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林外史》汤奉,王惠,严致和人物分析

【导语】:

儒林外史中刻画了非常多的生动人物,今天小编来给大家介绍《儒林外史》汤奉,王惠,严致和人物分析,来了解一下吧!

  儒林外史人物分析

  严致和:

  严监生临终之际,伸着两根指头就是不肯断气,大侄子、二侄子以及奶妈等人都上前猜度解劝,但都没有说中,最后还是赵氏走上前道:“爷,别人说的都不相干,只有我晓得你的意思!你是为那灯盏里点的是两茎灯草,不放心,恐费了油。我如今挑掉一茎就是了。”直到赵氏挑掉一根灯草,他方才点点头,咽了气。这细节说明了严监生对自己的吝啬。当然,我们也应认识到严监生性格的复杂性。他的性格中有吝啬的一面,也有卑微可怜的一面,还有慷慨与不乏人情的一面。他以金钱作为护身符,来消灾弭难,苟且偷安。正妻王氏病后,他延请名医,煎服人参,毫不含糊。王氏死后,他深情悼念,“伏着灵床子又哭了一场”,这不是“做戏”的眼泪,诚如闲斋老人的评语:“此亦柴米夫妻同甘共苦之真情。”这里写出了他具有人情的一面。由于他没有家族优势,至死也怕严老大,他活得卑微,死得窝囊。他爱财、聚财,但有时慷慨。他并不甘心屈从别人,这种心态在他临终托孤于内兄的沉痛遗言中充分地揭示出来了,他说:“我死之后,二位老舅照顾你外甥长大,教他读读书,挣着进个学,免得像我一样,终日受大房的气。”临终前的一席话,可谓是他人生经验的总结。总之,他是一个在统治阶级中被人捉弄的人物,他有吝啬、薄情、慷慨的一面,又不乏人情味。对严监生这个人物的畸形灵魂多层面发掘,有利于全面领会作者深邃的用心和婉转多姿的笔力。

《儒林外史》汤奉,王惠,严致和人物分析

  唐子砚:

  王老爷是个被功名利禄彻底俘虏的一个人,就像开篇王冕先生所说的,“把那文行出处全看的轻了”。

  王老爷刚出场,在薛家集庵里见到训蒙的周进,因为看见周先生不过是个蒙师,也没有一顶方巾,便轻视他,摆足了老爷的架势,欺负人家只是小友。等周进奉承他的八股文写得好时,他说贡院里鬼神照顾他,等到小荀玫送仿请老师批的时候,他又做神做鬼,说梦当不得真——他哪里会知道他将来要苦熬二十年才能会试得中,只为了要和眼前这个小小蒙童同榜呢!等到吃饭的时候,他也不想着请周进入席,只顾着自己大吃大嚼,亏得周先生是吃长斋的,要是换成马二先生,只怕那馋涎要流到地上去。第二日扬帆,却丢下一地的垃圾,让年长自己快三十岁的周进扫了一早上,亏得还是个孝廉!

  光阴荏苒,王举人的举业也是一年年的蹉跎,终于等到荀玫长大应会试,王举人才终于成为了王进士——当年那场梦竟然分毫不差!然而王惠却一点不在乎自己这二十年来遭的罪,马上忙不迭的来拜自己的“同年同乡”荀老爷,为的就是将来官场上有个照应。江湖术士陈和甫假借扶乩奉承他,那句“将来直做到宰相之职”简直要说到心坎上去。

  等到晚上荀家人来报丧的时候,只因为“科道考选在即”,王惠居然教荀玫匿丧!此时为了做官也顾不上伦理纲常了,荀玫日后贪赃被拿问,说不定就是此时种下了种子。荀家治丧,王惠借了上千两银子给他,荀大人日后贪赃枉法,贪来的银子少不得有他王大人一份。

  待王大人上任南昌知府,“两日黄堂坐拥”的时候,他满脑子想着是如何做一个能员好升迁,衙门里整日充满了“戥子声,算盘声,板子声”,倒也给自己挣来了一顶南赣道台的纱帽,谁都知道这是个烫手山芋,因为宁王正在江西造反,然而王大人毅然上任了。以他胸中的墨水,无论如何也做不出平叛立功的功业,结果逃窜路上撞在宁王手里,接下来就是从贼,做了朝廷钦犯,只得落荒而逃,不得已出家为僧。当年意气风发的王举人又去了哪里呢?

《儒林外史》汤奉,王惠,严致和人物分析

  李逸:

  严贡生对王家兄弟自称“前任周学台举了弟的优行,又替弟考出了贡” 。作者此处对优贡进行了细致的描写,借严贡生对科举制度的虚伪性给以深刻的揭发,深刻地表现了科举制度对读书人灵魂的腐蚀。同样,严贡生也是一个六亲不认的人。严贡生自己的弟弟严监生病死,临死前也不见严贡生来,直到严监生死后三四日,才见严贡生从省里科举回来。科举所带来的利益在严贡生眼里远远比亲情重要。严贡生回到家并没有立即去拜见死者,而是和浑家坐着,直到看见严监生遗物中的绸缎和银子才换了孝巾,在柩前叫了声‘老二’,干号了几声。

  严贡生的欺压和敲诈,更是在“云片糕”上表现得入木三分。他明明是想不给人家船钱,却故意用几片云片糕设下圈套,装模作样地说船艄公吃的是他的名贵的药物,价值“几百两银子”,并发怒要把船家送到汤老爷衙里问罪,赖了船钱才扬长而去了;他明明要侵吞同胞兄弟的家产,却硬不承认赵氏已经扶正的事实,把赵氏赶到厢房去住,仍以妾相待,并说什么“我们乡绅人家,这些大礼,都是差错不得的”。通过以上种种典型事实的描写,揭露了严贡生欺诈、蛮横、贪婪的卑劣本性,使这个劣绅的丑恶嘴脸呈现于读者面前,表达了作者强烈的讽刺意图,揭露了罪恶的社会根源。

  而后汤父母到任的那日,敝处阖县绅衿公搭了一个彩棚,在十里牌迎接,弟站在彩棚门口。须臾,锣、旗、伞、扇、吹手、夜役,一队一队都过去了。轿子将近,“远远望见老父母两朵高眉毛,一个大鼻梁,方面大耳,我心里就晓得是一位岂弟君子。”

  严贡生对知县阿谀奉承、拍马溜须之情真是溢于言表啊!可惜张、范二人并未听出严贡生这番奉承之词,是下面为了抬高自己做的铺垫。可见作者对于严贡生的讽刺之强。

  李郭坤:

  王惠作为儒林外史中吴敬梓所塑造的贪官形象。生动地为读者说明了王惠他人物的鲜明的性格特征。王慧看似冠冕堂一表人才,实际却内心极为无悔。他曾问到:“地方人情,可还有什么出产。词颂里也可略有些什么通融。”,“”可见‘三年倾覆之十万,雪花银’的话,而今也不甚却了。”通过这些话语中也可以突出王慧的语言粗鄙。但是他却不知道他做了,对于百姓来说伤天害理的事情。出来坐堂,吩咐叫用大板,皂隶用那轻的,就知道他得了钱了,就去那种板子打皂隶。这些衙役百姓一个个被他打的魂飞魄散,合城的人无一不知道太爷的厉害,睡不着也是害怕的。通过百姓的行为举止以及内心活动侧面反映出了王惠内心的肮脏不堪以及对平民老百姓的压迫。再一次突出了王惠的狡诈奸猾与虚伪。

  吴敬梓所描写刻画的王慧所体现的不仅仅是。他本人的虚伪奸诈以及处事圆滑,同时也反映的是科举制度不仅培养了一批庸才,同时也豢养了一批贪官污吏。这种辛辣的讽刺效果再一次深深的震撼了,当时科举制度,对于各个阶级人民的残酷迫害。

手机访问 作品人物网

  • 上一篇文章: 上一篇:儒林外史胡屠夫的人物形象分析
  • 下一篇文章: 下一篇:儒林外史中虞博士人物形象分析
  • 热门推荐
    作品人物网郑重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及文中陈述内容未经本站证实,作品人物网对本文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 及时性不作任何保证和承诺,请网友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网站地图 红楼梦 三国演义
    投稿邮箱727008645@qq.com
    作品人物网vrrw.net 版权所有 2016-2018 ICP证:鄂ICP备17027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