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迅《老调子已经唱完》原文、注释和赏析

【导语】:

《老调子已经唱完》是鲁迅写的一篇文章,关于《老调子已经唱完》的主要内容是什么呢?小编来给大家介绍一下,一起来了解了解吧。

  今天我所讲的题目是“老调子已经唱完”:初看似乎有些离奇,其实是并不奇怪的。

  凡老的,旧的,都已经完了!这也应该如此。虽然这一句话实在对不起一般老前辈,可是我也没有别的法子。

  中国人有一种矛盾思想,即是:要子孙生存,而自己也想活得很长久,永远不死;及至知道没法可想,非死不可了,却希望自己的尸身永远不腐烂。但是,想一想罢,如果从有人类以来的人们都不死,地面上早已挤得密密的,现在的我们早已无地可容了;如果从有人类以来的人们的尸身都不烂,岂不是地面上的死尸早已堆得比鱼店里的鱼还要多,连掘井,造房子的空地都没有了么?所以,我想,凡是老的,旧的,实在倒不如高高兴兴的死去的好。

  在文学上,也一样,凡是老的和旧的,都已经唱完,或将要唱完。举一个最近的例来说,就是俄国。他们当俄皇专制的时代,有许多作家很同情于民众,叫出许多惨痛的声音,后来他们又看见民众有缺点,便失望起来,不很能怎样歌唱,待到革命以后,文学上便没有什么大作品了。只有几个旧文学家跑到外国去,作了几篇作品,但也不见得出色,因为他们已经失掉了先前的环境了,不再能照先前似的开口。

  在这时候,他们的本国是应该有新的声音出现的,但是我们还没有很听到。我想,他们将来是一定要有声音的。因为俄国是活的,虽然暂时没有声音,但他究竟有改造环境的能力,所以将来一定也会有新的声音出现。

  再说欧美的几个国度罢。他们的文艺是早有些老旧了,待到世界大战时候,才发生了一种战争文学。战争一完结,环境也改变了,老调子无从再唱,所以现在文学上也有些寂寞。将来的情形如何,我们实在不能豫测。但我相信,他们是一定也会有新的声音的。

  现在来想一想我们中国是怎样。中国的文章是最没有变化的,调子是最老的,里面的思想是最旧的。但是,很奇怪,却和别国不一样。那些老调子,还是没有唱完。

  这是什么缘故呢?有人说,我们中国是有一种“特别国情”。——中国人是否真是这样“特别”,我是不知道,不过我听得有人说,中国人是这样。——倘使这话是真的,那么,据我看来,这所以特别的原因,大概有两样。

  第一,是因为中国人没记性,因为没记性,所以昨天听过的话,今天忘记了,明天再听到,还是觉得很新鲜。做事也是如此,昨天做坏了的事,今天忘记了,明天做起来,也还是“仍旧贯”的老调子。

  第二,是个人的老调子还未唱完,国家却已经灭亡了好几次了。何以呢?我想,凡有老旧的调子,一到有一个时候,是都应该唱完的,凡是有良心,有觉悟的人,到一个时候,自然知道老调子不该再唱,将它抛弃。但是,一般以自己为中心的人们,却决不肯以民众为主体,而专图自己的便利,总是三翻四复的唱不完。于是,自己的老调子固然唱不完,而国家却已被唱完了。

  宋朝的读书人讲道学,讲理学,尊孔子,千篇一律。虽然有几个革新的人们,如王安石等等,行过新法,但不得大家的赞同,失败了。从此大家又唱着老调子,和社会没有关系的老调子,一直到宋朝的灭亡。

  宋朝唱完了,进来做皇帝的是蒙古人——元朝。那么,宋朝的老调子也该随着宋朝完结了罢,不,元朝人起初虽然看不起中国人,后来却觉得我们的老调子,倒也新奇,渐渐生了羡慕,因此元人也跟着唱起我们的调子来了,一直到灭亡。

  这个时候,起来的是明太祖。元朝的老调子,到此应该唱完了罢,可是也还没有唱完。明太祖又觉得还有些意趣,就又教大家接着唱下去。什么八股咧,道学咧,和社会,百姓都不相干,就只向着那条过去的旧路走,一直到明亡。

  清朝又是外国人。中国的老调子,在新来的外国主人的眼里又见得新鲜了,于是又唱下去。还是八股,考试,做古文,看古书。但是清朝完结,已经有十六年了,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他们到后来,倒也略略有些觉悟,曾经想从外国学一点新法来补救,然而已经太迟,来不及了。

  老调子将中国唱完,完了好几次,而它却仍然可以唱下去。因此就发生一点小议论。有人说:“可见中国的老调子实在好,正不妨唱下去。试看元朝的蒙古人,清朝的满洲人,不是都被我们同化了么?照此看来,则将来无论何国,中国都会这样地将他们同化的。”原来我们中国就如生着传染病的病人一般,自己生了病,还会将病传到别人身上去,这倒是一种特别的本领。

  殊不知这种意见,在现在是非常错误的。我们为甚么能够同化蒙古人和满洲人呢?是因为他们的文化比我们的低得多。倘使别人的文化和我们的相敌或更进步,那结果便要大不相同了。他们倘比我们更聪明,这时候,我们不但不能同化他们,反要被他们利用了我们的腐败文化,来治理我们这腐败民族。他们对于中国人,是毫不爱惜的,当然任凭你腐败下去。现在听说又很有别国人在尊重中国的旧文化了,那里是真在尊重呢,不过是利用!

  从前西洋有一个国度,国名忘记了,要在非洲造一条铁路。顽固的非洲土人很反对,他们便利用了他们的神话来哄骗他们道:“你们古代有一个神仙,曾从地面造一道桥到天上。现在我们所造的铁路,简直就和你们的古圣人的用意一样。”非洲人不胜佩服,高兴,铁路就造起来。——中国人是向来排斥外人的,然而现在却渐渐有人跑到他那里去唱老调子了,还说道:“孔夫子也说过,‘道不行,乘桴浮于海。’ 所以外人倒是好的。” 外国人也说道: “你家圣人的话实在不错。”

  倘照这样下去,中国的前途怎样呢?别的地方我不知道,只好用上海来类推。上海是:最有权势的是一群外国人,接近他们的是一圈中国的商人和所谓读书的人,圈子外面是许多中国的苦人,就是下等奴才。将来呢,倘使还要唱老着调子,那么,上海的情状会扩大到全国,苦人会多起来。因为现在是不像元朝清朝时候,我们可以靠着老调子将他们唱完,只好反而唱完自己了。这就因为,现在的外国人,不比蒙古人和满洲人一样,他们的文化并不在我们之下。

  那么,怎么好呢?我想,唯一的方法,首先是抛弃了老调子。旧文章,旧思想,都已经和现社会毫无关系了,从前孔子周游列国的时代,所坐的是牛车。现在我们还坐牛车么?从前尧舜的时候,吃东西用泥碗,现在我们所用的是甚么?所以,生在现今的时代,捧着古书是完全没有用处的了。

  但是,有些读书人说,我们看这些古东西,倒并不觉得于中国怎样有害,又何必这样决绝地抛弃呢? 是的。然而古老东西的可怕就正在这里。倘使我们觉得有害,我们便能警戒了,正因为并不觉得怎样有害,我们这才总是觉不出这致死的毛病来。因为这是“软刀子”。这“软刀子”的名目,也不是我发明的,明朝有一个读书人,叫做贾凫西的,鼓词里曾经说起纣王,道:“几年家软刀子割头不觉死,只等得太白旗悬才知道命有差。”我们的老调子,也就是一把软刀子。

  中国人倘被别人用钢刀来割,是觉得痛的,还有法子想;倘是软刀子,那可真是“割头不觉死”,一定要完。

  我们中国被别人用兵器来打,早有过好多次了。例如,蒙古人满洲人用弓箭,还有别国人用枪炮。用枪炮来打的后几次,我已经出了世了,但是年纪青。我仿佛记得那时大家倒还觉得一点苦痛的,也曾经想有些抵抗,有些改革。用枪炮来打我们的时候,听说是因为我们野蛮;现在,倒不大遇见有枪炮来打我们了,大约是因为我们文明了罢。现在也的确常常有人说,中国的文化好得很,应该保存。那证据,是外国人也常在赞美。这就是软刀子。用钢刀,我们也许还会觉得的,于是就改用软刀子。我想:叫我们用自己的老调子唱完我们自己的时候,是已经要到了。

  中国的文化,我可是实在不知道在那里。所谓文化之类,和现在的民众有甚么关系,甚么益处呢?近来外国人也时常说,中国人礼仪好,中国人肴馔好。中国人也附和着。但这些事和民众有甚么关系?车夫先就没有钱来做礼服,南北的大多数的农民最好的食物是杂粮。有什么关系?

  中国的文化,都是侍奉主子的文化,是用很多的人的痛苦换来的。无论中国人,外国人,凡是称赞中国文化的,都只是以主子自居的一部份。

  以前,外国人所作的书籍,多是嘲骂中国的腐败;到了现在,不大嘲骂了,或者反而称赞中国的文化了。常听到他们说:“我在中国住得很舒服呵!”这就是中国人已经渐渐把自己的幸福送给外国人享受的证据。所以他们愈赞美,我们中国将来的苦痛要愈深的!

  这就是说:保存旧文化,是要中国人永远做侍奉主子的材料,苦下去,苦下去。虽是现在的阔人富翁,他们的子孙也不能逃。我曾经做过一篇杂感,大意是说:“凡称赞中国旧文化的,多是住在租界或安稳地方的富人,因为他们有钱,没有受到国内战争的痛苦,所以发出这样的赞赏来。殊不知将来他们的子孙,营业要比现在的苦人更其贱,去开的矿洞,也要比现在的苦人更其深。”这就是说,将来还是要穷的,不过迟一点。但是先穷的苦人,开了较浅的矿,他们的后人,却须开更深的矿了。我的话并没有人注意。他们还是唱着老调子,唱到租界去,唱到外国去。但从此以后,不能像元朝清朝一样,唱完别人了,他们是要唱完了自己。

  这怎么办呢?我想,第一,是先请他们从洋楼,卧室,书房里踱出来,看一看身边怎么样,再看一看社会怎么样,世界怎么样。然后自己想一想,想得了方法,就做一点。“跨出房门,是危险的。”自然,唱老调子的先生们又要说。然而,做人是总有些危险的,如果躲在房里,就一定长寿,白胡子的老先生应该非常多;但是我们所见的有多少呢?他们也还是常常早死,虽然不危险,他们也胡涂死了。

  要不危险,我倒曾经发见了一个很合式的地方。这地方,就是: 牢狱。人坐在监牢里,便不至于再捣乱,犯罪了;救火机关也完全,不怕失火;也不怕盗劫,到牢狱里去抢东西的强盗是从来没有的。坐监是实在最安稳。

  但是,坐监却独独缺少一件事,这就是: 自由。所以,贪安稳就没有自由,要自由就总要历些危险。只有这两条路。那一条好,是明明白白的,不必待我来说了。

  现在我还要谢诸位今天到来的盛意。

鲁迅《老调子已经唱完》原文、注释和赏析

  【析】 本文是1927年2月19日鲁迅在香港青年会的演讲词。

  这篇讲演直接针对的是当时香港的情况。当时英帝国主义为维护其在香港的统治,大肆提倡尊孔读经。香港总督、英国人金文泰鼓吹“中国人应该整理国故”,说什么“华人子弟”“徒然侧重外国科学文学,对于中国历代相传的大道宏经,反转当作等闲,视为无足轻重的学业,岂不是一件大憾事”。他们利用孔子的生日,由香港总督亲自督促,大搞尊孔活动。一些反动分子公然宣称,他们这样搞,就是为了对抗马克思列宁主义的传播——所谓“免于赤化宣传”,反对青年参加革命。可见,当时香港的尊孔读经是为英帝国主义者统治香港、镇压革命服务的,是英帝国主义殖民政策的一部分。

  然而,这一讲演还有其更为深刻的历史背景。五四运动以后,中国社会出现了一股复辟倒退逆流,以章士钊为代表的“甲寅”派,以吴宓、梅光迪为代表的“学衡”派,就是这股逆流在文化上的代表。“现代评论”派的胡适、陈西滢等买办文人,大肆提倡整理国故,妄图引导青年钻入故纸堆。这两股势力的合流,反映了帝国主义和封建阶级互相勾结,利用老调子反对革命。正是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鲁迅在香港作了这篇著名的讲演。

  这篇讲演一气呵成,有力地抨击了帝国主义支持下的国内反动派,南北呼应,华洋合流,利用封建文化,借以达到维护其反动统治的罪恶目的。为了揭露帝国主义提倡尊孔读经的用心,鲁迅对老调子——孔孟之道,进行了深刻分析,把它比作杀人不见血的 “软刀子”。鲁迅追溯历史,总结出 “老调子将中国唱完,完了好几次”。宋元明清一代一代就是这样灭亡的。“软刀子” 的比喻,形象地揭露了老调子的反动作用。

  进而,鲁迅通过与 “钢刀” 的对比说明 “软刀子”的危害。老调子这把“软刀子”和刀枪等“钢刀”不同。“软刀子” 割头不觉死,而 “用钢刀来割,是觉得痛的”。历代统治者之所以崇奉孔孟之道,不仅由于看中了它的反动性,而且也由于看中了它的欺骗性。

  讲演的重点既在揭露帝国主义唱老调子的罪恶目的,文章发展下去,就必然要追溯到帝国主义侵略者在对待中国的态度的转变上。鲁迅说,过去“外国人所作的书籍,多是嘲骂中国的腐败,用枪炮来打我们的时候,听说是因为我们野蛮”,后来“反而称赞中国的文化了”,说什么“中国的文化好得很,应该保存”,这就是“改用软刀子”。透过这种策略的变化,鲁迅识破了帝国主义侵略中国的反革命两手。从武装侵略到利用中国自己的文化来收买和麻痹人民,这表明了帝国主义对中国侵略的不断加深,“这就是中国人已经渐渐把自己的幸福送给外国人享受的证据”。鲁迅一针见血地指出,帝国主义称赞中国旧文化,是“利用了我们的腐败文化“来治理中国人民,让你腐败下去”。这“那里是真在尊重呢,不过是利用!”“他们愈赞美,我们中国将来的苦难要愈深的!”这是多么深刻的揭露,多么愤怒的控诉啊!所以保存中国的旧文化,就是“要中国人永远做侍奉主子的材料,苦下去,苦下去”。

  讲演通篇是用具体事例和历史事实来说明问题的,没有从概念到概念的文字游戏,没有空洞抽象的大道理,而是具体生动、深入浅出,很有说服力。如第3段说明凡是老的、旧的事物都应该死亡。这个道理比较抽象,论证起来不容易,可是鲁迅只举了一个例子就把它说明白了。鲁迅说,中国人要子孙生存,而自己也想活得很长久,永远不死;及至知道没法可想,非死不可了,却希望自己的尸身永远不腐烂。如果真的永远不死,则地面上早就挤满了人,后人无法容身了;如果真的尸体不烂,则地面上早已堆满了尸体,连掘井、造房子的空地都没有了。这就从反面证明了上述道理。又如第11——14段,分别举出宋、元、明、清四个朝代的历史事实,证明反动统治者唱老调子是只顾自己便利,不管人民的死活,其结果是唱完了国家,唱完了民族。这样就把深刻的道理寓于历史事实之中,使听众或读者感到实在、生动。

  这篇讲演注意用辩论的方法来论证说理。抓住错误论调的要害给以反驳,在反驳中说明道理,战斗性强,有说服力。如当有人说: “我们看这些古东西,倒并不觉得于中国怎样有害,又何必这样决绝地抛弃呢?”鲁迅反驳说:“是的。然而古老东西的可怕就正在这里。倘使我们觉得有害,我们便能警戒了,正因为并不觉得怎样有害,我们这才总是觉不出这致死的毛病来。因为这是‘软刀子’。”不觉得有害,恰恰说明有害。鲁迅紧紧抓住关键性的一点,进行反驳,说明当本来是借口中国人 “野蛮” 而来侵略中国的帝国主义者改用“软刀子”,赞美中国古代文化,那就是“叫我们用自己的老调子唱完我们自己的时候,是已经到了”。这样,寥寥数语,斩钉截铁,把对错误观点的驳斥和对帝国主义的揭露,紧密地结合了起来,具有极强的说服力,不容对方置辩。

  字数:5862

  作者:李标晶

  知识来源:张效民 主编.鲁迅作品赏析大辞典.成都:四川辞书出版社.1992.第825-827页.

  鲁迅作品全集鉴赏

  《朝花夕拾》

  范爱农《二十四孝图》藤野先生阿长与山海经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五猖会狗·猫·鼠琐记无常

  《仿徨》

  祝福弟兄在酒楼上伤逝离婚孤独者高老夫子示众长明灯肥皂幸福的家庭

  《呐喊》

  《呐喊》自序阿Q正传白光端午节风波故乡孔乙己狂人日记明天社戏头发的故事兔和猫一件小事鸭的喜剧

  《故事新编》

  序言、理水采薇铸剑非攻奔月出关补天起死

  《野草》

  《野草》英文译本序、《野草》题辞、秋夜影的告别求乞者我的失恋复仇复仇〔其二〕希望风筝好的故事过客死火狗的驳诘失掉的好地狱墓碣文颓败线的颤动立论死后这样的战士聪明人和傻子和奴才腊叶淡淡的血痕中一觉

  杂文集

  《伪自由书》《而己集》《花边文学》《热风》《坟》《准风月谈》《且介亭杂文》《且介亭杂文附集》《华盖集》《华盖集续编》

手机访问 作品人物网

热门推荐
作品人物网郑重声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旨在传播更多的信息,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QQ:727008645。
网站地图 红楼梦 三国演义
投稿邮箱727008645@qq.com
作品人物网vrrw.net 版权所有 2016-2020 ICP证:鄂ICP备1702792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