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林外史中介绍了哪些兄弟的人物形象分析

【导语】:

儒林外史介绍了很多兄弟,都非常生动形象,如严氏兄弟,王德、王仁兄弟,娄氏兄弟等等。小编来分析各自兄弟的特点。

  《儒林外史》中有好多对兄弟,为此书人物之一大特色。有的性格相似,言语如出一辙,行动也往往形影不离;有的则性格迥异,动若参商,或成有趣之互补,甚而令人惊异竟为兄弟。将其略作梳理,其实是一件很好玩的事情。

  一、严氏兄弟。严贡生是书中坏得最地道的人,从头到尾就没做过一件即便称不上好至少也可以勉强称得上不坏的事。诸如仗势欺人、暴力辱邻、重利盘剥、鱼肉乡里等等坏事做尽,外加一项最绝的,六亲不认,霸占弟弟的家产。严监生则是中国文学史上最有名的吝啬鬼,一生为钱做奴,攒下十万家私,病至危笃亦舍不得下好药,死后留下万贯家财等哥哥来霸占。这兄弟俩除了爱钱之外没有任何一点像兄弟,也合不来,虽然同居乡里,却绝少往来。在书中,唯一一次出现在同一现场,是严贡生给严监生吊孝,兄弟俩一个躺在棺材里面,临死还惦记着两根灯草如何的费油;另一个站在棺材外面,恨着尚不能到手的银钱房产,没奈何叫一声“老二”,干号几声。

儒林外史中介绍了哪些兄弟的人物形象分析

  二、王氏兄弟。王德、王仁两位王秀才是严监生的大舅哥,惯会上纲上线,擅长将妹丈家的赵氏如夫人扶正事宜与纲常大纪紧密联系起来,为其奠定理论基础。当然前提是妹丈得肯花点血本——一百两银子多是不算很多,但要叫看钱奴严监生拿出来也就着实不易了——至于自家妹子,反正也是要死的人了,还管她怎的,何况她死了自家老婆还可以拿回点首饰做遗念。这兄弟俩思想一致,言行合拍,张罗“扶正大典”,一般的“义形于色”;落后严贡生来霸占家产,向前逢时遇节受过赵氏多少好处的两位舅老爷,又是一般的如泥塑木雕,“总不置一个可否”。书中假圣贤之名而行无耻之事者也多,这兄弟俩算得上一对反面典型,正经该叫“忘德”、“忘仁”。

  三、娄氏兄弟。娄三公子与娄四公子是一对秤不离杆、杆不离秤的好兄弟,都有些天真的理想主义,都有些爱牢骚生不逢时的名士气,言行举止都很有几分夸张,所以略带喜剧性;但从本性上说,两位娄公子的性格、为人,自有其可爱、可敬之处。两位公子待人真诚、平等、亲切,屈尊看望娄府看管坟茔的老家人邹吉甫,在下人面前没有一点骄气,很令人感动;他们怀着一腔热情,仗义疏财、救困助难、延宾宴客、礼贤下士,做的这一切也都是发自内心,率性所为,绝非做作。然而他们所礼敬的那些人并没有值得礼敬的,这的确是让人感到滑稽的结果,但更是让人不能不感到悲哀的结果——并且,毫无疑问,这不只是娄氏兄弟的悲哀,而是整个社会的悲哀。

  四、匡氏兄弟。匡超人的故事中,其兄匡大也占了一部分篇幅,这兄弟俩几乎在所有方面都形成对照:匡超人那么爱读书,匡大是大字不识的;匡超人那么孝顺父母,匡大是不孝的,侍疾就不要指望了,家道零落了便闹分家,吃点好东西也要背着父母;匡超人那么精明能干,匡大是却是蠢笨如牛,生意不会做是不消说的了,日常生活中的一切事情,就没有一件处理得清楚、明白的。然而故事一点一点地展开,我们目睹了匡超人怎样暴露出他艳羡功名、谄媚权势,为此不惜知恶而为、恩将仇报的本性,才知道作者写匡大的对比意义。匡大再混帐,作为愚昧的个体不过招致人们鄙视其自身,对社会的危害极其有限;而匡超人的飞黄腾达,则意味着具有广泛意义的危机:集中了一个社会聪明才智的知识阶层不以道德沦丧为耻,肆无忌惮地追名逐利而能畅行无阻,才是这个社会最大的悲哀,匡超人也因此成为书中最令人厌恶的人物。

  五、潘氏兄弟。潘保正与潘三(潘自业)这一对堂兄弟都是人情练达、世事洞明之人,不过,处身环境不同,处世之道也不尽相同,所以结局也大是不同。潘保正还算不得公门中人,但他显然善于树立并利用手中不大的一点权利与威严,有意识地善待将来可能有用之人,培养左近的人际关系,同时也不失应有的公正、正直,是俗世中的聪明、圆通之人。其堂弟潘三却是一个玩火自焚的典型。用款单上的话说,潘三是“借藩司衙门隐占身体,把持官府,包揽词讼,广放私债,毒害良民,无所不为”,做老大做得忒猖狂,毫不知收敛,最后的结果只能是自作业自遭报。这人是胆大过了头,聪明反被聪明误,不过倒也是痛快人,见罪状上一条条列得清楚,也没的辩,也就磕头伏法,至死不丢老大的架子。这兄弟俩都是匡超人的恩人,潘保正不过是白待他好,没有什么回报;潘三却是遭匡超人过河拆桥,见识到一个比自己还狠的脚色——潘三虽然坏事做尽,至少还讲个义气,比不得匡超人的绝情无义。

儒林外史中介绍了哪些兄弟的人物形象分析

  六、倪氏兄弟。鲍廷玺(倪廷玺)的故事中有一段他与同胞大哥倪廷珠重逢的悲喜剧。倪氏兄弟少时家贫,被卖失散多年,终于盼到境况好转得以重逢,兄弟相逢抱头痛哭那一节,已是令人辛酸;旋即倪廷珠便病逝,同胞兄弟甫相逢即永别,实乃人生中之大悲哀事,令人掩泣太息。因娶了惹不得的王太太而生活困顿的鲍廷玺,有了大哥的关照,好不容易绝处逢生,又遭此巨创,真是大喜大悲、大起大落中尝尽人间辛苦。现成的富贵享受不得,终于还得遵照他养父鲍文卿的教导,吃一分辛苦得一分收获,用骨头里挣出来的钱做肉,过自食其力的平凡生活。

  七、杜氏兄弟。杜慎卿与杜少卿是堂兄弟。杜慎卿排行十七,杜少卿排行二十五。这兄弟俩同出名门,且都是大江南北赫赫有名的大名士,不过除此之外似乎也就没有什么共同点了。杜慎卿优雅已极,以至流于袅娜,有“姑娘气”,杜少卿却是以文士之身而天生一股豪杰气,这是二人本性中最根本的一点区别,其他细节上的差异无不据此而来。慎卿之才精巧而少卿之才通达;慎卿之貌端丽文雅,珠辉玉映,少卿则是剑眉倒竖,英气逼人;慎卿饮食讲究,情趣细致,喜以樱笋、鲥鱼啜橘酒,不屑俗物,少卿则只要知己相逢,痛快淋漓,精粗不拘,俗雅亦随心所欲。最重要的一点是,慎卿但求一己之自在,而少卿唯以助人为乐趣。杜慎卿爱玩,且要玩得痛快、心跳,为此不惜耗财费时,却也不忘及时加贡会试,游乐功名两不忘,门下之人有什么难处却不在他的牵挂范围之内;杜少卿虽然也爱玩,但还不及他的爱助人,有钱的时候如此,穷了以后仍然初衷不改,自己当家当也要帮人渡难关。少卿为作者自况,做人厚道,作者亦不曾贬损慎卿,然而兄弟并存书中,二者相较,高下是自分的。

  八、老汤兄弟。书中有两代汤氏兄弟。老汤兄弟是汤知县和汤镇台。兄弟俩一文一武,做的官也一小一大,不过秉性却像得紧,一般的功名心盛,倒真是兄弟。汤奉在广东做高要知县,为树自己不徇私情的贤名,用刑过度,惹出了人命,激起了一场本不该发生的民族纠纷,被上司责为“孟浪”、“任性”;汤奏做贵州总镇,对苗民不肯用怀柔政策,大动干戈,杀戮深重,被上谕斥为“率意轻进”、“好事贪功”。不过公平点说,老汤兄弟的功名心,总的来说出发点还是好的,文武艺既卖与帝王家,便念念不忘为朝廷建功立业(当然也不免捎带着自己的急功近利),只是方法多有不当,自己也吃亏在这上面。老汤兄弟告老、解任回到仪征老家后,兄弟相见,彼此欢喜,念旧叙阔,各安其遇,倒也有其淡泊之处,为人亦可取。

  九、小汤兄弟。汤由、汤实两兄弟,书中称他们大爷、二爷,是汤镇台家的两位公子。这哥俩显然属于遗传基因接受得不大好的品种,一对草包、饭桶,倒也不成器的齐刷,堪为伯仲。肚量是有的,只是差不多全用来装酒饭,落榜卷发下来,兄弟二人“都三篇不曾看完”——太不成样的文字谁也看不下去啊,不能怪考官。这兄弟俩倒也有几分乃父的孔武,却全用来为吃花酒、玩小旦壮声势了。汤镇台功业不顺,回乡隐居,诸事随遇,倒也泰然,只是这一对草包儿子实在是他的一大块心病啊。不意虎父竟养犬子,汤镇台一定是心有不甘的吧。汤镇台赳赳武夫,很有些英雄气概,只是教养儿子方面偷懒了些,结果就这么现世现报的快,这个教训却是我们大家也都该吸取的。

  十、臧氏兄弟。臧荼与臧岐,一个行三,一个行四,书中没有交待是同胞兄弟还是同族兄弟。他们是杜少卿天长同乡,也是受他关照很多的人,不过在书中不是同时出场,做的事情也大是不同。臧荼是读书人,却是个没有什么品行的读书人。拜知县做老师很积极,还要死乞白赖地拉杜少卿替他风光场面——这种面子杜少卿当然不会给。等到知县坏了事,没有住处,杜少卿要把家里花园借与他住,这位臧三爷却怕沾惹牵连,拦在头里——这种翻覆杜少卿当然也不会搭理。答应替人买秀才,收人钱财却不替人办事,半路截流补自己的廪,也是这位臧三爷的手笔——最后当然又是杜少卿替他善后。总之,娄焕文老伯看人看得准,这臧三爷“是没良心的人”,杜少卿自己不介意关照这种人,读者却总免不了要替他不值。臧岐不是读书人,“一向在贵州做长随,贵州的山僻小路他都认得”,所以杜少卿把他推荐给汤镇台,军前效力。后来汤镇台攻打苗兵,果然是熟悉地形的臧岐带路打探,为汤镇台奇兵制胜立下了汗马功劳。读书而没有品行,还不如不读书而有一技之长,做力所能及之事。《儒林外史》为读书人立传,对读书人的批判也就格外不留情面。

儒林外史中介绍了哪些兄弟的人物形象分析

  十一、余氏兄弟与虞华轩。余大先生与余二先生是书中兄良弟悌、和睦敦谊的典范。兄弟二人情深意笃,性格也投缘,做事也合拍。弟弟为哥哥挡官司竭尽全力,不避风险;哥哥做官也要带着弟弟去赴任,舍不得片刻分离。这些故事在书中叙述得很平淡,但令人感到非常亲切、真挚。老兄弟俩不幸生在势利熏心、民风恶赖之地,却能洁身自好、坚毅自重,不受世风之熏染,为人端方,处事淡泊,实在是难得的。虞华轩与余氏兄弟是表亲,是另一层意义上的兄弟。他的性情洒脱不羁,喜欢与无赖乡党斗个恶气,以戏耍、整治他们为乐,与余氏兄弟的内敛自守有互补之效。在思想高度上,他们的境界虽然无法与庄虞杜迟等人相提并论,然而他们的故事主要叙述在三山门贤人饯别、虞博士升迁浙江之后,贤人君子风云流散、儒林日渐式微之中,亦多亏有余氏兄弟、虞华轩们勉力支撑,才不致令人迅速地失望乃至绝望。

  十二、唐氏兄弟。唐二棒椎与唐三痰这一对文武搭档,是余氏兄弟与虞华轩的同乡,也是那一说起某人有品行就一县人都笑歪了嘴的恶俗地方之恶俗民风的集约展现。唐二棒椎是个举人,才中了个举人便丢了天属之亲叔侄们认起同年同门、令余大先生气愤不已的就是他。唐三痰却是个“吃荤饭的”,惯会兜揽打探衙门里各种大事小情,呼朋唤友,索钱摆事,是他的老本行。这一对文丑武丑,偏偏混得如意吃得开,可见世风不是一般的坏。不过话又说回来,虞华轩意气治恶,也要有这样的哥俩在其中穿针引线;况且,不是他们做陪衬,怎得那么鲜明地显出余氏兄弟与虞华轩的出淤泥而不染?

  十三、秦氏兄弟。秦中书与秦二侉子是一对志不同、道不合的亲兄弟。秦中书做着个没有实职的七品小官,也就满脑子结交达官贵人的心理活动,有机会就要蠢蠢欲动。却又生就是个胆小怕事的主,结果事就偏偏要来寻他——把个假冒的中书万青云招回家,惹上一团大麻烦。凤四老爹兴致勃发,快意行侠,固然便宜了万青云这西贝货,又何尝不是便宜了俗不可耐的秦中书?秦二侉子是个无所事事的顽主,好的只是打拳跑马看热闹,听见哥哥请了几位翰林御史中书什么的来家吃饭,便忙不迭开溜,“从后门里骑了马进小营看试箭去了”。这人虽然为人也没有什么可取之处,但这点个性还蛮可爱,况且他与凤四老爹也的确有些意气相投之处,算不上知己,好歹还算得上了解凤四老爹脾气性格的一个密友。

  十四、胡氏兄弟。秦二侉子有一位与他一样喜欢“驰马试剑”的朋友,便是住在杭州府的已故胡尚书家的八公子,绰号胡八乱子的——秦二侉子与胡八乱子,倒是一对绝配!这位八爷酷爱国粹——中国功夫,这倒没什么不好,只是修养差些,好使气斗勇,又架不住秦二侉子(也是个唯恐天下无事的主)的撺掇,敢去拿凤四老爹练腿,人又不厚道,一脚死劲下去,结果是“好像踢到一块生铁上,把五个脚指头几乎碰断”,“足足肿疼了七八日”——怨不得外号叫“乱子”。胡八乱子还有一样也跟秦二侉子相似:看不上哥哥行事。这哥哥就是胡三公子,在书中出场其实很早,骗子洪憨仙做局,套马二先生做托儿,就是为了骗他——托马二先生的福,骗子及时暴病身亡,保住了这一万两银子。胡三公子爱钱如命,吝啬成癖(和严监生有一拼),而且钱愈多愈想钱,所以来骗他钱的骗子也特多,简直是前赴后继,一拨接一拨。胡三公子名缜字密之,只可惜小钱看得缜密,大钱全然看不住。据景兰江——胡三公子也是小有名气的西湖诗人,景兰江、赵雪斋一伙的——说是:“胡三先生虽然好客,却是个胆小不过的人。先年冢宰公去世之后,他关着门总不敢见一个人,动不动就被人骗一头,说也没处说。落后这几年,全亏结交了我们,相与起来,替他帮门户,才热闹起来,没有人敢欺他。”同样的事迹,在胡八乱子的口里,却全不一样:“家兄为人,与小弟的性格不同,惯喜相与一班不三不四的人,做诌诗,自称为名士。其实好酒好肉也不曾吃过一斤,倒整千整百的被人骗了去,眼也不眨一眨。小弟生性喜欢养几匹马,他就嫌好道恶,说作蹋了他的院子。我而今受不得,把老房子并与他,自己搬出来住,和他离门离户了。”兄弟不和,也是小说的一个永恒主题,胡氏兄弟与秦氏兄弟虽然都不是主要人物,但他们的故事互为参照着看,其实挺有意思的。

  书中还有几对兄弟,如卜诚、卜信(牛浦郎的两位舅丈人),余敷、余殷(余氏兄弟的族弟),等等,着墨不多,也都个性生动,鲜活有趣,在此从略了。

  儒林外史主要内容分回介绍

  主要人物介绍王冕范进周进严监生严贡生沈琼枝鲁小姐胡屠户王惠、严致和、汤奉虞博士匡秀才庄征君成老爹杨执中杜少卿杜慎卿张静斋鲁编修权勿用郭铁山萧云仙梅玖荀玫王德和王仁陈礼娄三和娄四蘧公孙马静马二先生洪憨仙金东崖牛浦郎牛布衣牛玉圃鲍文卿韦四太爷娄焕文迟衡山虞华轩余特余持王玉辉秦中书万中书凤四老爹庄濯江聘娘王三姑娘季苇萧张铁臂鲍延玺匡超人匡迥汤镇台郭孝子万雪斋胡三公子

  儒林外史每回内容赏析第一回第二回第三回第四回第五回第六回第七回第八回第九回第十回第十一回第十二回第十三回第十四回第十五回第十六回第十七回第十八回第十九回第二十回第二十一回第二十二回第二十三回第二十四回第二十五回第二十六回第二十七回第二十八回第二十九回第三十回第三十一回第三十二回第三十三回第三十四回第三十五回第三十六回第三十七回第三十八回第三十九回第四十回第四十一回第四十二回第四十三回第四十四回第四十五回第四十六回第四十七回第四十八回第四十九回第五十回第五十一回第五十二回第五十三回第五十四回第五十五回

手机访问 作品人物网

热门推荐
作品人物网郑重声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旨在传播更多的信息,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QQ:727008645。
网站地图 红楼梦 三国演义
投稿邮箱727008645@qq.com
作品人物网vrrw.net 版权所有 2016-2020 ICP证:鄂ICP备17027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