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迅《并非闲话(二)》原文是赏析

【导语】:

《并非闲话(二)》是鲁迅先生写的一篇杂文,关于《并非闲话(二)》的主要内容是什么呢?小编来给大家介绍分享一下。

   向来听说中国人具有大国民的大度,现在看看,也未必然。但是我们要说得好,那么,就说好清净,有志气罢。所以总愿意自己是第一,是唯一,不爱见别的东西共存(先发感想,后文列举事实加以佐证)。行了几年白话,弄古文的人们讨厌了;做了一点新诗,吟古诗的人们憎恶了;做了几首小诗,做长诗的人们生气了;出了几种定期刊物,连别的出定期刊物的人们也来诅咒了:太多,太坏,只好做将来被淘汰的资料。

  中国有些地方还在“溺女”,就因为豫料她们将来总是设出息的。可惜下手的人们总没有好眼力,否则并以施之男孩,可以减少许多单会消耗食粮的废料。(此段是从上文“不爱见别的东西共存”和“做将来被淘汰的资料”的意思加以引申拓展,援引的一个实例。)

鲁迅《并非闲话(二)》原文是赏析

但是,歌颂“淘汰”别人的人也应该先行自省,看可有怎样不灭的东西在里面,否则,即使不肯自杀,似乎至少也得自己打几个嘴巴(点明这种认为别人都该被“淘汰”只有自己值得存留于世间的人,其实质也毫无价值,应该被“淘汰”的)。然而人是总是自以为是的,这也许正是逃避被淘汰的一条路。相传曾经有一个人,一向就以“万物不得其所”为宗旨的,平生只有一个大愿,就是愿中国人都死完,但要留下他自己,还有一个女人和一个卖食物的(此处作者描写了一个极端自私自大的人物形象,深刻而鲜明)。现在不知道他怎样,久没有听到消息了,那默默无闻的原因,或者就因为中国人还没有死完的缘故罢。

(以上三段为作者首先抒发感想,和对此展开的分析,表明观点,后文进一步说明作者此感想和观点的来源。)

  据说,张歆海②先生看见两个美国兵打了中国的车夫和巡警,于是三四十个人,后来就有百余人,都跟在他们后面喊“打!打!”,美国兵却终于安然的走到东交民巷口了,还回头“笑着嚷道:‘来呀!来呀!’说也奇怪,这喊打的百余人不到两分钟便居然没有影踪了!”

西滢先生于是在《闲话》中斥之曰:“打!打!宣战!宣战!这样的中国人,呸!”

(以上为引用陈西滢的文章内容,作者前文的感想即由此引发的,后文对此进行分析议论。)

  这样的中国人真应该受“呸!”他们为什么不打的呢,虽然打了也许又有人来说是“拳匪”③。但人们那里顾忌得许多,终于不打,“怯”是无疑的。他们所有的不是拳头么?他们为什么不打的呢如果打了,难道就会获得陈西滢辈的肯定和赞扬吗?非也,陈西滢说过:“中国许多人自从庚子以来,一听见外国人就头痛,一看见外国人就胆战。这与拳匪的一味横蛮通是一样的不得当。”,可见,如果出手真打了,不仅自己会被“当局”当暴乱分子抓进监狱,而且还被看成“一味蛮横”的“拳匪”。但陈西滢辈那里会替这些人考虑呢,所谓“那里顾忌得许多”,从结果最终没打看,这些人肯定是胆“怯”无疑的,“他们所有的不是拳头么?”有“拳头”不打又有何用?这就是陈西滢辈的心态和逻辑。然而从另一面考虑,他们所有的也只是“拳头”而已,相比“当局”的手枪、警棍,他们可以说毫无反抗的余地,更不要说连“当局”都害怕的拥有着飞机、大炮的外国人呢?)

  但不知道他们可曾等候美国兵走进了东交民巷之后,远远地吐了唾沫?《现代评论》上没有记载,或者虽然“怯”,还不至于“卑劣”到那样罢。(他们虽然“不到两分钟便居然没有影踪了然而还不至于“卑劣”到“远远地吐了唾沫,然而陈西滢却开始向他们“吐沫”了。)

  然而美国兵终于走进东交民巷口了,毫无损伤,还笑嚷着“来呀来呀”哩!你们还不怕么?你们还敢说“打!打!宣战!宣战!”么?这百余人,就证明着中国人该被打而不作声!(陈西滢在他的文章中引用“百余人”喊打“外国人”的例子,不是仅仅为了“呸”这“百余人”,从他文章结尾所说的“打!打!宣战!宣战!这样的中国人,呸!”可以看出,他其实是在别有用心的借题发挥,“打!打!”不过是引子,“宣战!宣战!”才是重点,实际所“呸”的是当时五卅运动中的爱国群众。而作者指出“这百余人,就证明着中国人该被打而不作声!”,意思就是说“这百余人”对着外国人只会说“打!打!”,就代表广大群众反抗帝国主义剥削和压迫也是如此“卑怯”,通过这“这百余人”就污蔑了所有当时反对帝国主义的人士,按照这个逻辑,中国人活该就被帝国主义压迫剥削“而不作声”)

  “这样的中国人,呸!(前文引用陈西滢的原句,代表陈西滢的态度行为)(此处的“呸”是作者对前面陈西滢态度行为的唾弃,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吐”在陈西滢辈身上的带着强烈的鄙夷愤慨之情的“唾沫”)!!!”

 

  更可悲观的是现在“造谣者的卑鄙龌龊更远过于章炳麟”,真如《闲话》所说,而且只能“匿名的在报上放一两枝冷箭”。而且如果“你代被群众专制所压迫者说了几句公平话,那么你不是与那人有‘密切的关系’,便是吃了他或她的酒饭。在这样的社会里,一个报不顾利害的专论是非,自然免不了诽谤丛生,谣诼蜂起④。”(以上引用陈西滢原文,为后文批驳评论做铺垫,后文全部内容均为反驳此段话。)这确是近来的实情。即如女师大风潮,西滢先生就听到关于我们的“流言”,而我竟不知道是怎样的“流言”,是那几个“卑鄙龌龊更远过于章炳麟”者所造。还有女生的罪状,已见于章士钊的呈文⑤,而那些作为根据的“流言”,也不知道是那几个“卑鄙龌龊”且至于远不如畜类者所造(陈西滢等辈自以为自己是“代被群众专制所压迫者说了几句公平话”,因此就有人借着“不是与那人有‘密切的关系’,便是吃了他或她的酒饭”的由头向他“放冷箭”,因此对方是“造谣者的卑鄙龌龊更远过于章炳麟”,而自己就是折中公允道貌岸然而略带委屈的正人君子。而作者点出是谁制造了关于作者和女师大学生的“流言”的?是谁引用“流言”传播“流言”,借“流言”诋毁造谣污蔑攻击别人的?正是陈西滢、章士钊之流。)。但是学生却都被打出了,其时还有人在酒席上得意(此处作者通过事实进一步点明到底是谁在欺压谁?谁是“压迫者”?谁又是“被压迫者”?)。──但这自然也是“谣诼”。

  可是我倒也并不很以“流言”为奇,如果要造,就听凭他们去造去。好在中国现在还不到“群众专制”的时候,即使有几十个人,只要“无权势”者⑥叫一大群警察,雇些女流氓,一打,就打散了,正无须乎我来为“被压迫者”说什么“公平话”(点出陈西滢所谓的“无权势”者,竟然能够“叫一大群警察,雇些女流氓”;而所谓的“群众专制”实际上却被所谓的“无权势”者一打,就打散了”)。即使说,人们也未必尽相信,因为“在这样的社会里”,有些“公平话”总还不免是“他或她的酒饭”填出来的。不过事过境迁,“酒饭”已经消化,吸收,只剩下似乎毫无缘故的“公平话”罢了。倘使连酒饭也失了效力,我想,中国也还要光明些(点明陈西滢竭力想摆脱的“不是与那人有‘密切的关系’,便是吃了他或她的酒饭”的由头,正是他所谓“公平话”的本质)

  但是,这也不足为奇的。不是上帝,那里能够超然世外,真下公平的批评。人自以为“公平”的时候,就已经有些醉意了。世间都以“党同伐异”为非,可是谁也不做“党异伐同”的事。现在,除了疯子,倘使有谁要来接吻,人大约总不至于倒给她一个嘴巴的罢。(进一步点明只要是议论就难免“偏袒一方”,因为“不是上帝,那里能够超然世外,真下公平的批评”,明确表明自己的立场,无可厚非,最让人不齿的就是那种暗地里“党同伐异”“偏袒一方”,却摆出公平公允的嘴脸,以超然的姿态来“下公平的批评”,这才是真正的“卑鄙龌龊更远过于章炳麟”。)

  九月十九日

 

 

  【注释】

 

  ①本篇最初发表于一九二五年九月二十五日《猛进》周刊第三十期。

  ②张歆海:浙江海盐人,曾任华盛顿会议中国代表团随员,当时是清华大学英文教授。这里所说关于他见美国兵打中国车夫和巡警的事,见《现代评论》第二卷第三十八期(一九二五年八月二十九日)陈西滢的《闲话》。该文除转述张歆海的话以外,还对五卅爱国运动加以辱骂和诬蔑。

  ③“拳匪” 反动派对义和团的蔑称。陈西滢在《现代评论》第二卷第二十九期(一九二五年六月二十七日)的《闲话》里辱骂五卅运动和爱国群众说:“我是不赞成高唱宣战的。……我们不妨据理力争。”又说:“中国许多人自从庚子以来,一听见外国人就头痛,一看见外国人就胆战。这与拳匪的一味横蛮通是一样的不得当。”

  ④这里的引文都见于陈西滢在《现代评论》第二卷第四十期(一九二五年九月十二日)发表的《闲话》。陈西滢为了掩饰自己散布流言,就诬蔑别人造谣,并乘机向吴稚晖献媚,说:“高风亮节如吴稚晖先生尚且有章炳麟诬蔑他报密清廷,其他不如吴先生的人,污辱之来,当然更不能免。何况造谣者的卑鄙龌龊更远过于章炳麟,因为章炳麟还敢负造谣之责,他们只能在黑暗中施些鬼蜮伎俩,顶多匿名的在报上放一两支冷箭。”对他自己袒护章士钊、杨荫榆压迫女帅大师生的言论,则说成是“代被群众专制所压迫者说了几句公平话”。参看本书《并非闲话》。

  ⑤章士钊的呈文:指《停办北京女子师范大学呈文》。其中有“不受检制。竟体忘形。啸聚男生。蔑视长上。家族不知所出。浪士从而推波。……谨愿者尽丧所守。狡黠者毫无忌惮。学纪大紊。礼教全荒。为吾国今日女学之可悲叹者也。”等语。

  ⑥“无权势”者:指章士钊。一九二五年九月初,北京大学评议会在讨论宣布脱离教育部议案时,有人担心由此教育部将停拨经费,有人认为可直接向财政部领取。陈西滢为此事在《现代评论》第二卷第四十期(一九二五年九月十二日)的《闲话》中说:“否认一个无权势的‘无耻政客’却去巴结奉承五六个有权势的一样的无耻政客(按指财政部总长等),又怎样的可羞呢?”

  鲁迅作品全集鉴赏

  《朝花夕拾》

  范爱农《二十四孝图》藤野先生阿长与山海经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五猖会狗·猫·鼠琐记无常

  《仿徨》

  祝福弟兄在酒楼上伤逝离婚孤独者高老夫子示众长明灯肥皂幸福的家庭

  《呐喊》

  《呐喊》自序阿Q正传白光端午节风波故乡孔乙己狂人日记明天社戏头发的故事兔和猫一件小事鸭的喜剧

  《故事新编》

  序言、理水采薇铸剑非攻奔月出关补天起死

  《野草》

  《野草》英文译本序、《野草》题辞、秋夜影的告别求乞者我的失恋复仇复仇〔其二〕希望风筝好的故事过客死火狗的驳诘失掉的好地狱墓碣文颓败线的颤动立论死后这样的战士聪明人和傻子和奴才腊叶淡淡的血痕中一觉

  杂文集

  《伪自由书》《而己集》《花边文学》《热风》《坟》《准风月谈》《且介亭杂文》《且介亭杂文附集》《华盖集》《华盖集续编》

手机访问 作品人物网

热门推荐
作品人物网郑重声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旨在传播更多的信息,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QQ:727008645。
网站地图 红楼梦 三国演义
投稿邮箱727008645@qq.com
作品人物网vrrw.net 版权所有 2016-2020 ICP证:鄂ICP备1702792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