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林外史》第三十二回内容赏析

【导语】:

第三十二回 杜少卿平居豪举 娄焕文临去遗言 话说众人吃酒散了,韦四太爷直睡到次日上午才起来,向杜少卿辞别要去,说道:我还打算到你令叔、令兄各家走走。昨日扰了世兄这一席酒,我

  第三十二回 杜少卿平居豪举 娄焕文临去遗言

  话说众人吃酒散了,韦四太爷直睡到次日上午才起来,向杜少卿辞别要去,说道:“我还打算到你令叔、令兄各家走走。昨日扰了世兄这一席酒,我心里快活极了!别人家料想也没这样有趣。我要去了。连这臧朋友也不能回拜,世兄,替我致意他罢。”杜少卿又留住了一日。次日,雇了轿夫,拿了一只玉杯和赣州公的两件衣服,亲自送在韦四太爷房里,说道:“先君拜盟的兄弟,只有老伯一位了,此后要求老伯常来走走。小侄也常到镇上请老伯安。这一个玉杯,送老伯带去吃酒。这是先君的两件衣服,送与老伯穿着,如看见先君的一般。”韦四太爷欢喜受了。鲍廷玺陪着又吃了一壶酒,吃了饭。杜少卿拉着鲍廷玺,陪着送到城外,在轿前作了揖。韦四太爷去了。两人回来,杜少卿就到娄太爷房里去问候。娄太爷说,身子好些,要打发他孙子回去,只留着儿子在这里伏侍。

《儒林外史》第三十二回内容赏析

  (韦四太爷来去,不为虚名,不图钱财,与杜少卿周围贪婪小人大不同。杜少卿赠别,一只玉杯,象其君子之质,两件旧服,故情所念。杜少卿挥金如土,外人只见呆状,其心自如明镜。恰似唐寅所谓:“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

  杜少卿应了,心里想着没有钱用,叫王胡子来商议道:“我圩里那一宗田,你替我卖给那人罢了。”王胡子道:“那乡人他想要便宜,少爷要一千五百两银子,他只出一千三百两银子;所以小的不敢管。”杜少卿道:“就是一千三百两银子也罢。”王胡子道:“小的要禀明少爷才敢去;卖的贱了,又惹少爷骂小的。”杜少卿道:“那个骂你?你快些去卖。我等着要银子用。”王胡子道:“小的还有一句话要禀少爷:卖了银子,少爷要做两件正经事;若是几千几百的白白的给人用,这产业卖了也可惜。”杜少卿道:“你看见我白把银子给那个用的?你要赚钱罢了,说这许多鬼话!快些替我去!”王胡子道:“小的禀过就是了。”出来悄悄向鲍廷玺道:“好了,你的事有指望了。而今我到圩里去卖田;卖了田回来,替你定主意。”王胡子就去了几天,卖了一千几百两银子,拿稍袋装了来家,禀少爷道:“他这银子是九五兑九七色的,又是市平,比钱平小一钱三分半。他内里又扣了他那边中用二十三两四钱银子,画字去了二三十两:这都是我们本家要去的。而今这银子在这里,拿天平来请少爷当面兑。”杜少卿道:“那个耐烦你算这些疙瘩账!既拿来,又兑甚么,收了进去就是了!”王胡子道:“小的也要禀明。”  杜少卿收了这银子,随即叫了娄太爷的孙子到书房里,说道:“你明日要回去?”他答应道:“是,老爹叫我回去。”杜少卿道:“我这里有一百两银子给你,你瞒着不要向你老爹说。你是寡妇母亲,你拿着银子回家去做小生意,养活着。你老爹若是好了,你二叔回家去,我也送他一百两银子。”

  (杜慎卿说杜少卿府里王胡子“是个坏不过的奴才”,杜少卿却“偏生听信他”。为何“坏不过”?贪扣钱财倒也罢了,偏要装出处处为老爷着想的样子。久做管家,早知杜少卿脾性闲散,钱财绝不查验的,就唠叨着往麻烦说,往对账说,明里回扣外,暗里不知偷吃多少。前文裁缝做来一箱衣服,又折卖了赠回他,杜少卿连开箱过目都没有,王胡子自然能料定这一切,或者裁缝那一席话是他预教的,连箱子里有无制衣也未可知,瞧他为饮几杯酒就卖力教鲍廷玺骗主子,什么事干不出来?杜少卿“偏生听信他”,未必看不明白,只是心性厌离,懒得理会,并非呆子。看不明叫纯真,装糊涂叫离舍,绝不是呆。可如此闲散了,千金散尽自己当如何是一回事,豢养出一圈小人又是一回事,不可称善良。)

  娄太爷的孙子欢喜,接着把银子藏在身边,谢了少爷。次日辞回家去,娄太爷叫只称三钱银子与他做盘缠,打发去了。杜少卿送了回来,一个乡里人在敞厅上站着,见他进来,跪下就与少爷磕头。杜少卿道:“你是我们公祠堂里看祠堂的黄大?你来做甚么?”黄大道:“小的住的祠堂旁边一所屋,原是太老爷买与我的。而今年代多,房子倒了。小的该死,把坟山的死树搬了几颗回来添补梁柱,不想被本家这几位老爷知道,就说小的偷了树,把小的打了一个臭死,叫十几个管家到小的家来搬树,连不倒的房子多拉倒了。小的没处存身,如今来求少爷向本家老爷说声,公中弄出些银子来,把这房子收拾收拾,赏小的住。”杜少卿道:“本家!向那个说?你这房子既是我家太老爷买与你的,自然该是我修理。如今一总倒了,要多少银子重盖?”黄大道:“要盖须得百两银子;如今只好修补,将就些住,也要四五十两银子。”杜少卿道:“也罢;我没银子,且拿五十两银子与你去。你用完了再来与我说。”拿出五十两银子递与黄大。黄大接着去了。门上拿了两付帖子走进来,禀道:“臧三爷明日请少爷吃酒,这一副帖子,说也请鲍师父去坐坐。”杜少卿道:“你说,拜上三爷,我明日必来。”

  (老管家娄太爷,非对自家孩子节省,杜少卿私下会赏钱,暗自也明白的。韦四太爷和娄太爷对杜少卿真,杜少卿心知肚明,人家不要,情施在明里,钱用在暗处。那些找各种借口来要钱的,一律照准,成就自我感觉罢了,观音救世,也是普渡的。黄大的房子是杜太爷买的,如今黄大偷窃,被人家报复毁了房,却要杜少卿出钱修缮,岂有此理。)

  次日,同鲍廷玺到臧家。臧蓼斋办了一桌齐整菜,恭恭敬敬,奉坐请酒,席间说了些闲话。到席将终的时候,臧三爷斟了一杯酒,高高奉着,走过席来,作了一个揖,把酒递与杜少卿,便跪了下去,说道:“老哥,我有一句话奉求!”杜少卿吓了一跳,慌忙把酒丢在桌上,跪下去拉着他,说道:“三哥!你疯了?这是怎说?”臧蓼斋道:“你吃我这杯酒,应允我的话,我才起来。”杜少卿道:“我也不知道你说的是甚么话,你起来说。”鲍廷玺也来帮着拉他起来。臧蓼斋道:“你应允了?”杜少卿道:“我有甚么不应允?”臧廖斋道:“你吃了这杯酒。”杜少卿道:“我就吃了这杯酒。”臧蓼斋道:“候你干了。”站起来坐下。

  (前段黄大以非为是,够荒唐了,这臧三简直逼迫要钱,无耻之极。鲍廷玺为一千两戏班子前投奔而来,日日陪在杜少卿身边,却开不了口。如今看在眼里,惊讶之余,心痒痒的。)

  杜少卿道:“你有甚话,说罢。”臧蓼斋道:“目今宗师考庐州,下一棚就是我们。我前日替人管着买了一个秀才,宗师有人在这里揽这个事,我已把三百两银子兑与了他,后来他又说出来:‘上面严紧,秀才不敢卖,到是把考等第的开个名字来补了廪罢。’我就把我的名字开了去。今年这廪是我补。但是这买秀才的人家要来退这三百两银子,我若没有还他,这件事就要破!身家性命关系,我所以和老哥商议,把你前日的田价借三百与我打发了这件,我将来慢慢的还你。你方才已是依了。”杜少卿道:“呸!我当你说甚么话,原来是这个事!也要大惊小怪,磕头礼拜的,甚么要紧?我明日就把银子送来与你!”鲍廷玺拍着手道:“好爽快!好爽快!拿大杯来再吃几杯!”当下拿大杯来吃酒。杜少卿醉了,问道:“臧三哥,我且问你;你定要这廪生做甚么?”臧蓼斋道:“你那里知道!廪生,一来中的多,中了就做官。就是不中,十几年贡了,朝廷试过,就是去做知县、推官,穿螺蛳结底的靴,坐堂,酒签,打人。像你这样大老官来打秋风,把你关在一间房里,给你一个月豆腐吃,蒸死了你!”杜少卿笑道:“你这匪类!下流无耻极矣!”鲍廷玺又笑道:“笑谈!笑谈!二位老爷都该罚一杯!”当夜席散。

  (臧三比黄大更无耻,收了别人买秀才的钱,自己却用那钱补了廪,竟让杜少卿还别人的本钱。杜少卿虽然笑着应承,一脸轻松,却道:“呸!我当你说甚么话”“你这匪类!下流无耻极矣!” 蔑视、憎恶之极。鲍廷玺按耐不住,出声帮腔。而今见多识广,惊讶少了,心更痒了,盘算自己的那档子事。)

  次早,叫王胡子送了这一箱银子去。王胡子又讨了六两银子赏钱,回来在鲜鱼面店里吃面,遇着张俊民在那里吃,叫道:“胡子老官,你过来,请这里坐。”王胡子过来坐下,拿上面来吃。张俊民道:“我有一件事托你。”王胡子道:“甚么事?医好了娄老爹,要谢礼?”张俊民道:“不相干,娄老爹的病是不得好的了。”王胡子道:“还有多少时候?”张俊民道:“大约不过一百天。──这话也不必讲他,我有一件事托你。”王胡子道:“你说罢了。”张俊民道:“而今宗师将到,我家小儿要出来应考,怕学里人说是我冒籍,托你家少爷向学里相公们讲讲。”王胡子摇手道:“这事共总没中用。我家少爷,从不曾替学里相公讲一句话。他又不欢喜人家说要出来考。你去求他,他就劝你不考!”张俊民道:“这是怎样?”王胡子道:“而今倒有个方法。等我替你回少爷说,说你家的确是冒考不得的,但凤阳府的考棚是我家先太老爷出钱盖的,少爷要送一个人去考,谁敢不依?这样激着他,他就替你用力,连贴钱都是肯的!”张俊民道:“胡子老官,这事在你作法便了。做成了,少不得‘言身寸’。”王胡子道:“我那个要你谢!你的儿子,就是我的小侄。人家将来进了学,穿戴着簇新的方巾、蓝衫,替我老叔子多磕几个头,就是了。”说罢,张俊民还了面钱,一齐出来。

  (王胡子抽了臧三六两油水,算是私下策划、教唆的费用。又帮张俊民出谋划策,口口声声不言谢,若不为财,竟不单谋着主子败家?这样的狗奴才,着实可恶。)

  王胡子回家,问小子们道:“少爷在那里?”小子们道:“少爷在书房里。”他一直走进书房,见了杜少卿,禀道:“银子已是小的送与臧三爷收了,着实感激少爷,说又替他免了一场是非,成全了功名,其实这样事别人也不肯做的。”杜少卿道:“这是甚么要紧的事,只管跑了来倒熟了!”胡子道:“小的还有话禀少爷。像臧三爷的廪是少爷替他补,公中看祠堂的房子是少爷盖,眼见得学院不日来考,又要寻少爷修理考棚。我家太老爷拿几千银子盖了考棚,白白便益众人,少爷就送一个人去考,众人谁敢不依?”杜少卿道:“童生自会去考的,要我送怎的?”王胡子道:“假使小的有儿子,少爷送去考,也没有人敢说?”杜少卿道:“这也何消说!这学里秀才,未见得好似奴才!”王胡子道:“后门口张二爷,他那儿子读书,少爷何不叫他考一考?”杜少卿道:“他可要考?”胡子道:“他是个冒籍,不敢考。”杜少卿道:“你和他说,叫他去考。若有廪生多话,你就向那廪生说,是我叫他去考的。”王胡子道:“是了。”应诺了去。

  (看王胡子操纵主子手段,由臧三谢恩,到送考无碍,到我王胡子,到张俊民,旁敲侧击,步步进逼,驾轻就熟,稳操胜券,这主仆位置倒要颠倒了。)

  这几日,娄太爷的病渐渐有些重起来了,杜少卿又换了医生来看。在家心里懮愁。

  (张俊民治病,轻病治重,重病治死。杜少卿再换医生,王胡子找的人,来个李俊民、王俊民,娄太爷命不久矣。)

  忽一日,臧三爷走来,立着说道:“你晓得有个新闻?县里王公坏了。昨晚摘了印,新官押着他就要出衙门,县里人都说他是个混账官,不肯借房子给他住,在那里急的要死!”杜少卿道:“而今怎样了?”臧蓼斋道:“他昨晚还赖在衙门里。明日再不出,就要讨没脸面!那个借屋与他住?只好搬在孤老院!”杜少卿道:“这话果然么?”叫小厮叫王胡子来,向王胡子道:“你快到县前向工房说,叫他进去禀王老爷,说王老爷没有住处,请来我家花园里住。他要房子甚急,你去!”王胡子连忙去了。臧蓼斋道:“你从前会也不肯会他,今日为甚么自己借房子与他住?况且他这事有拖累,将来百姓要闹他,不要把你花园都拆了!”杜少卿道:“先君有大功德在于乡里,人人知道。就是我家藏了强盗,也是没有人来我家的房子。这个老哥放心。至于这王公,他既知道仰慕我,就是一点造化了。我前日若去拜他,便是奉承本县知县;而今他官已坏了,又没有房子住,我就该照应他。他听见这话,一定就来。你在我这里候他来,同他谈谈。”

  (前回的王父母,王老师,如今成了混账官,成了人人躲避的瘟疫。杜少卿于知县春风得意时拒不拜见,此时成了落水狗却伸出援手,这势利眼中的呆子,好个浩然义气。)

  说着,门上人进来禀道:“张二爷来了。”只见张俊民走进来,跪下磕头。杜少卿道:“你又怎的?”张俊民道:“就是小儿要考的事,蒙少爷的恩典!”杜少卿道:“我已说过了。”张俊民道:“各位廪生先生听见少爷吩咐,都没的说,只要门下捐一百二十两银子修学。门下那里捐的起?故此,又来求少爷商议。”杜少卿道:“只要一百二十两?此外可还再要?”张俊民道:“不要了。”杜少卿道:“这容易,我替你出。你就写一个愿捐修学宫求入籍的呈子来。臧三哥,你替他送到学里去,银子在我这里来取。”臧三爷道:“今日有事,明日我和你去罢。”张俊民谢过,去了。正迎着王胡子飞跑来道:“王老爷来拜,已到门下轿了。”杜少卿和臧蓼斋迎了出去。那王知县纱帽便服,进来作揖再拜,说道:“久仰先生,不得一面。今弟在困厄之中,蒙先生慨然以尊斋相借,令弟感愧无地;所以先来谢过,再细细请教。恰好臧年兄也在此。”杜少卿道:“老父台,些小之事,不足介意。荒斋原是空闲,竟请搬过来便了。”臧蓼斋道:“门生正要同敝友来候老师,不想返劳老师先施。”王知县道:“不敢,不敢。”打恭上轿而去。

  (张俊民既沾了光,又舔着脸伸手要钱,杜少卿虽豁达,也怕是无底洞,一句“只要一百二十两?此外可还再要?”问得悲催。明问组考人员还要不要,实问张俊民你还想要多少才够。臧三遇知县来谢,又称门生、老师,一副虚伪、卑鄙嘴脸。知县见臧三,只道“恰好臧年兄也在此”,别无他话,回臧三假意,只说“不敢”。人情冷暖也是有数的。这些事,鲍廷玺件件看在眼里。)

  杜少卿留下臧蓼斋,取出一百二十两银子来递与他,叫他明日去做张家这件事。臧蓼斋带着银子去了。次日,王知县搬进来住。又次日,张俊民备了一席酒送在杜府,请臧三爷同鲍师父陪。王胡子私向鲍廷玺道:“你的话也该发动了。我在这里算着,那话已有个完的意思;若再遇个人来求些去,你就没账了。你今晚开口。”

  (王胡子为鲍廷玺谋划,可知前面几桩都是他教唆、安排的。)

  当下客到齐了,把席摆到厅旁书房里,四人上席。张俊民先捧着一杯酒谢过了杜少卿,又斟酒作揖谢了臧三爷,入席坐下。席间谈这许多事故。鲍廷玺道:“门下在这里大半年了,看见少爷用银子像淌水,连裁缝都是大捧拿了去;只有门下是七八个月的养在府里白浑些酒肉吃吃,一个大钱也不见面。我想这样干蔑片也做不来,不如揩揩眼泪,别处去哭罢。门下明日告辞。”杜少卿道:“鲍师父,你也不曾向我说过,我晓得你甚么心事?你有话,说不是?”

  (鲍廷玺说“看见少爷用银子像淌水,连裁缝都是大捧拿了去”,羡慕嫉妒恨,只差一句“为何老子偏没分到一杯羹?”大半年来的心思苦水便倾尽了。偏偏戏子胆气不够,假称要离开。)

  鲍廷玺忙斟一杯酒递过来,说道:“门下父子两个都是教戏班子过日,不幸父亲死了。门下消折了本钱,不能替父亲争口气;家里有个老母亲,又不能养活。门下是该死的人,除非少爷赏我个本钱,才可以回家养活母亲。”杜少卿道:“你一个梨园中的人,却有思念父亲孝敬母亲的念,这就可敬的狠了。我怎么不帮你!”鲍廷玺站起来道:“难得少爷的恩典。”杜少卿道:“坐着,你要多少银子?”鲍廷玺看见王胡子站在底下,把眼望着王胡子。王胡子走上来道:“鲍师父,你这银子要用的多哩,连叫班子,买行头,怕不要五六百两。少爷这里没有,只好将就弄几十两银子给你过江,舞起几个猴子来,你再跳。”杜少卿道:“几十两银子不济事。我竟给你一百两银子,你拿过去教班子。用完了,你再来和我说话。”鲍廷玺跪下来谢。杜少卿拉住道:“不然我还要多给你些银子,──因我这娄太爷病重,要料理他的光景──我好打发你回去。”当晚臧张二人都赞杜少卿的慷慨。吃罢散了。

  (鲍廷玺讨钱的理由,先提到父亲死,又说养母亲,这是半年观察得到的,打孝顺牌。他有那个母亲养?倪家生母死活不知道,鲍家养母把他扫地出门,家里只有个疯媳妇,一派胡言。说及钱数额这节骨眼上,鲍廷玺却开不了口,瞪眼让王胡子帮腔,王胡子没甚好处,只用反话来激,杜少卿顺水一推,数额定在一百两。臧张二人大赞杜少卿的慷慨,唯有鲍廷玺不言语。自己所得比给别人的少,远不够讨要一千两的目标。杜少卿给钱,几乎有求必应,很少打折扣,这看似例外,却在情理中。首先鲍廷玺要钱却张不开嘴,实习半年,撒谎会了,依然碍面子。杜少卿给钱,就为个场面,观音救世一般,你不求个具体,他有场面也够了。鲍廷玺当年要数百两办戏班,杜慎卿说一千两才够,这懂行真言,杜少卿不会不明白,所以才追加一番解释。杜慎卿曾告诫鲍廷玺不要承认相互认识,前面鲍廷玺恰犯了这忌讳。鲍廷玺住在杜家半年,如今时机又找的不准,孝顺之外,说辞不够煽情,又不敢直白露骨,致使远远没达到目的。讨钱这出戏,不被叫好。)

  自此之后,娄太爷的病,一日重一日。那日,杜少卿坐在他眼前,娄太爷说道:“大相公,我从前挨着,只望病好,而今看这光景,病是不得好了,你要送我回家去!”杜少卿道:“我一日不曾尽得老伯的情,怎么说要回家?”娄太爷道:“你又呆了!我是有子有孙的人,一生出门在外,今日自然要死在家里。难道说你不留我?”杜少卿垂泪道:“这样话,我就不留了。老伯的寿器是我备下的,如今用不着,是不好带去了,另拿几十两银子合具寿器。衣服、被褥,是做停当的,与老伯带去。”娄太爷道:“这棺木、衣服,我受你的。你不要又拿银子给我家儿子,孙子。我在这三日内就要回去,坐不起来了,只好用床抬了去。你明日早上到令先尊太老爷神主前祝告,说娄太爷告辞回去了。我在你家三十年,是你令先尊一个知心的朋友。令先尊去后,大相公如此奉事我,我还有甚么话?你的品行、文章,是当今第一人。你生的个小儿子,尤其不同,将来好好教训他成个正经人物。但是你不会当家,不会相与朋友,这家业是断然保不住的了!像你做这样慷慨仗义的事,我心里喜欢;只是也要看来说话的是个甚么样人。像你这样做法,都是被人骗了去,没人报答你的。虽说施恩不望报,却也不可这般贤否不明。你相与这臧三爷、张俊民,都是没良心的人。近来又添一个鲍廷玺。做戏的,有甚么好人?你也要照顾他。若管家王胡子,就更坏了!银钱也是小事,我死之后,你父子两人,事事学你令先尊的德行。德行若好,就没有饭吃也不妨。你平生最相好的是你家慎卿相公;慎卿虽有才情,也不是甚么厚道人。你只学你令先尊,将来断不吃苦。你眼里又没有官长,又没有本家,这本地方也难住。南京是个大邦,你的才情到那里去,或者还遇着个知己,做出些事业来。这剩下的家私是靠不住的了!大相公,你听信我言,我死也瞑目!”杜少卿流泪道:“老伯的好话,我都知道了。”忙出来吩咐雇了两班脚子,抬娄太爷过南京到陶红镇又拿出百十两银子来,付与娄太爷的儿子回去办后事。第三日,送娄太爷起身。只因这一番,有分教:京师池馆,又看俊杰来游;江北家乡,不见英贤豪举。

  毕竟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杜慎卿不给鲍廷玺钱,准备行贿用,为官。杜少卿只给鲍廷玺一百两,预备娄太爷的丧礼,为义。此段谈话,隐约推断杜少卿拢共为娄太爷后事预备也不过三百两,可见虽稍有歉疚感,的确不愿给鲍廷玺太多。娄太爷与杜家三十年,交情是真挚的。临别一席话,句句说在点上。家业即将不保,一语言中!杜少卿贤否不明,该自责!从王胡子到鲍廷玺一干人,的确无赖货色!看似日日被这群人拥戴着,其实财尽即人空,杜少卿宜早打算。后文去到南京,也是听信了娄太爷的谏言。)

  儒林外史主要内容分回介绍

  主要人物介绍王冕范进周进严监生严贡生沈琼枝鲁小姐胡屠户王惠、严致和、汤奉虞博士匡秀才庄征君成老爹杨执中杜少卿杜慎卿张静斋鲁编修权勿用郭铁山萧云仙梅玖荀玫王德和王仁陈礼娄三和娄四蘧公孙马静马二先生洪憨仙金东崖牛浦郎牛布衣牛玉圃鲍文卿韦四太爷娄焕文迟衡山虞华轩余特余持王玉辉秦中书万中书凤四老爹庄濯江聘娘王三姑娘季苇萧张铁臂鲍延玺匡超人匡迥汤镇台郭孝子万雪斋胡三公子

  儒林外史每回内容赏析第一回第二回第三回第四回第五回第六回第七回第八回第九回第十回第十一回第十二回第十三回第十四回第十五回第十六回第十七回第十八回第十九回第二十回第二十一回第二十二回第二十三回第二十四回第二十五回第二十六回第二十七回第二十八回第二十九回第三十回第三十一回第三十二回第三十三回第三十四回第三十五回第三十六回第三十七回第三十八回第三十九回第四十回第四十一回第四十二回第四十三回第四十四回第四十五回第四十六回第四十七回第四十八回第四十九回第五十回第五十一回第五十二回第五十三回第五十四回第五十五回

  微信搜索公众号【桔小书(juxiaoshu)】关注后,在对话框发送人名,获取相应的人物分析,如:范进。回复回目,获取相应回目的简介及分析,如:第一回。其他更多的回复关键词等你探索……

《儒林外史》第三十二回内容赏析

手机访问 作品人物网

热门推荐
作品人物网郑重声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旨在传播更多的信息,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
网站地图 红楼梦 三国演义
投稿邮箱727008645@qq.com
作品人物网vrrw.net 版权所有 2016-2020 ICP证:鄂ICP备1702792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