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迅《“人话”》原文及赏析

【导语】:

《“人话”》是鲁迅写的一篇文章,关于《“人话”》的主要内容是什么呢?小编来给大家介绍分享。

记得荷兰的作家望蔼覃(F.Van Eeden)②──可惜他去年死掉了──所做的童话《小约翰》里,记着小约翰听两种菌类相争论,从旁批评了一句“你们俩都是有毒的”,菌们便惊喊道:“你是人么?这是人话呵!”(从《小约翰》中的一段内容说起,引出“人话”,后文对此进行评论。)

从菌类的立场看起来,的确应该惊喊的。人类因为要吃它们,才首先注意于有毒或无毒,但在菌们自己,这却完全没有关系,完全不成问题。(此段是对上文引用《小约翰》中的内容的解释说明,所谓“人话”就是站在人的立场以人的利害关系和亲疏远近而说出的话。)

(以上为文章第一部分,从《小约翰》中的内容引出“人话”,并解释其含义。)

鲁迅《“人话”》原文及赏析

虽是意在给人科学知识的书籍或文章,为要讲得有趣,也往往太说些“人话”。这毛病,是连法布耳(J.H.Fabre)③做的大名鼎鼎的《昆虫记》(Souvenirs Entomologiques),也是在所不免的。随手抄撮的东西不必说了。近来在杂志上偶然看见一篇教青年以生物学上的知识的文章④,内有这样的叙述──

“鸟粪蜘蛛……形体既似鸟粪,又能伏着不动,自己假做鸟粪的样子。”

“动物界中,要残食自己亲丈夫的很多,但最有名的,要算前面所说的蜘蛛和现今要说的螳螂了。……”(以上为列举了两个用“人话”来描述动物的实例,后文对此进行解释。)

这也未免太说了“人话”。鸟粪蜘蛛只是形体原像鸟粪,性又不大走动罢了,并非它故意装作鸟粪模样,意在欺骗小虫豸。螳螂界中也尚无五伦⑤之说,它在交尾中吃掉雄的,只是肚子饿了,在吃东西,何尝知道这东西就是自己的家主公。但经用“人话”一写,一个就成了阴谋害命的凶犯,一个是谋死亲夫的毒妇了。实则都是冤枉的。(此段是对上文引用的两个实例的进一步说明,用“人话”来描述动物,无疑将人的思维角度甚至道德文化强加到动物身上,从而导致对其的误解。)

(以上为文章的第二部分,通过两个实例说明在“给人科学知识的书籍或文章”中,在介绍和描述过程中往往使用“人话”,从而产生偏见。)

“人话”之中,又有各种的“人话”:有英人话,有华人话。华人话中又有各种:有“高等华人话”,有“下等华人话”。浙西有一个讥笑乡下女人之无知的笑话──“是大热天的正午,一个农妇做事做得正苦,忽而叹道:‘皇后娘娘真不知道多么快活。这时还不是在床上睡午觉,醒过来的时候,就叫道:太监,拿个柿饼来!’”

然而这并不是“下等华人话”,倒是高等华人意中的“下等华人话”,所以其实是“高等华人话”。在下等华人自己,那时也许未必这么说,即使这么说,也并不以为笑话的。(以上两段进一步说明“人话”也不是一样的,还可以进一步细分为“英人话”、“华人话”、“上等人话”、“下等人话”等,并举了一个例子来说明。)

再说下去,就要引起阶级文学的麻烦来了,“带住”。(此段点出“阶级文学”,暗示了作者本文要表达的主旨,也就是说,人的话语代表了他所属阶级的思想和立场,其实也就是从另一个侧面对当时“文学无阶级性”的观点的批驳。)

(以上为文章第三部分,也是文章要表现的重点内容,讲明“人话”也要根据其代表的阶级立场加以细分。)

现在很有些人做书,格式是写给青年或少年的信。自然,说的一定是“人话”了。但不知道是那一种“人话”?为什么不写给年龄更大的人们?年龄大了就不屑教诲么?还是青年和少年比较的纯厚,容易诓骗呢?

(以上为文章第四部分,是从上文的“人话”联想到一些中老年人以“书信”的格式来“教诲”青年或少年,并对此进行评论。作者认为这种用于“教诲”青年或少年的“人话”,其实往往是出于中老年的保守的僵化的思想,是将自己的思想和立场强加到青年或少年身上,并且一针见血的指出,这种教诲式“人话”之所以大行其道,不是青年或少年急需教诲,而是青年或少年更容易诓骗。)

 

                           三月二十一日

 

 

   【注释】

   ① 本篇最初发表于一九三三年三月一十八日《申报·自由谈》,署名何家干。

   ② 望·蔼覃(18601932):荷兰作家、医生。《小约翰》发表于一八八五年,一九二七年曾由鲁迅译成中文,一九二八年北平未名社出版。菌类的争论见于该书第五章。

   ③ 法布耳(18231915)法国昆虫学家。他的《昆虫记》共十卷,第一卷于一八七九年出版,第十卷于一九一〇年出版,是一部介绍昆虫生活情态的书。

   ④ 指一九三三年三月号《中学生》刊载的王历农《动物的本能》一文。

   ⑤ 五伦:我国封建社会称君臣、父子、夫妇、兄弟、朋友五种关系为“五伦”,《孟子·滕文公》中说这五种关系的准则是“父子有亲,君臣有义,夫妇有别,长幼有序,朋友有信”。

  鲁迅作品全集鉴赏

  《朝花夕拾》

  范爱农《二十四孝图》藤野先生阿长与山海经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五猖会狗·猫·鼠琐记无常

  《仿徨》

  祝福弟兄在酒楼上伤逝离婚孤独者高老夫子示众长明灯肥皂幸福的家庭

  《呐喊》

  《呐喊》自序阿Q正传白光端午节风波故乡孔乙己狂人日记明天社戏头发的故事兔和猫一件小事鸭的喜剧

  《故事新编》

  序言、理水采薇铸剑非攻奔月出关补天起死

  《野草》

  《野草》英文译本序、《野草》题辞、秋夜影的告别求乞者我的失恋复仇复仇〔其二〕希望风筝好的故事过客死火狗的驳诘失掉的好地狱墓碣文颓败线的颤动立论死后这样的战士聪明人和傻子和奴才腊叶淡淡的血痕中一觉

  杂文集

  《伪自由书》《而己集》《花边文学》《热风》《坟》《准风月谈》《且介亭杂文》《且介亭杂文附集》《华盖集》《华盖集续编》

手机访问 作品人物网

热门推荐
作品人物网郑重声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旨在传播更多的信息,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QQ:727008645。
网站地图 红楼梦 三国演义
投稿邮箱727008645@qq.com
作品人物网vrrw.net 版权所有 2016-2020 ICP证:鄂ICP备17027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