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宗岗评《三国演义》第八十四回原文及赏析

【导语】:

第八十四回 陆逊营烧七百里 孔明巧布八阵图 前有火攻破魏之周郎,后复有火攻破蜀之陆逊。同一火也,而陆逊之事,难于周郎。周郎受命于吴师方锐之时;陆逊受命于吴师屡挫之后,一难也

第八十四回 陆逊营烧七百里 孔明巧布八阵图

  前有火攻破魏之周郎,后复有火攻破蜀之陆逊。同一火也,而陆逊之事,难于周郎。周郎受命于吴师方锐之时;陆逊受命于吴师屡挫之后,一难也。周郎则有同心拒敌之刘备;陆逊则有乘间窥我之曹丕,二难也。周郎则孔明助之,庞统助之,黄盖、阚泽、甘宁又助之;陆逊则张昭疑之,顾雍、步骘疑之,韩当、周泰又疑之,三难也。故曰:陆逊之事难于周郎也。然言其易,则亦有较前而独易者。瑜之火在冬月,逊之火在夏天。冬月风逆,必待借风而后烧;夏天风顺,不必待借风而后烧,则烧之易。瑜之火在水上,逊之火在林间。水寨隔绝,必使人诈降而后可烧;旱路通达,不必使人诈降而后可烧,则烧之易。又曹操之船不自连锁,玄德之营先自连属。不自连者,必使人赚之使连而后可烧;先自连者,不必使人赚之使连而后可烧,则烧之易。有此三易,以济三难,故逊之成功与周郎等尔。

  兵有挫敌人之锐者,将有大战,先有小战以挫之;将有大战而胜,先有小战而胜以挫之是也。此法周郎用焉。兵有骄敌人之志者,将有大出,先有不出以骄之;将有大出而胜,先有小出而不胜以骄之是也。此法陆逊用焉。当敌人初来之时,宜避其锐,而反挫其锐,则周郎用法之奇;当敌人屡胜之后,宜破其骄,而反益其骄,则陆逊用法之变。

  关公之失,只因不听孔明东和孙权”一语耳。先主之败,与关公岂有异哉?不但此也,诸葛瑾两次说关公,一次说玄德,亦止此一语之意也。可见子瑜之才虽不及孔明,而其识见大略相同,真不愧难兄难弟。

  曹操赤壁之兵,骄兵也;先主猇亭之兵,愤兵也。骄亦败,愤亦必。况以陆逊为年少书生而心轻之,则愤而益之以骄矣。制胜之道,在小其心而平其气。善乎先师之言曰:临事而惧,好谋而成。”小其心故能惧,平其气故能谋。

  苻坚之败也,王猛已亡;先主之败也,孔明自在:似孔明之智不如王猛矣。然八公山之草木,初非谢安能使之为兵;鱼腹浦之石块,实系孔明能布之作阵:是孔明之才高于谢安矣。况在入川时,已逆知白帝城之奔,而预设阵图以待陆逊;又逆知逊之数不当绝,而特令丈人黄老做个人情。其神机妙算至于如此,诸葛公真神仙中人,岂后世智谋之士所能及哉!

  吴之胜蜀,孔明知之,而曹丕亦先知之;魏之袭吴,陆逊知之,而孔明亦先知之:斯已奇矣。陆逊又2佑孔明之必知吴之胜,孔明又知陆逊之必知魏之袭,料人料事,彼此奇中至于如此,真非他书所有。

  一部书中,前后两篇大文,特特相犯,而更无一笔相犯,如周郎、陆逊之两番用火是矣。然周郎止做得半篇,孔明接了后半篇,则华容道乃文之正接者也。陆逊亦只做得半篇,亦有孔明接了后半篇,则鱼腹浦乃文之反接者也。操不能设伏以待追兵,却是孔明设伏以待败兵;陆逊不能设伏以待败兵,却是孔明设伏以待追兵。曹操从江边有烟火处逃来,又向路傍有烟火处走去,以前之烟火为真,而误以后之烟火为假。陆逊向山中有杀气处堤防,不向水边有杀气处躲避,以前之杀气为实,而误以后之杀气为虚。华容道胜周郎十二队之雄师,却只是五百兵捧着一将;鱼腹浦先主七百里之劲卒,却到底十万兵不见一人。种种变幻,真天地有数文字。

  却说韩当、周泰探知先主移营就凉,急来报知陆逊。逊大喜,韩当、周泰喜而欲出,陆逊喜而不出,另有喜处。遂引兵自来观看动静:只见平地一屯不满万余人,大半皆是老弱之众,大书先锋吴班”旗号。吴班军在陆逊眼中看出。周泰曰:吾视此等兵如儿戏耳。愿同韩将军分两路击之。如其不胜,甘当军令。”陆逊看了良久,以鞭指曰:前面山谷中。隐隐有杀气起。此处望山中杀气,与后文望水边杀气正相映。其下必有伏兵,故于平地设此弱兵以诱我耳。诸公切不可出。”棋高一着,先被猜破。众将听了,皆以为懦。次日,吴班引兵到关前搦战,耀武扬威,辱骂不绝;多有解衣卸甲,赤身裸体,或睡或坐。与马超之诱曹仁,前后相似。徐盛、丁奉入帐禀陆逊曰:蜀兵欺我太甚!某等愿出击之!”逊笑曰:公等但恃血气之勇,未知孙吴妙法,此彼诱敌之计也:三日后必见其诈矣。”徐盛曰:三日后,彼移营已定,安能击之乎?”逊曰:吾正欲令彼移营也。”此处尚不说明缘故。诸将哂笑而退。过三日后,会诸将于关上观望,见吴班兵已退去。逊指曰:杀气起矣。刘备必从山谷中出也。”言未毕,只见蜀兵皆全装惯束,拥先主而过。吴兵见了,尽皆胆裂。此时方信陆逊之言。逊曰:吾之不听诸公击班者,正为此也。此时已验,众人信之。今伏兵已出,旬日之内,必破蜀矣。”此句未验,众所未信。诸将皆曰:破蜀当在初时,今连营五六百里,相守经七八月,其诸要害皆已固守,安能破乎?”果然信其前语,未信其后语。逊曰:诸公不知兵法。备乃世之枭雄,更多智谋,其兵始集,法度精专;今守之久矣,不得我便,兵疲意阻,取之正在今日。”至此方才说明。诸将方才叹服。后人有诗赞曰:

  虎帐谈兵按六韬,安排香饵钓鲸鳌。三分自是多英俊,又显江南陆逊高。

  却说陆逊已定了破蜀之策,遂修笺遣使奏闻孙权,言指日可以破蜀之意。权览毕,大喜曰:江东复有此异人,孤何忧哉!诸将皆上书言其懦,孤独不信。诸将上书,又在孙权口中补出,省笔之法。今观其言,果非懦也。”于是大起吴兵来接应。

  却说先主于猇亭尽驱水军,顺流而下,沿江屯扎水寨,深入吴境。黄权谏曰:水军沿江而下,进则易,退则难。黄权不谏移营,但谏深入,亦是第二着。臣愿为前驱。陛下宜在后阵,庶万无一失。”先主曰:吴贼胆落,朕长驱大进,有何碍乎?”众官苦谏,先主不从。遂分兵两路:命黄权督江北之兵,以防魏寇。为黄权投魏张本。先主自督江南诸军,夹江分立营寨,以图进取。细作探知,连夜报知魏主,百忙中却放下吴、蜀两边,忽叙北魏一边,笔法又周致,又飘忽。言蜀兵伐吴,树栅连营纵横七百余里,分四十余屯,皆傍山林下寨。今黄权督兵在江北岸,每日出哨百余里,不知何意。魏主闻之,仰面笑曰:刘备将败矣!”旁观者清。群臣请问其故。魏主曰:刘玄德不晓兵法;岂有连营七百里而可以拒敌者乎?包原隰险阻屯兵者,此兵法之大忌也。玄德必败于东吴陆逊之手,旬日之内消息必至矣。”曹丕可谓知兵,乃郎亦不输于老子。群臣犹未信,皆请拨兵备之。魏主曰:陆逊若胜,必尽举吴兵去取西川;吴兵远去,国中空虚,朕虚托以兵助战,令三路一齐进兵,东吴唾手可取也。”前刘晔劝取东吴,曹丕不乘其危而取之,今反欲乘其胜而取之,诡谲之甚。众皆拜服。魏主下令,使曹仁督一军出濡须,曹休督一军出洞口,曹真督一军出南郡:三路军马会合日期,暗袭东吴。朕随后自来接应。”又为后文伐吴伏线。调遣已定。

  不说魏兵袭吴。且说马良至川,入见孔明,呈上图本而言曰:今移营夹江,横占七百里,下四十余屯,皆依溪傍涧,林木茂盛之处。皇上令良将图本来与丞相观之。”孔明看讫,拍案叫苦曰:是何人教主上如此下寨?可斩此人!”不好说得先主,却把别人来骂。马良曰:皆主上自为,非他人之谋。”孔明叹曰:汉朝气数休矣!”妙在尚不说明。良问其故。孔明曰:包原隰险阻而结营,此兵家之大忌。倘彼用火攻,何以解救?先生一向惯用火攻,此正是以己度人之法。又岂有连营七百里,而可拒敌乎?祸不远矣!陆逊拒守不出,正为此也。汝当速去见天子,改屯诸营,不可如此。”良曰:倘今吴兵已胜,如之奈何?”孔明曰:陆逊不敢来追,成都可保无虞。”奇绝,令人测摸不出。良曰:逊何故不追?”孔明曰:恐魏兵袭其后也。料事如此。主上若有失,当投白帝城避之。吾入川时,已伏下十万兵在鱼腹浦矣。”奇绝,令人一发测摸不出。○于禁入鱼詈之内,陆逊亦几葬鱼腹之中。关公得一鱼,孔明又几得一鹿。良大惊曰:某于鱼腹浦往来数次,未尝见一卒,丞相何作此诈语?”孔明曰:后来必见,不劳多问。”奇绝。○先主之败,孔明不于此时知之,早于入川之时知之,真是神妙不测。马良求了表章,火速投御营来。孔明自回成都,调拨军马救应。

  却说陆逊见蜀兵懈怠,不复堤防,升帐聚大小将士听令曰:吾自受命以来,未尝出战。今观蜀兵,足知动静,故欲先取江南岸一营。谁敢去取?”言未毕,韩当、周泰、凌统等应声而出曰:某等愿往。”逊教退,皆不用,妙在不要胜,先要败,故不用此数人。独唤阶下末将淳于丹曰:吾与汝五千军,去取江南第四营,蜀将傅彤所守。今晚就要成功。吾自提兵接应。”淳于丹引兵去了,又唤徐盛、丁奉曰:汝等各领兵三千,屯于寨外五里,如淳于丹败回,有兵赶来,当出救之,却不可追去。”预知其败而使之,真是人所不识。二将自引军去了。

  却说淳于丹于黄昏时分,领兵前进,到蜀寨时,已三更之后。丹令众军鼓噪而入。蜀营内傅彤引军杀出,挺枪直取淳于丹;丹敌不住,拨马便回。忽然喊声大震,一彪军拦住去路:为首大将赵融。丹夺路而走,折兵大半,正走之间,山后一彪蛮兵拦住:为首番将沙摩柯。丹死战得脱,背后三路军赶来。比及离营五里,吴兵徐盛、丁奉二人两下杀来,蜀兵退去,救了淳于丹回营。丹带箭入见陆逊请罪。逊曰:非汝之过也。吾欲试敌人之虚实耳。蜀兵虚实逊已尽知,此句亦是托言,不过欲骄敌之心耳。破蜀之计,吾已定矣。”奇绝。徐盛、丁奉曰:蜀兵势大,难以破之,空自损兵折将耳。”逊笑曰:吾这条计但瞒不过诸葛亮耳。天幸此人不在,使我成大功也。”正与上文孔明之言相应。遂集大小将士听令:使朱然于水路进兵,来日午后东南风大作,六月里东南风更不消借得。用船装载茅草,依计而行;韩当引一军攻江北岸,周泰引一军攻江南岸,旱路只差二将,与水军朱然正是三路。却与周郎赤壁十二队相似。每人手执茅草一把,内藏硫黄焰硝,各带火种,各执枪刀,一齐而上,但到蜀营,顺风举火;蜀兵四十屯,只烧二十屯,每间一屯烧一屯。周郎只是连烧,陆逊用间烧,又是一样烧法。各军预带干粮,不许暂退,昼夜追袭,只擒了刘备方止。众将听了军令,各受计而去。

  却说先主正在御营寻思破吴之计,忽见帐前中军旗幡无风自倒。与曹操江中折旗相似。乃问程畿曰:此为何兆?”畿曰:今夜莫非吴兵来劫营?”先主曰:昨夜杀尽,安敢再来?”骄敌极矣,安得不败。畿曰:倘是陆逊试敌,奈何?”畿亦长于料事。正言间,人报山上远远望见吴兵尽沿山望东去了。先主曰:此是疑兵,令众休动。”命关兴、张苞各引五百骑出巡。黄昏时分,黄昏时。关兴回奏曰:江北营中火起。”先是一路火起。先主急令关兴往江北,张苞往江南探看虚实:倘吴兵到时,可急回报。”二将领命去了。初更时分,初更时。东南风骤起。此句写风。只见御营左屯火发。又是一路火起。方欲救时,御营右屯又火起。与前共是三路火起。风紧火急,树木皆着。此句写林木。喊声大震。两屯军马齐出,奔离御营中,御营军自相践踏,死者不知其数。后面吴兵杀到,又不知多少军马。先主急上马,奔冯习营。时习营中火光连天而起,与前共是四路火起。江南、江北照耀如同白日。总写火光一句,此时已不止四路矣。冯习慌上马,自变量十骑而走,正逢吴将徐盛军到,敌住厮杀。先主见了,拨马投西便走。徐盛舍了冯习,引兵追来。先主正慌,前面又一军拦住,乃是吴将丁奉,两下夹攻。先主大惊,四面无路。此处为先主一急。忽然喊声大震,一彪军杀入重围,乃是张苞,救了先主,引御林军奔走。此时为先主一宽。正行之间,前面一军又到,乃蜀将傅彤也,合兵一处而行。背后吴兵追至。先主前到一山,名马鞍山。马鞍、鱼腹,闲闲相对。张苞、傅彤请先主上的山时,山下喊声又起。陆逊大队人马,将马鞍山围住。又为先主一急。张苞、傅彤死据山口。先主遥望,遍野火光不绝,又总写火光一句,四十营都在其中。死尸重叠,塞江而下。方写岸上,又带写江中一句,妙。

  次日,吴兵又四下放火烧山,此又是第二日之火。军士乱窜。先主惊慌,忽然火光中,一将自变量骑杀上山来,视之乃关兴也。又为先主一宽。兴伏地请曰:四下火光逼近,不可久停。陛下速奔白帝城,再收军马可也。”白帝城三字,又在关兴口中一逗。先主曰:谁敢断后?”傅彤奏曰:臣愿以死当之!”当日黄昏,此是第二个黄昏,已烧过一夜一日矣。关兴在前,张苞在中,留傅彤断后,保着先主杀下山来。吴兵见先主奔走,皆要争功,各引大军,遮天盖地往西追赶。先主令军士尽脱袍铠,塞道而焚,以断后军。前是吴兵敌火,此是蜀兵放。以水救火者有之矣,未闻有以火救火者也,真大奇之事。正奔走间,喊声大震,吴将朱然引一军从江岸边杀来,截住去路。陆逊第一路先遣朱然,今却于末后出现。先主叫曰:朕死于此矣!”关兴、张苞纵马冲突,被乱箭射回,各带重伤,不能杀出。背后喊声大起,陆逊引大军,从山谷中杀来。故作吃吓之笔,以跌出下文子龙来,方见来得奇来得妙也。先主正慌急之间,此时天色已微明,此时第三日天明,已烧过一日两夜矣。只见前面喊声震天,朱然军纷纷落涧,滚滚投岩,一彪军杀入前来救驾。先主大喜,视之乃常山赵子龙也。又为先主一宽。时赵云在川中江州,闻吴、蜀交兵,遂引军出;忽见东南一带,火光冲天,云心惊,远远探视,不想先主被困,云奋勇冲杀而来。前先主初出兵时,便令子龙为应,后却于此处照出。陆逊闻是赵云,急令军退。云正杀之间,忽遇朱然,便与交锋,不一合,一枪刺朱然于马下,杀散吴兵,救出先主,望白帝城而走。以前在火光中几为赤帝,今始是白帝。先主曰:朕虽得脱,诸将士将奈何?”云曰:敌军在后,不可久迟。陛下且入白帝城歇息,臣再引兵去救应诸将。”为救吴班张本。此时先主仅存百余人入白帝城。后人有诗赞陆逊曰:

  持矛举火破连营,玄德穷奔白帝城。一旦威名惊蜀魏,吴王宁不敬书生。

  却说傅彤断后,被吴军八面围住。丁奉大叫曰:川兵死者无数,降者极多,汝主刘备已被擒获,今汝力穷势孤,何不早降!”傅彤叱曰:吾乃汉将,安肯降吴狗乎!”骂吴为狗,此时却是众狗攒枪矣。挺枪纵马,率蜀军奋力死战,不下百余合,往来冲突,不能得脱。彤长叹曰:吾今休矣!”言讫,口中吐血,死于吴军之中。傅彤胜黄权多矣。后人赞傅彤诗曰:

  陵吴蜀大交兵,陆逊施谋用火焚。至死犹然骂吴狗,傅彤不愧汉将军。

  蜀祭酒程畿,匹马奔至江边,招呼水军赴敌,吴兵随后追来,水军四散奔逃。畿部将叫曰:吴兵至矣!程祭酒快走罢!”畿怒曰:吾自从主上出军,未尝赴敌而逃!”即在程畿口中补叙生平,省笔。言未毕,吴兵骤至,四下无路,畿拔剑自刎。文臣亦有武将之风,惟书生能忍辱,亦惟书生不肯受辱。后人有诗赞曰:

  慷慨蜀中程祭酒,身留一剑答君王。临危不改平生志,博得声名万古香。

  时吴班、张南久围彝陵城,忽冯习到,言蜀兵败,遂引军来救先主,孙桓方才得脱。彝陵之围自解,前已在陆逊算中。张、冯二将正行之间,前面吴兵杀来,背后孙桓从彝陵城杀出,两下夹攻。张南、冯习奋力冲突,不能得脱,死于乱军之中。后人有诗赞曰:

  冯习忠无二,张南义少双。沙场甘战死,史册共流芳。

   吴班杀出重围,又遇吴兵追赶,幸得赵云接着,救回白帝城去了。时有蛮王沙摩柯,匹马奔走,正逢周泰,战二十余合,被泰所杀。番将能为汉死节,死为汉之忠臣。蜀将杜路,刘宁尽皆降吴。蜀营一应粮草器仗,尺寸不存。蜀将川兵,降者无数。时孙夫人在吴闻猇亭兵败,讹传先主死于军中,遂驱车至江边,望西遥哭,投江而死。当夫人怒叱吴兵之时,何其壮也。及观其携阿斗而归,疑其志不如前。今观其哭先主而死,则其烈不减于昔矣。后人立庙江滨,号曰枭姬祠。尚论者作诗叹之曰:

  先主兵归白帝城,夫人闻难独捐生。至今江畔遗碑在,犹着千秋烈女名。

  却说陆逊大获全功,引得胜之兵往西追袭。前离夔关不远,逊在马上看见前面临山傍江,一阵杀气冲天而起。与初时望山中杀气,一实一虚,前后不同。遂勒马,回顾众将曰:前面必有埋伏,三军不可轻进。”即倒退十余里,于地势空阔处,排成阵势,以御敌军。却是见鬼。即差哨马前去探视。回报并无军屯在此。逊不信,下马登高望之,杀气复起。读书至此,又疑是关公显圣。逊再令人仔细探视,哨马回报,前面并无一人一骑。逊见日将西沉,杀气越加,奇绝。心中犹豫,令心腹人再往探看。回报江边止有乱石八九十堆,并无人马。只此便是人马。逊大疑,令寻土人问之。须臾有数人到。逊问曰:何人将乱石作堆?如何乱石堆中有杀气冲起?”土人曰:此处地名鱼腹浦。诸葛亮入川之时,驱兵到此,取石排成阵势于沙滩之上。自此常常有气如云,从内而起。”陆逊以火为兵,不若孔明以石为兵。陆逊听罢,上马自变量十骑来看石阵,立马于山坡之上,但见四面八方,皆有门有户。逊笑曰:此乃惑人之术耳,有何益焉!”且看仔细。遂自变量骑下山坡来,直入石阵观看。部将曰:日暮矣,请都督早回。”逊方欲出阵,忽然狂风大作,奉答一夜东南风。一霎时,飞沙走石,遮天盖地。但见怪石嵯峨,槎丫似剑;横沙立土,重叠如山;江声浪涌,有如剑鼓之声。比七百里连营更是声势。逊大惊曰:吾中诸葛之计也!”却不道是惑人之术。急欲回时,无路可出。正惊疑间,忽见一老人立于马前,笑曰:将军欲出此阵乎?”奇绝。逊曰:愿长者引出。”老人策杖徐徐而行,径出石阵,并无所碍,送至山坡之上。逊问曰:长者何人?”老人答曰:老夫乃诸葛孔明之岳父黄承彦也。先主三顾草庐时,曾遇黄承彦,一向不知下落,至此忽然照应出来。昔小婿入川之时,于此布下石阵,名八阵图。反复八门,按遁甲休、生、伤、杜、景、死、惊、开。每日每时,变化无端,可比十万精兵。应孔明所言十万兵之语。临去之时,曾分付老夫道:后有东吴大将迷于阵中,莫要引他出来。妙。老夫适于山岩之上,见将军从死门而入,料想不识此阵,必为所迷。当面嘲笑。老夫平生好善,不忍将军陷没于此,故特自生门引出也。”孔明明知陆逊不该死,却留个人情与丈人做。逊曰:公曾学此阵法否?”黄承彦曰:变化无穷,不能学也。”逊慌忙下马,拜谢而回。关公在华容道义释曹操,此则是黄承彦在鱼腹浦义释陆逊矣。后杜工部有诗曰:

  功盖三分国,名成八阵图。江流石不转,遗恨失吞吴。

  陆逊回寨,叹曰:孔明真卧龙也!吾不能及!”于是下令班师。左右曰:刘备兵败势穷,困守一城,正好乘势击之;今见石阵而退何也?”逊曰:吾非惧石阵而退;吾料魏主曹丕其奸诈与父无异,今知吾追赶蜀兵,必乘虚来袭。吾若深入西川,急难退矣。”非是畏其前,却是料其后。曹丕在陆逊算中,陆逊又在孔明算中。遂令一将断后,逊率大军而回。退兵未及二日,三处人来飞报:魏兵曹仁出濡须,曹休出洞口,曹真出南郡:三路兵马数十万,星夜至境,未知何意。”照应前文。逊笑曰:不出吾之所料。吾已令兵拒之矣。”前文未叙其事,在陆逊口中补出,省笔之法。正是:

  雄心方欲吞西蜀,胜算还须御北朝。

  未知如何退兵,且看下文分解。

  相关人物

  每回主要内容简介

  十一十二十三十四十五十六十七十八十九二十二一二二二三二四二五二六二七二八二九三十三一三二三三三四三五三六三七三八三九四十四一四二四三四四四五四六四七四八四九五十五一五二五三五四五五五六五七五八五九六十六一六二六三六四六五六六六七六八六九七十七一七二七三七四七五七六七七七八七九八十八一八二八三八四八五八六八七八八八九九十九一九二九三九四九五九六九七九八九九一百一零一一零二一零三一零四一零五一零六一零七一零八一零九一一零一一一一一二一一三一一四一一五一一六一一七一一八一一九一二零

  重要情节官渡之战舌战群儒煮酒论英雄温酒斩华雄桃园结义夷陵之战千里走单骑华容道释曹三顾茅庐三分归晋遗恨五丈原赵云救阿斗赤壁之战许褚斗马超草船借箭空城计火烧赤壁横槊赋诗杨修之死智激周瑜张飞威镇长板桥刮骨疗毒关羽败走麦城关羽单刀赴会三气周瑜七擒孟获

  每回原文及解析

  十一十二十三十四十五十六十七十八十九二十二一二二二三二四二五二六二七二八二九三十三一三二三三三四三五三六三七三八三九四十四一四二四三四四四五四六四七四八四九五十五一五二五三五四五五五六五七五八五九六十六一六二六三六四六五六六六七六八六九七十七一七二七三七四七五七六七七七八七九八十八一八二八三八四八五八六八七八八八九九十九一九二九三九四九五九六九七九八九九一百一零一一零二一零三一零四一零五一零六一零七一零八一零九一一零一一一一一二一一三一一四一一五一一六一一七一一八一一九一二零

微信搜索公众号【杯茶读书(bcbeicha)】关注后,在对话框发送人名,获取相应的人物分析,如:诸葛亮。回复回目,获取相应回目的内容简介、分析及读后感,如:三国演义1。其他更多的回复关键词等你探索,如红楼梦、三国演义、水浒传、西游记、儒林外史等……

相关推荐 无相关信息  

手机访问 作品人物网

热门推荐
  • 曹操有军事布局,那么孙权呢?

    上一章说到,巴西之战过后,曹魏集团在汉中无力南侵,巴西郡自此获安。此一胜仗对刘备来说,可谓意义非凡。张飞打败了张郃,对稳固刘备在益

    2021-12-21

  • 诸葛亮和司马懿谁更厉害?

    评司马懿 在《演义》中,司马懿被描写成为一个城府极深、屠杀和禁闭曹氏宗室的奸臣。据历史记载,东晋明帝司马绍听司马懿是靠虚伪、

    2021-12-21

  • 三国蠢人

    最近在网上看到有人把荀彧说成是蠢猪,理由是他跟了曹操一辈子,到最后才看透曹操的野心,死了不值得同情。 当时我心里就说话了这简直

    2021-12-21

  • 孙权的人事任命

    上一章说到,第二次濡须之战结束后,曹操把曹营之中能征善战的将领大部分都留下来监督孙权了。 那么孙权又会如何布局呢? 第十三章布

    2021-12-21

  • 重返三国现场:大汉绝唱——满城汉墓

    1968年5月23日,北京军区工程兵第六工区165团8连为了开展国防战备工程建设,来到位于河北保定西北21公里处满城县的陵山,进行爆破作业,

    2021-12-21

  • 三国后期人才凋零的原因?

    为什么后期人才凋零?其实大家都专注于政治斗争去啦 一直有后期人才凋零的法。老规矩,依然将这个锅交给罗老去背。因为罗贯中没费太

    2021-12-21

  • 曹彰又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上一节介绍了曹操主要的妻妾和子女,最后夺嗣之争成了三人斗地主,也就是曹丕、曹彰和曹植。然而有一位在第一回合就淘汰出局了。 那

    2021-12-21

  • 刘备暗中提拔的这员上将又是谁?

    刘备死前提拔一员猛将,不仅为关羽报了仇,还为诸葛亮出了气 刘备刘皇叔的大名,相信已经是无人不知,对于酷爱历史的伙伴们来更甚!从结果

    2021-12-21

  • 蜀汉的五虎将,他们的封神之战分别是什么?

    五虎上将封神之战赵云长坂坡之战,张飞当阳桥怒吼,其余3人呢 中,最受人们喜欢的无疑是蜀汉的五虎上将,他们各个武艺高强,而且还具有很强

    2021-12-21

  • 三国十大帅哥周瑜只能排第五?

    十大帅哥排名,周瑜只能排第五,第一只能是他 时代,群雄逐鹿,英雄辈出,在那一个特殊的时代,涌现出的英雄人物,大家都非常熟悉,随口都能上几

    2021-12-21

  • 诸葛亮的身份真的只是一介有才的平民吗?

    诸葛亮的真实身份是啥!原来我们都被《演义》骗了 从小学就读,诸葛亮就成为无数粉眼中的偶象。 不是只有我这么认为的,你若问问10个

    2021-12-21

  • 曹仁曹洪曹纯为何如此强悍?

    受《三国演义》影响,在很多人的印象中,三国的猛将大都在刘备麾下排名前十的武将有六个都是蜀汉的。 五虎上将武功盖世,无论是曹魏五

    2021-12-21

  • 曹植的核心成员又是什么人呢?

    上一节说到,曹彰在夺嗣之争中,第一回合就淘汰了,便剩下曹丕和曹植,他们二人的核心支持者分别是 曹丕陈群、吴质、朱铄[shu]、司马懿。

    2021-12-21

  • 曹操很难决定曹丕抑或曹植来继承他的事业?

    上一节介绍完了曹丕一派的核心智囊陈群、吴质、朱铄、司马懿。这一节我们接着介绍曹植一派的核心智囊杨修、丁仪、丁廙。 第十四

    2021-12-21

  • 曹丕争夺世子之位是采用隐忍的谋略来?

    前两节我们分别介绍完了曹丕和曹植的智囊团,接下来,双方团队的智囊团正准备着新一轮斗争,他们将如何开启第一次交锋呢? 第十四章 夺

    2021-12-21

作品人物网郑重声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旨在传播更多的信息,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有不合适的地方,请联系本站删除。
红楼梦 水浒传 西游记 三国演义 儒林外史 金瓶梅 诗经 史记 聊斋志异 楚辞 论语 道德经 庄子 山海经 颜氏家训 曾国藩文集 安徒生童话 格林童话 一千零一夜 伊索寓言 中国寓言 经典寓言 经典童话 成语故事 网站地图 编制招聘网
为你解读好作品
作品人物网vrrw.net 2016-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