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表元《题画》原文及鉴赏

【导语】:

〔元〕戴表元 子昂作画,初不经意,对客取纸墨游戏点染,欲树即树,欲石即石,然才得少许便足,未尝见从容宛转如此卷十余尺者。昔有送长缣于郭恕先,恕先意所不乐而不得已,为作小手

  〔元〕戴表元

  子昂作画,初不经意,对客取纸墨游戏点染,欲树即树,欲石即石,然才得少许便足,未尝见从容宛转如此卷十余尺者。昔有送长缣于郭恕先,恕先意所不乐而不得已,为作小手轮牵一丝,劲直终幅,系以纸鸢还之。其人愠不敢言,然不害为奇笔。子昂才气不减恕先,乃能为求者委曲至此,殆其人有以得之耶?

  ——《剡源戴先生文集》

  〔注释〕 子昂:元书画家赵孟,字子昂。 郭恕先:宋代书画家郭忠恕,字恕先。 得之:取得(他的)好感。

戴表元《题画》原文及鉴赏

  做了书画家,求取作品的人便会纷至沓来,自然穷于应付,成为苦事了。清代画家郑板桥是以画画为生的,为了生活,有人来求不得不画,画多了便憋了一肚子闷气,要骂人。他的前辈宋人文与可,被求画的人弄得烦了,便发怒说要将送来的丝绢统统拿去做袜子。这样,纷纷来求画的大概总得收敛点吧。另一位宋代的大画家郭恕先虽是个玩世疾俗的人,但对于贪求者却另有一套对付办法,很有点幽默感。试想那十余尺的长绢,得花多少功夫才能画满。而郭恕先灵机一动,给那人开了个玩笑。虽是玩笑,却无可指摘,来人虽怒而终于无可奈何。恕先的这一手,显然比较高明,而且十分有趣。

  元代书画家赵孟也“颇厌人求索”,求之者往往遭到他的“盛气变色”,坚决拒绝。而且赵孟作画常常“才得少许便足”,像戴表元所看到的这样宛转十余尺的长卷,实属罕见,所以戴氏猜测求赵孟作画的人或许是博得了他的好感。这则题画小跋,让人莞尔的不是赵孟的画,而是郭恕先那极富智慧的谐谑之作。

手机访问 作品人物网

热门推荐
作品人物网郑重声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旨在传播更多的信息,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QQ:727008645。
网站地图 红楼梦 三国演义
投稿邮箱727008645@qq.com
作品人物网vrrw.net 版权所有 2016-2020 ICP证:鄂ICP备1702792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