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迅《玩笑只当它玩笑(上)》原文及赏析

【导语】:

《玩笑只当它玩笑(上)》是鲁迅的一篇文章,关于《玩笑只当它玩笑(上)》的主要内容是什么呢?小编来给大家介绍分享。

  不料刘半农先生竟忽然病故了,学术界上又短少了一个人。这是应该惋惜的。但我于音韵学一无所知,毁誉两面,都不配说一句话。我因此记起的是别一件事,是在现在的白话将被“扬弃”或“唾弃”②之前,他早是一位对于那时的白话,尤其是欧化式的白话的伟大的“迎头痛击”者。【从刘半农的病逝说起,转而叙述其抨击白话文白话文的情况,后文对此举例说明。】

鲁迅《玩笑只当它玩笑(上)》原文及赏析

他曾经有过极不费力,但极有力的妙文:

“我现在只举一个简单的例:

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悦乎?③’

这太老式了,不好!

‘学而时习之,’子曰,‘不亦悦乎?’

这好!

‘学而时习之,不亦悦乎?’子曰。

这更好!为什么好?欧化了。但‘子曰’终没有能欧化到‘曰子’!”【以上引用刘半农的原文。】

  这段话见于《中国文法通论》④中,那书是一本正经的书;作者又是《新青年》的同人,五四时代“文学革命”的战士,现在又成了古人了。中国老例,一死是常常能够增价的,所以我想从新提起,并且提出他终于也是论语社的同人,有时不免发些“幽默”;原先也有“幽默”,而这些“幽默”,又不免常常掉到“开玩笑”的阴沟里去的。【此段介绍前文所引用的刘半农的原文的出处,并对当时社会背景和其书其人进行简单的介绍,并指出刘半农爱发“幽默”的特点,而这种“幽默”并非真幽默,往往是流于“开玩笑”范畴,照应文章题目,而前文所引用的刘半农的原文就属于“开玩笑”,后文对其进一步分析。】

  实例也就是上面所引的文章,其实是,那论法,和顽固先生,市井无赖,看见青年穿洋服,学外国话了,便冷笑道:“可惜鼻子还低,脸孔也不白”的那些话,并没有两样的。【此段从“论法”也就是所用的手段角度对前文所引用的原文进行分析,通过打比方的方式点明刘半农并非以正经严肃的态度进行批评,而是加以讥讽和嘲笑。】

  自然,刘先生所反对的是“太欧化”。但“太”的范围是怎样的呢?他举出的前三法,古文上没有,谈话里却能有的,对人口谈,也都可以懂。只有将“子曰”改成“曰子”是决不能懂的了。然而他在他所反对的欧化文中也寻不出实例来,只好说是“‘子曰’终没有能欧化到‘曰子’!”那么,这不是“无的放矢”吗?【此段从引用原文具体内容方面进行分析,指出刘半农所的原文讽刺白话文“子曰”没能欧化到“曰子”,的确,如果真的出现“曰子”,那么的确不伦不类,对其嘲笑讽刺亦无不可,然实际上白话文并未出现“曰子”的字眼,只不过是刘半农为了讽刺而故意推导出来的,这就和在别人脸上抹上污点后再去嘲笑其人丑陋一般,所以作者说如此批评白话文其实就是“无的放矢”。此段和前一段是解释刘半农的原文属于“开玩笑”的原因。】

  欧化文法的侵入中国白话中的大原因,并非因为好奇,乃是为了必要。国粹学家痛恨鬼子气,但他住在租界里,便会写些“霞飞路”,“麦特赫司脱路”⑤那样的怪地名;评论者何尝要好奇,但他要说得精密,固有的白话不够用,便只得采些外国的句法。比较的难懂,不像茶淘饭似的可以一口吞下去是真的,但补这缺点的是精密。胡适先生登在《新青年》上的《易卜生主义》⑥,比起近时的有些文艺论文来,的确容易懂,但我们不觉得它却又粗浅、笼统吗?【此段点明自己的观点,即白话文的“欧化”是其本身的需要决定的,也就是对于一些外国引入的新名词、新观点,现有的白话文无法进行精确而完整的表达,不得已引入外文的句法,虽然开始不太习惯,但普遍被接受后就成为了自己文法的一部分。】

  如果嘲笑欧化式白话的人,除嘲笑之外,再去试一试绍介外国的精密的论著,又不随意改变、删削,我想,他一定还能够给我们更好的箴规。【此段建议嘲笑白话被欧化之人,自己去尝试介绍外国的作品,如此方能体会其中的困难之处,并明白欧化之必需。】

  用玩笑来应付敌人,自然也是一种好战法,但触着之处,须是对手的致命伤,否则,玩笑终不过是一种单单的玩笑而已。【此段是对刘半农以这种“开玩笑”的方式批评白话文的看法,认为此举并不可取,进一步重申自己的观点,并照应文章题目。】

                                七月十八日

 

 

◇文公直给康伯度的信

  伯度先生:今天读到先生在《自由谈》刊布的大作,知道为西人侵略张目的急先锋(汉奸)仍多,先生以为欧式文化的风行,原因是“必要”。这我真不知是从那里说起?中国人虽无用,但是话总是会说的。如果一定要把中国话取消,要乡下人也“密司忒”起来,这不见得是中国文化上的“必要”吧。譬如照华人的言语说:张甲说:“今天下雨了。”李乙说:“是的,天凉了。”若照尊论的主张,就应该改做:“今天下雨了,”张甲说。“天凉了,──是的;”李乙说。这个算得是中华民国全族的“必要”吗?一般翻译大家的欧化文笔,已足阻尽中西文化的通路,使能读原文的人也不懂译文。再加上先生的“必要”,从此使中国更无可读的西书了。陈子展先生提倡的“大众语”,是天经地义的。中国人间应该说中国话,总是绝对的。而先生偏要说欧化文法是必要!毋怪大名是“康伯度”,真十足加二的表现“买办心理”了。刘半农先生说:“翻译是要使不懂外国文的人得读”;这是确切不移的定理。而先生大骂其半农,认为非使全中国人都以欧化文法为“必要”的性命不可!先生,现在暑天,你歇歇吧!帝国主义的灭绝华人的毒气弹,已经制成无数了。先生要做买办尽管做,只求不必将全个民族出卖。

  我是一个不懂颠倒式的欧化文式的愚人!对于先生的盛意提倡,几乎疑惑先生已不是敝国人了。今特负责请问先生为甚么投这文化的毒瓦斯?是否受了帝国主义者的指使?总之,四万万四千九百万(陈先生以外)以内的中国人对于先生的主张不敢领教的!幸先生注意。

  文公直七月二十五日

  八月七日《申报》《自由谈》。

 

◇康伯度答文公直

  公直先生:中国语法里要加一点欧化,是我的一种主张,并不是“一定要把中国话取消”,也没有“受了帝国主义者的指使”,可是先生立刻加给我“汉奸”之类的重罪名,自己代表了“四万万四千九百万(陈先生以外)以内的中国人”,要杀我的头了。我的主张也许会错的,不过一来就判死罪,方法虽然很时髦,但也似乎过分了一点。况且我看“四万万四千九百万(陈先生以外)以内的中国人”,意见也未必都和先生相同,先生并没有征求过同意,你是冒充代表的。

  中国语法的欧化并不就是改学外国话,但这些粗浅的道理不想和先生多谈了。我不怕热,倒是因为无聊。不过还要说一回:我主张中国语法上有加些欧化的必要。这主张,是由事实而来的。中国人“话总是会说的”,一点不错,但要前进,全照老样却不够。眼前的例,就如先生这几百个字的信里面,就用了两回“对于”,这和古文无关,是后来起于直译的欧化语法,而且连“欧化”这两个字也是欧化字;还用着一个“取消”,这是纯粹日本词;一个“瓦斯”,是德国字的原封不动的日本人的音译。

  都用得很惬当,而且是“必要”的。譬如“毒瓦斯”罢,倘用中国固有的话的“毒气”,就显得含混,未必一定是毒弹里面的东西了。所以写作“毒瓦斯”,的确是出乎“必要”的。

  先生自己没有照镜子,无意中也证明了自己也正是用欧化语法,用鬼子名词的人,但我看先生决不是“为西人侵略张目的急先锋(汉奸)”,所以,也想由此证明我也并非那一伙。否则,先生含狗血喷人,倒先污了你自己的尊口了。

  我想,辩论事情,威吓和诬陷,是没有用处的。用笔的人,一来就发你的脾气,要我的性命,更其可笑得很。先生还是不要暴躁,静静的再看看自己的信,想想自己,何如?

  专此布复,并请

  热安。

  弟康伯度⑦脱帽鞠躬。八月五日。

  八月七日《申报》《自由谈》

 

  【注释】

  ①本篇最初发表于一九三四年七月二十五日《申报·自由谈》。

  ②白话将被“扬弃”或“唾弃”:当时在“大众语”讨论中,有人主张“扬弃”白话文,如高荒在《由反对文言文到建设大众语》中说:“把白话文里面合乎大众需要的部分提高,不合乎大众需要的部分消灭,在实践中将白话文‘扬弃’。”(见一九三四年七月十五日《中华日报·星期专论》)“唾弃”一语见本书《倒提》附录。

  ③“学而时习之,不亦悦乎?”:语见《论语·学而》。

  ④《中国文法通论》:刘半农著,一九二〇年上海求益书社出版。本文所引的一段,见该书一九二四年印行的《四版附言》中。

  ⑤“霞飞路”:旧时上海法租界的路名;露飞(JJCJoffre18521931),是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法国的统帅。“麦特赫司脱路”,旧时上海公共租界的路名;麦特赫司脱(WHMedhurst),一八六〇年左右的英国驻沪领事。

  ⑥胡适的《易卜生主义》一文,发表于一九一八年六月十五日《新青年》第四卷第六号。

  ⑦“康伯度”,即德语“买办”,参看本卷第263页注④。鲁迅因林默说他写文章是“买办”手笔,故意用了这个名字。

  鲁迅作品全集鉴赏

  《朝花夕拾》

  范爱农《二十四孝图》藤野先生阿长与山海经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五猖会狗·猫·鼠琐记无常

  《仿徨》

  祝福弟兄在酒楼上伤逝离婚孤独者高老夫子示众长明灯肥皂幸福的家庭

  《呐喊》

  《呐喊》自序阿Q正传白光端午节风波故乡孔乙己狂人日记明天社戏头发的故事兔和猫一件小事鸭的喜剧

  《故事新编》

  序言、理水采薇铸剑非攻奔月出关补天起死

  《野草》

  《野草》英文译本序、《野草》题辞、秋夜影的告别求乞者我的失恋复仇复仇〔其二〕希望风筝好的故事过客死火狗的驳诘失掉的好地狱墓碣文颓败线的颤动立论死后这样的战士聪明人和傻子和奴才腊叶淡淡的血痕中一觉

  杂文集

  《伪自由书》《而己集》《花边文学》《热风》《坟》《准风月谈》《且介亭杂文》《且介亭杂文附集》《华盖集》《华盖集续编》

手机访问 作品人物网

热门推荐
作品人物网郑重声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旨在传播更多的信息,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QQ:727008645。
网站地图 红楼梦 三国演义
投稿邮箱727008645@qq.com
作品人物网vrrw.net 版权所有 2016-2020 ICP证:鄂ICP备17027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