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记·戏妖盘丝洞》主要故事内容及赏析

【导语】:

《西游记故事情节鉴赏戏妖盘丝洞》赏析 那些女子见水又清又热,便要洗浴,即一齐脱了衣服,搭在衣架上。一齐下去,被行者看见: 褪放纽扣儿,解开罗带结。酥胸白似银,玉体浑如雪。肘

  《西游记·故事情节鉴赏·戏妖盘丝洞》赏析

  那些女子见水又清又热,便要洗浴,即一齐脱了衣服,搭在衣架上。一齐下去,被行者看见:

  褪放纽扣儿,解开罗带结。酥胸白似银,玉体浑如雪。肘膊赛凝胭,香肩欺粉贴。肚皮软又绵,脊背光还洁。膝腕半围团,金莲三寸窄。中间一段情,露出风流穴。

  那女子都跳下水去,一个个跃浪翻波,负水顽耍。行者道:“我若打他啊,只消把这棍子往池中一搅,就叫做‘滚汤泼老鼠’,一窝儿都是死。可怜,可怜!打便打死他,只是低了老孙的名头。常言道:‘男不与女斗。’我这般一个汉子,打杀这几个丫头,着实不济。不要打他,只送他一个绝后计,教他动不得身,出不得水,多少是好。”好大圣,捏着诀,念个咒,摇身一变,变作一个饿老鹰,但见:

  毛犹霜雪,眼若明星。妖狐见处魂皆丧,狡兔逢时胆尽惊。钢爪锋芒快,雄姿猛气横。会使老拳供口腹,不辞亲手逐飞腾。万里寒空随上下,穿云检物任他行。

  呼的一翅,飞向前,轮开利爪,把他那衣架上搭的七套衣服,尽情雕去,径转岭头,现出本相来见八戒、沙僧道:“你看。”那呆子迎着对沙僧笑道:“师父原来是典当铺里拿了去的。”沙僧道:“怎见得?”八戒道:“你不见师兄把他些衣服都抢将来也?”行者放下道:“此是妖精穿的衣服。”八戒道:“怎么就有这许多?”行者道:“七套。”八戒道:“如何这般剥得容易,又剥得干净?”行者道:“那曾用剥。原来此处唤做盘丝岭,那庄村唤做盘丝洞。洞中有七个女怪,把我师父拿住,吊在洞里,都向濯垢泉去洗浴。那泉却是天地产成的一塘子热水。他都算计着洗了澡要把师父蒸吃。是我跟到那里,见他脱了衣服下水,我要打他,恐怕污了棍子,又怕低了名头,是以不曾动棍,只变做一个饿老鹰,雕了他的衣服。他都忍辱含羞,不敢出头,蹲在水中哩。我等快去解下师父走路罢。”八戒笑道:“师兄,你凡干事,只要留根。既见妖精,如何不打杀他,却就去解师父!他如今纵然藏羞不出,到晚间必定出来。他家里还有旧衣服,穿上一套,来赶我们。纵然不赶,他久住在此,我们取了经,还从那条路回去。常言道:‘宁少路边钱,莫少路边拳。’那时节,他拦住了吵闹,却不是个仇人也?”行者道:“凭你如何主张?”八戒道:“依我,先打杀了妖精,再去解放师父,此乃斩草除根之计。”行者道:“我是不打他。你要打,你去打他。”

  八戒抖擞精神,欢天喜地举着钉钯,拽开步,径直跑到那里。忽的推开门看时,只见那七个女子,蹲在水里,口中乱骂那鹰哩,道:“这个匾毛畜生!猫嚼头的亡人!把我们衣服都雕去了,教我们怎的动手!”八戒忍不住笑道:“女菩萨,在这里洗澡哩,也携带我和尚洗洗何如?”那怪见了作怒道:“你这和尚,十分无礼!我们是在家的女流,你是个出家的男子。书云:‘七年男女不同席。’你好和我们同塘洗澡?”八戒道:“天气炎热,没奈何,将就容我洗洗儿罢。那里调甚么书担儿,同席不同席!”呆子不容说,丢了钉钯,脱了皂锦直裰,扑的跳下水来,那怪心中烦恼,一齐上前要打。不知八戒水势极熟,到水里摇身一变,变做一个鲇鱼精。那怪就都摸鱼,赶上拿他不住。东边摸,忽的又渍了西去;西边摸,忽的又渍了东去;滑扢虀的,只在那腿裆里乱钻。原来那水有搀胸之深,水上盘了一会,又盘在水底,都盘倒了,喘嘘嘘的,精神倦怠。

《西游记·戏妖盘丝洞》主要故事内容及赏析

  八戒却才跳将上来,现了本相,穿了直裰,执着钉钯喝道:“我是那个?你把我当鲇鱼精哩!”那怪见了,心惊胆战对八戒道:“你先来是个和尚,到水里变作鲇鱼,及拿你不住,却又这般打扮,你端的是从何到此?是必留名。”八戒道:“这伙泼怪当真的不认得我!我是东土大唐取经的唐长老之徒弟,乃天蓬元帅悟能八戒是也。你把我师父吊在洞里,算计要蒸他受用!我的师父,又好蒸吃?快早伸过头来,各筑一钯,教你断根!”那些妖闻此言,魂飞魄散,就在水中跪拜道:“望老爷方便方便!我等有眼无珠,误捉了你师父,虽然吊在那里,不曾敢加刑受苦。望慈悲饶了我的性命,情愿贴些盘费,送你师父往西天去也。”八戒摇头道:“莫说这话!俗语说得好:‘曾着卖糖君子哄,到今不信口甜人。’是便筑一钯,各人走路!”

  呆子一味粗夯,显手段,那有怜香惜玉之心,举着钯,不分好歹,赶上前乱筑。那怪慌了手脚,那里顾什么羞耻,只是性命要紧,随用手侮着羞处,跳出水来,都跑在亭子里站立,作出法来: 脐孔中骨都都冒出丝绳,瞒天搭了个大丝篷,把八戒罩在当中。那呆子忽抬头,不见天日,即抽身往外便走,那里举得脚步!原来放了绊脚索。满地都是丝绳,动动脚,跌个惣踵: 左边去,一个面磕地;右边去,一个倒栽葱;急转身,又跌了个嘴揾地;忙爬起,又跌了个竖蜻蜓。也不知跌了多少跟头,把个呆子跌得身麻脚软,头晕眼花,爬也爬不动,只睡在地下呻吟。那怪物却将他困住,也不打他,也不伤他,一个个跳出门来,将丝篷遮住天光,各回本洞。

  到了石桥上站下,念动真言,霎时间把丝篷收了,赤条条的,跑入洞里,侮着那话,从唐僧面前笑嘻嘻的跑过去。走入石房,取几件旧衣穿了,径至后门口立定叫:“孩儿们何在?”原来那妖精一个有一个儿子,却不是他养的,都是他结拜的干儿子。有名唤做蜜、蚂、蠦、班、蜢、蜡、蜻。蜜是蜜蜂,蚂是蚂蜂,蠦是蠦蜂,班是班毛,蜢是牛蜢,蜡是抹蜡,蜻是蜻蜓。原来那妖精幔天结网,掳住这七般虫蛭,却要吃他。古云:‘禽有禽言,兽有兽语。’当时这些虫哀告饶命,愿拜为母,遂此春采百花供怪物,夏寻诸卉孝妖精。忽闻一声呼唤,都到面前问:“母亲有何使令?”众怪道:“儿啊,早间我们错惹了唐朝来的和尚,才然被他徒弟拦在池里,出了多少丑,几乎丧了性命!汝等努力,快出门前去退他一退。如得胜后,可到你舅舅家来会我。”那些怪既得逃生,往他师兄处,孽嘴生灾不题。你看这些虫蛭,一个个摩拳擦掌,出来迎敌。

  ——第七十二回《盘丝洞七情迷本濯垢泉八戒忘形》

  【赏析】

  离了朱紫国,唐僧师徒继续前行。途中,唐僧要去化斋。这本是徒弟们的事,以前也常是孙悟空和猪八戒两人去完成。可这回,却是唐僧主动要去化斋,而且意志特别坚定。他不顾几个徒弟的好心劝说,一心要亲自前往。这真是破天荒的头一遭,然而就是这第一次去化斋,却让唐僧师徒经历了一次新的劫难。

  这次的劫难中,妖魔就是冲着唐僧来的。“自古红颜多薄命”,说的是美女容易多遭难,而美男也同样如此。唐僧虽然难说是美男,但在师徒四人中,也应数出类拔萃的了。貌美肤白,年轻活力,袈裟在身,也显得风度翩翩,再加上来自东土的高僧之隆盛的生命,自然也不缺少爱慕之人。而且妖魔世界,欲流横行,唐僧独自一人前去化斋,很快就遭遇了劫难。不用说,这次的劫难依然和情色有关。

  情色之欲,正如每天的吃饭和睡觉那样,是人类自然的生理欲望,对此没有必要加以人为的限制。作为个人来说,他应当享有这种情色的权利。然而,如果没有自律,无限放大这种权利,甚至纵情声色,则为社会公德所不容。在这个问题上,我们应当遵从中国古代文化所形成的传统。而佛教却要禁锢人的情色之欲,把它列为应当戒除的律条之一。这是违反人的天性的,也普遍受到了现代人的苛责。唐僧是一个虔诚的佛教徒,又受到御命去西天取经,对情色之欲自然严格禁止。也正因为这种情色之欲,是一个人的自然的和正常的生理欲望,要禁止它需要顽强的意志和坚韧的毅力。这也就是人们常说的“心魔”。所以,在唐僧师徒赴西天取经的路上,不时有妖魔经常以情色之欲来考验他们。典型的例子是猪八戒,在四人中是情色之欲最为强烈的一个。他不仅在高老庄有家室,而且在取经路上,也常常惦念着女人,一有机会,就闹“散伙”,为此也为妖魔所利用,吃了不少苦头。孙悟空和沙僧,则坚守着佛家的戒律,在情色问题上不敢越雷池一步,唐僧就成了妖魔以情色之欲进攻的主要目标。而他构筑的这个堡垒是很坚固的,曾经受过多次的考验。不过此次的考验似乎又有不同。

《西游记·戏妖盘丝洞》主要故事内容及赏析

  这次唐僧的化斋是来到了盘丝洞。这盘丝洞的名字起得很有意思。丝、思谐音,盘丝也即情思缠绕纠结,以它作为洞名,顾名思义就体现了这则小说的题旨。为了凸现这一题旨,小说作者在描写情色之欲上花了不少工夫。他连用一诗一赋,尽情地刻画了唐僧所见到的四个漂亮女子。其诗是:

  闺心坚似石,兰性喜如春。娇脸红霞衬,朱唇绛脂匀。蛾眉横月小,蝉鬓迭云新。若到花间立,游蜂错认真。

  这四人都是绝色佳人。她们本在“石桥高耸,古树森齐”的道观中刺凤描鸾做针线,唐僧见后,“将身立定,闪在乔林之下”,仔细地观赏着她们,足足有半个时辰。因为盯住女子凝神观看,她们的婀娜多姿和音容笑貌清晰地呈现在他的面前。以下是在木香亭子中踢气球的三个女子。其赋云:

  飘扬翠袖,摇拽缃裙。飘扬翠袖,低笼着玉笋纤纤;摇拽缃裙,半露出金莲窄窄。形容体势十分全,动静脚跟千样翙。拿头过论有高低,张泛送来真又楷。转身踢个出墙花,退步翻成大过海。轻接一团泥,单枪急对拐。明珠上佛头,实捏来尖涘。窄砖偏会拿,卧鱼将脚跘。平腰折膝蹲,扭顶翘跟翙。扳凳能喧泛,披肩甚脱洒。绞裆任往来,锁项随摇摆。踢的是黄河水倒流,金鱼滩上买。那个错认是头儿,这个转身就打拐。端然捧上臁,周正尖来捽。提跟潠草鞋,倒插回头采。退步泛肩妆,钩儿只一歹。版篓下来长,便把夺门揣。踢到美心时,佳人齐喝采。一个个汗流粉腻透罗裳,兴懒情疏方叫海。

  这三人又和那四个生得不同。唐僧也被她们的美貌吸引,不知不觉地跟着她们进入茅屋后又转过亭子,来到一个从未见过的处所。有一女子上前,把石头门推开两扇,请唐僧里面坐。他抬头一看,只见屋内铺设的都是石桌、石凳,冷气阴阴,不觉心惊不止。这时有三个女子陪着,言来语去,论说些因缘。另四个到厨中撩衣敛袖,吹火刷锅。等到唐僧发觉不对,立即要走,可这时已太晚了。她们一齐动手,把唐僧扯住,扑得掼倒在地,七手八脚地把他用绳子捆了,悬梁高吊,名叫做“仙人指路”。而女子们也解开上身罗衫,露出肚腹,一个个腰眼中冒出丝绳,有鸭蛋粗细,骨都都的,迸玉飞银,关紧了庄门。就这样,唐僧又一次地中了“美人计”。

  原来,这里叫盘丝岭,岭下有个洞叫作盘丝洞,唐僧遭难之处就是盘丝洞。这洞里有七个妖精,就是她们化成了七个美女,以种种妖艳的手段来“勾引”唐僧上当的。离盘丝岭三里之遥,有一座濯垢泉,乃天生的热水,原是上方七仙姑的浴池。自从这七个妖精到此居住后,占了他的濯垢泉,一日三次,必出来洗澡。孙悟空等三徒弟左等右等,等不到师父回来,知道他又遇上了妖精。所以,孙悟空叫猪八戒和沙僧在原地等着,他独显神通,摇身一变,变作个麻苍蝇儿,钉在路旁草梢上等待。一会儿,只听得“呀”的一声,柴扉响处,里边笑语喧哗,走出七个女子。他打听到师父已落她们之手,并且要等她们洗完澡后回去“蒸那胖和尚吃”,于是就跟她们开了一个“玩笑”。

  孙悟空的这个“玩笑”可开大了。“玩笑”的对象自然是那七个妖精。在人前,她们可是七个绝色美女啊!她们一行来到了濯垢泉洗澡,并把衣服全部脱了,放在衣架上,然后一起入水,“一个个跃浪翻波,负水顽耍”。这一切都被孙悟空看在眼里。这时,他变做一只饥饿的老鹰,“呼的一翅,飞向前,轮开利爪,把他那衣架上搭的七套衣服,尽情雕(叼)去,径转岭头,现出本相来见八戒、沙僧”,对两人说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及全部真相,并且挑动猪八戒前去降妖。猪八戒本是一个贪恋女人的角色,这一下正中他的心思。你看他:

  抖擞精神,欢天喜地举着钉钯,拽开步,径直跑到那里。忽的推开门看时,只见那七个女子,蹲在水里,口中乱骂那鹰哩,道:“这个匾毛畜生!猫嚼头的亡人!把我们衣服都雕去了,教我们怎的动手!”八戒忍不住笑道:“女菩萨,在这里洗澡哩,也携带我和尚洗洗何如?”那怪见了作怒道:“你这和尚,十分无礼!我们是在家的女流,你是个出家的男子。古书云: 七年男女不同席,你好和我们同塘洗澡?”八戒道:“天气炎热,没奈何,将就容我洗洗儿罢。那里调什么书担儿,同席不同席!”呆子不容说,丢了钉钯,脱了皂锦直裰,扑的跳下水来,那怪心中烦恼,一齐上前要打。八戒水势极熟,到水里摇身一变,变做一个鲇鱼精。那怪就都摸鱼,赶上拿他不住。东边摸,忽的又渍了西去;西边摸,忽的又渍了东去;滑扢虀的,只在那腿裆里乱钻。原来那水有搀胸之深,水上盘了一会,又盘在水底,都盘倒了,喘嘘嘘的,精神倦怠。

  读到这里,我们都有点忍俊不禁。这个猪八戒,也真是个人物。他配合着孙悟空,把这场戏演到了极致。清人汪憺漪在看到此处时,也有很多感慨说:“描写八戒鲇鱼一段,真可谓忘形矣。然所忘者八戒之形而未忘乎七情之形也,故终不免于东磕西撞耳。”

《西游记·戏妖盘丝洞》主要故事内容及赏析

  然而,猪八戒也太得意忘形了,他高兴得也太早了。当他向七位女子表明真实身份后,和妖精赌斗起来。她们作法“瞒天搭了个大丝篷,把八戒罩在当中”。此时他始知上当了。因为他抬头不见天日,举步满地绊索,急转身,被摔了个大筋头,满身软麻,头晕眼花,没有一点力气。眼看着她们个个轻盈地从自己面前走过,而再也无力与其周旋了。

  在小说《西游记》中,作者多次写到人的欲望问题。盘丝洞的故事,仅是其中之一。有句谚语说:“堡垒是最容易从内部被攻破的。”就一支取经队伍来说,这个“内部”,就是指整个团队集体,各成员之间的团结一致和步调统一是极其重要的。而就取经者的每一个个体来说,这个“内部”其实是指人的内心,也就是小说中多次提到的“心魔”。心,本是纯洁无邪的,而一旦它被“魔鬼”侵染,就会滋生杂质,沾染病毒,从而影响人的肌体,精神萎靡,难以完成重任。说到底,要顺利到达西天,取得真经,最可怕的倒不是一路上的各种妖魔鬼怪所制造的百般劫难,而是取经者心中的意志和毅力。这一切,皆涉及人的理想。从宗教的角度来说,也就是信仰问题。作者一次又一次地反复阐明这一问题,可见它是多么的重要。而作为理想的对立面就是这个人的欲望。借用中国哲学史上的术语来说,也即是天理和人欲的问题了。这是宋明理学的一个核心问题。

  盘丝洞中的美女们用人之难以抑制的欲望来考验唐僧师徒,是捅到了问题的要害。孙悟空对此是抱着开玩笑一般的态度来漠然待之的,而猪八戒却在孙悟空的唆使下现了原形。虽然他的行为也不乏调侃和嬉戏的意味,但比起师兄的漠然待之来,无疑是有点动了凡心的。倒是唐僧却如石人一般根本不为所动,凸现出师父的与众不同。有人曾说,作者如此描写,似乎有点不近人情,也违反了人的天性,从而显得不可信。这种看法有点莫名其妙了。

  我们不应否认,作为一个人,唐僧和孙悟空也有人的一切正常的欲望。在这些人的一切正常的欲望中,当然也包括情欲在内。然而,这部小说的宗旨是表现人要有崇高的理想,并且要为实现这一崇高的理想去战胜各种艰难险阻,以颂扬这一坚毅的精神。在这一创作的大前提下,所有的人物设置都应服从于这一艺术构思的大局。在《西游记》中,猪八戒是一个值得注意的艺术人物。在他身上体现了一个普通人存在的正常的各种欲望。如情欲、物欲以及人的享受等等,当然除此之外,在他身上也集中了人的许多优点。也正因此,人们相信他是一个正常的、真实的人物,就如在我们四周经常能看到的那样。

  任何一部文学作品创造的艺术人物的设置,都是要服从于作家对作品的整体的艺术构思,服从于艺术创作的主要思想题旨的需要。这一点,犹如建造房屋,在开工前必须要有计划好了的设计图是一样的。作品中人物关系的设置,也是如此。例如唐僧,乃是一个得道高人,身负皇命去西天取经。如果作家也如描写猪八戒那样,刻意强调人的各种欲望在他身上的体现,这又如何去表现小说的思想题旨呢?若然如此描写,岂不与小说所要表述的思想题旨相违背,而且也不符合他的虔诚之佛教徒的身份,这一艺术人物又怎能取信于读者呢!我们对孙悟空也应作如是观。我们在作文学作品的鉴赏时,应当强调要从艺术出发,尊重作品的实际,而绝不应该只是从概念出发,来作浮光掠影般的品味。《西游记》第七十六回有首回前诗说得好:“情欲原因总一般,有情有欲自如然。沙门修炼纷纷士,断欲忘情即是禅。须着意,要心坚,一尘不染月当天。行功进步休教错,行满功完大觉仙。”作者在这里其实已经说得很清楚了。

  主要人物

  唐僧孙悟空猪八戒沙悟净白龙马如来观音玉皇大帝太上老君菩提师祖二郎神哪吒镇元大仙东海龙王黎山老母太白金星

  主要妖怪

  牛魔王白骨精红孩儿铁扇公主六耳猕猴黑熊精黄风怪南山大王黄眉大王鼍龙怪通天河鱼怪九灵元圣独角兕大王百眼魔君金角大王、银角大王白鹿精玉兔精老鼠精蜘蛛精狮驼王

  每回内容简介

  十一十二十三十四十五十六十七十八十九二十二一二二二三二四二五二六二七二八二九三十三一三二三三三四三五三六三七三八三九四十四一四二四三四四四五四六四七四八四九五十五一五二五三五四五五五六五七五八五九六十六一六二六三六四六五六六六七六八六九七十七一七二七三七四七五七六七七七八七九八十八一八二八三八四八五八六八七八八八九九十九一九二九三九四九五九六九七九八九九一百

  重点情节

  石猴出世三打白骨精偷吃人参果四圣试禅心大圣闹天宫除名阎王薄大战牛魔王三借芭蕉扇戏妖盘丝洞真假美猴王四战黄袍怪义激美猴王荆棘岭狮驼岭火云洞黑风山高老庄通天河车迟国玉华国比丘国朱紫国无底洞平顶山五庄观乌鸡国女儿国

微信搜索公众号【杯茶读书(bcbeicha)】关注后,在对话框发送人名,获取相应的人物分析,如:孙悟空。回复回目,获取相应回目的内容简介、分析及读后感,如:西游记1。其他更多的回复关键词等你探索,如红楼梦、水浒传、儒林外史、简爱等……

《西游记·戏妖盘丝洞》主要故事内容及赏析

手机访问 作品人物网

热门推荐
作品人物网郑重声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旨在传播更多的信息,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
网站地图 红楼梦 三国演义
投稿邮箱727008645@qq.com
作品人物网vrrw.net 版权所有 2016-2020 ICP证:鄂ICP备1702792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