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木露风诗歌《逝去了的五月的诗》原文及赏析

【导语】:

举目, 凝视荒园的深处, 不闻季节的足音, 只见落花的飘零。 恬静的午后的光晕里, 风的脚步 去追赶那逝去了的温情五月的背影。 天空铺开柔软的蔚蓝, 小鸟徒鸣在梦酣的林荫。 呵,在这荒颓的

        举目,
        凝视荒园的深处,
        不闻季节的足音,
        只见落花的飘零。
        恬静的午后的光晕里,
        风的脚步
        去追赶那逝去了的温情五月的背影。
        
        天空铺开柔软的蔚蓝,
        小鸟徒鸣在梦酣的林荫。
        呵,在这荒颓的园内,
        回忆正把头低垂,
        暗暗地流着伤心的泪。
        呵,昔日的时光,
        摇撼着一颗甜蜜的心灵;
        透过哀切的袅袅余香,
        匆匆穿出我那欢乐的住房。
        
        那逝去了的五月啊,
        我凝望着你的背影,
        那成群的蜜蜂的忧歌,
        那匐地小虫的光亮,
        都一一抹上金黄,
        在太阳下呜咽,
        久久流连在梦乡。
        呵,你在梦中悄悄离去,
        旖旎的五月消隐在远方。
        在我那荒园的深处,
        在爬满苔藓的古池水面,
        鹅黄的花瓣扬扬纷纷,
        阒寂地铺作缄默的一层。
        在那浮荡在阳光中的池畔,
        一只蜻蜓泛着绿光,
        眸子紧盯住落英出神。
        
        呵,逝去了的五月,
        我审视着你的背影,
        和那鹅黄色的小花,
        还有那绿蜻蜓的瞳仁。
        呵,从那正午的水畔——
        时光, 已经流失。
        

(武继平 译)

三木露风诗歌《逝去了的五月的诗》原文及赏析

  三木露风堪称日本现代象征派诗歌大家。他和同时代的著名诗人北原白秋的作品,几乎风靡了整个现代诗坛。其影响之深远非后人可企及。本诗是露风第一部诗集代表作《废园》中最有代表性的一首。在这首诗里,诗人一反早期创作中那种浪漫纯情,渐次转向深沉的内省和瞑想,诗情益发忧郁淡泊。他假借象征,欲表现的是一种在寂寞凄清的现代人生活景致中,思慕求索和憧憬“理想王国”的现代精神和现代情绪。诗集《废园》是他十八至二十一岁之间的作品。它以前所未有的表现方式,曲折地但无不淋漓尽致地表现了现代资本主义社会中被虔心信仰的上帝所抛弃、被自然甚至被自己的同类所背离后的沮丧、绝望的失落感和消沉自弃的情绪。如果说“诗歌就是怀旧”的话,那么, 三本露风的作品可算做最典型的“怀旧”型诗。他的诗歌感情内在深沉,情绪流动自如,不啻大海边低音提琴奏出的神秘变幻的和弦;平缓的字里行间,无不涌荡着诗人感情的潜流。在艺术手法上,三木露风认为“象征是灵魂的窗户,离开了不可见的世界便没有象征”,诗人应该永远生活在抽象的观念象征世界之中。

  抒情诗《逝去了的五月的诗》的情绪流动显得从容、恬静、自然。第一小节巧妙构成的神秘气氛自然而然地让人怀着一线希冀,顺着一条不可见的幽径走向一座幻觉中的荒园。这座废园荒芜不堪,阒无人迹。美丽的五月的繁华已经悄悄离去,无声无息。诗人在此描绘的不是一般人容易想象的荒园里蔓延蓬生的杂草和断垣残壁,而是纷纷扬扬的落英和午后安谧的光晕。风成为诗人思绪的象征,它似乎在这座与世隔绝的幽静之地追寻缅怀已经逝去的五月的影子。五月里曾经寄托着诗人满腔爱的情思。

  第二小节一开始,诗人便直接移情于诗行, 描绘出一个现实中已不复存在的、小鸟鸣啭、丛林梦酣的幻觉世界,表露出对春的浪漫的憧憬和对现实的倦怠。追怀过去,诗人难以自己,并深深地陷入一种怀旧的孤寂和感伤之中。昔日的时光是那样的美好。它曾经,或者可以说一直“摇撼着一颗甜蜜的心灵”。然而,诗人在此感慨万分的是时光已付东流,昔日的美好正如流水落花,将一去不返。挽留过去是不可能的了。在此流露出诗人浓郁的依依眷念之情。

  紧接着,诗人的目光又回到现实的荒园中来。五月悄然离去了,它又给这个寂寞的世界留下了什么呢?冷漠的现实中,还有什么可以慰藉诗人这颗悲哀的心灵呢?随着诗人视线的移动,他惊奇地发现了成群的蜜蜂和金光闪闪的昆虫。这荒芜的庭园里,竟然还有如此勃勃生机在跃动!这难道还不能聊以自慰吗?接下来,诗人再次用移情手法描写落花的姿态,最后视点落到一只绿荧荧的蜻蜒身上。这象征着诗人在自然变迁、人世沧桑面前的沉思和内省。

  本诗最后一小节是主题的重复。对五月的告别暗示着诗人在内心与逝去的青春的依依惜别。整首诗洋溢着浪漫的感伤。从时代的角度去剖析,不难发现,这种低徊的情绪,或多或少与世纪末的沮丧颓意相吻合。

  这首诗写得十分优美。这种优美不仅仅体现在诗歌的遣辞用句上,诗人频频移动的视线,现实具象世界与象征观念世界的交错,色调的明暗对比,自然描写与内心独白的巧妙穿插,共同构成这首诗迷人的魅力。

 

  (武继平)

手机访问 作品人物网

热门推荐
作品人物网郑重声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旨在传播更多的信息,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有不合适的地方,请联系本站删除。
红楼梦 水浒传 西游记 三国演义 儒林外史 金瓶梅 诗经 史记 聊斋志异 楚辞 论语 道德经 庄子 山海经 颜氏家训 曾国藩文集 安徒生童话 格林童话 一千零一夜 伊索寓言 中国寓言 经典寓言 经典童话 成语故事 网站地图 编制招聘网
为你解读好作品
作品人物网vrrw.net 2016-2022 ICP证:鄂ICP备1702792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