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迅《“抄靶子”》原文及解析

【导语】:

《“抄靶子”》是鲁迅写的一篇文章,关于《“抄靶子”》的主要内容是什么一直受到大家的关注,小编来给大家介绍《“抄靶子”》原文及解析。来了解一下吧。

  中国究竟是文明最古的地方,也是素重人道的国度,对于人,是一向非常重视的【首先点明中国“素重人道”,从后文可知,此为讽刺和反语】。至于偶有凌辱诛戮,那是因为这些东西并不是人的缘故【这是“素重人道”的表现,后文为具体实例】。皇帝所诛者,“逆”也,官军所剿者,“匪”也,刽子手所杀者,“犯”也,满洲人“入主中夏”,不久也就染了这样的淳风,雍正皇帝要除掉他的弟兄,就先行御赐改称为“阿其那”与“塞思黑”②,我不懂满洲话,译不明白,大约是“猪”和“狗”罢。黄巢③造反,以人为粮,但若说他吃人,是不对的,他所吃的物事,叫作“两脚羊”【以上为中国历史上“素重人道”的具体实例,中国的“素重人道”并非表现在珍惜生命上,而是另辟蹊径,先将要杀的人变更其称呼,让其成为“非人”,这样就可以心安理得名正言顺的实施杀戮,实际上揭示的正是中国历史文化的虚伪性和残酷性】

鲁迅《“抄靶子”》原文及解析

  时候是二十世纪,地方是上海,虽然骨子里永是“素重人道”,但表面上当然会有些不同的。对于中国的有一部分并不是“人”的生物,洋大人如何赐谥,我不得而知,我仅知道洋大人的下属们所给与的名目。【此段承上启下,指出当时社会“素重人道”的思想内涵和表现形式和前文所述历史上的案例本质上毫无区别,此处所谓“洋大人的下属们”是指受雇于租界的中国人,主要是指“穿制服的”的警察、狱卒之类。】

  假如你常在租界的路上走,有时总会遇见几个穿制服的同胞和一位异胞(也往往没有这一位),用手枪指住你,搜查全身和所拿的物件。倘是白种,是不会指住的;黄种呢,如果被指的说是日本人,就放下手枪,请他走过去;独有文明最古的黄帝子孙,可就“则不得免焉”④了。这在香港,叫作“搜身”,倒也还不算很失了体统,然而上海则竟谓之“抄靶子”。【此段点明上文所谓“洋大人的下属们所给与的名目”的具体名称——“抄靶子”,照应文章题目。】

  抄者,搜也,靶子是该用枪打的东西,我从前年九月以来⑤,才知道这名目的的确。四万万靶子,都排在文明最古的地方,私心在侥幸的只是还没有被打着。洋大人的下属,实在给他的同胞们定了绝好的名称了。【此段是针对“抄靶子”所发的议论和感慨,中国正因为有这种特色的“素重人道”的历史和文化,才导致文化落后国力衰弱至斯,自己不把自己当人看,也难怪被洋人看成任意侵辱欺凌的“靶子”,字里行间,包含着沉痛的反思。】

  然而我们这些“靶子”们,自己互相推举起来的时候却还要客气些。我不是“老上海”,不知道上海滩上先前的相骂,彼此是怎样赐谥的了。但看看记载,还不过是“曲辫子”,“阿木林”⑥。“寿头码子”虽然已经是“猪”的隐语,然而究竟还是隐语,含有宁“雅”而不“达”⑦的高谊。若夫现在,则只要被他认为对于他不大恭顺,他便圆睁了绽着红筋的两眼,挤尖喉咙【形象鲜明】,和口角的白沫同时喷出两个字来道:猪猡!【此段进一步揭示这种“素重人道”文化的在中国的普遍性,统治者和上层阶级为了对付政敌,采用将别人称作“非人”的手段可谓是历史悠久,并运用的炉火纯青,当时代进化到二十世纪,中国人却普遍被洋人看成非人的“靶子”,然而就是这些被洋人看成“靶子”的中国人——无论是上层还是下层——仍然互相不把对方当人看,从含蓄隐晦的“曲辫子”、“阿木林”到简单直接的“猪猡”,所表达的都是这种渗入骨髓的“素重人道”思想。】

                              六月十六日

 

  【注释】

  ① 本篇最初发表于一九三三年六月二十日《申报·自由谈》。

  ② 清朝雍正皇帝(胤禛,康熙第四子)未即位前,和他的兄弟争谋皇位;即位以后,于雍正四年(1726)命削去他的弟弟胤禩(康熙第八子)和胤禟(康熙第九子)二人宗籍,并改胤禩名为“阿其那”,改胤禟名为“塞思黑”。在满语中,前者是狗的意思,后者是猪的意思。

  ③ 黄巢(?─884):曹州冤句(今山东菏泽)人,唐末农民起义领袖。旧史书中多有夸张其残暴的记载。《旧唐书·黄巢传》说他起义时“俘人而食”,但无“两脚羊”的名称。鲁迅引用此语,当出自南宋庄季裕《鸡肋编》中:“自靖康丙午岁(1126),金狄乱华,六七年间,山东、京西、淮南等路,荆榛千里,斗米至数十千,且不可得。盗贼官兵以至居民,更互相食,人肉之价,贱于犬豕,肥壮者一枚不过十五千,全躯暴以为腊。登州范温率忠义之人,绍兴癸丑岁(1133)泛海到钱塘,有持至行在(杭州)犹食者。老瘦男子谓之饶把火,妇人少艾者名之下羹羊,小儿呼为和骨烂:又通目为两脚羊。”

  ④ “则不得免焉”:语见《孟子·梁惠王》。

  ⑤ 前年九月以来:指一九三一年“九·一八”事变以来。

  ⑥ “曲辫子”:即乡愚。汪仲贤《上海俗语图说》:“上海人目初到上海者为‘曲辫子’。骂人话,意为猪。因为猪尾巴短如辫,常曲卷。”“阿木林”,即傻子。都是上海话。

  ⑦ 宁“雅”而不“达”:清末严复在《天演论·译例言》中曾说“评事三难:信、达、雅”。按“信”指忠实于原作;“达”指语言通顺明白;“雅”指文雅。

  鲁迅作品全集鉴赏

  《朝花夕拾》

  范爱农《二十四孝图》藤野先生阿长与山海经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五猖会狗·猫·鼠琐记无常

  《仿徨》

  祝福弟兄在酒楼上伤逝离婚孤独者高老夫子示众长明灯肥皂幸福的家庭

  《呐喊》

  《呐喊》自序阿Q正传白光端午节风波故乡孔乙己狂人日记明天社戏头发的故事兔和猫一件小事鸭的喜剧

  《故事新编》

  序言、理水采薇铸剑非攻奔月出关补天起死

  《野草》

  《野草》英文译本序、《野草》题辞、秋夜影的告别求乞者我的失恋复仇复仇〔其二〕希望风筝好的故事过客死火狗的驳诘失掉的好地狱墓碣文颓败线的颤动立论死后这样的战士聪明人和傻子和奴才腊叶淡淡的血痕中一觉

  杂文集

  《伪自由书》《而己集》《花边文学》《热风》《坟》《准风月谈》《且介亭杂文》《且介亭杂文附集》《华盖集》《华盖集续编》

手机访问 作品人物网

热门推荐
作品人物网郑重声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旨在传播更多的信息,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QQ:727008645。
网站地图 红楼梦 三国演义
投稿邮箱727008645@qq.com
作品人物网vrrw.net 版权所有 2016-2020 ICP证:鄂ICP备1702792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