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迅《隔膜》原文、注释和赏析

【导语】:

《隔膜》是鲁迅写的一篇文章,关于《隔膜》的主要内容是什么一直受到大家的关注,来了解一下吧。

  清朝初年的文字之狱,到清朝末年才被从新提起。最起劲的是“南社”里的有几个人.为被害者辑印遗集;还有些留学生,也争从日本搬回文证来。待到孟森的《心史丛刊》出,我们这才明白了较详细的状况,大家向来的意见,总以为文字之祸,是起于笑骂了清朝。然而,其实是不尽然的。

  这一两年来,故宫博物院的故事似乎不大能够令人敬服,但它却印给了我们一种好书,曰《清代文字狱档》,去年已经出到八辑。其中的案件,真是五花八门,而最有趣的.则莫如乾隆四十八年二月“冯起炎注解易诗二经欲行投呈案”。

  冯起炎是山西临汾县的生员,闻乾隆将谒泰陵,便身怀著作,在路上徘徊,意图呈进,不料先以“形迹可疑”被捕了。那著作,是以《易》解《诗》,实则信口开河,在这里犯不上抄录,惟结尾有“自传”似的文章一大段,却是十分特别的——

  “又,臣之来也,不愿如何如何,亦别无愿求之事,惟有一事未决,请对陛下一叙其缘由。臣……名曰冯起炎,字是南州,尝到臣张三姨母家,见一女,可娶,而恨力不足以办此。此女名曰小女,年十七岁,方当待字之年,而正在未字之时,乃原籍东关春牛厂长兴号张守忭之次女也。又到臣杜五姨母家,见一女,可娶,而恨力不足以办此。此女名小凤,年十三岁,虽非必字之年,而已在可字之时,乃本京东城闹市口瑞生号杜月之次女也。若以陛下之力,差干员一人,选快马一匹,克日长驱到临邑,问彼临邑之地方官: ‘其东关春牛厂长兴号中果有张守忭一人否?’诚如是也,则此事谐矣。再问:‘东城闹市口瑞生号中果有杜月一人否?’诚如是也,则此事谐矣。二事谐,则臣之愿毕矣。然臣之来也,方不知陛下纳臣之言耶否耶,而必以此等事相强乎? 特进言之际,一叙及之。”

  这何尝有丝毫恶意?不过着了当时通行的才子佳人小说的迷,想一举成名,天子做媒,表妹入抱而已。不料事实结局却不大好,署直隶总督袁守侗拟奏罪名是“阅其呈首,胆敢于圣主之前,混讲经书,而呈尾措词,尤属狂妄。核其情罪,较冲突仪仗为更重。冯起炎一犯,应从重发往黑龙江等处,给披甲人为奴。俟部复到日,照例解部刺字发遣。”这位才子,后来大约终于单身出关做西崽去了。

  此外的案情,虽然没有这么风雅,但并非反动的还不少。有的是卤莽;有的是发疯; 有的是乡曲迂儒,真的不识讳忌;有的则是草野愚民,实在关心皇家。而运命大概很悲惨,不是凌迟,灭族,便是立刻杀头,或者 “斩监候”,也仍然活不出。

  凡这等事,粗略的一看,先使我们觉得清朝的凶虐,其次,是死者的可怜。但再来一想,事情是并不这么简单的。这些惨案的来由,都只为了 “隔膜”。

  满洲人自己,就严分着主奴,大臣奏事,必称“奴才”,而汉人却称“臣”就好。这并非因为是“炎黄之胄”,特地优待,锡以嘉名的,其实是所以别于满人的“奴才”,其地位还下于“奴才”数等。奴隶只能奉行,不许言议; 评论固然不可,妄自颂扬也不可,这就是“思不出其位”。譬如说:主子,您这袍角有些儿破了,拖下去怕更要破烂,还是补一补好。进言者方自以为在尽忠,而其实却犯了罪,因为另有准其讲这样的话的人在,不是谁都可说的。一乱说,便是“越俎代谋”,当然“罪有应得”。倘自以为是“忠而获咎”,那不过是自己的胡涂。

  但是,清朝的开国之君是十分聪明的,他们虽然打定了这样的主意,嘴里却并不照样说,用的是中国的古训:“爱民如子”,“一视同仁”。一部分的大臣,士大夫,是明白这奥妙的,并不敢相信。但有一些简单愚蠢的人们却上了当,真以为“陛下”是自己的老子,亲亲热热的撒娇讨好去了。他那里要这被征服者做儿子呢?于是乎杀掉。不久,儿子们吓得不再开口了,计划居然成功;直到光绪时康有为们的上书,才又冲破了 “祖宗的成法”。然而这奥妙,好像至今还没有人来说明。

  施蛰存先生在《文艺风景》创刊号里,很为“忠而获咎”者不平,就因为还不免有些“隔膜”的缘故。这是 《颜氏家训》或 《庄子》《文选》里所没有的。

  六月十日。

鲁迅《隔膜》原文、注释和赏析

  【析】 这篇杂文乍看着似乎是一篇考辨清代文字狱的读史札记,其实不然。它是有感而作,以古例今的杂文。稍为有些历史常识的人,都会知道清代文字狱是出了名的,但也只能讲出诸如庄廷案、吕留良案、查嗣廷案,而且是雍正、乾隆之间的事。但在由故宫博物院编、国立北平研究院出版了《清代文字狱档》以后,人们才发现清代的文字狱早在顺治时就有了。这些文字狱“五花八门”,笑话百出。鲁迅从中拈出一例予以介绍:山西临汾生员冯起炎借进呈著作给乾隆为由,恳请他为自己做媒,不料以“形迹可疑”被捕,随即抄出他那“信口开河”的以《易》解《诗》的著作。于是就定下了罪名:“阅其呈首,胆敢于圣主之前,混讲经书,而呈尾措词,尤属狂妄。核其情罪,较冲突仪仗为更重。冯起炎一犯,应从重发往黑龙江等处,给披甲人为奴。俟部复到日,照例解部刺字发遣。”这真是祸从天降。鲁迅说:他“何尝有丝毫恶意?不过着了当时通行的才子佳人小说的迷,想一举成名,天子做媒,表妹入抱而已”。这在清代文字狱案例中还算不上突出的,因为冯起炎毕竟还为了一己之利的需要,更多的却是莫明其妙地做了刀下鬼。鲁迅说:“有的是卤莽;有的是发疯;有的是乡曲迂儒,真的不识讳忌;有的则是草野愚民,实在关心皇家。而运命大概很悲惨,不是凌迟,灭族,便是立刻杀头,或者 ‘斩监候’,也仍然活不出。”从一系列的文字狱看,足见清朝统治者的凶残。但鲁迅的深刻之处还在于他看到大多数人看不到的一面,即这些受害者出于他们的愚昧,实乃咎由自取。他们掉脑袋是胡里胡涂,人死了,还不知为什么而死。他们对清代统治者太不了解了。鲁迅以历史家才具有的“识”给我们指出,自清统治者入主中国后,从来就没有平等地对待过汉人,在他们看来,大多数满人是奴才,而汉人又是奴才的奴才,是比皇帝的奴才地位还低的 “奴隶”,既然如此,“奴隶只能奉行,不许言议;评论固然不可,妄自颂扬也不可”。就是说,连拍马屁也不行。乾隆时,有一名胡宗藻者,江西抚州人,曾任内阁学士,陕西、广西、湖南学政。他写有一本《坚磨生诗钞》进呈给乾隆,目的是讨好乾隆附庸风雅的习性,谁知乾隆降罪下来。罪名是“鬼蜮为心,于语言吟咏之间,肆其悖逆诋讪怨望如胡中藻者,实非人类中所应有”。胡中藻究竟写了些什么诗句,乾隆又如何从这些诗中看出它的微言大意呢? 仅举数例可见一斑:

  “一把心肠论浊清” ——乾隆批道: 加“浊”字于“国号” 之上,“是何肺腑”?

  “又降一世夏秋冬” ——乾隆批道: “本朝定鼎以来”,远过汉唐宋明,“乃曰 ‘又降一世’,是尚有人心乎”?

  “三才生后生今日”—— “天地人为三才,生于三才之后,是为何物? 其指斥之意可胜诛乎”?①

  这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词。可是,就是这个乾隆,常将“朕从不以语言文字罪人”挂在嘴上,这不是天大的笑话吗?但也有不上当的人,如鲁迅所说:“一部分的大臣,士大夫,是明白这奥妙的,并不敢相信。”但却有些胡涂虫信以为真,他们“真以为 ‘陛下’是自己的老子,亲亲热热的撒娇讨好去了”。冯起炎、胡中藻就是这样一些人,他们之所以成为屈死鬼,是由于这些人没有看清封建帝王的猜忌、狭隘、凶残的本质,这便是鲁迅所说的“隔膜”。鲁迅所以写这篇类似历史考辨的杂文,是用来告诫像施蛰存、沈从文这样的入世不深的作家,他们对国民党禁书不满,虽将它比作秦始皇焚书坑儒,还是出于维护当局的愿望。可是当局不仅不领情,反而怪罪下来。所以他们对“忠而获咎”大惑不解,原因也就在“隔膜”。可是施蛰存是一个很自负的青年,他向青年推荐《庄子》《文选》这样的古书。所以鲁迅在本文最后顺便将此事带出: “这是 《颜氏家训》 或《庄子》《文选》 里所没有的。” 虽为讽刺,但也是出于爱护,是鲁迅所说的 “有情的讽刺”。

  这篇杂文虽为以古例今,但和其它杂文中以古例今还有所区别,鲁迅想说的今人今事均在言外,但读者却可以心领神会,今之反动派的文字狱是有 老谱的。鲁迅这写法是一种含蓄美,如 《白雨斋诗话》 中说的:“若隐若现,欲露不露”,“终不许一语道破”,辞约义丰,耐人寻味。本篇虽重在说史,但行文却诙谐风趣,完全没有掉书袋的学究气。如“天子做媒

鲁迅《隔膜》原文、注释和赏析
表妹入抱,“亲亲热热的撒娇讨好”,“主子,您这袍角有些儿破了,拖下去怕更要破烂,还是补一补好” 等等。

 

  字数:3344

  注释

  ①参见岳成 《再谈乾隆的文网》,《书林》1988年4期。

  ②鲁迅: 《热风·题记》

  作者:翟大炳

  知识来源:张效民 主编.鲁迅作品赏析大辞典.成都:四川辞书出版社.1992.第715-717页.

  鲁迅作品全集鉴赏

  《朝花夕拾》

  范爱农《二十四孝图》藤野先生阿长与山海经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五猖会狗·猫·鼠琐记无常

  《仿徨》

  祝福弟兄在酒楼上伤逝离婚孤独者高老夫子示众长明灯肥皂幸福的家庭

  《呐喊》

  《呐喊》自序阿Q正传白光端午节风波故乡孔乙己狂人日记明天社戏头发的故事兔和猫一件小事鸭的喜剧

  《故事新编》

  序言、理水采薇铸剑非攻奔月出关补天起死

  《野草》

  《野草》英文译本序、《野草》题辞、秋夜影的告别求乞者我的失恋复仇复仇〔其二〕希望风筝好的故事过客死火狗的驳诘失掉的好地狱墓碣文颓败线的颤动立论死后这样的战士聪明人和傻子和奴才腊叶淡淡的血痕中一觉

  杂文集

  《伪自由书》《而己集》《花边文学》《热风》《坟》《准风月谈》《且介亭杂文》《且介亭杂文附集》《华盖集》《华盖集续编》

手机访问 作品人物网

热门推荐
作品人物网郑重声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旨在传播更多的信息,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QQ:727008645。
网站地图 红楼梦 三国演义
投稿邮箱727008645@qq.com
作品人物网vrrw.net 版权所有 2016-2020 ICP证:鄂ICP备1702792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