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迅《忧“天乳”》原文及解析

【导语】:

《忧“天乳”》是鲁迅写的一篇文章,关于《忧“天乳”》的主要内容是什么一直受到大家的关注,小编来给大家分享一下。

  《顺天时报》载北京辟才胡同女附中主任欧阳晓澜女士不许剪发之女生报考,致此等人多有望洋兴叹之概云云②。是的,情形总要到如此,她不能别的了。但天足的女生尚可投考,我以为还有光明。不过也太嫌“新”一点。(此段引用“不许剪发之女生报考学校”的新闻,并简单对其评价,为后文进一步议论作铺垫。所谓“天足的女生尚可投考,我以为还有光明。不过也太嫌“新”一点”,意思是说作者按照新闻中不许剪发的女生报考的逻辑进行延伸,那么就应该不许“天足”而只允许“裹脚”的女生报考的,然而竟然让天足的女生报考,所以感觉其“新”。)

鲁迅《忧“天乳”》原文及解析

  男男女女,要吃这前世冤家的头发的苦,是只要看明末以来的陈迹便知道的③。我在清末因为没有辫子,曾吃了许多苦④,所以我不赞成女子剪发(因为在当时的社会,女子剪发就有可能受到歧视和异样的眼光,给自己带来意想不到的麻烦甚至伤害,就像“不许剪发之女生报考”一样)。北京的辫子,是奉了袁世凯⑤的命令而剪的,但并非单纯的命令,后面大约还有刀。否则,恐怕现在满城还拖着。女子剪发也一样,总得有一个皇帝(或者别的名称也可以),下令大家都剪才行。自然,虽然如此,有许多还是不高兴的,但不敢不剪。一年半载,也就忘其所以了;两年以后,便可以到大家以为女人不该有长头发的世界。这时长发女生,即有“望洋兴叹”之忧。倘只一部分人说些理由,想改变一点,那是历来没有成功过。(此段为从“社会改革角度对“女子剪发”抒发议论,觉得女子的剪发也和其他的改革一样,需要武力强制逼迫着才能施行,而一旦施行开来又转入另一个极端,弄得不剪发的女子反而成了另类和异端。)

  但现在的有力者,也有主张女子剪发的,可惜据地不坚。同是一处地方,甲来乙走,丙来甲走,甲要短,丙要长,长者剪,短了杀。这几年似乎是青年遭劫时期,尤其是女性。报载有一处是鼓吹剪发的,后来别一军攻入了,遇到剪发女子,即慢慢拔去头发,还割去两乳……。这一种刑罚,可以证明男子短发,已为全国所公认。只是女人不准学。去其两乳,即所以使其更像男子而警其妄学男子也。以此例之,欧阳晓澜女士盖尚非甚严欤?(此段从“官方倡导的角度对“女子剪发”进行议论,由于政府不统一,政令也是朝令夕改,让人无所适从,所以女子是否剪发也成了困扰民众的难题。)

  今年广州在禁女学生束胸,违者罚洋五十元。报章称之曰“天乳运动”⑥。有人以不得樊增祥⑦作命令为憾。公文上不见“鸡头肉”等字样,盖殊不足以餍文人学士之心。此外是报上的俏皮文章,滑稽议论。我想,如此而已,而已终古。(此段从上一段的“官方倡导”联想到“天乳运动”,从女人的“头发”过渡到“乳房”,逐渐引入本文主题。后文对此展开议论,引出文章题目“忧‘天乳’”之“忧”的具体内容。

  我曾经也有过“杞天之虑”⑧,以为将来中国的学生出身的女性,恐怕要失去哺乳的能力,家家须雇乳娘。但仅只攻击束胸是无效的。第一,要改良社会思想,对于乳房较为大方;第二,要改良衣装,将上衣系进裙里去。旗袍和中国的短衣,都不适于乳的解放,因为其时即胸部以下掀起,不便,也不好看的。(此段作者认为女子的“束胸”不利于女性身体健康和哺乳这是作者“忧”“天乳”的内容之一。而且作者认为,要取缔“束胸”而解放乳房首先要从“改良社会思想”和“改良衣装”两个方面着眼方有成效。)

  还有一个大问题,是会不会乳大忽而算作犯罪,无处投考?我们中国在中华民国未成立以前,是只有“不齿于四民之列”⑨者,才不准考试的。据理而言,女子断发既以失男女之别,有罪,则天乳更以加男女之别,当有功。但天下有许多事情,是全不能以口舌争的。总要上谕,或者指挥刀。

  否则,已经有了“短发犯”了,此外还要增加“天乳犯”,或者,也许还有“天足犯”。呜呼,女性身上的花样也特别多,而人生亦从此多苦矣。(以上两段为作者“忧”“天乳”的内容之二。从前文可见,女子剪发尚且因政令之不统一不稳定而饱受困扰,那么女子乳房是“束”还是“放”同样也会面临如此困境,甚至不光是乳房,或许“足”也会有同样的情形。)

  我们如果不谈什么革新,进化之类,而专为安全着想,我以为女学生的身体最好是长发,束胸,半放脚(缠过而又放之,一名文明脚)。因为我从北而南,所经过的地方,招牌旗帜,尽管不同,而对于这样的女人,却从不闻有一处仇视她的。(此段为对全文的总结,并以讽刺的言语说明当时社会对女学生最“安全”的方式就是“长发,束胸,半放脚”,因为这些都是旧式思想下传统装束,古板守旧、循规蹈矩,因而不会受到社会上异样的眼光和嫉恨仇视,但如此一来,也就谈不上社会的“革新,进化之类”。

  九月四日

 

 

  【注释】

  ①本篇最初发表于一九二七年十月八日《语丝》周刊第一五二期。

  ②《顺天时报》:日本帝国主义者在北京所办的中文报纸。一九二七年八月七日该报刊载《女附中拒绝剪发女生入校》新闻一则说:“西城辟才胡同女附中主任欧阳晓澜女士自长校后,不惟对于该校生功课认真督责指导,即该校学风,由女士之严厉整顿,亦日臻良善,近闻该校此次招考新生,凡剪发之女学生前往报名者,概予拒绝与考,因之一般剪发女生多有望洋兴叹之概云。”

  ③指清朝统治者强迫汉族人民剃发垂辫一事。一六四四年(明崇祯十七年)清兵入关及定都北京后,即下令剃发垂辫,因受到各地人民反对及局势未定而中止。次年五月攻占南京后,又下了严厉的剃发令,限于布告之后十日,“尽使薙(剃)发,遵依者为我国之民,迟疑者同逆命之寇”,如“已定地方之人民,仍存明制,不随本朝之制度者,杀无赦!”此事曾引起各地人民的广泛反抗,有许多人被杀。

  ④作者在清代末年留学日本时,即将辫子剪掉,据许寿裳《亡友鲁迅印象记》所记,时间在一九〇二年(清光绪二十八年)秋冬之际。他在一九〇九年(宣统元年)归国后曾因没有辫子而吃过许多苦。参看《且介亭杂文·病后杂谈之余》和《且介亭杂文末编·因太炎先生而想起的二三事》。

  ⑤袁世凯:一九一二年三月五日南京临时政府曾通令“人民一律剪辫”;同年十一月初,袁世凯在北京发布的一项令文中,也有“剪发为民国政令所关,政府岂能漠视”等话。

  ⑥“天乳运动”:一九二七年七月七日,国民党广东省政府委员会第三十三次会议,通过代理民政厅长朱家骅提议的禁止女子束胸案,规定“限三个月内所有全省女子,一律禁止束胸,……倘逾限仍有束胸,一经查确,即处以五十元以上之罚金,如犯者年在二十岁以下,则罚其家长。”(见一九二七年七月八日广州《国民新闻》)七月二十一日明令施行,一些报纸也大肆鼓吹,称之为“天乳运动”。

  ⑦樊增祥(1846—1931):湖北恩施人,清光绪进士,曾任江苏布政使。他曾经写过许多“艳体诗”,专门在典故和对仗上卖弄技巧;做官时所作的判牍,也很轻浮。下文的“鸡头肉”,是芡实(一种水生植物的果实)的别名。宋代刘斧《青琐高议》前集卷六《骊山记》载:“一日,贵妃浴出,对镜匀面,裙腰褪,微露一乳,……(帝)指妃乳言曰:‘软温新剥鸡头肉。’”

  ⑧“杞天之虑”:这是杨荫榆掉弄成语“杞人忧天”而成的不通的文言句子。

  ⑨“不齿于四民之列”:民国以前,封建统治阶级对于所谓“惰民”、“乐籍”以及戏曲演员、官署差役等等都视为贱民,将他们排斥在所谓“四民”(士、农、工、商)之外,禁止参加科举考试。

  鲁迅作品全集鉴赏

  《朝花夕拾》

  范爱农《二十四孝图》藤野先生阿长与山海经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五猖会狗·猫·鼠琐记无常

  《仿徨》

  祝福弟兄在酒楼上伤逝离婚孤独者高老夫子示众长明灯肥皂幸福的家庭

  《呐喊》

  《呐喊》自序阿Q正传白光端午节风波故乡孔乙己狂人日记明天社戏头发的故事兔和猫一件小事鸭的喜剧

  《故事新编》

  序言、理水采薇铸剑非攻奔月出关补天起死

  《野草》

  《野草》英文译本序、《野草》题辞、秋夜影的告别求乞者我的失恋复仇复仇〔其二〕希望风筝好的故事过客死火狗的驳诘失掉的好地狱墓碣文颓败线的颤动立论死后这样的战士聪明人和傻子和奴才腊叶淡淡的血痕中一觉

  杂文集

  《伪自由书》《而己集》《花边文学》《热风》《坟》《准风月谈》《且介亭杂文》《且介亭杂文附集》《华盖集》《华盖集续编》

手机访问 作品人物网

热门推荐
作品人物网郑重声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旨在传播更多的信息,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QQ:727008645。
网站地图 红楼梦 三国演义
投稿邮箱727008645@qq.com
作品人物网vrrw.net 版权所有 2016-2020 ICP证:鄂ICP备1702792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