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敬梓《儒林外史》严贡生是个怎样的人物分析

【导语】:

严贡生是儒林外史中极尽讽刺的一个人物,关于严贡生是个怎样的人一直受到大家的关注。小编来给大家介绍分享一下吧。

  儒林外史严贡生的人物形象分析

  严贡生,是清代吴敬梓的长篇讽刺小说《儒林外史》中的人物。

  严贡生,名大位,字致中,广东高要县人。他方巾阔服,粉底皂靴,蜜蜂眼,高鼻梁,络腮胡子,倚仗自己贡生的身份,对上百般巴结,对下百般欺诈,是当地出名的恶霸。

  千方百计巴结官僚,是严贡生的愿望。他深知自己只是一个小小的贡生,要想横行不法而没有靠山是不行的,所以他无孔不入地巴结官僚。南海县举人范进和张静斋来高要县拜访汤知县,因汤知县下乡去了,两人只得在一个关帝庙里等候他回衙。严贡生得到消息,赶忙跑来拜会县主相与的这两位举人老爷,还带来鸡、鸭、糟鱼、火腿等九个盘子和一瓶酒予以盛情款待,无非是想讨好范进和张静斋乃至汤知县,图日后照顾和关照。后来,严贡生为了侵贪乃弟家私,还奔波到京,大着胆,竟写一个“眷姻晚生”的帖,想与国子监司业周进冒认亲戚,以便打赢官司,满足自己的贪欲。

吴敬梓《儒林外史》严贡生是个怎样的人物分析

  巴结官僚,虽说是严贡生的愿望,但他只是一个贡生,往往难以如愿,于是他以吹牛来抬高自己的身价地位。在范进和张静斋面前,严贡生吹嘘自己与汤知县是“极好的相与”。其实,他与汤知县何曾有什么关系和交情。在廪膳生员王德王仁面前,严贡生又吹嘘学台周进十分看重他,与他有着非同一般的关系。其实,周进与严贡生根本不认识,没有丝毫瓜葛。至于严贡生吹嘘自己与张静斋是“在汤父母衙门里同席吃酒认得相与起来”,分明是一派胡言。在严贡生最后一次出场时,他仍然在自吹自擂,说自己“一向在都门敝亲家国子监司业周(进)老先生家做居亭,因与通政范(进)公日日相聚。今通政公告假省墓,约弟同行,顺便返舍走走”。很明显,扯虎皮当大旗,恬不知耻地吹嘘自己与官僚的亲密关系,借此来抬高自己的身价地位,已成为严贡生的家常便饭和一贯伎俩了。

  严贡生嘴上说得好听,什么“小弟只是一个为人率真,在乡里之间,从不晓得占人寸丝半粟的便宜”,实际上,他对老百姓敲诈勒索,欺骗恫吓,无所不为。严贡生家一只才生下来的小猪走到紧邻王家,王小二慌忙送还,可严贡生说猪到人家再寻回来不利市,硬押着出了八钱银子把小猪卖给王家。这一口猪在王家已养到一百多斤,不想错走到严家去,严家把猪关了。王小二的哥哥王大走到严家讨猪,严贡生却说猪本来是他的,要王大照时值估价,拿几两银子给他才能领回猪去。王大同严家争吵了几句,就被严贡生的几个儿子拿门闩面杖打折了腿。乡下农民黄梦统,九月上县来交钱粮,一时短少,央中人向严贡生借二十两银子,每月三分钱利息,写立借约送在严府。但黄梦统却不曾拿他的银子。大半年后,黄梦统想起这事,来问严府取回借约,严贡生便向他要这几个月的利钱,说黄梦统不曾取约,他的二十两银子就没有动用,误了大半年的利钱,该是黄梦统出。黄梦统情愿买个蹄酒上门道歉和取约,可严贡生还是执意不肯,把黄梦统的驴和米同稍袋都抢了家去,还不发出纸来。以致王小二和黄梦统都不得不上县衙喊冤。严贡生得知汤知县准了状子,慌忙卷卷行李溜之大吉。而在严贡生为二儿子娶亲完毕后的归家途中,也不减欺压百姓的恶习。严贡生雇了两只高要船,船费是银十二两,立契到高要县付银。在船将到高要县时,他假装头晕恶心,从箱子里拿出一方云片糕吃了几片,登时好了。剩下的几片故意搁在后鹅口板上,那掌舵的驾长果然上当,吃掉了云片糕,严贡生只作不看见。等船到了码头,新郎新娘和箱笼都上了岸,他才转身返舱,眼张失落地寻找所谓的药,说这一料药是费了好大的麻烦花了几百两银子才搞到的,专治他的“晕病”,听说被船家吃掉了,顿时大发雷霆,要写帖子送船家到汤老爷衙门里去,从而唬住了船家,赖掉了船账。

  严贡生的悭吝和挥霍也是出了名的。一年中,至亲要请他喝酒吃饭好几次,他却从来不回请。他出贡竖旗杆,竟拉人出贺礼,欠下厨子的钱和屠户肉案上的钱也赖着不还。严贡生对别人这么无赖吝啬,对自己却放纵得很,丝毫不讲节俭。当初他也有不少田地,可白白都吃穷了。买猪肉过不得三天,一买就是五斤,还要白煮的稀烂,上顿吃完了,下顿又在门口赊鱼。而今则端了家里花梨椅子,悄悄开了后门换肉包子吃。

吴敬梓《儒林外史》严贡生是个怎样的人物分析

  严贡生虽然没能做官,却十分讲究“臭排场”、空架子。他的第二个儿子在省城娶亲,寓处门口有四个戴红黑帽子的人手里拿着鞭子站着,彩轿旁边的遮阳上贴着“即补县正堂”,严贡生本人则头戴纱帽,身穿圆领补服,脚下粉底皂靴,一身官服。回去的船上,又借了一副“巢县正堂”的金字牌,一副“肃静”“回避”的白粉牌,四根门枪,插在船上,俨然官船。

  在严贡生的心目中,根本不存在什么兄弟之情,他看重的只是钱。严贡生在弟弟严监生死后才从省城科举了回来,一回来又不直奔过去吊丧,而是慢吞吞地跟老婆坐着说闲话,打点拿水来洗脸。严监生的遗孀赵氏送了两套衣服和二百两银子给他,他便“满心欢喜”,得知老婆和儿子们都得了赵氏“别敬”,他才换了孝巾,系了一条白布的腰绖,走到兄弟家,在柩前叫声“老二”,干号了几声,下了两拜,还振振有词地说:“我们弟兄一场,临危也不得见一面,但自古道‘公而忘私,国而忘家’,我们科场是朝廷大典,你我为朝廷办事,就是不顾私亲也还觉得于心无愧。”说得多么冠冕堂皇,又是多么矫情虚伪,真是无情无义又无耻到了极点。后来,严贡生又觊觎起了弟弟的家产,他不但硬立第二个儿子去承嗣,还吩咐十几个管事的家人把他的二儿子作为他们的新主人,把严监生扶正了的妾赵氏仍作为妾看待,称呼为赵新娘,腾出正屋给他的二儿子住,各人管的田房和利息账目替他连夜攒造清完。赵氏自然难于接受,只好喊冤打官司。严贡生虽然在县、府、司里都告输了,但后来据说“仍旧立的是他二令郎,将家私三七分开,他令弟的妾自分了三股家私过日子”,最终还是达到了侵占乃弟家产的目的。

  严贡生这个人物无疑是可厌可恶的,作者对他进行了无情的揭露和抨击。而这种无情的揭露和抨击又是通过“直书其事,不加断语”的白描手法来达到的。如严贡生刚刚自吹自擂,说自己为人率真,从不晓得占人寸丝半粟的便宜,作者随即描写一个蓬头赤足的小厮来告诉严贡生早上关的那口猪,主人来讨了,在家里吵哩!这样的描写,显然不仅仅在对严贡生进行讽刺了,而已是一种无情的抨击!

  在小说中,严贡生是封建知识分子倚仗功名横行不法的代表,具有典型意义。

  儒林外史主要内容分回介绍

  主要人物介绍王冕范进周进严监生严贡生沈琼枝鲁小姐胡屠户王惠、严致和、汤奉虞博士匡秀才庄征君成老爹杨执中杜少卿杜慎卿张静斋鲁编修权勿用郭铁山萧云仙梅玖荀玫王德和王仁陈礼娄三和娄四蘧公孙马静马二先生洪憨仙金东崖牛浦郎牛布衣牛玉圃鲍文卿韦四太爷迟衡山虞华轩余特余持王玉辉秦中书万中书凤四老爹庄濯江聘娘王三姑娘季苇萧张铁臂鲍延玺匡超人匡迥汤镇台郭孝子万雪斋胡三公子

  儒林外史每回内容赏析第一回第二回第三回第四回第五回第六回第七回第八回第九回第十回第十一回第十二回第十三回第十四回第十五回第十六回第十七回第十八回第十九回第二十回第二十一回第二十二回第二十三回第二十四回第二十五回第二十六回第二十七回第二十八回第二十九回第三十回第三十一回第三十二回第三十三回第三十四回第三十五回第三十六回第三十七回第三十八回第三十九回第四十回第四十一回第四十二回第四十三回第四十四回第四十五回第四十六回第四十七回第四十八回第四十九回第五十回第五十一回第五十二回第五十三回第五十四回第五十五回

  微信搜索公众号【桔小书(juxiaoshu)】关注后,在对话框发送人名,获取相应的人物分析,如:范进。回复回目,获取相应回目的简介及分析,如:第一回。其他更多的回复关键词等你探索……

吴敬梓《儒林外史》严贡生是个怎样的人物分析

手机访问 作品人物网

热门推荐
作品人物网郑重声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旨在传播更多的信息,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
网站地图 红楼梦 三国演义
投稿邮箱727008645@qq.com
作品人物网vrrw.net 版权所有 2016-2020 ICP证:鄂ICP备1702792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