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迅《小品文的危机》原文、注释和赏析

【导语】:

《小品文的危机》是鲁迅写的一篇文章,关于《小品文的危机》的主要内容是什么一直受到关注,来了解一下吧。

  仿佛记得一两月之前,曾在一种日报上见到记载着一个人的死去的文章,说他是收集“小摆设”的名人,临末还有依稀的感喟,以为此人一死,“小摆设”的收集者在中国怕要绝迹了。

  但可惜我那时不很留心,竟忘记了那日报和那收集家的名字。

  现在的新的青年恐怕也大抵不知道什么是 “小摆设”了。但如果他出身旧家,先前曾有玩弄翰墨的人,则只要不很破落,未将觉得没用的东西卖给旧货担,就也许还能在尘封的废物之中,寻出一个小小的镜屏,玲珑剔透的石块,竹根刻成的人像,古玉雕出的动物,锈得发绿的铜铸的三脚癞虾蟆:这就是所谓“小摆设”。先前,它们陈列在书房里的时候,是各有其雅号的,譬如那三脚癞虾蟆,应该称为“蟾蜍砚滴”之类,最末的收集家一定都知道,现在呢,可要和它的光荣一同消失了。

  那些物品,自然决不是穷人的东西,但也不是达官富翁家的陈设,他们所要的,是珠玉扎成的盆景,五彩绘画的磁瓶。那只是所谓士大夫的“清玩”。在外,至少必须有几十亩膏腴的田地,在家,必须有几间幽雅的书斋;就是流寓上海,也一定得生活较为安闲,在客栈里有一间长包的房子,书桌一顶,烟榻一张,瘾足心闲,摩挲赏鉴。然而这境地,现在却已经被世界的险恶的潮流冲得七颠八倒,像狂涛中的小船似的了。

  然而就是在所谓“太平盛世”罢,这“小摆设”原也不是什么重要的物品。在方寸的象牙版上刻一篇《兰亭序》,至今还有“艺术品”之称,但倘将这挂在万里长城的墙头,或供在云冈的丈八佛像的足下,它就渺小得看不见了,即使热心者竭力指点,也不过令观者生一种滑稽之感。何况在风沙扑面,狼虎成群的时候,谁还有这许多闲工夫,来赏玩琥珀扇坠,翡翠戒指呢。他们即使要悦目,所要的也是耸立于风沙中的大建筑,要坚固而伟大,不必怎样精;即使要满意,所要的也是匕首和投枪,要锋利而切实,用不着什么雅。

  美术上的“小摆设”的要求,这幻梦是已经破掉了,那日报上的文章的作者,就直觉的地知道。然而对于文学上的“小摆设”——“小品文”的要求,却正在越加旺盛起来,要求者以为可以靠着低诉或微吟,将粗犷的人心,磨得渐渐的平滑。这就是想别人一心看着《六朝文吉》,而忘记了自己是抱在黄河决口之后,淹得仅仅露出水面的树梢头。

  但这时却只用得着挣扎和战斗。

  而小品文的生存,也只仗着挣扎和战斗的。晋朝的清言,早和它的朝代一同消歇了。唐末诗风衰落,而小品放了光辉。但罗隐的《谗书》,几乎全部是抗争和愤激之谈;皮日休和陆龟蒙自以为隐士,别人也称之为隐士,而看他们在《皮子文薮》和《笠泽丛书》中的小品文,并没有忘记天下,正是一榻胡涂的泥塘里的光彩和锋铓。明末的小品虽然比较的颓放,却并非全是吟风弄月,其中有不平,有讽刺,有攻击,有破坏。这种作风,也触着了满洲君臣的心病,费去许多助虐的武将的刀锋,帮闲的文臣的笔锋,直到乾隆年间,这才压制下去了。以后呢,就来了 “小摆设”。

  “小摆设”当然不会有大发展。到五四运动的时候,才又来了一个展开,散文小品的成功,几乎在小说戏曲和诗歌之上。这之中,自然含着挣扎和战斗,但因为常常取法于英国的随笔(Essay),所以也带一点幽默和雍容;写法也有漂亮和缜密的,这是为了对于旧文学的示威,在表示旧文学之自以为特长者,白话文学也并非做不到。以后的路,本来明明是更分明的挣扎和战斗,因为这原是萌芽于“文学革命”以至“思想革命”的。但现在的趋势,却在特别提倡那和旧文章相合之点,雍容,漂亮,缜密,就是要它成为“小摆设”,供雅人的摩挲,并且想青年摩挲了这“小摆设”,由粗暴而变为风雅了。

  然而现在已经更没有书桌;雅片虽然已经公卖,烟具是禁止的,吸起来还是十分不容易。想在战地或灾区里的人们来鉴赏罢——谁都知道是更奇怪的幻梦。这种小品,上海虽正在盛行,茶话酒谈,遍满小报的摊子上,但其实是正如烟花女子,已经不能在弄堂里拉扯她的生意,只好涂脂抹粉,在夜里躄到马路上来了。

  小品文就这样的走到了危机。但我所谓危机,也如医学上的所谓“极期”(Krisis)一般,是生死的分歧,能一直得到死亡,也能由此至于恢复。麻醉性的作品,是将与麻醉者和被麻醉者同归于尽的。生存的小品文,必须是匕首,是投枪,能和读者一同杀出一条生存的血路的东西;但自然,它也能给人愉快和休息,然而这并不是“小摆设”,更不是抚慰和麻痹,它给人的愉快和休息是休养,是劳作和战斗之前的准备。

  八月二十七日。

鲁迅《小品文的危机》原文、注释和赏析

  【析】 对于林语堂等提倡的那种“冲淡闲适,抒写灵性”的小品文,鲁迅是反对的。在此期不少文章中,也都鲜明地表现了他的这种反对的态度。鲁迅此文,也是这样。

  用鲜明生动的物象作比喻,以物拟人或以物拟物,阐明深刻的道理或揭示事物的底蕴,是鲁迅写杂文常用的笔法。所谓小摆设,原是旧绅士家庭中的陈设,如小小的镜屏、玲珑剔透的石块、竹根刻成的人像、古玉雕出的动物以及锈得发绿的铜铸三脚虾蟆等。它们古雅、典重、精巧、玲珑,专供有闲有钱的士大夫和雅人们“清玩”,让他们“书桌一顶,烟榻一张,瘾足心闲,摩挲赏鉴”。林语堂等人所提倡的小品文,从性质、特征或社会功用上看,就相当于这样的小摆设。这种小品文的作者和要求者“以为可以靠着低诉或微吟,将粗犷的人心。磨得渐渐的平滑”,使战斗的青年受其麻醉,丧失斗志,向黑暗势力妥协,渐渐变成隐士和看客,走上脱离现实、背叛或远离革命、消极避世的道路。

  鲁迅深刻指出,即使在太平盛世,这样的 “艺术品”也实在渺小,没有崇高而永久的思想艺术价值,决不能与云冈的丈八佛像那样伟大的艺术作品相抗衡。何况在阶级斗争空前激烈,民族危机十分深重,中国人民面临着生死存亡的关头,谁还有闲功夫来赏鉴摩挲这些“小摆设”呢!时代和人民所需要的,是坚固而伟大的耸立于风沙中的大建筑,是锋利而能致敌死命的战斗的匕首和投枪。巧妙的比喻和借代,形象地阐明只有战斗的小品文才为时代所需要的道理,对林语堂进行了诚恳的批评与劝诫。

  接着从正面立论,引用文学史上的事例,阐明“小品文的生存,也只仗着挣扎和战斗”的中心题旨。林语堂等人以明末公安派文人为榜样,提倡写远离政治、抒发性灵的小品文。鲁迅则针锋相对地指出,小品文的生命是挣扎、抗争与战斗。“唐末诗风衰落,而小品放了光辉”。罗隐写的 《谗书》,形式上为短章小品,内容“几乎全部是抗争和愤激之谈”。参加过黄巢起义军的皮日休和自号“江湖散人”的陆龟蒙都以隐士来自我标榜,但 他们的文章批判暴君,抨击时政,痛斥寡廉鲜耻的官僚士大夫,“正是一榻胡涂的泥塘里的光彩和锋铓”。就是被林语堂、周作人称道的晚明小品文,“却并非全是吟风弄月,其中有不平,有讽刺,有攻击,有破坏”。正因为 “这种作风”,“触着了满洲君臣的心病”,才在“助虐的武将的刀锋,帮闲的文臣的笔锋”的“压制”之下,离开了战斗,也就失去了它的血肉生命和战斗光芒,而只会变成小摆设。

  鲁迅更明确指出,五四以来散文小品的辉煌战绩和蓬勃发展,乃是文学革命和思想革命的产物。从艺术风格看,既有取法于英国的随笔的幽默和雍容,也有显示白话文艺术魅力的漂亮和缜密。它们都是新旧文学激烈斗争的产物,是五四新文学运动中所诞育的宁馨儿。现在,林语堂等人“提倡那和旧文章相合之点”,使它成为名人雅士客厅里的“小摆设”,必将使青年“由粗暴而变为风雅”,这正切合反动统治者的心愿和要求。

  掌握了唯物辩证法的鲁迅,从小品文的危机中看到了它的生机与转机。他一方面预言“麻醉性的作品,是将与麻醉者和被麻醉者同归于尽的”;另一方面却宣告: “生存的小品文,必须是匕首,是投枪,能和读者一同杀出一条生存的血路的东西。”泾清渭浊,两条道路,两种小品文的不同发展结局,赫然展现在读者面前。鲁迅对问题的分析是全面的,他还强调,生存的小品文也不是一味的战斗、呐喊,它有丰富的内容和生活情趣,也讲趣味,呈丽彩,“给人愉快和休息”,但却不是抚慰和麻痹,而是劳作和战斗之前的准备。鲁迅的许多杂文,短小精悍,文笔犀利,句句切中要害而又析理周密,犹如闪着光芒的锋利匕首,本文正是这样的典范作品。思路开阔犹如天马行空,逐层推进恰似峰回路折,析理精微赛过密针织锦,对问题的看法没有形而上学和片面性,不是“小摆设”,却比任何的“小摆设”更精致、圆熟、含蓄、深厚,显现出战斗的小品文夺目的艺术光彩和悠久的生命力。

  字数:3367

  作者:徐啸虎

  知识来源:张效民 主编.鲁迅作品赏析大辞典.成都:四川辞书出版社.1992.第612-614页.

  鲁迅作品全集鉴赏

  《朝花夕拾》

  范爱农《二十四孝图》藤野先生阿长与山海经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五猖会狗·猫·鼠琐记无常

  《仿徨》

  祝福弟兄在酒楼上伤逝离婚孤独者高老夫子示众长明灯肥皂幸福的家庭

  《呐喊》

  《呐喊》自序阿Q正传白光端午节风波故乡孔乙己狂人日记明天社戏头发的故事兔和猫一件小事鸭的喜剧

  《故事新编》

  序言、理水采薇铸剑非攻奔月出关补天起死

  《野草》

  《野草》英文译本序、《野草》题辞、秋夜影的告别求乞者我的失恋复仇复仇〔其二〕希望风筝好的故事过客死火狗的驳诘失掉的好地狱墓碣文颓败线的颤动立论死后这样的战士聪明人和傻子和奴才腊叶淡淡的血痕中一觉

  杂文集

  《伪自由书》《而己集》《花边文学》《热风》《坟》《准风月谈》《且介亭杂文》《且介亭杂文附集》《华盖集》《华盖集续编》

手机访问 作品人物网

热门推荐
作品人物网郑重声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旨在传播更多的信息,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QQ:727008645。
网站地图 红楼梦 三国演义
投稿邮箱727008645@qq.com
作品人物网vrrw.net 版权所有 2016-2020 ICP证:鄂ICP备1702792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