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浒传·三打祝家庄》主要内容解读与赏析

【导语】:

如果说鲁达拳打镇关西、武松打虎、杨志卖刀、宋江杀惜等等,故事情节皆属单线发展,一个故事主要是写一、两个人物的话,那么,三打祝家庄的故事情节,则是主副线并行,经纬线交织,

  如果说鲁达拳打镇关西、武松打虎、杨志卖刀、宋江杀惜等等,故事情节皆属单线发展,一个故事主要是写一、两个人物的话,那么,三打祝家庄的故事情节,则是主副线并行,经纬线交织,错综复杂,它所要写的不只是一二个人物,而是梁山义军的英雄集体。它是《水浒传》中最优秀的篇章之一。

  它以梁山义军与祝家庄地主武装的矛盾为主线。祝家庄与扈家庄、李家庄三个庄园的地主结成“生死之交”、“誓愿同心协意,共捉梁山泊众贼,扫清山寨”。在祝家庄的门口,还立起两面白旗,旗上绣着十四个大字:“填平水泊擒晁盖,踏破梁山捉宋江”。既然他们要和梁山义军敌对,又捉了梁山英雄时迁,为使“山寨不折了锐气”,不“被他耻辱”,又可“得许多粮食,以供山寨之用”,于是宋江等便决定率梁山义军攻打祝家庄。可是这祝家庄并非一般的地主庄园,而是地形极为复杂,“尽是盘陀路:容易入得来,只是出不去。”庄前有座高山,叫独龙山,山前有一座凛巍巍冈子,唤做独龙冈,方圆有三十里,“四下一遭阔港。那庄正造在冈上,有三层城墙,都是顽石垒砌的,约高二丈。前后两座庄门,两条吊桥。墙里四边,都盖窝铺,四下里遍插着枪刀军器,门楼上排着战鼓铜锣”。“庄前庄后有五七百人家,都是佃户,各家分下两把朴刀与他”。“独龙冈前后有三座山冈,列着三个村坊:中间是祝家庄,西边是扈家庄,东边是李家庄。这三处庄上,三村里算来,总有一二万军马人家”。“惟有祝家庄最豪杰,为头家长,唤做祝朝奉,有三个儿子,名为祝氏三杰:长子祝龙,次子祝虎,三子祝彪。又有一个教师,唤做铁棒栾廷玉,此人有万夫不当之勇。庄上自有一二千了得的庄客”。“东西还有两村人接应。东村唤做扑天雕李应李大官人;西村唤扈太公庄,有个女儿,唤做扈三娘,绰号一丈青,十分了得。”如金圣叹所说,这“三庄相连,势如翼虎。打东则中帅西救;打西则中帅东救;打中则东西合救。夫如是而题之难御,遂如六马乱驰,非一缰所鞚;伏箭乱发,非一牌所隔;野火乱起,非一手所扑矣”。《水浒传》的作者把梁山义军的打击矛头指向祝家庄等地主武装,并且把他们写得非常难以对付,这是完全符合中国封建社会的实际的。

《水浒传·三打祝家庄》主要内容解读与赏析

  在展开梁山义军攻打祝家庄这条情节主线的同时,作者还展开了两条情节副线:

  第一条副线,是李家庄与祝家庄的矛盾。时迁被祝家庄捉去,杨雄求李家庄的主管杜兴帮助救出时迁,因杨雄对杜兴有救命之恩,他便请主人李应致书祝家庄,要求放回时迁。李应本以为“他和我三家村里结生死之交,书到便当依允”,不料对他的亲笔书札,祝彪听说是“要讨那梁山泊贼人时迁”,“也不拆开来看,就手扯得粉碎”,喝叫把送信的杜兴“直叉出庄门”。气得李应亲自带领二十余骑马军,前来祝家庄问罪,结果李应中箭负伤逃回,因而使宋江更增加了打祝家庄、“请李应上山入伙”的决心。可是,当宋江一打祝家庄,因不明地势,败下阵来之后,特献彩缎、名马、羊、酒等礼品去见李应,以探“知本处地理虚实”时,李应却称病不见。宋江说“他恐祝家庄见怪,不肯出来相见”,“他是富贵良民,惧怕官府,如何造次肯与我们相见?”说明李应虽然与祝家庄有矛盾,但他尚毫无帮助梁山义军之意。直到宋江完全打破了祝家庄,又派萧让乔装成本州知府带人前来,以“祝家庄见有状子告你结连梁山泊强寇,引诱他军马,打破了庄; 前日又受他鞍马、羊酒、彩缎、金银”为由,把李应、杜兴一同缚了带回府中,然后途中再由宋江、林冲等人把李应劫上梁山,同时又派人把李应的亲眷都取上山寨,又把他的庄院放起火来都烧了,使李应“只得依允”参加梁山义军。这里虽然写李应的上梁山并非完全出于自愿,但他既已和祝家庄有矛盾,在宋江打祝家庄时,便未对祝家庄加以援助,在听到宋江打破祝家庄的消息时,他也“惊喜相半”,因此他参加梁山义军,实际上是由宋江彻底打破祝家庄这条主线决定的。

  第二条副线,是扈家庄与祝家庄的矛盾。祝家庄“西边那个扈家庄,庄主扈太公,有个儿子唤做飞天虎扈成,也十分了得。惟有一个女儿最英雄,名唤一丈青扈三娘,使两口日月双刀,马上如法了得。”祝朝奉的第三子祝彪又“定着西村扈家庄一丈青为妻”,因此祝扈两庄的联盟本是很巩固的,正当“宋江亲自要去做先锋,攻打头阵”,两打祝家庄时,“只见直西一彪军马,呐着喊,从后杀来”,使宋江不得不“留下马麟、邓飞把住祝家庄后门,自带了欧鹏、王矮虎,分一半人马前来迎接。山坡下来军约有二三十骑马军,当中簇拥着一员女将,正是扈家庄女将一丈青扈三娘,一骑青骏马上,轮两口日月双刀,引着三五百庄客,前来祝家庄策应”。宋江叫王矮虎与她迎敌,王矮虎却被她活捉去了。欧鹏挺枪来救,尽管他“枪法精熟,也敌不得那女将半点便宜”。幸好梁山义军又有三路人马赶到,才使宋江转危为安。眼看天色晚了,宋江叫聚拢众好汉,且战且走,正行之间,又只见一丈青飞马赶来,宋江措手不及,便拍马望东而走。背后一丈青紧追着,八个马蹄翻盏撒钹相似,赶投深村处来。一丈青正赶上宋江,待要下手,“幸好这时李逵、林冲皆赶到,才使宋江免遭一丈青刀砍”,并由林冲“轻舒猿臂,款扭狼腰,把一丈青只一拽,活挟过马来”,使一丈青当了俘虏。正是由于梁山义军取得了与一丈青战斗的胜利,才促使扈家庄与祝家庄的联盟发生破裂,扈三娘的哥哥扈成便牵牛担酒来求见宋江,要求放回小妹。宋江向他说明,他只是要向祝家庄那厮“行兵报仇,须与你扈家无冤。只是令妹引人捉了我王矮虎,因此还礼,拿了令妹”。因为王矮虎已被拘锁在祝家庄,扈成无法以王矮虎与宋江交换扈三娘。吴用便趁机要他“只依小生一言:今后早晚祝家庄上但有些响亮,你的庄上切不可令人来救护。倘或祝家庄上有人投奔你处,你可就缚在彼。若是捉下得人时,那时送还令妹到贵庄”。扈成对此一口答应,说:“今番断然不敢去救应他。若是他庄上果有人来投我时,定缚来奉献将军麾下。”至此扈家庄与祝家庄的联盟也就被拆散了。由此可见,林冲俘虏扈三娘,宋江、吴用采取分化扈、祝两庄联盟的政策,是扈、祝两庄联盟得以被拆散的关键,也是取得三打祝家庄最后胜利的重要因素。后来祝家庄被打破,祝彪投奔扈家庄,被扈成叫庄客捉了,解来见宋江,却被李逵赶上来,不但一斧砍死了祝彪,还要向扈成砍来,扈成虽然逃走了,扈太公一门老幼却仍被李逵全杀了。扈三娘,经宋江做媒,则在梁山嫁给王矮虎为妻。

  上述一条主线和两条副线是以时间为顺序的经线,在两打与三打祝家庄之间的第48回“解珍解宝双越狱 孙立孙新大劫牢”,则是“正和宋公明初打祝家庄时一同事发”,向空间扩展的纬线;时空交错,经纬交织,使三打祝家庄的故事情节显得特别曲折、复杂,而且大大拓展了其所反映的社会内容的广度和深度。

  正当宋江一打祝家庄,因为失其地利,折了杨林、黄信;二打祝家庄,又被一丈青捉了王矮虎,栾廷玉铁锤打伤了欧鹏,绊马索拖翻捉了秦明、邓飞。面对这些失利,正在无可奈何之时,晁盖派吴用并五个头领前来助战,告诉他这下子有妙计了,祝家庄旦夕可破。原来孙立等八人要来梁山入伙,孙立和祝家庄教师栾廷玉是一个师傅教的武艺,他原为登州兵马提辖,今奉总兵府对调来镇守此间郓州的名义,帮助祝家庄捉拿了石秀,并表示“他日拿了宋江,一并解上东京去,教天下传名,说这个祝家庄三杰”,以此取得了祝家庄的信任,然后打入祝家庄内部的这八个人,便和“被俘”的七人,跟宋江三打祝家庄的人马里应外合,一举将祝朝奉父子及栾廷玉全部杀死,取得了生擒四五百人,夺得好马五百余匹,活捉牛羊不计其数,除给各家百姓赐粮米一石,还得粮五十万石等辉煌战果。取得这个重大胜利的决定性因素,便是采用了里应外合的妙计。而这个妙计之所以能实行,又取决于孙立等八人要上梁山入伙。孙立身为登州兵马提辖,为什么要上梁山入伙呢?这又是由于封建统治阶级的腐朽暴虐,引起阶级矛盾激化的结果。在吴用向宋江谈出妙计之后,作者接着便采用倒叙的手法,写登州猎户解珍、解宝被豪强地主毛太公陷害入狱的故事。二解的姑表姐姐母大虫顾大嫂及其丈夫孙新,登云山好汉邹渊、邹润叔侄,动员孙立参加了劫狱,这才有连同孙立的妻舅铁叫子乐和等八条好汉同上梁山的事。孙立利用他与祝家庄教师栾廷玉同师学艺的关系,献上里应外合的计策,打破祝家庄,以作为他们投大寨入伙的立功进身之报。这看来是偶然的巧合,而实则是出于阶级矛盾的必然发展。如果不是地主毛太公霸占猎户解珍、解宝射死的老虎,不是毛太公勾结官府要进一步谋害解珍、解宝的性命,哪会有这伙英雄劫牢狱上梁山呢?哪会有孙立等人与宋江里应外合打破祝家庄呢?可见作者以这条纬线交织在宋江三打祝家庄的经线之中,不只是增加了故事情节的曲折性和复杂性,更主要的是还从深广的层面上,揭示了那个社会政治的黑暗腐败,阶级剥削、压迫的凶狠、恶毒,才是宋江三打祝家庄取得胜利的最为广泛、深刻的社会根源。

  三打祝家庄采用主副线并行,经纬线交织的艺术手法,在思想上和艺术上究竟好在哪里呢?

  首先,增加了故事情节的曲折性和复杂性。不仅给读者以强大的艺术吸引力,而且使读者深切地感到,宋江取得三打祝家庄的胜利,绝非轻而易举,而是既采用了分化瓦解三庄联盟,集中力量打击祝家庄的正确战略战术,又经过了几次英勇顽强的战斗,克服了重重的困难和艰险,才取得了最后的胜利。

  其次,它不是靠人为的编撰,来使故事情节曲折、复杂,而是正确地抓住人的主观和客观的矛盾;主要矛盾决定次要矛盾,次要矛盾的解决又促进了主要矛盾的解决,阶级矛盾触发统治阶级内部矛盾,正确利用统治阶级内部矛盾,又促使矛盾得以解决。因此,这种曲折、复杂的故事情节本身,不仅使读者感到很有兴味,而且它有着极大的认识和教育作用,足以使人从中获得智慧的启迪。如毛泽东在他的《矛盾论》中即指出:“《水浒传》上宋江三打祝家庄,两次都因情况不明,方法不对,打了败仗。后来改变方法,从调查情形入手,于是熟悉了盘陀路,拆散了李家庄、扈家庄和祝家庄的联盟,并且布置了藏在敌人营盘里的伏兵,用了和外国故事中所说的木马计相像的方法,第三次就打了胜仗。《水浒传》上有很多唯物辩证法的事例,这个三打祝家庄,算是最好的一个。”

  再次,它使故事情节所反映的内容,无论在广度或深度上,都大大拓展了。如在宋江三打祝家庄的经线之中,交织进猎户解珍、解宝受地主毛太公父子勾结官府凶残迫害,导致顾大嫂、孙立等人劫牢狱,投奔梁山入伙,形成跟宋江三打祝家庄里应外合这条纬线,这就使我们仿佛看到了宋江三打祝家庄的胜利,是建立在那整个社会政治的腐朽黑暗,必然燃起反剥削、反迫害的熊熊烈火的基础之上的。如果说主副线并行的经线的情节发展,犹如长江大河的话,那么经纬线交织的情节波澜,则仿佛是浩瀚的大海。条条江河归大海,而汪洋大海的广度和深度,自然又绝非长江大河所可比。

  最后,更重要的是它通过曲折、复杂的故事情节,塑造了梁山义军的集体英雄群象,故事情节是人物性格的载体,是为塑造人物形象服务的。它这种主副线并行,经纬线交错的情节结构,不仅使其所刻画的人物在数量上大大增加,而且它也不再是夸大和歌颂某个英雄好汉个人的力量,而是塑造和讴歌了梁山义军的英雄集体。如宋江虽是三次打祝家庄的主帅,但作者不是吹嘘他有什么神机妙算,而是如实写他在失利的时候,“在帐中纳闷,一夜不睡,坐而待旦”,作为指挥员,他的长处主要在于能够知人善任,使人尽其才。当他和花荣商议要派人进祝家庄探听路途曲折时,李逵自告奋勇,说:“哥哥,兄弟闲了多时,不曾杀得一人,我便先去走一遭。”宋江当即指出:“兄弟,你去不得。若是破阵冲敌,用着你先去;这是做细作的勾当,用你不着。”接着宋江便派石秀和杨林先去探路。石秀装成卖柴的,挑一担柴进庄去卖,向钟离老人打听到了祝家庄的路径曲直和以红灯为指挥信号的秘密,为宋江攻打祝家庄取得了极为宝贵的情报。这里既刻画出石秀的精细机灵,李逵的急于一马当先,又表现了宋江的善于用人。此外,如林冲的艺高胆大,顾大嫂的仗义果敢,孙立的深谋远虑,也都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吴用作为军师,他既起到了出谋划策的作用,又没有像《三国演义》那样把诸葛亮的作用夸张到“多智而近妖” (鲁迅:《中国小说的历史变迁》)的地步,《水浒传》作者所突出的不是某个英雄人物个人的决定作用,而是梁山义军英雄集体的力量和人民群众的力量。打破祝家庄之后,作者特地写宋江与吴用商议,要把祝家庄村坊洗荡了。石秀便禀说钟离老人指路之力。宋江叫石秀去寻那老人来,取一包金帛赏与老人,并说:“我连日在此搅扰你们百姓,今日打破了祝家庄,与你村中除害,所有各家赐粮米一石,以表人心。”作者如此不忘钟离老人指路之力,显然旨在说明宋江获得三打祝家庄的胜利,是跟得到人民群众的支持分不开的;一个封建时代的作家,有这等敏锐的目光和高超的艺术手腕,确实不能不令人啧啧赞叹!

手机访问 作品人物网

热门推荐
作品人物网郑重声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旨在传播更多的信息,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QQ:727008645。
网站地图 红楼梦 三国演义
投稿邮箱727008645@qq.com
作品人物网vrrw.net 版权所有 2016-2020 ICP证:鄂ICP备17027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