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迅《我的“籍”和“系”》原文、注释和赏析

【导语】:

《我的“籍”和“系”》是鲁迅写的一篇文章,关于《我的“籍”和“系”》的主要内容是什么一直受到关注,来了解一下吧。

  虽然因为我劝过人少——或者竟不——读中国书,曾蒙一位不相识的青年先生赐信要我搬出中国去,但是我终于没有走。而且我究竟是中国人,读过中国书的,因此也颇知道些处世的妙法。譬如,假使要掉文袋,可以说说“桃红柳绿”,这些事是大家早已公认的,谁也不会说你错。如果论史,就赞几句孔明,骂一通秦桧,这些是非也早经论定,学述一回决没有什么差池;况且秦太师的党羽现已半个无存,也可保毫无危险。至于近事呢,勿谈为佳,否则连你的籍贯也许会使你由可“尊敬” 而变为 “可惜” 的。

  我记得宋朝是不许南人做宰相的,那是他们的“祖制”,只可惜终于不能坚持。至于“某籍”人说不得话,却是我近来的新发见。也还是女师大的风潮,我说了几句话。但我先要声明,我既然说过,颇知道些处世的妙法,为什么又去说话呢?那是,因为,我是见过清末捣乱的人,没有生长在太平盛世,所以纵使颇有些涵养工夫,有时也不免要开口,客气地说,就是大不“安分”的。于是乎我说话了,不料陈西滢先生早已常常听到一种“流言”,那大致是“女师大的风潮,有北京教育界占最大势力的某籍某系的人在暗中鼓动”。现在我一说话,恰巧化“暗”为“明”,就使这常常听到流言的西滢先生代为“可惜”,虽然他存心忠厚,“自然还是不信平素所很尊敬的人会暗中挑剔风潮”;无奈“流言”却“更加传布得厉害了”,这怎不使人“怀疑”呢?自然是难怪的。

  我确有一个“籍”,也是各人各有一个的籍,不足为奇。但我是什么“系”呢? 自己想想,既非“研究系”,也非“交通系”,真不知怎么一回事。只好再精查,细想;终于也明白了,现在写它出来,庶几乎免得又有“流言”,以为我是黑籍的政客。

  因为应付某国某君的嘱托,我正写了一点自己的履历,第一句是“我于一八八一年生在浙江省绍兴府城里一家姓周的家里”,这里就说明了我的“籍”。但自从到了。可惜”的地位之后,我便又在末尾添上一句道,“近几年我又兼做北京大学,师范大学,女子师范大学的国文系讲师”,这大概就是我的“系”了。我真不料我竟成了这样的一个 “系”。

  我常常要“挑剔”文字是确的,至于“挑剔风潮”这一种连字面都不通的阴谋,我至今还不知道是怎样的做法。何以一有流言,我就得沉默,否则立刻犯了嫌疑,至于使和我毫不相干的人如西滢先生者也来代为“可惜”呢?那么,如果流言说我正在钻营,我就得自己锁在房里了;如果流言说我想做皇帝,我就得连忙自称奴才了。然而古人却确是这样做过了,还留下些什么“空穴来风,桐乳来巢”的鬼格言。可惜我总不耐烦敬步后尘;不得已,我只好对于无论是谁,先奉还他无端送给我的 “尊敬”。

  其实,现今的将“尊敬”来布施和拜领的人们,也就都是上了古人的当。我们的乏的古人想了几千年,得到一个制驭别人的巧法:可压服的将他压服,否则将他抬高。而抬高也就是一种压服的手段,常常微微示意说,你应该这样,倘不,我要将你摔下来了。求人尊敬的可怜虫于是默默地坐着;但偶然也放开喉咙道“有利必有弊呀!”“彼亦一是非,此亦一是非呀!”“猗欤休哉呀!”听众遂亦同声赞叹道,“对呀对呀,可敬极了呀!”这样的互相敷衍下去,自己以为有趣。

  从此这一个办法便成为八面锋,杀掉了许多乏人和白痴,但是穿了圣贤的衣冠入殓。可怜他们竟不知道自己将褒贬他的人们的身价估得太大了,反至于连自己的原价也一同失掉。

  人类是进化的,现在的人心,当然比古人的高洁;但是“尊敬”的流毒,却还不下于流言,尤其是有谁装腔作势,要来将这撤去时,更足使乏人和白痴惶恐。我本来也无可尊敬;也不愿受人尊敬,免得不如人意的时候,又被人摔下来。更明白地说罢:我所憎恶的太多了,应该自己也得到憎恶,这才还有点像活在人间;如果收得的乃是相反的布施,于我倒是一个冷嘲,使我对于自己也要大加侮蔑,如果收得的是吞吞吐吐的不知道算什么,则使我感到将要呕哕似的恶心。然而无论如何,“流言” 总不能吓哑我的嘴……。

  六月二日展。

鲁迅《我的“籍”和“系”》原文、注释和赏析

  【析】 本篇最初发表于1925年6月5日 《莽原》周刊第七期,后由作者编入 《华盖集》。

  1925年,在全国人民反帝反封建斗争高涨的形势下,国立北京女子师范大学发生了反对校长杨荫榆的风潮。杨荫榆依仗北洋军阀段祺瑞政府及其教育总长章士钊的支持,竟于5月10日非法开除了学生自治会代表刘和珍、许广平等六人,并在5月20日《晨报》上发表了污蔑、恫吓革命学生的《对于暴烈学生的感言》。章士钊、杨荫榆的横蛮行径,激起了鲁迅先生的无比义愤,遂在5月27日 《京报》上发表了由他起草的七个教员署名的《对于北京女子师范大学风潮宣言》,辨明学潮真相,抗议开除学生。在“女师大风潮”中,“现代评论派”的陈西滢等人与杨荫榆狼狈为奸,充当了北洋军阀政府镇压学生运动的帮凶。他们伪装出“公正”的姿态,在《现代评论》上接连发表名为“闲话”的文章,打着“执公允之言”的幌子,实则颠倒黑白,血口喷人。他们胡说女师大学生强加杨荫榆以“莫须有”之罪,污蔑学生运动“把教育界的面目”“丢尽了”,要求军阀政府对进步学生“加以相当的惩罚,万不可再敷衍姑息下去”。他们更恶毒地诬陷鲁迅“暗中挑剔风潮”,甚至大造流言蜚语,说“女师大的风潮,有北京教育界占最大势力的某籍某系的人在暗中鼓动”。鲁迅对章士钊、杨荫榆迫害进步学生的行为和现代评论派的无耻流言,怒不可遏,他写出了 《并非闲话》,《我的 “籍”和“系”》等杂文给陈西滢之流以迎头痛击,指出他们是“自在黑幕中,偏说不知道;替暴君奔走,却以局外人自居; 满肚子怀着鬼胎,而装出公正笑脸”,严厉斥责他们制造流言、暗中伤人的“鬼蜮手段”,义正辞严地表明 “ ‘流言’ 总不能吓哑我的嘴” 的坚定立场。

  文章一开头便以类比的手法,推出由籍贯而触发的联想。“因为我劝过人少——或者竟不——读中国书,曾蒙一位素不相识的青年先生赐信要我搬出中国去”,指出在现时的中国,一定要懂得“处世的妙法”,对于近事 “勿谈为佳”,“否则连你的籍贯也会使你由‘尊敬’而变为 ‘可惜’ 的”。寥寥数语,便将陈西滢对七个教员的宣言的恶毒攻击作为批驳的靶子,道出了这一伙 “正人君子” 的专横无理和险恶的用心。

  首先,鲁迅以辛辣的嘲讽回敬了陈西滢的所谓“可惜”的伪善论调。文章引古论今,影射陈西滢所使用的伎俩,不过是承袭封建统治者都 “终于不能坚持” 的“祖制”,而且更其拙劣和专横。鲁迅以大无畏的气概,直面多难的人生,坚定不移地站在革命学生一边,草拟呈文,发表宣言;面对陈西滢制造的流言蜚语,他挺身而出,公开声明自己的 “籍”和“系”,并以此戳穿陈西滢“存心忠厚”的阴险实质。接着,鲁迅以锋利的文笔,指出: “至于 ‘挑剔风潮’ 这一种连字面都不通的阴谋,我至今还不知道是怎样的做法。”然后,步步紧逼,将陈西滢之流“代为 ‘可惜’”的阴谋揭露无遗:面对“流言”,必须保持沉默,否则立刻犯了挑剔风潮的嫌疑。

  其次,鲁迅总结历史的教训,剖析所谓“尊敬”的实质。他指出: “其实,现今的将 ‘尊敬’ 来布施和拜领的人们,也都是上了古人的当。”鲁迅以对几千年历史的深沉思索,识破了历代封建统治者的统治术,即“制驭别人的巧法:可压服的将他压服,否则将他抬高。而抬高也就是一种压服的手段,常常微微示意说,你应该这样,倘不,我要将你摔下来了”。这个无比锋利办法 “杀掉了许多乏人和白痴,但是穿了圣贤的衣冠入殓”;这些求人尊敬的可怜虫,“反至于连自己的原价也一同失掉”。鲁迅最后明确表示:“我本来也无可尊敬;也不愿受人尊敬,免得不如人意的时候,又被人摔下来。”“然而无论如何,‘流言’ 总不能吓哑我的嘴”。旗帜鲜明地表明了不接受布施,不惧怕恫吓,不与反动派统治者及其帮凶同流合污的决不妥协的战斗精神。

  这篇杂文,比较典型地体现了鲁迅前期杂文的特点。鲁迅曾在给许广平的一封信中说:“历举对手之语,从头至尾,逐一驳去,虽然犀利,而不沉重,且罕有正对 ‘论敌’ 之要害,仅以一击给予致命的重伤者。”他不主张“辩诬”,被动防守,他说:“笔战,就也如别的兵战或拳斗一样,不妨向隙乘虚,以一击制敌人的死命。”面对陈西滢之流散布流言、污蔑陷害的阴谋,鲁迅先剥 “可惜” 的伪善面目,光明磊落地化 “暗” 为“明”;再揭“尊敬”的鬼蜮伎俩,表明决不接受布施的鲜明立场。通篇借古讽今,举譬连类,层层批驳,粗犷锋利,步步将论敌逼入窘境,使陈西滢“连字面都不通的阴谋”,反倒成了对他自己卑鄙、阴险和荒唐、可笑的绝好讽刺。同时,透过字里行间,我们还可以看到“释愤抒情”的主人公形象。鲁迅在这篇杂文中明确地宣言:“我所憎恶的太多了,应该自己也得到憎恶,这才有点像活在人间;如果收得的乃是相反的布施,于我倒是一个冷嘲……”这正是对”横眉冷对千夫指”的战斗精神的形象、具体的写照。

  字数:3569

  作者:王发庆

  知识来源:张效民 主编.鲁迅作品赏析大辞典.成都:四川辞书出版社.1992.第459-460页.

  鲁迅作品全集鉴赏

  《朝花夕拾》

  范爱农《二十四孝图》藤野先生阿长与山海经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五猖会狗·猫·鼠琐记无常

  《仿徨》

  祝福弟兄在酒楼上伤逝离婚孤独者高老夫子示众长明灯肥皂幸福的家庭

  《呐喊》

  《呐喊》自序阿Q正传白光端午节风波故乡孔乙己狂人日记明天社戏头发的故事兔和猫一件小事鸭的喜剧

  《故事新编》

  序言、理水采薇铸剑非攻奔月出关补天起死

  《野草》

  《野草》英文译本序、《野草》题辞、秋夜影的告别求乞者我的失恋复仇复仇〔其二〕希望风筝好的故事过客死火狗的驳诘失掉的好地狱墓碣文颓败线的颤动立论死后这样的战士聪明人和傻子和奴才腊叶淡淡的血痕中一觉

  杂文集

  《伪自由书》《而己集》《花边文学》《热风》《坟》《准风月谈》《且介亭杂文》《且介亭杂文附集》《华盖集》《华盖集续编》

手机访问 作品人物网

热门推荐
作品人物网郑重声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旨在传播更多的信息,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QQ:727008645。
网站地图 红楼梦 三国演义
投稿邮箱727008645@qq.com
作品人物网vrrw.net 版权所有 2016-2020 ICP证:鄂ICP备17027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