耶律齐霍都公孙止武三通洪凌波

  倚天屠龙记:张无忌赵敏谢逊张翠山周芷若殷素素杨逍灭绝师太殷梨亭金花婆婆殷离小昭俞岱岩胡青牛宋远桥宋青书纪晓芙韦一笑成昆朱九真杨不悔

  天龙八部:乔峰(萧峰)段誉虚竹阿朱阿紫慕容复王语嫣段正淳木婉清鸠摩智游坦之丁春秋钟灵、包不同、马夫人阿碧段延庆玄慈云中鹤叶二娘苏星河李秋水天山童姥扫地僧阮星竹甘宝宝秦红棉刀白凤梦姑

  笑傲江湖:令狐冲任盈盈岳不群宁中则林平之岳灵珊仪琳田伯光任我行向问天左冷禅余沧海刘正风林震南平一指木高峰东方不败杨莲亭不戒和尚桃谷六仙蓝凤凰风清扬

  书剑恩仇录:陈家洛霍青桐香香公主张召重徐天宏骆冰文泰来周绮陆菲青李沅芷

  雪山飞狐:胡一刀苗人凤田归农南兰胡斐苗若兰袁紫衣程灵素平阿四马春花、福康安、商宝震田青文

  碧血剑:袁承志何铁手温青青焦宛儿穆人清阿九何红药温仪夏雪宜

  侠客行:石破天白阿秀石中玉谢烟客石清闵柔白自在白万剑丁不三丁不四丁珰贝海石封万里花万紫侍剑

  连城诀:狄云水笙戚芳丁典凌霜华血刀老祖

  鹿鼎记:韦小宝双儿陈近南方怡沐剑屏苏荃苏菲亚茅十八海大富归辛树洪安通风际中

手机访问 作品人物网

  • 上一篇文章: 上一篇:陆小凤是怎么样的一个人?
  • 下一篇文章: 下一篇:连城诀中连城剑法和唐诗剑法有什么不同?
  • 热门推荐
    作品人物网郑重声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旨在传播更多的信息,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QQ:727008645。
    网站地图 红楼梦 三国演义
    投稿邮箱727008645@qq.com
    作品人物网vrrw.net 版权所有 2016-2018 ICP证:鄂ICP备17027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