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迅《颓败线的颤动》原文、注释和赏析

【导语】:

《颓败线的颤动》是鲁迅写的一篇文章,关于《颓败线的颤动》的主要内容是什么呢?小编来给大家介绍分享,来了解一下吧。

  我梦见自己在做梦。自身不知所在,眼前却有一间在深夜中紧闭的小屋的内部,但也看见屋上瓦松的茂密的森林。

  板桌上的灯罩是新拭的,照得屋子里分外明亮。在光明中,在破榻上,在初不相识的披毛的强悍的肉块底下,有瘦弱渺小的身躯,为饥饿,苦痛,惊异,羞辱,欢欣而颤动。弛缓,然而尚且丰腴的皮肤光润了;青白的两颊泛出轻红,如铅上涂了胭脂水。

  灯火也因惊惧而缩小了,东方已经发白。

  然而空中还弥漫地摇动着饥饿,苦痛,惊异,羞辱,欢欣的波涛……。

  “妈!”约略两岁的女孩被门的开阖声惊醒,在草席围着的屋角的地上叫起来了。

  “还早哩,再睡一会罢!”她惊惶地说。

  “妈! 我饿,肚子痛。我们今天能有什么吃的?”

  “我们今天有吃的了。等一会有卖烧饼的来,妈就买给你。”她欣慰地更加紧捏着掌中的小银片,低微的声音悲凉地发抖,走近屋角去一看她的女儿,移开草席,抱起来放在破榻上。

  “还早哩,再睡一会罢。”她说着,同时抬起眼睛,无可告诉地一看破旧的屋顶以上的天空。

  空中突然另起了一个很大的波涛,和先前的相撞击,回旋而成旋涡,将一切并我尽行淹没,口鼻都不能呼吸。

  我呻吟着醒来,窗外满是如银的月色,离天明还很辽远似的。

  我自身不知所在,眼前却有一间在深夜中紧闭的小屋的内部,我自己知道是在续着残梦。可是梦的年代隔了许多年了。屋的内外已经这样整齐;里面是青年的夫妻,一群小孩子,都怨恨鄙夷地对着一个垂老的女人。

  “我们没有脸见人,就只因为你,”男人气忿地说。“你还认为养大了她,其实正是害苦了她,倒不如小时候饿死的好!”

  “使我委屈一世的就是你!”女的说。

  “还要带累了我!”男的说。

  “还要带累他们哩!”女的说,指着孩子们。

  最小的一个正玩着一片干芦叶,这时便向空中一挥,仿佛一柄钢刀,大声说道:

  “杀!”

  那垂老的女人口角正在痉挛,登时一怔,接着便都平静,不多时候,她冷静地,骨立的石像似的站起来了。她开开板门,迈步在深夜中走出,遗弃了背后一切的冷骂和毒笑。

  她在深夜中尽走,一直走到无边的荒野;四面都是荒野,头上只有高天,并无一个虫鸟飞过。她赤身露体地,石像似的站在荒野的中央,于一刹那间照见过往的一切:饥饿,苦痛,惊异,羞辱,欢欣,于是发抖;害苦,委屈,带累,于是痉挛;杀,于是平静。……又于一刹那间将一切并合:眷念与决绝,爱抚与复仇,养育与歼除,祝福与咒诅……。她于是举两手尽量向天,口唇间漏出人与兽的,非人间所有,所以无词的言语。

  当她说出无词的言语时,她那伟大如石像,然而已经荒废的,颓败的身躯的全面都颤动了。这颤动点点如鱼鳞,每一鳞都起伏如沸水在烈火上;空中也即刻一同振颤,仿佛暴风雨中的荒海的波涛。

  她于是抬起眼睛向着天空,并无词的言语也沉默尽绝,惟有颤动,辐射若太阳光,使空中的波涛立刻回旋,如遭飓风,汹涌奔腾于无边的荒野。

  我梦魇了,自己却知道是因为将手搁在胸脯上了的缘故;我梦中还用尽平生之力,要将这十分沉重的手移开。

  一九二五年六月二十九日。

鲁迅《颓败线的颤动》原文、注释和赏析

  【析】 鲁迅在《野草》中写到许多奇诡幽深的梦境,大都以“我梦见自己……”的方式开头,展现自我在梦中不同寻常的境遇和体验,显示内心深处藏而不露的郁结和奥秘,从而形成了借梦境抒写心境的创作特色。《颓败线的颤动》也是如此,但表现得更为曲折含蓄。它的梦境,不以做梦者自我的境遇为主,而以梦中女主人公的遭际为主,不是作家心境的直接显现、而是它的一种变形折射,因而更耐人寻味。

  “我梦见自己在做梦”,开篇第一句就出人意表,不是梦见自己怎样了,而是梦见自己在“做梦”,把自我置于“梦中梦”的境地。进入“梦中梦”之后,首先见到的是一幅触目惊心的生活图景:一位年轻瘦小的母亲正在出卖自己的肉体,以养育自己那饿得发慌的幼女。她那“瘦弱渺小的身躯”,“为饥饿,苦痛,惊异,羞辱,欢欣而颤动”;这一“颤动”立即幻化为“饥饿,苦痛,惊异,羞辱,欢欣的波涛”,弥漫于空中,令人战栗,连“灯火也因惊惧而缩小了”。不过,这一切全是为了嗷嗷待哺的小女儿,想到饿坏的女儿“有吃的了”,母亲的心欣慰而悲凉,难以言状,只能“抬起眼睛,无可告诉地一看破旧的屋顶以上的天空”。这无言的一瞥,具有惊天动地的魔力,“空中突然另起了一个 很大的波涛”,与先前的“波涛”相撞击,“回旋而成旋涡,将一切并我尽行淹没”。这两股“波涛”的撞击和回旋,似乎暗示着悲苦与自慰、屈辱与圣洁、隐忍与抗议、无望与希望诸对立情感意向的冲突和交汇,因而具有淹没一切、令人窒息的能量。这一梦境揭示了女主人公为儿女牺牲自我、忍辱负重的苦衷和品德。

  “我”被梦中情景窒息得“呻吟着醒来”,但是,长夜正沉,“离天明还很辽远”,暂被惊醒的梦又续做下去了,并转换成另一种影象:不仅“梦的年代隔了许多年”,昔日的人和物发生很大变化,连原先相濡以沫的母女关系也完全变了。“垂老的女人”在自己的家中,不但没有受到应有的尊重和厚待,反而遭到难以忍受的鄙责和怨恨 ;长大了的女儿已结婚,这对年轻的夫妻以怨报德,无情地斥骂老人那“不光彩”的过去“带累”了儿孙,连最小的孙子也向着老人叫“杀!”。这连珠炮似的辱骂,异口同声的讨伐,忘恩负义的斥责,极大地刺痛了老母亲的心。“她冷静地,骨立的石像似的站起来了”,立刻离家出走,决然地“遗弃了背后一切的冷骂和毒笑”。走进“无边的荒野”,“她赤身露体地,石像似的站在荒野的中央,于一刹那间照见过往的一切”,不禁悲愤交加,欲诉无语,唯有用“她那伟大如石像,然而已经荒废的,颓败的身躯”的“全面颤动”向苍天发出“无词的言语”,表达心中那“眷念与决绝,爱抚与复仇,养育与歼除,祝福与咒诅”尖锐对立、激烈交战的大爱大憎。这一“颤动”积聚着 身心的全部能量,包含着极度痛苦而愤怒的激情,所以爆发出前所未有的冲击力,“起伏如沸水在烈火上”,“空中也即刻一同振颤,仿佛暴风雨中的荒海的波涛”,“辐射若太阳光,使空中的波涛立刻回旋,如遭飓风,汹涌奔腾于无边的荒野”,达到了掀天动地、翻江倒海的力度。续做的这一“残梦”展现了女主人公的结局:一方面,她为儿女牺牲一切反而被儿女无情放逐,一颗圣洁的慈母心受到最残酷的糟踏;另一方面,她为儿女的忘恩负义激起神圣的愤怒,一改忍辱自虐的旧态而奋起抗争、复仇,表现出捍卫自我尊严的凛然正气和自立于天地之间的精神意志。

  通过前后接续而又截然不同的两个梦境,这篇散文诗表达了什么意蕴呢?表层的涵义显而易见,这里描绘了一个人间惨剧的始末,揭示了一位含辛茹苦的母亲被忘恩负义的儿女所放逐的严酷事实,在道义上谴责了以 怨报德的负义者。为被侮辱被损害者打抱不平、伸张正义。这样的理解,固然并不乖离文本的意思,但还没有触及到一系列梦幻意象的内涵。要阐释梦境的深层意义,必须充分注意作者对梦中幻象的体验、感应和整合。如果说,本文的梦境并非作家虚构的产物,而是他某一真实的梦境的加工;那么,它的每一意象都发端于作家的潜意识,都打上了作家主体精神特别是深层意识的印记,都是作家早已打入内心深处的同类情感意向的一种独特的复现。从这一角度来读原作,我觉得作家以“做梦者”的身分出现在梦境中,做梦者“我”对梦中女主人公的遭遇与心态的体验和感应,达到了感同身受、息息相通的地步。他敏锐地感应着,入神地体察着,不由自主地扩张 着女主人公的一切:为所爱者牺牲自己的悲苦与欣慰,被所爱者背叛放逐的惊觉与悲愤,对负义者复仇的痛苦与决绝,对捍卫自我尊严的坚定与热烈,……这心心相印的一切,不仅突出地体现在本文一连串的梦幻意象之中,还可以从鲁迅生平经历中找到大量实证。可以说,鲁迅借梦中一幕人生惨剧,特别是“颓败线的颤动”景观,释放了自身深切沉重的同类情感郁结;他把这幕惨剧写成牺牲者的悲剧,把“颓败线的颤动”塑造成不朽的“石像”,就寄寓了一个惨痛的教训和深刻的命意:为所爱者牺牲自我并不能被他们所理解,反而祸延自己、被践踏,因此,不能无条件无原则地牺牲自我,也不能对负义者忍让妥协!这或许是鲁迅赋予本文、留予人们思索的一个更为深长的旨趣吧。

  字数:3286

  作者:闻鼎

  知识来源:张效民 主编.鲁迅作品赏析大辞典.成都:四川辞书出版社.1992.第259-261页.

  鲁迅作品全集鉴赏

  《朝花夕拾》

  范爱农《二十四孝图》藤野先生阿长与山海经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五猖会狗·猫·鼠琐记无常

  《仿徨》

  祝福弟兄在酒楼上伤逝离婚孤独者高老夫子示众长明灯肥皂幸福的家庭

  《呐喊》

  《呐喊》自序阿Q正传白光端午节风波故乡孔乙己狂人日记明天社戏头发的故事兔和猫一件小事鸭的喜剧

  《故事新编》

  序言、理水采薇铸剑非攻奔月出关补天起死

  《野草》

  《野草》英文译本序、《野草》题辞、秋夜影的告别求乞者我的失恋复仇复仇〔其二〕希望风筝好的故事过客死火狗的驳诘失掉的好地狱墓碣文颓败线的颤动立论死后这样的战士聪明人和傻子和奴才腊叶淡淡的血痕中一觉

  杂文集

  《伪自由书》《而己集》《花边文学》《热风》《坟》《准风月谈》《且介亭杂文》《且介亭杂文附集》《华盖集》《华盖集续编》

手机访问 作品人物网

热门推荐
作品人物网郑重声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旨在传播更多的信息,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QQ:727008645。
网站地图 红楼梦 三国演义
投稿邮箱727008645@qq.com
作品人物网vrrw.net 版权所有 2016-2020 ICP证:鄂ICP备17027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