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窗》主要剧情内容简介及赏析

【导语】:

《后窗》 1954 彩色片 112分钟 美国派拉蒙影片公司摄制 制片人兼导演:艾尔弗雷德希区柯克 编剧:约翰迈克尔海斯(根据柯奈尔伍尔里奇小说改编) 摄影:罗伯特伯克斯主要演员:詹姆斯斯图尔

  《后窗》

  1954 彩色片 112分钟

  美国派拉蒙影片公司摄制

  制片人兼导演:艾尔弗雷德·希区柯克 编剧:约翰·迈克尔·海斯(根据柯奈尔·伍尔里奇小说改编) 摄影:罗伯特·伯克斯主要演员:詹姆斯·斯图尔特(饰杰夫) 格蕾丝·凯莉(饰丽莎·弗丽蒙特)

  本片获1954年纽约影评协会最佳女演员奖

《后窗》主要剧情内容简介及赏析
 

  【剧情简介】

  盛夏的纽约暑气逼人,35℃的高温迫使人们把窗户大开,甚至连百叶窗帘也都统统拉起。在格林威治村居民住宅区的一个院落里,四面楼房围绕,更显得院窄楼挤,气闷难耐。新闻摄影记者杰夫为抢拍汽车大赛的惊险场面,被飞出的赛车车轮击伤了腿。左腿敷上石膏已6个星期,现在他可以坐轮椅在家活动,但还得一星期才能拆石膏。天性好动的杰夫被憋在家里,百无聊赖,除了睡觉便只有面对后窗,坐观窗外动静,幸好这还真能解闷。他住在二楼,庭院对面的小楼各家窗户洞开,邻里的活动一目了然:一位体态可人的芭蕾舞女演员刚冲完凉,身穿胸罩短裤,迈着优美的舞步干家务;一位独居的作曲家正坐在钢琴前创作;一对无子女夫妇热得躺在三楼阳台上消暑;二楼的中年夫妇妻子久病卧床,又喜欢絮叨,两人时有口角;一对新婚夫妇搬进公寓后忙不迭地亲热,随即放下窗帘,此后便难得亮相……家访护士斯泰拉推门进来,半开玩笑地说当“窥视的汤姆”要被判6个月。她边为杰夫量体温、按摩,边慈母般地告诫他不要自找麻烦。杰夫却回答说麻烦在于丽莎。斯泰拉趁势劝他尽快与这位痴恋着他的时装模特成婚,杰夫面露难色地表示,丽莎的确是才貌皆备、完美无缺,但她需要的是上流社会生活,而自己喜欢四处奔忙,捞新闻、抢镜头,两人拧不到一起。入夜,一身丽装打扮、显得雍容华贵的丽莎前来探视。她给杰夫带来了热吻和美酒佳肴,同时兴致盎然地大谈巴黎时装。杰夫却饶有趣味地观看着对面窗口里上演的生活剧:一楼的老处女(杰夫称她寂寞芳心小姐)从门厅迎入想象中的男宾,请入上席,然而一对斟满佳酿的酒杯她只能举起一只(杰夫赶紧举杯与她共饮),冷酒下肚,她匍伏在桌上痛哭;二楼里丈夫为妻子将晚餐端上床后就到隔壁打电话,妻子疑他有外遇,结果引起丈夫的不快。

  深夜,杰夫猛然听见对面传来一声女人的喊叫声,随即便又嘎然而止,他久候不见动静,便又昏昏睡去。淅沥的雨声把他惊醒,睡在阳台的那对夫妇连滚带爬逃入室内,而二楼的中年男子却提着皮箱外出了。40分钟后他返家,俄顷又提箱外出,如此往返三次。天亮后,各家窗户大开,无子女夫妇用吊篮将爱犬放到花园玩耍。然而病妻卧室却窗户紧闭,中年男子也不再进去,忽然他紧盯小狗,杰夫发现狗在某处刨土。不久那男子开始收拾皮箱。杰夫急忙取出望远镜,看不真切,又找出照相机和高倍望远镜头,这才看清那人在用报纸包手锯和厨刀,种种迹象使杰夫疑窦丛生。晚上,丽莎与他亲吻,他却大谈杀妻毁尸,气得丽莎直骂他神经不正常,可是当她看见那人进入卧室开窗、病妻及其用物已经不见,而他正捆绑一只大箱时也不得不信了。她打听到那人叫拉尔斯·索沃德,斯泰拉也看见大箱被车运走,看来索沃德要溜了。在她们的支持下,杰夫打电话叫来了他的侦探朋友道伊尔。道伊尔把他奚落了一番,但还是进行了调查。据房东说,女房客已到别处休养去了。杰夫又发现索沃德从一个坤包中取出不少首饰,女人长期外出不带包和首饰?丽莎认为这里面肯定有问题。寂寞芳心小姐精心打扮后外出,不久带回一个男子,然而此君粗暴地把她按在床上图谋不轨,迫使她又把他赶出家门,而后倒床痛哭。那位作曲家大功告成,高朋满座大加庆贺。忽然又是一声女人的惨叫,后院所有房客都拥到窗前,原来无儿女夫妇的爱犬被人弄死了。杰夫发现唯有索沃德家漆黑一片,但窗前有人吸烟。不久,索沃德家灯亮了,他匆忙地收拾衣物塞进皮箱,看来他今晚就要搬走。杰夫立即写了封匿名信:“你怎么处置她的?”让丽莎塞进他家门下,他看后加快了动作,把坤包也塞了进去。杰夫认为如能从中找到结婚戒指,就能证明病妻已被害。斯泰拉说她可能就埋在狗刨的地方,杰夫决定调虎离山。他打电话给索沃德,约他到某饭店面谈。待他出门后,丽莎与斯泰拉立即到花园挖掘,但毫无所获。丽莎忽然有了主意,她从消防梯爬上二楼阳台,又勇敢地翻过阳台,从窗口跳进索沃德屋里,然而坤包里空空如也,她立即又四处翻寻戒指。此时斯泰拉又发现寂寞芳心小姐倒出一把安眠药意欲自杀,杰夫立即挂电话给警察:“有位妇女正处于危险中……”可老处女忽然停手不服药了,她走到窗前静听着,作曲家的朋友们正演奏着那首新创作的情意绵绵的曲子。她被感动了,放下了手中的药片。

  恰在此时索沃德又返回公寓,丽莎处境危急。杰夫手中的电话正接通警察局,他连忙报出了索沃德家的地址。索沃德进家发现了丽莎,逼丽莎交出首饰,随后又抢夺着什么。丽莎本能地大叫:“杰夫!”索沃德立即关灯,两人在黑暗中扭打着,杰夫只能干着急。正好警察赶到,丽莎才转危为安。在被带走前她背着手向窗外晃动无名指——一枚戒指!然而她的动作被索沃德看到,他疑惑地抬头望着对面。杰夫急忙放下望远镜头,并让斯泰拉关灯。两人匆匆凑了些钱,随后就由斯泰拉拿去保释丽莎。杰夫又打电话向道伊尔通报情况并请他去救丽莎。忽然楼梯上传来沉重的脚步声,对面的二楼又黑了灯,杰夫猛然意识到危险正在逼近。他四处寻找防卫武器,但只找到一只闪光灯。索沃德进屋了,他向坐在黑暗中的杰夫走来,杰夫一次次用闪光灯照射对方眼睛,索沃德仍无情地逼近……丽莎带警察拥向索沃德家,杰夫急得大喊丽莎,警察急忙向楼这边冲来。索沃德终于抓住了杰夫,他徒劳地挣扎着,最后被扔出窗外, 可两手死死抓住窗框。索沃德终被逮住并招认杀妻分尸,杰夫却摔下了二楼……

  摄影机又一次摇摄庭院,寂寞芳心小姐在作曲家屋里正欣赏着他的作品,索沃德原住处在重新粉刷,无儿女夫妇又有了新的宠物,女舞蹈家迎来了迟归的心上人,新婚夫妇拉起了窗帘,开始有了争执……镜头摇回杰夫家,他背对窗口,躺在轮椅上酣睡,这回他的双腿都敷上了石膏。丽莎静静地半倚在旁边的床上,衣着朴素,正全神贯注地看着《哈泼廉价商场》广告画册……

  【鉴赏】

  希区柯克是最有电影感的电影艺术家之一,他向来倡导“纯电影”,即完全以电影手段演示剧情而不靠对白或旁白讲故事。本片自始至终都体现出他的这一电影意识。

  影片一开始,杰夫家的窗帘升起,庭院周围楼房窗户尽收眼底,摄影机徐徐摇摄各家窗户,在近摄了几家有人物活动的窗口后又摇回杰夫家,他正躺在轮椅上睡觉。随后镜头摇向杰夫的腿部,他左腿敷上了石膏,上面写着“杰弗里斯”。镜头继续摇向旁边桌上砸坏的照相机和后面墙上几幅放大的照片,第一张是一辆赛车的车轮脱出,正向镜头飞来,其他几张也多是车祸、战争等惊险场面。镜头最后又摇向一幅女人头部特写照的底片和摆在旁边的一摞杂志,杂志的封面就是这张底片印出的妙龄女郎时装照。摄影机在片头的这番运动不用一句话就说明了很多问题。首先它展示了影片的整个视觉空间,本片的全部镜头从未脱离这一范围。随后的近摄选了几户与剧情有关联的人家略加介绍。进入杰夫家后的摇摄更勾画出主人公的形象:他是位摄影记者,被赛车车轮砸坏了相机和左腿,眼下只能坐在轮椅上活动;他酷爱冒险,专门抢拍富有刺激性的镜头,甚至不惜自己付出代价;他与一位时装模特过从甚密。希区柯克仅用两三分钟、完全靠画面就直观地交待清楚这些,为以后的剧情发展做好了铺垫。杰夫因腿伤行动受到限制,只能坐观窗外动静,摇摄的窗外部分实际上代表了他的整个视野。以这有限的空间、单调的视野却能紧紧抓住观众的心,希区柯克在此中表现出了他非凡的导演才华。

  杰夫的职业和他好冒险的个性为剧情提供了最初的动力。作为记者,他好奇心强,遇事喜欢刨根问底。他好动又不能动,只好以窥视邻里隐私来满足好奇心和消磨时光,全然不顾侵犯他人隐私权是种犯罪行为。透过窗框观看邻里生活就好像透过相机取景器捕捉有意义的镜头,这样窥视又成了他战胜腿伤、继续职业生涯的心理欲望的外化。他的冒险个性还引出了与丽莎关系的纠葛,丽莎的世界里只有华丽的时装和温馨的爱情,这显然与杰夫的嗜好是大异其趣的。她对杰夫只能成为一个累赘,对他的行动自由构成一种威胁,杰夫还不想作茧自缚,他要摆脱她。希区柯克一再以画面构图来影射这种冲突。如丽莎首次亮相时衣着华贵、仪态典雅,杰夫似睡非睡地扫她一眼,旋即闭上眼睛。她走近杰夫,一个浓浓的阴影罩在他脸上。她温柔地吻着他,他却明知故问:“你是谁?”丽莎一边开灯,一边自报姓名,灯亮后以一个优雅的转身动作展示她的披肩。这组镜头既交待了她的身份,又暗示了她与杰夫的关系上的阴影。杰夫从邻里的窗户里看到了一幕幕生活剧,这些生活剧全都与爱情和婚姻有关,希区柯克在展现它们时常常把它们与杰夫的烦恼加以观照。如杰夫在电话里向朋友解释他不想结婚时,正好看到索沃德在服侍病妻,而病妻说句什么又促使丈夫把手一摔,一于是他便说何苦弄个女人在耳边絮叨。说完结婚的事,他便感到创口奇痒,连忙抓起老头乐伸入石膏搔痒,这和“芒刺在背”异曲同工。丽莎为杰夫带来美酒佳肴,他看到的却是寂寞芳心小姐正斟酒招待想象中的男友,还看到病妻走下床榻去干预丈夫打电话,这两个女人此时都成了丽莎的变体。杰夫虽然未明确意识到这点,但它必然会在他的潜意识中起作用。希区柯克如此结构剧情,的确是匠心独运。杀妻案发生后,丽莎果敢地攀入索沃德家搜寻戒指时,她那勇于冒险的精神立即改变了他对她的看法。她以实际行动证明她不是累赘,而是他不可或缺的得力助手。两人的结合顿时有了基础,因此当她向杰夫晃动戒指时便有了双重含义。杰夫先前在与丽莎亲吻时也总是心猿意马,此时才真正激动起来,这激情中有焦急,有愧疚,也有因她的勇敢举动而强化的爱恋之意。影片结尾时希区柯克再次运用了摇摄和符码化的视象语言:杰夫背对窗户酣睡,两腿均敷上石膏,丽莎斜靠床上看商品广告。如对其解码,这就表示杰夫因窥视而受到惩治(摔坏双腿),他再也没有兴趣管别人的闲事(背对窗口睡觉),他该考虑自己的事了——丽莎将成为他的伴侣(倚在床上守着他)。丽莎这时也发生了变化,她穿起了便服,翻阅廉价品广告,这表明她真正开始考虑居家过日子了。

  杰夫透过后窗看到的各个公寓里的生活构成了一个微型世界,这个小天地实际上是外面大世界的缩影。由于是在家里,没有必要伪装和掩饰,人们的种种欲望和弱点在这里都暴露无遗。新婚燕尔的一对年轻人成天纵欲;独身的作曲家创作之余只能借酒浇愁;寂寞芳心小姐一度有了情人,然而那不过是个衣冠禽兽,致使她几乎对人生绝望,是优美的音乐又唤起了她对生活的向往;芭蕾女郎在家宴上有三个男人献殷勤,她却情有所钟,等待着军旅归来的恋人;无儿无女的夫妇只好移爱于宠物。索沃德的家庭悲剧也有着普遍意义:久病卧榻的配偶,怨尤相对的夫妻。索沃德杀妻毁尸虽然残忍,但它也是现实生活的一个方面。索沃德也是个普通人,普通人在日常生活中遇到烦恼时,不少人在意念上也会像他一样,虽然真正付诸行动的并不多见。这些小故事与主人公的故事平行发展,其中的一桩甚至和主人公猛烈碰撞,给其以深刻的教训。当主人公的故事尘埃落定之后,这些故事也都告一段落(当然喜剧收场的居多,因为美国人喜欢大团圆的结局)。希区柯克把人生百态浓缩在庭院里,赋予其多重涵义,值得我们细细品味。

  希区柯克电影的蕴涵非常丰富,往往在其表层惊险故事之下还有复杂的理性构架。本片一个最鲜明的特点就是对窥视癖问题的探讨。杰夫天性好动,腿被砸伤后他行动的自由被褫夺,他那强烈的冒险和猎奇的欲望受到压抑,产生变态,形成了窥视冲动。引致窥视癖的欲望是各式各样的,其畸变的程度和危害性也大不相同。杰夫的窥视欲仅是他冒险精神的延续,而非某种占有欲(如对财物或异性)孕育的怪胎,它还没有脱出常轨,不致危害社会。相反,作为一个道德心基本健全的人,他的这一轻微越轨行为帮助他侦破了一起危害社会的谋杀案。尽管如此,窥视毕竟是有悖法律和道德的,杰夫的行为必须受到惩处(右腿也敷上了石膏),这就构成了道德家希区柯克在其作品中一贯表现出的疗救性主题:某人沉溺于某种不正常状态, 自食苦果,最终治愈了自身的某种弱点。如果把杰夫寻求刺激、喜好冒险的个性视为他的男性特征,那么,用精神分析的术语来表示,他就面对双重的惩罚。首先伤腿就是一种惩罚,他因此失去了对外界事物的主动支配权,只好以窥视和把窥视到的事情加以主观的解释来满足他的支配权欲。这种支配权应该是间离于被窥视事物发展进程之外的(亦即支配权只能存在于想象之中),这是安全窥视的先决条件。然而任何一个道德感不曾沦丧的人都不会放任杀妻者逃匿,于是他便违背了窥视的游戏规则,不但自己卷入,而且还把丽莎拉了进去,结果招来了窥视者最害怕的事——被窥视者打上门来,这一事态又因杰夫的第二次被惩罚——伤腿而愈加严重。对杰夫的第二层象征性惩罚来自婚姻。婚姻意味着他将失去自由身和担负起养家的重责,因此他竭力想摆脱丽莎,摆脱婚姻的束缚。这种反自然的惩罚感在结尾时得到纠正(这也成为对杰夫的又一层疗救)。还应当指出的是,“男性因女性的存在而潜隐着焦虑”,这已成为希区柯克作品的一个常见主题。本片也或多或少反映了他的这种男性中心思想。

  然而本片作为希区柯克享有盛誉的代表作,其最发人深思的还是它对电影自身形式的反思。希区柯克电影感的一个突出之处就在于他不仅自己意识到,而且还通过影片让观众也感受到电影本身的存在。他在本片中从自己的电影本性论出发,处处模拟电影手段的表现形式,让细心的观众去体味、思考。杰夫有着强烈的窥视欲,观众看电影的心理机制也是窥视癖。杰夫坐在轮椅上透过窗户看外面的世界(整部影片在展现窗外景象时全部出自杰夫的视点,只有一次例外,即杰夫被扔出窗外时),观众坐在影院里通过银幕看世界的幻象,观众也像杰夫一样被褫夺了行动自由,不能去干预事件的进程。杰夫常常晚上窥视, 白天睡觉,观众也似乎是在黑暗处作白日梦。影片开始处百叶窗帘徐徐拉起,象征着银幕前的帷幕拉开。对面公寓每户人家的窗口里似乎都各在上演一部不同类型的“无声片”,一户人家几个窗口,人物在其间的走动,就像电影场景的切换。窗口里有舞蹈家的练功,音乐家的演奏,这隐喻他们都在表演,就像电影里的演员一样。对面人家看不见杰夫,就像电影演员看不见观众。杰夫时而模拟观众,时而又像是导演的化身,他把对面楼里看到的一些无声的生活片断加以剪辑,作出解释,有时还根据自己的推理用对白把没有看到的情节予以补充,最后编出一个完整的故事,然后让其他观众(丽莎和斯泰拉)也相信。当需要看到画面的细部时,他便拿出相机和望远镜头,这既符合他的职业,又象征着电影的特写镜头。影片中有数次摄影机摇摄对面公寓的窗户,摇到最后总是摇回杰夫身上,这使观众意识到杰夫并不等同于摄影机,摄影机后面还有一只真正控制一切的手——导演。观众有时需要认同杰夫,有时又需要间离于他,以便对他有个客观的认识。杰夫在电影里看“电影”,他不仅是那部“电影”的观者和编者,看到关键处还硬要跑进去充当一个角色。这既是对观影机制的一种反讽,也是对观众的一种疗救。片中人的现实和观众的现实不处于同一层面,观众是不可能干预剧情的。但观众认同片中人后常常在内心里要想顶替角色行事,这就像杰夫想要侦破杀妻案而硬卷进去一样。杰夫与他实时发生的“电影”处于同一现实,这和真正的电影有质的不同,希区柯克巧妙地利用这点启示观众。杰夫的经历既是对观众观影经验的超越,又是观众观影心理的外化,杰夫所受的惩罚对观众将起到警诫的作用。杀妻者终于看见杰夫并闯入他的房间,将他扔出窗外,这是全片的高潮和重头戏,被赋予多重涵义。除了上述种种喻意外,就电影的反思性来说,还表明了“观”与“演”的身份和空间的错位。杀妻者闯入房间,杰夫被扔出窗外,两者身份交换,戏集中到窗外的杰夫身上。此时摄影机的视点也随着杰夫第一次移出室外,几次从外面对准杰夫家的窗口,这时“银幕”和“观众席位”又对调了位置。这真是戏到高潮处事事脱序,乾坤倒转,内外错位。当尘埃终于落定后,失衡的世界重新稳定下来,被扰乱了的秩序又恢复了常态。只是杰夫又少了一条好腿,多了一个教训。在高潮戏中还有一点值得提及的就是,杀妻者打上门来,杰夫赖以自卫的只有闪光灯,这又是一件既符合他的职业又能暗喻电影的道具。闪光灯挡不住凶手,暗示电影也只是种虚张声势的手段,丝毫不能解决现实问题。

手机访问 作品人物网

热门推荐
作品人物网郑重声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旨在传播更多的信息,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有不合适的地方,请联系本站删除。
红楼梦 水浒传 西游记 三国演义 儒林外史 金瓶梅 诗经 史记 聊斋志异 楚辞 论语 道德经 庄子 山海经 颜氏家训 曾国藩文集 安徒生童话 格林童话 一千零一夜 伊索寓言 中国寓言 经典寓言 经典童话 成语故事 网站地图
为你解读好作品
作品人物网vrrw.net 2016-2022 ICP证:鄂ICP备1702792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