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芝《一九一六年复活节》诗歌原文欣赏

【导语】:

一九一六年复活节 我在日暮时遇见过他们, 他们带着活泼的神采 从十八世纪的灰色房子中 离开柜台或写字台走出来。 我走过他们时曾点点头 或作着无意义的寒暄, 或曾在他们中间呆一下,

  一九一六年复活节

叶芝《一九一六年复活节》诗歌原文欣赏

  我在日暮时遇见过他们,

  他们带着活泼的神采

  从十八世纪的灰色房子中

  离开柜台或写字台走出来。

  我走过他们时曾点点头

  或作着无意义的寒暄,

  或曾在他们中间呆一下,

  又过礼貌而无意义的交谈,

  我谈话未完就已想到

  一个讽刺故事或笑话,

  为了坐在俱乐部的火炉边,

  说给一个伙伴开心一下,

  因为我相信,我们不过是

  在扮演丑角的场所讨营生:

  但一切变了,彻底变了:

  一种可怕的美已经诞生。

 

  那个女人的白天花在

  天真无知的善意中,

  她的夜晚却花在争论上,

  直争得她声嘶脸红。

  她年轻、修理,哪有声音

  比她的声音更美好,

  当她追逐着兔子行猎?

  这个男人办了一所学校,

  还会驾驭我们的飞马;

  这另一个,他的助手和朋友,

  也加入了他的行列;

  他的思想大胆而优秀,

  又有敏感的天性,也许

  他会终于获得声望。

  这另一个人是粗陋的

  好虚荣的酒鬼,我曾想。

  他曾对接近我心灵的人

  有过一些最无聊的行动,

  但再这支歌里我要提他:

  他也从荒诞的喜剧中

  辞去了他扮演的角色;

  他也和其他人相同,

  变了,彻底的变了:

  一种可怕的美已经诞生。

 

  许多心只有一个宗旨

  经过夏天,经过冬天,

  好像中了魔变为岩石,

  要把生命的流泉搅乱。

  从大路上走来的马,

  骑马的人,和从云端

  飞向翻腾的云端的鸟,

  一分钟又一分钟地改变;

  飘落在溪水上流云的影

  一分钟又一分钟地变化;

  一只马蹄在水边滑跌,

  一匹马在水里拍打;

  长腿的母松鸡俯冲下去,

  对着公松鸡咯咯地叫唤;

  它们一分钟又一分钟地活着:

  石头是在这一切的中间。

 

  一种过于长久的牺牲

  能把心变为一块岩石。

  呵,什么时候才算个够?

  那是天的事,我们的事

  是喃喃念着一串名字,

  好像母亲念叨她的孩子

  当睡眠终于笼罩着

  野跑了一天的四肢。

  那还是不是夜的降临?

  不,不,不是夜而是死;

  这死亡是否不必要呢?

  因为英国可能恪守信义,

  不管已说了和做了什么。

  我们知道了他们的梦;

  知道他们梦想过和已死去

  就够了;何必管过多的爱

  在死以前使他们迷乱?

  我用诗把它们写出来——

  麦克多纳和康诺利,

  皮尔斯和麦克布莱,

  现在和将来,无论在哪里

  只要有绿色在表层,

  是变了,彻底地变了:

  一种可怕的美已经诞生。

  查良铮 译

手机访问 作品人物网

热门推荐
作品人物网郑重声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旨在传播更多的信息,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有不合适的地方,请联系本站删除。
红楼梦 水浒传 西游记 三国演义 儒林外史 金瓶梅 诗经 史记 聊斋志异 楚辞 论语 道德经 庄子 山海经 颜氏家训 曾国藩文集 安徒生童话 格林童话 一千零一夜 伊索寓言 中国寓言 经典寓言 经典童话 成语故事 网站地图 编制招聘网
为你解读好作品
作品人物网vrrw.net 2016-2022 ICP证:鄂ICP备1702792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