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迅《致台静农》全文、注释和赏析

【导语】:

静农兄: 八月十日信收到。素园逝去,实足哀伤,有志者入泉,无为者住世,岂佳事乎。忆前年曾以布面《外套》一本见赠,殆其时已有无常之感。今此书尚在行箧,览之黯然。 郑君治学,盖

  静农兄:

  八月十日信收到。素园逝去,实足哀伤,有志者入泉,无为者住世,岂佳事乎。忆前年曾以布面《外套》一本见赠,殆其时已有无常之感。今此书尚在行箧,览之黯然。

  郑君治学,盖用胡适之法,往往恃孤本秘笈,为惊人之具,此实足以炫耀人目,其为学子所珍赏,宜也。我法稍不同,凡所泛览,皆通行之本,易得之书,故遂孑然于学林之外,《中国小说史略》而非断代,即尝见贬于人。但此书改定本,早于去年出版,已嘱书店寄上一册,至希察收。虽曰改定,而所改实不多,盖近几年来,域外奇书,沙中残楮,虽时时介绍于中国,但尚无需因此大改《史略》,故多仍之。郑君所作《中国文学史》,顷已在上海豫约出版,我曾于《小说月报》上见其关于小说者数章,诚哉滔滔不已,然此乃文学史资料长编,非“史”也。但倘有具史识者,资以为史,亦可用耳。

  年来伏处牖下,于小说史事,已不经意,故遂毫无新得。上月得石印传奇《梅花梦》一部两本,为毗陵陈森所作,此人亦即作《品花宝鉴》者,《小说史略》误作陈森书,衍一“书”字,希讲授时改正。此外又有木刻 《梅花梦传奇》,似张姓者所为,非一书也。

  上海曾大热,近已稍凉,而文禁如毛,缇骑遍地,则今昔不异,久见而惯,故旅舍或人家被捕去一少年,已不如捕去一鸡之耸人耳目矣。我亦颇麻木,绝无作品,真所谓食菽而已。早欲翻阅二十四史,曾向商务印书馆豫约一部,而今年遂须延期,大约后年之冬,才能完毕,惟有服鱼肝油,延年却病以待之耳。

  此复,即颂

  曼福。

  迅 启上 八月十五夜

鲁迅《致台静农》全文、注释和赏析

  【析】 书信是一种灵活自由而不拘一格的文体。或记事状物,或抒情言志,或议论感怀,均可适意而为。然而,书信又因人而异,具有执笔者鲜明的个性。鲁迅的这封书信,以其深沉的体验,独有的认识,深深感染着读者。

  这封书信的艺术魅力何在呢?首先,它形散而神不散。此信分别谈到了韦素园和郑振铎两人,貌似互不相干,前后无因果关系,它们各自独立,分别表述了一个完整的意思,但又串联在一个总体构思上,那就是关心文坛的兴衰。

  同年8月1日,韦素园与世长辞。噩耗传来,鲁迅感到非常哀痛。在此书信中,他再次表达了对素园的悼念与哀思。其与众不同之处在于:一是,素园乃是一位默默无闻的青年,未名社成员之一,病殁之后,“文坛上并无人开口”,而鲁迅却一再表示:“素园逝去,实足哀伤”。这是由于,照鲁迅看来,素园身上具有的那种认真、踏实的精神,是最可宝贵的,是开创革命事业必不可少的。他曾在 《忆韦素园君》 一文中写道: 素园“并非天才,也非豪杰,当然更不是高楼的尖顶,或名园的美花,然而他是楼下的一块石材,园中的一撮泥土,在中国第一要他多”。人们唯有用这种精神去工作、去战斗,才能赢得胜利的明天。这说明鲁迅悼念的是位能在黑暗中发光发热的有为青年。二是,在鲁迅的悼念之中,未见一味溢美的逢迎,更无缠绵悱恻的感伤。一句反语:“有志者入泉,无为者住世,岂佳事乎”,充分展示出素园的认真踏实,有朝气、有作为的禀性。同时,将“有志者”与“无为者”作鲜明的对照,表明鲁迅对素园的悼念,不仅仅在于对朋友个人的抒情感怀,主要为着国家和民族的将来;不仅仅为了死者消逝的过去,更着眼于生者的今天和明天。因而,鲁迅对死者的沉痛哀悼是与对反动派的斥责结合在一起的。素园虽因肺病而殁,但是,如果他不是太认真,不是“拚命的对付着内忧外患”,也许病魔不会袭来,不至于夺走他的生命。素园之死,难道不是社会造成的悲剧!接下去,鲁迅以素园所译的果戈理的《外套》,“尚在行箧,览之黯然”一句,将自己对素园的悼念与哀痛,重重地加上一笔,给读者留下了强烈的震撼与启迪。

  当时,郑振铎是位正当壮年的作家、文学史家,文学研究会的发起人之一。他的《插图本中国文学史》于本年度出版。鲁迅的 《中国小说史略》 一书,早在20年代问世,1931年出了修订本。在这封书信中,鲁迅很自然地会将两部文学史作适当的分析与比较。其一,就治学态度而言,郑君“往往恃孤本秘笈,为惊人之具,此实足以炫耀人目,其为学子所珍赏”。鲁迅则不同,“凡所泛览,皆通行之本,易得之书”。在前后两处,作者分别用 “宜也”和“故遂孑然于学林之外”两句,曲折含蓄地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其二,就《文学史》而言,鲁迅仅借郑君《文学史》中有关小说的数章而论,认为“此乃文学史资料长编,非 ‘史’也。但倘有具史识者,资以为史,亦可用耳”,能以一分为二的态度对待之。至于自己的修改本,尽管近年“域外奇书,沙中残楮”时有发现,但“尚无需大改《史略》”之必要; 与此同时,鲁迅对学者的意见是尊重的,在 《史略》修订本 “题记”中写道:“中国尝有论者,谓当有以朝代为分之小说史,亦殆非肤泛之论也”。

  其次,这封书信的艺术魅力在于,旨明而意婉,于不经意之中寄真谛。信的最后部分,信笔写来,不仅写出了当时的黑暗现实,显示事物的特征,“文禁如毛,缇骑遍地”;而且用反语表达了自己的态度,“今昔不异,久见而惯”,并以一比喻“旅舍或人家被捕去一少年,已不如捕去一鸡之耸人耳目矣”,可见反动派的思想禁锢与武力镇压之严酷。然而,反动派尽管气势汹汹,但并不表明其强大,恰恰是没落空虚的一种反映。鲁迅进而用一句反话,“我亦麻木,绝无作品,真可谓食菽而已”,倾诉了作者对黑暗现实的极端憎恶的感情。这段写当时现实的文字,从表面上来看,似乎与悼素园、评郑君文学史的文字无任何关系,但在客观上,却使读者不由自主地产生对比与联想的效果。鲁迅对人民一腔热忱,对敌人憎恶无比;反动派对人民则武力讨伐配以文力征伐。在这里,作者把自己的爱憎感情,与关心文坛的兴衰完全融合在一起了。

  综观全文,在这封篇幅简短的书信中,作者悼韦素园,叙郑振铎,议现实生活,用一连串的事实与感受,以对黑暗现实的鞭挞与否定,对美好光明事物的赞颂与向往为基础,从而组成了一个有机的艺术整体,显示了鲁迅书信的深刻性和战斗性。

  字数:2397

  作者:蔡传桂

  知识来源:张效民 主编.鲁迅作品赏析大辞典.成都:四川辞书出版社.1992.第333-334页.

  鲁迅作品全集鉴赏

  《朝花夕拾》

  范爱农《二十四孝图》藤野先生阿长与山海经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五猖会狗·猫·鼠琐记无常

  《仿徨》

  祝福弟兄在酒楼上伤逝离婚孤独者高老夫子示众长明灯肥皂幸福的家庭

  《呐喊》

  《呐喊》自序阿Q正传白光端午节风波故乡孔乙己狂人日记明天社戏头发的故事兔和猫一件小事鸭的喜剧

  《故事新编》

  序言、理水采薇铸剑非攻奔月出关补天起死

  《野草》

  《野草》英文译本序、《野草》题辞、秋夜影的告别求乞者我的失恋复仇复仇〔其二〕希望风筝好的故事过客死火狗的驳诘失掉的好地狱墓碣文颓败线的颤动立论死后这样的战士聪明人和傻子和奴才腊叶淡淡的血痕中一觉

  杂文集

  《伪自由书》《而己集》《花边文学》《热风》《坟》《准风月谈》《且介亭杂文》《且介亭杂文附集》《华盖集》《华盖集续编》

手机访问 作品人物网

热门推荐
作品人物网郑重声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旨在传播更多的信息,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QQ:727008645。
网站地图 红楼梦 三国演义
投稿邮箱727008645@qq.com
作品人物网vrrw.net 版权所有 2016-2020 ICP证:鄂ICP备1702792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