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紫鹃试玉》主要内容概要及赏析

【导语】:

第57回慧紫鹃情辞试忙玉,慈姨妈爱语慰痴颦以紫鹃试玉将宝黛爱情推到了贾府统治者贾母和王夫人面前,使她们不得不考虑适当的解决方法。此时,金玉良缘的制造者薛姨妈沉不住气了,于是

  第57回“慧紫鹃情辞试忙玉,慈姨妈爱语慰痴颦”以紫鹃试玉将宝黛爱情推到了贾府统治者贾母和王夫人面前,使她们不得不考虑适当的解决方法。此时,“金玉良缘”的制造者薛姨妈沉不住气了,于是有了“爱语慰痴颦”那一番表演。此回所写的四个主要人物:“痴颦”太“痴”,“忙玉”不“忙”,紫鹃真“慧”,姨妈非“慈”,一一如见。

  紫鹃“慧”在哪里?她说了谎闯了大祸,宝玉差一点精神失常,这可以说是“慧”吗?是的,紫鹃之“慧”就慧在她试出了宝玉并非“忙玉”,试出了宝玉对黛玉爱情的深度。

  先得解释一下“忙玉” 之“忙”。宝钗曾说宝玉“无事忙”: “盖宝玉之为人,虽一往情深而波澜千尺,偶遇佳丽,便要瞎张罗一起的,如游蜂浪蝶,处处沾花惹草”,“唯其为貌似泛爱不专之‘忙玉’,才有一试之必要”(俞平伯《读〈红楼梦〉随笔》)。紫鹃试“忙玉”前后三番,终于试出了“忙玉”并非泛爱,而是情有独钟,“慧”紫鹃这才与黛玉一样放心。

  第一番试玉,紫鹃对“忙玉”故作冷淡,谓“姑娘常常吩咐我们,不叫和你说笑。你近来瞧他远着你还恐远不及呢。”且“说着便起身,携了针线进别房去了”。如宝玉真是“忙玉”,则必嘻笑自若,追踪纠缠;而宝玉的表现却是:“心中忽浇了一盆冷水一般,只瞅着竹子,发了一回呆”,又“怔怔的走出来,一时魂魄失守,心无所知,随便坐在一块山石上出神,不觉滴下泪来”。这是作者的描写,紫鹃还未必能全部了解,但宝玉的这种若有所失的神情她已觉初步满意。

《红楼梦·紫鹃试玉》主要内容概要及赏析

  紫鹃第二番试玉,乃借燕窝引出黛玉将回苏州之事试探。宝玉始则不信,后听紫鹃驳得有理,“便如头顶上响了个焦雷一般”。紫鹃看出他精神上已受很大冲击,但她“看他怎样回答,只不做声”。她在等待,在观察,她胸有成竹,故不必多言。晴雯找来,她又故意把话岔开,此皆紫鹃“慧”处。

  这番试玉,造成了宝玉痴病大发,“一头热汗,满脸紫涨”,“两个眼珠儿直直的起来,口角边津液流出,皆不知觉”,王太医所谓“急痛迷心”。贾宝玉是贾府的命根子,立即惊动了贾母、王夫人和薛姨妈等。贾母不愧阅历深广的一品夫人,她“流泪”,因为她也不知道应该怎样处理这件棘手之事,只好暂时假作胡涂,大事化小。王夫人则一言不发,可想她神色沉重,心怀忧虑与不满。薛姨妈则随着贾母装糊涂,说了一篇门面话劝慰,且借以掩盖内心之焦虑。

  紫鹃这句顽话“妹妹回苏州去”又试出了宝黛之间真挚的互爱之情。宝玉发作疯病,痴痴颠颠,看似可笑,实系他内心炽烈情感的外部表现;黛玉则一听宝玉“不中用”,即“哇的一声将腹中之药一概呛出,抖肠搜肺,炽胃扇肝的痛声大嗽了几阵,一时面红发乱,目肿筋浮,喘的抬不起头来”,又对紫鹃说“你竟拿绳子来勒死我是正经”,两人誓共生死之情早已绘出。蒙古王府本和戚序本此回总评云:“写宝玉黛玉呼吸相关,不在字里行间,全从无字句处运鬼斧神工之笔,摄魄追魂。”可谓得此文精髓。

  慧紫鹃的第三番试玉,是在宝玉病愈之后,经前两番试探,她已知宝玉并非泛爱不专的“忙玉”,但是,她还没有取得宝玉的心里话,所以又有这第三番试玉。这次她直接提出了宝玉定亲的问题,得到了宝玉“活着,咱们一处活着,不活着,咱们一处化灰化烟”的誓言。紫鹃听了,“心下暗暗筹画”。“筹画”什么?筹画如何促进宝黛的婚事。因此当晚她即向黛玉进言: “万两黄金容易得,知心一个也难求”,“趁早儿老太太还明白硬朗的时节,作定了大事要紧”。“慧”紫鹃之“慧”,至此已十分显然。

  然紫鹃试玉犹如一石激起千层浪,在“金玉良缘”的始作俑者薛家母女那里的反应岂可不写。这天她们凑巧一齐来看黛玉,薛姨妈就借月下老人系红丝的故事婉言警告:“凭父母本人都愿意了,或是年年在一处的,以为是定了的亲事,若月下老人不用红丝拴的,再不能到一处。”宝钗又借薛蟠定亲已相中对象之言戏弄黛玉。薛姨妈则故作慈爱,说什么“我想着,你宝兄弟老太太那样疼他,他又生的那样,若要外头说去,断不中意。不如竟把你林妹妹定与他,岂不四角俱全?”她难道真的有过将黛玉定给宝玉的想法吗?她不是一到贾府就向王夫人等宣扬过“金锁是个和尚给的,等日后有玉的方可结为婚姻”等语吗?于是作者就让慧紫鹃来将她一军:“姨太太既有这主意,为什么不和老太太说去?”看这位“慈姨妈”,她“哈哈笑道:你这孩子急什么,想必催着你姑娘出了阁,你也要早些寻一个小女婿去了”,用最易堵住紫鹃嘴的话轻轻招架,紫鹃虽慧,也只得红着脸败下阵来。曹雪芹犹恐读者迷惑,再让潇湘馆的婆子们出来将“慈姨妈”的军:“姨太太虽是顽话,却倒也不差呢,到闲了时和老太太一商议,姨太太竟做媒保成这门亲事是千妥万妥的。”老奸巨猾的薛姨妈不正面回答,反虚晃一枪:“我一出这主意,老太太必喜欢的。”不着边际,而又令“痴颦”充满希望,最后则永无下文: 她并没有向老太太去说,倒是把自己的女儿薛宝钗嫁给了贾宝玉,嫁给了她们母女俩都清楚挚爱着林黛玉的贾宝玉。姨妈如此之“慈”,旁观者洞若观火,只有“痴颦”一人,尚在痴心欲认姨妈为娘。早年失去慈母的孤女易为他人的关心所动,痴颦之痴,固其可怜可爱之处。

手机访问 作品人物网

热门推荐
作品人物网郑重声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旨在传播更多的信息,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有不合适的地方,请联系本站删除。
红楼梦 水浒传 西游记 三国演义 儒林外史 金瓶梅 诗经 史记 聊斋志异 楚辞 论语 道德经 庄子 山海经 颜氏家训 曾国藩文集 安徒生童话 格林童话 一千零一夜 伊索寓言 中国寓言 经典寓言 经典童话 成语故事 网站地图 编制招聘网
为你解读好作品
作品人物网vrrw.net 2016-2022 ICP证:鄂ICP备1702792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