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记·三藏不坏身》主要故事内容及赏析

【导语】:

《西游记故事情节鉴赏三藏不坏身》赏析 却说那女怪放下凶恶之心,重整欢愉之色,叫:小的们,把前后门都关紧了。又使两个支更,防守行者。但听门响,即时通报。却又教:女童,将卧房

  《西游记·故事情节鉴赏·三藏不坏身》赏析

  却说那女怪放下凶恶之心,重整欢愉之色,叫:“小的们,把前后门都关紧了。”又使两个支更,防守行者。但听门响,即时通报。却又教:“女童,将卧房收拾齐整,掌烛焚香,请唐御弟来,我与他交欢。”遂把长老从后边搀出。那女怪弄出十分娇媚之态,携定唐僧道:“常言‘黄金未为贵,安乐值钱多。’且和你做会夫妻儿,耍子去也。”

  这长老咬定牙关,声也不透。欲待不去,恐他生心害命,只得战兢兢,跟着他步入香房。却如痴如哑,那里抬头举目,更不曾看他房里是甚床铺幔帐,也不知有甚箱笼梳妆,那女怪说出的雨意云情,亦漠然无听。好和尚,真是那:

《西游记·三藏不坏身》主要故事内容及赏析

  目不视恶色,耳不听淫声。他把这锦绣娇容如粪土,金珠美貌若灰尘。一生只爱参禅,半步不离佛地。那里会惜玉怜香,只晓得修真养性。那女怪,活泼泼,春意无边;这长老,死丁丁,禅机有在。一个似软玉温香,一个如死灰槁木。那一个,展鸳衾,淫兴浓浓;这一个,束褊衫,丹心耿耿。那个要贴胸交股和鸾凤,这个要面壁归山访达摩。女怪解衣,卖弄他肌香肤腻;唐僧敛衽,紧藏了糙肉粗皮。女怪道:“我枕剩衾闲何不睡?”唐僧道:“我头光服异怎相陪!”那个道:“我愿作前朝柳翠翠。”这个道:“贫僧不是月闍黎。”女怪道:“我美若西施还嬝娜。”唐僧道:“我越王因此久埋尸。”女怪道:“御弟,你记得‘宁教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唐僧道:“我的真阳为至宝,怎肯轻与你这粉骷髅。……”

  他两个散言碎语的,直斗到更深,唐长老全不动念。那女怪扯扯拉拉的不放,这师父只是老老成成的不肯。直缠到有半夜时候,把那怪弄得恼了,叫:“小的们,拿绳来!”可怜将一个心爱的人儿,一条绳,捆的像个猱狮模样,又教拖在房廊下去,却吹灭银灯,各归寝处。一夜无词。

  不觉的鸡声三唱。那山坡下孙大圣欠身道:“我这头疼了一会,到如今也不疼不麻,只是有些作痒。”八戒笑道:“痒便再教他扎一下,何如?”行者啐了一口道:“放,放,放!”八戒又笑道:“放,放,放!我师父这一夜倒浪,浪,浪!”沙僧道:“且莫斗口,天亮了,快赶早儿捉妖怪去。”行者道:“兄弟,你只管在此守马,休得动身。猪八戒跟我去。”

  那呆子抖擞精神,束一束皂锦直裰,相随行者,各带了兵器,跳上山崖,径至石屏之下。行者道:“你且立住,只怕这怪物夜里伤了师父,先等我进去打听打听。倘若被他哄了,丧了元阳,真个亏了德行,却就大家散火;若不乱性情,禅心未动,却好努力相持,打死精怪,救师西去。”八戒道:“你好痴哑!常言道:‘干鱼可好与猫儿作枕头?’就不如此,就不如此,也要抓你几把是!”行者道:“莫胡疑乱说,待我看去。”

  好大圣,转石屏,别了八戒,摇身还变个蜜蜂儿,飞入门里,见那门里有两个丫鬟,头枕着梆铃,正然睡哩。却到花亭子观看,那妖精原来弄了半夜,都辛苦了,一个个都不知天晓,还睡着哩。行者飞来后面,隐隐的只听见唐僧声唤,忽抬头,见那步廊下四马攒蹄捆着师父。行者轻轻的钉在唐僧头上,叫:“师父。”唐僧认得声音,道:“悟空来了?快救我命!”行者道:“夜来好事如何?”三藏咬牙道:“我宁死也不肯如此!”行者道:“昨日我见他有相怜相爱之意,却怎么今日把你这般挫折?”三藏道:“他把我缠了半夜,我衣不解带,身未沾床。他见我不肯相从,才捆我在此。你千万救我取经去也!”他师徒们正然问答,早惊醒了那个妖精。妖精虽是下狠,却还有流连不舍之意。一觉翻身,只听见“取经去也”一句,他就滚下床来,厉声高叫道:“好夫妻不做,却取什么经去!”

  行者慌了,撇却师父,急展翅,飞将出去,现了本相,叫声:“八戒!”那呆子转过石屏道:“那话儿成了否?”行者笑道:“不曾,不曾!老师父被他摩弄不从,恼了,捆在那里。正与我诉说前情,那怪惊醒了,我慌得出来也。”八戒道:“师父曾说甚来?”行者道:“他只说衣不解带,身未沾床。”八戒笑道:“好,好,好!还是个真和尚!我们救他去!”

  呆子粗鲁,不容分说,举钉钯,望他那石头门上尽力气一钯,唿喇喇筑做几块。唬得那几个枕梆铃睡的丫环,跑至二层门外,叫声:“开门!前门被昨日那两个丑男人打破了!”那女怪正出房门,只见四五个丫鬟跑进去报道:“奶奶,昨日那两个丑男人又来把前门已打碎矣。”那怪闻言,即忙叫:“小的们!快烧汤洗面梳妆!”叫:“把御弟连绳抬在后房收了,等我打他去!”好妖精,走出来,举着三股叉骂道:“泼猴!野彘!老大无知!你怎敢打破我门!”八戒骂道:“滥淫贱货!你倒困陷我师父,返敢硬嘴!我师父是你哄将来做老公的,快快送出饶你!敢再说半个‘不’字,老猪一顿钯,连山也筑倒你的!”那妖精那容分说,抖擞身躯,依前弄法,鼻口内喷烟冒火,举钢叉就刺八戒。八戒侧身躲过,着钯就筑,孙大圣使铁棒并力相帮。那怪又弄神通,也不知是几只手,左右遮拦,交锋三五个回合,不知是甚兵器,把八戒嘴唇上,也又扎了一下。那呆子拖着钯,侮着嘴,负痛逃生。行者却也有些醋他,虚丢一棒,败阵而走。那妖精得胜而回,叫小的们搬石块垒迭了前门不题。

  ——第五十五回《色邪淫戏唐三藏性正修持不坏身》

  【赏析】

  自古好事多磨难。正当唐僧师徒在暗中庆幸“假亲脱网”之计成功时,“只见那路旁闪出一个女子,喝道:‘唐御弟,那里走!我和你耍风月儿去来!’”忽闻得风响一阵,不见了唐僧。原来,他被一个妖魔摄去了。这真是:脱得烟花网,又落风月魔。

  唐僧这下子要经受真正的考验了。因为这次把他摄去的是妖怪。如果说西梁国的女王爱慕他,那是一种人的正常欲望,而这是每个人与生俱来的自然的、生理上的欲望,不值得大惊小怪。而这个妖怪的欲望,又叫“淫欲”,它和人的正常的、自然的、生理上的这种欲望不同,乃是一种魔怪的欲望,它是一种罪恶。人间有多少人被这种魔怪的欲望所蒙蔽而走向了万劫不复的深渊啊!我们应当警惕。

  小说为我们展现了妖魔的这种罪恶的欲望。他在得到了唐僧以后,把他关进卧房,并“弄出十分娇媚之态”来,而且还用什么“黄金未为贵,安乐值钱多”之类的人生观去引诱他与其“做夫妻儿,耍子”。面对着妖怪的百般挑逗,唐僧则是“咬定牙关,声也不透”。他“欲待不去”,但又担心他会心生歹念杀人害命,这样就完不成到西天去取经的神圣使命了,所以只得战战兢兢地“跟着他步入香房,却如痴如哑”,目不视恶色,耳不听淫声。“他把这锦绣娇容如粪土,金珠美貌若灰尘。一生只爱参禅,半步不离佛地。那里会惜玉怜香,只晓得修真养性。那女怪,活泼泼,春意无边;这长老,死丁丁,禅机有在。一个似软玉温香,一个如死灰槁木。那一个,展鸳衾,淫兴浓浓;这一个,束褊衫,丹心耿耿。那个要贴胸交股和鸾凤,这个要画壁归山访达摩。女怪解衣,卖弄他肌香肤腻;唐僧敛衽,紧藏了糙肉粗皮。”作者用如下的对话描叙了唐僧战胜妖魔“淫欲”的经过:

  女怪道:“我枕剩衾闲何不睡?”唐僧道:“我头光服异怎相陪!”那个道:“我愿作前朝柳翠翠。”这个道:“贫僧不是月闍黎。”女怪道:“我美若西施还嬝娜。”唐僧道:“我越王因此久埋尸。”女怪道:“御弟,你记得宁教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唐僧道:“我的真阳为至宝,怎肯轻与你这粉骷髅。”他两个散言碎语的,直斗到更深,唐长老全不动念。那女怪扯扯拉拉的不放,这师父只是老老成成的不肯。直缠到有半夜时候,把那怪弄得恼了,叫:“小的们,拿绳来!”可怜将一个心爱的人儿,一条绳,捆的象个猱狮模样,又教拖在房廊下去,却吹灭银灯,各归寝处。一夜无词,不觉的鸡声三唱。”

  唐僧不愧是一个道行极深的高僧。他在妖怪的“淫欲”面前有着钢铁一般的意志力,终于战胜了这个“风月魔”,不让取经之事夭折。人常说:“英雄难过美人关。”这也是人之常情。尤其是对于一个男人来说,要他抗拒任何美女的色诱并不是一件十分容易的事。即使是出家人,也经常要违犯各种色戒。这类事,在现实生活中很多。反映在中国古代的文学作品中也不少。唐僧经得起妖魔“淫欲”的考验,是值得称赞的。

  写到这里,不禁令人想起了与小说《西游记》同一时代的另一部文学名著《金瓶梅词话》开篇的一首词以及作者的评论:

《西游记·三藏不坏身》主要故事内容及赏析

  词曰:丈夫只手把吴钩,欲斩万人头。如何铁石,打成心性,却为花愁?请看项籍并刘季,一似使人愁。只因撞着,虞姬戚氏,豪杰都休。

  此一只词儿,单说着情色二字,乃一体一用。故色绚于目,情感于心,情色相生,心目相视。亘古及今,仁人君子,弗合忘之。晋人云:情之所钟,正在我辈。如磁石吸铁,隔碍潜通。无情之物尚尔,何况为人终日在情色中做活计,一节须知。“丈夫只手把吴钩”,吴钩乃古剑也,古有干将、莫邪、太阿、吴钩、鱼肠、浊踒之名。言丈夫心肠如铁石,气概贯虹蜺,不免屈志于女人。

  这首词及作者的评论,所说的就是“英雄难过美人关”的事。英雄者,为“力拔山兮气盖世”的西楚霸王项羽,只因宠着美女虞姬,而失去了千秋万业,使江山易为刘邦所得。而今唐僧经得起了“美人”的考验,而且这“美人”是妖怪易容装扮成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是这个情色场上的真正的英雄。

  诚然,唐僧的三个徒弟在一开始对师父也并不是很放心的。所以在他被一阵风卷走以后也立即腾空踏雾,望着那阵旋风,一直赶来。在一座高山上,他们找到了一座石屏,石屏后有两扇石门,门上有六个大字,乃是“毒敌山琵琶洞”。经过孙悟空的探访,他们才知道了师父确在此处洞内。只见洞内的妖怪“走下亭,露春葱十指纤纤,扯住长老道:‘御弟宽心,我这里虽不是西梁女国的宫殿,不比富贵奢华,其实却也清闲自在,正好念佛看经。我与你做个道伴儿,真个是百岁和谐也。’”而三藏开始时却是“不语”,但在妖怪的言语来往中却开始了交谈。孙悟空怕师父乱了真性,忍不住,现了本相,掣铁棒喝道:“孽畜无礼!”开始和那女怪赌斗。两人从洞内打出洞外,八戒、沙僧见状也来参战,斗罢多时,却不分胜负。那女怪将身一纵,使出个倒马毒桩,不觉的把大圣头皮上扎了一下。行者叫声:“苦啊!”忍耐不得,负痛败阵而走。原来这妖怪是一只蝎子精,也是从天界逃出的妖魔。他长期霸占着琵琶洞,为非作歹。这个蝎子精有门独特的武艺,就是用他的“倒马毒桩”之法,也即尾尖在人的头上扎一下,人,就这般头疼难禁,即使如孙悟空这样曾经在八卦炉中修炼过的,也经不住它就这么扎一下。沙僧关心的倒是师父的意志。孙悟空说了他看到的事,“恐怕师父乱性,便就现了原身,掣棒就打”,所以有此一场激战。后来,孙悟空等三徒弟在观音菩萨的指点下,找到了天界东天门里光明宫中的昴日星官,才降伏了这个妖魔。

  对于蝎子精的“淫戏”唐僧这种现象,前人早已注意到了,并有一段很有见地的评论。它见于清人的《西游证道书》之汪憺漪之五十四回回前评说:“一部《西游》中,惟女魔最多。始于四圣,终于天竺玉兔;复间以尸魔、杏仙、蝎、鼠、蜘蛛之类,参差指出,不为少矣。而其中最危而最险者,无如西梁女国。曷言之?彼四圣圣也,尸魔、杏仙、蝎、鼠、蜘蛛、玉兔皆妖也。圣者不敢为偶,妖则不可为偶,虽愚夫或犹能勉强自持。若西梁国之女王,固宛然与我同类之人也。言其容饰之艳丽,则诸妖不如;言其居食之富贵,则四圣不如;言其爵位之尊崇,则天竺公主亦不如。极人间世可喜可慕之事,更无自过于此者。如是则当之而不惑者,不亦难乎?而三藏于此独能见色不迷,见欲不乱。故吾谓西方路上苟无西梁女国则已,若有西梁女国,则十万八千里中,当以此为第一奇逢,而唐僧八十一难中,亦当以此为第一大难。所谓处逆境易,处顺境难也……”其实,这里还有着时代及社会的原因。

  早在明代成化年间,方士李孜、僧继晓已以献房中术骤贵,至嘉靖年间,陶仲文也因进红铅而得幸于世宗皇帝。于是颓风渐及士流。这种社会风气也很快地影响到文化领域,一时“方药盛,妖心兴”,“而小说亦多神魔之谈,且每叙床笫之事也”。鲁迅先生于二十世纪二十年代就在他的名著《中国小说史略》中指出以《西游记》为代表的神话小说产生的社会原因。这种“每叙床笫之事”的作品,也不仅出现在神话小说中,其他如著名的小说《金瓶梅词话》以及诸如《如意君传》、《欢喜冤家》等等大量的情色小说中。这类作品甚至还波及到戏曲,如著名的《牡丹亭》等作品中,也大量渗入了这类内容,在当时的社会曾蔚为风气。小说《西游记》诞生于此时,受到这股风气的影响也非偶然。

  主要人物

  唐僧孙悟空猪八戒沙悟净白龙马如来观音玉皇大帝太上老君菩提师祖二郎神哪吒镇元大仙东海龙王黎山老母太白金星

  主要妖怪

  牛魔王白骨精红孩儿铁扇公主六耳猕猴黑熊精黄风怪南山大王黄眉大王鼍龙怪通天河鱼怪九灵元圣独角兕大王百眼魔君金角大王、银角大王白鹿精玉兔精老鼠精蜘蛛精狮驼王

  每回内容简介

  十一十二十三十四十五十六十七十八十九二十二一二二二三二四二五二六二七二八二九三十三一三二三三三四三五三六三七三八三九四十四一四二四三四四四五四六四七四八四九五十五一五二五三五四五五五六五七五八五九六十六一六二六三六四六五六六六七六八六九七十七一七二七三七四七五七六七七七八七九八十八一八二八三八四八五八六八七八八八九九十九一九二九三九四九五九六九七九八九九一百

  重点情节

  石猴出世三打白骨精偷吃人参果四圣试禅心大圣闹天宫除名阎王薄大战牛魔王三借芭蕉扇戏妖盘丝洞真假美猴王四战黄袍怪义激美猴王荆棘岭狮驼岭火云洞黑风山高老庄通天河车迟国玉华国比丘国朱紫国无底洞平顶山五庄观乌鸡国女儿国

微信搜索公众号【杯茶读书(bcbeicha)】关注后,在对话框发送人名,获取相应的人物分析,如:孙悟空。回复回目,获取相应回目的内容简介、分析及读后感,如:西游记1。其他更多的回复关键词等你探索,如红楼梦、水浒传、儒林外史、简爱等……

《西游记·三藏不坏身》主要故事内容及赏析

手机访问 作品人物网

热门推荐
作品人物网郑重声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旨在传播更多的信息,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
网站地图 红楼梦 三国演义
投稿邮箱727008645@qq.com
作品人物网vrrw.net 版权所有 2016-2020 ICP证:鄂ICP备1702792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