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头记》的原作者是谁呢?

【导语】:

《石头记》作者辨正(下) 红学研究 曹雪芹不是《石头记》的原作者,已在前文作了充分论证,那么,《石头记》的原作者是谁呢?由于尚未发现原作者的直接的实证材料,所以,《石头记》的原

  《石头记》作者辨正(下)

  红学研究

  曹雪芹不是《石头记》的原作者,已在前文作了充分论证,那么,《石头记》的原作者是谁呢?由于尚未发现原作者的直接的实证材料,所以,《石头记》的原作者还难于遽下定论,但是,《石头记》的原作者还是可以追索探寻并且作出判断的,因为,他还是留下了一些蛛丝蚂迹的。

  一、《石头记》的原作者只能是曹寅的儿子

  首先可以确定无疑的,《石头记》的原作者必须是曹寅的后代,——因为《石头记》中的人物是与曹寅为中心的曹氏家族对应的,《石头记》中的原型事件主要是发生在曹寅时期的。特别是在第五十二回,小说描写晴雯为宝玉病补雀金裘毕时,“只听见自鸣钟已敲了四下”,《庚辰本》有双行夹批“按四下乃寅正初刻,‘寅’此样法,避讳也”,此批者认定《石头记》作者是避曹寅的“寅”字讳的,此避家讳,所以,原作者一定是曹寅的后代。

  其次,《石头记》的作者只能是曹寅的儿子。这一结论的另一含义是作为孙子的曹雪芹是不具备创作《石头记》的客观条件的,诸如生活积累等。这自然也是否定曹雪芹著作权的有力证据。这一观点,当年戴不凡等先生多所论及,这里只简单叙述,不作详细考证。

  曹寅死于一七一二年,而曹雪芹至少出生于一七一五年以后,也即曹雪芹与乃祖曹寅绝对没有共同生活的经历。而《石头记》中描写的生活应当是曹寅时期的,特别还提示作者还亲聆过曹寅的教诲,这就表明作者只能是曹寅的儿子而不是孙子曹雪芹。

  小说中的贾政就是生活中的曹寅(下文有详考),曹寅一生最值得荣耀的事有两件,一是接康熙圣驾南巡四次,二是两个女儿嫁与王子,与王室结亲,接待王妃身份的女儿省亲。那么,小说是怎么写这两件事的呢?

  《甲戌本》第十六回回前批第三条总批云:

《石头记》的原作者是谁呢?

  借省亲事写南巡,出脱心中多少忆昔感今……

  曹寅是贾政的原型,而在《石头记》中,对贾政又作了虚实处理——贾宝玉的影子是甄宝玉,宝玉父亲贾政的影子自然是甄宝玉的父亲甄应嘉,“甄应嘉”就是“甄应贾”,就是“真应假”。书中没有直接写贾政接皇帝圣驾,而是虚应在贾政的影子人物甄应嘉身上。十六回中贾琏的奶妈李嬷嬷说道:

  如今还有现在江南的甄家,嗳呀!好势派!独他们家接驾四次,要不是我们亲眼看见,告诉谁也不信的。

  李嬷嬷说的是“现在江南的甄家接驾四次”,就是说甄应嘉接驾四次,明说甄宝玉的父亲甄应嘉接驾四次,就是暗写贾宝玉的父亲贾政接驾四次,也就是写曹寅在现实生活中接康熙驾巡四次。这就铁证了《石头记》是描写曹寅时期的,也就是铁证了曹寅与贾政是对应者。今查康熙南巡,第三次至第六次南巡,均曹寅接驾,此四次,分别为康熙三十八年(1699),四十二年(1703),四十四年(1705),四十六年(1707),也就是说最后一次南巡为一七O七年,于曹雪芹出生(1715)年前八年。

  《红楼梦》的原作者没有明写贾政接驾,作者用了替代的方法,这就是“借省亲事写南巡”,小说中写的皇妃元春省亲,这种皇帝后妃出巡的素材的仪注自然是曹寅的女儿纳苏尔王妃曹佳氏的省亲了,而对元春省亲一节的仪注的描写,脂砚斋等在《庚辰本》有以下表明作者亲历的批语:

  (1)有是礼。

  (2)画出内家风范。《石头记》最难处,别书上摸不着。

  (3)难得他写得出,是经过之人。

  (4)形容毕肖。

  (5)一丝不乱。

  (6)非经历过,如何写得出。

  这些事情都发生在曹雪芹出生之前。诸如此类的还有批语揭示作者写曹寅的书斋、花园——西堂、西园等曹寅的诸多生活场景,从而表明作者与曹寅一起生活过。

  笔者再举上批者是认定作者亲聆曹寅的教诲的两个例子。

  十三回秦可卿托梦凤姐在“若应了那句‘树倒猢狲散’的俗语”之上眉,《甲戌本》与《庚辰本》均有批语曰:

  “树倒猢狲散”之语,今犹在耳,屈指三十五年矣。伤哉,宁不痛杀!

  今我们知道,“树倒猢狲散”一语,乃曹寅生前常用以告诫子侄辈之语。清人施瑮《随村先生遗集.六.病中杂赋》自注:

  “曹楝亭公时拈佛语对坐客云:‘树倒猢狲散。’今忆斯言,车轮腹转。”

  诚然,作为俗语的“树倒猢狲散”每一个作家都可以引用的,可是,批者之所以发出感慨,因为此俗语是曹寅的口头禅,显然他认为作者也是有意将当年亲自听到曹寅的话写于此的,否则,这种感慨就会显得不看对象,文不对题。可是,请大家想一想,曹雪芹可能听到曹寅说这句话吗?曹雪芹至少是乃祖曹寅死后三年才出生的呀。

  再如,元春省亲,对父亲贾政说了田舍之家能得天伦之乐,今虽富贵,骨肉分离,终无意趣的话,贾政亦含泪启道:

  “臣草芥寒门,鸠群鸦属之中岂意得征凤鸾之瑞。”

  在此处,庚辰本侧批曰:

  此语犹在耳。

  上文已明,只曹寅二女为王妃,才配得上称“凤鸾之瑞”,所以,此语只配曹寅说。与曹寅一起生活过脂砚和畸笏,自然也听说过。原作者假如不是曹寅子辈,如何会写出当时曹寅说的话呢?脂砚与畸笏怎么会作出这样的批语呢?

  此类描写及批语尚有多多,都表明了作者是与曹寅一起生活过的。从而证明了《石头记》的原作者只能是曹寅的儿子而不是孙子,不是曹雪芹。

  二、 从曹贾两家的平行对应可知宝玉对应的是曹颜

  这个《石头记》原作者候选人是曹寅的哪个儿子呢?今知曹寅的亲生长子曹顒死于二十五岁,次子珍儿夭折,均不可能是《石头记》的作者。而曹寅死后入嗣的侄子曹罨旧鲜呛罄吹呐呋僳牛嗫膳懦ㄏ晗挛呐懦碛桑T谝痪虐怂哪甑谝黄凇逗炻ッ窝Э房龅蹦瓴芤诳滴醵拍晡艿懿苘酰ㄐ┘白又毒杓嗍背鱿忠桓龀び谇咨ぷ硬茴劦亩硬苎眨癖收叽佣喔鼋嵌妊芯可蟛欤苎帐智泻稀妒芳恰返脑髡呱矸荨?

  人们说“贾宝玉就是曹雪芹”,并不是说如今留有的曹雪芹的史迹与《石头记》中的贾宝玉的言行相似,而是人们认定曹雪芹是《石头记》的作者,又认定《石头记》是自传小说,于是从“作者就是小说的第一正面主人公”的规律而作的判断。那么,我们也循着这条思路,看看《石头记》的第一主人公贾宝玉对应在现实生活中的人是谁?

  最早认定曹雪芹即贾宝玉与曹雪芹父亲曹罴醇直τ窀盖准终涞钠叫卸杂Φ氖呛剩?),然而胡适倡言、人们认可的这种对应恰恰错了一辈!

  为便于说清问题,先将胡适指陈的辈份对应与笔者发现的辈份对应列表如下,先明印象,然后展开叙述辨析。

  胡适倡言,人们认可的生活与小说对应:

  曹雪芹 (对应) 贾宝玉

  曹 ?(对应) 贾 政

  本文考索出的生活原型与小说人物对应:

  曹 寅 (对应) 贾 政

  曹 宣『荃』 (对应) 贾 赦

  曹 顒 (对应) 贾 珠

  曹 ?(对应) 贾 琏

  原作者『曹颜』 (对应) 宝 玉

  曹雪芹 (对应) 贾 兰

  李 煦 (对应) 林如海

  [1] 曹寅与贾政

  曹寅的长女曹佳氏为纳苏尔王妃,次女嫁与“皇上左右侍卫”,清时皇帝侍卫皆亲王、郡王之子,此人后袭王位。故《永宪录续编》第六十七页载:“寅二女皆为王妃。”(2)今小说中,贾政长女元春为皇妃,次女探春在前八十回的暗示中也当为藩王妃。探春结局可由判词、画面及梦曲及一些细节可知--怡红夜宴所得花签是杏花(幸花),且注“必得贵婿”,众人遂云“我们家已有了王妃,难道你也是王妃不成?大喜!大喜!”,七十回独探春放的风筝是后妃征象的凤凰风筝,所以她之结局是为海外藩王妃。

  曹寅长子曹顒,其寿不永,仅二十余就不幸早逝。贾政长子贾珠亦然。曹顒死时,无人承袭遗下的织造之职,乃由堂弟曹钊胨糜诓芤笙埃患种樗篮笪奕斯芗遥擞商玫芗昼鲎〗甯讣夜芗遥艘喟瞪淙胨谩2芤杆锸显滴跄棠?后诰命一品夫人,贾政母史氏亦为一品夫人。

  曹寅曹宣兄弟二人,是一嫡一庶(3);贾政贾赦亦兄弟二人,贾母对之一亲一疏,颇似一嫡一庶。曹寅风流儒雅,结交江南名士,擅长诗赋,在康熙朝刻《全唐诗》、《佩文韵府》等。小说中贾政的考语为“自由酷喜读书,为人端方正直”,亦颇相切。

  上文已明,小说写甄宝玉父亲甄应嘉接驾四次,就是暗射贾宝玉父亲贾政接驾四次,生活真实中接驾四次的是曹寅,曹寅之对应贾政遂无可置疑的。胡适之“曹疃杂终彼担晌胶廖匏亢林睾稀?

  [2] 曹顒与贾珠

  曹顒是曹寅长子,贾珠是贾政长子。令人最吃惊的是两人都早夭,两人都留下遗腹子。曹顒之年寿,据下文移录康熙朝的《内务府咨文》推考为二十五岁;贾珠的年寿在第二回说“不到二十岁,一病就死了”,亦二十岁左右。曹顒死后,是留有遗腹的,这事见其堂弟曹畹淖嗾郏骸啊胖┞硎希蛳只橙言校鸭捌咴拢刺刃叶校蚺胖炙迷谝印!保滴跷迨哪耆鲁跗呷眨?)故曰曹顒有遗腹子,其子即曹雪芹。(下再详)而贾兰是一个“不到二十岁,一病就死了”的人的儿子,则暗射其为遗腹子。

  关于曹顒应对贾珠,下面还有一条十分确凿的且十分富于启发的证据。

  曹顒是一个聪明能干,深可大望的人才,故深为康熙器重;其名“顒”亦康熙所赐。曹顒死后,康熙对其有一段盖棺定论:“曹顒朕自动眼看其长成,此子甚可惜!朕在差役内务府包衣之内,无一人及得他,查其可以办事,亦能执笔编撰,是有文武才的人,在织造上细心谨慎,朕甚期望!”(5)

  令人惊奇不已的是,贾珠在小说《红楼梦》中只是一个被人介绍的过场人物,在小说中未说一句话,未做一件事。第二回中冷子兴介绍他仅二十三字:“十四岁进学,后来娶了妻,生了子,不到二十岁,一病就死了。”然而,在《甲戌本》之眉,有批语曰:“略可望者即死,叹,叹!”——怎见得略可望呢?未做一件事,未说一句话啊!这不是一条无的放矢的怪批吗?因此,这条批语不是批贾珠,而是批贾珠的原型的。——这个贾珠的原型,当然是曹顒,因为康熙说:“此子甚可惜!朕甚期望!”“康熙的期望”,就是批语中的“可望”。仅此一条,曹顒之为贾珠的原型,铁定难移。今回思胡适等所说“赦即是顒”(6)一语,赦是何等粗鄙之人,岂能与早夭的曹顒相对应呢!

  [3] 曹钣爰昼?

  曹钣爰昼龅亩杂Γ谟诙怂灿械摹叭胨孟啊钡奶卣鳌2茴入嗣曹寅的特点,是曹寅及其子曹顒死后无人继任织造;而贾琏住进乃叔家帮着料理家务,亦正是贾珠死后无人料理家务。一个是继任官职,一个继理家政——这就又是一种暗射。

  我们说曹钋泻喜茜觯褂兄匾囊坏悖翰芗胰娜沃停詈笠虿茴的过失——骚扰驿站,亏空帑金而革职抄家,即曹钍凳遣苁现芗艺摺T凇逗炻ッ巍芬皇橹校斐晌鞲俟怀囊舱羌昼龇蚋尽<昼龆芳ψ吖罚盎ㄗ吡环锝惆克鲜拢鸥呃际前耸刂兴矗凳境业脑颉<昼龅贾氯俑遥茴导致织造府抄家。——两人正相切合。

  [4] 曹雪芹与贾兰

  曹雪芹究竟是曹顒的儿子,还是曹畹亩樱踅缡怯姓鄣摹V苋瓴壬χ魇遣茴之子,王利器先生力主为曹顒的遗腹子。当今学术界,大多支持王说,笔者亦然。

  曹雪芹应为曹顒之遗腹子,根据有以下几点。

  一、据康熙五十四年曹钪嗾郏骸芭派勂蓿┞硎希蛳只橙言幸鸭捌咴拢葱叶校蚺胖炙糜幸印!本荽耍诳滴跷迨哪辏?715),至壬午年(1762),虚龄四十八岁,与张宜泉《伤芹溪居士》题下之注“年未五旬而卒”相合,——敦诚诗言其“四十”乃惜其寿短,故去其余数。

  二、《五庆堂辽东曹氏宗谱》载有:“十三世,顒,寅长子,……生子天佑。十四世,天佑,顒子。”可知,曹顒康熙五十四年所生的遗腹子,名曰天佑。遗腹称“天佑”,颇为相宜。今又知,曹雪芹之名为“霑”而《诗经.小雅.信南山》中恰有:“既优既渥,既霑既足 ,曾孙受考,受之天祐 (佑)。”由此,可见“霑”与“天佑”是有关联的,这符合古人取“名”与“表字”的习惯,也符合曹氏一家的名字都取自儒学经典的做法。(此从王利器先生说)

  这里正好找到了生活与小说的对应,上文我们已经证实,曹顒的对应者是贾珠,贾珠有遗腹贾兰,恰对曹顒的遗腹天佑,这个天佑自当是曹霑雪芹。——还有一条力证:

  今知,若定雪芹生于康熙五十四(1715),则在雍正五年(1727)曹罡镏俺沂蔽榱涫辍6逗炻ッ巍菲呤嘶兀醇终τ瘛⒓只贰⒓掷夹础?林四娘”诗,“众幕宾看了(贾兰诗)便皆大赞:“小哥儿十三岁的人了就如此……”今按,《红楼梦》原稿应为一百一十回,七十八回时已大故迭起,大观园被抄,芳官被逐,睛雯夭亡,迎春出嫁,接下来应写最大的变故抄家了。《红楼梦》作为一部多线索的小说——至少有宝玉婚恋线索,宝玉人生幻灭线索,贾氏家族败亡线索,折射封建末世线索等;《红楼梦》又作为一部多人物的小说,——人物共有六百多,仅入册女子,正册十二人,副册十二人,又副十二人。这些线索的发展结局必须有所交待。抄家作为诸线索发展和人物命运的转折点,若太迟结构于《红楼梦》小说中的,则来不及结尾。因此贾兰十三岁那年冬天写抄家,这部多线索、多人物的《红楼梦》的结局的交待才来得及。所以,我们可以说,《红楼梦》上的抄家,贾兰正十三岁与曹雪芹在抄家时正十三岁相契合。这里作者特别点明贾兰十三岁,是非同寻常的,确实是“有深意存焉”。让这个“遗腹子”身份的贾兰在贾家抄家的前一刻点明“十三岁”年纪,寄托的是内心的创伤、抹不去的隐痛。这应当也是“披阅增删者”曹雪芹在整理原作者旧稿时的郑重的、沉痛的自点之笔。正因为是“删改”所添,不免略有生硬之感--此前是基本上没有交待过宝玉、贾环、贾兰的具体年纪的!

  [5] 寅长女曹佳氏与元春

  曹佳氏为曹寅长女,嫁与纳苏尔郡王,是为王妃;元春乃贾政长女,后入宫,结果封为贤德妃。这种对应是极为清楚明白的。

  [6] 寅次女佳氏妹与探春

  上文已作交待,曹寅次女嫁与皇上左右侍卫,皇上左右侍卫均为王子,后当袭王爵,且《永宪录续篇》载“寅……二女皆为王妃”,探春之为海外藩王妃,小说中是有伏线的,故两相契合。

  [7] 寅母孙太夫人与政母史太君

  两人均为一品太夫人。康熙时官僚兼文人毛际可记述康熙南巡驻跸江宁织造府,接见孙氏,赐“萱瑞堂”匾额之盛事时有《安序堂文钞.十七》云:“时内务府郎中曹寅之母封一品太夫人,孙氏叩颡墀下,兼得候皇太后起居。……”(7)可知孙氏为一品夫人。

  [8] 曹振彦与荣国公贾源

  照曹雪芹对应贾兰,曹顒对应贾珠,曹寅对应贾政,寅母──玺妻孙对应政母史太君,再上推一代,则是曹振彦对应荣国府的贾氏始祖荣国公贾源。他们俩人是否相对呢?

  我们应当这样考察,《红楼梦》中的荣国公贾源是开国定鼎的八公之一,同时又是贾氏兴家的始祖。曹振彦之于曹家,能否当得起这一条?或者说,当得起这一条的,该算在其父曹锡远还是其子曹玺的帐上?那么,我们说,曹振彦之于清朝,才是开国定鼎的功臣;于曹家,是兴家发达的始祖。

  首先,曹振彦是“从龙入关”的开国功勋。顺治六年,随着摄政王多尔衮征剿大同,平定姜瓖叛乱,留任山西平阳府吉州知州;九年,调山西大同府知府;十二年,升两浙都转运盐司运使,官至三品。最有启发意义的是,曹振彦死后封赠光禄大夫织造三品,──曹氏的专利官职织造不妨看作由振彦始而传袭,犹如荣国公的爵位从贾源获得而传袭一样。再者,乾隆上台后,为缓和与乃父雍政时的旧弃臣曹畹鹊墓叵担髁艘恍捌椒础惫ぷ鳎榜鳌弊贩庠驯话岱夂诺牟苷裱逦收蠓颍蛔贩獠芪叮我玻壳∫彩硬苷裱逦ǘΦ墓Τ迹粢圆芪痘虿茜舯日杖俟衷?则不合。

  [9] 曹颜对应贾宝玉

  我们最关心的当然是贾宝玉所对应的原型人物是谁。首先必须明确指出的是:根据以上的平行对应的规律,作为贾政儿子的贾宝玉所对应只能是曹寅的儿子,而不是孙子!仅此一点,已经足以发人深省!因为,自叙传小说的第一正面主人公应该就是作者,因此就提示了《石头记》的作者应当是曹寅的儿子。显然,胡适倡言,人们信从的“贾宝玉即曹雪芹”已经击碎,曹雪芹创作《石头记》的成说也已击碎!

  既然贾政对应的是曹寅,贾珠对应的是曹顒,元春对应的是曹佳氏,贾琏对应曹睢τ竦亩杂φ咦匀皇遣芤亩樱诓茴劇⒉芗咽系男值苤校飧鋈耸撬兀?

  在曹寅的儿子中,人们只知亲生的曹顒、珍儿,以及死后入嗣的曹睢F涫担芤谇咨ぷ硬茴劤錾埃褂幸桓觯淙嗣胁苎铡R韵率恰逗炻ッ窝Э芬痪虐怂哪甑谝黄诳龅摹蹲芄苣谖窀芩车热司枘杉嗌伦苫Р课摹罚?br>总管内务府咨行户部:

  案据本府奏称:三格佐领下苏州织造,郎中曹寅之子曹顺,情愿捐纳监生,十三岁;三格 佐领下苏州织造。郎中曹寅之子曹颜,情愿捐纳监生,三岁;三格佐领下南巡图监画曹荃情愿捐纳监生,二十九岁;三格佐领下南巡图监画曹荃之子曹顒,情愿捐纳监生,二岁;三格佐领下南巡图监画曹荃之子曹頔,情愿捐纳监生,五岁。

  这是康熙二十九(1690)年的文书 ,文书中固有曹寅曹宣与他们的儿子的关系的错位,前辈红学家从其它材料已经考证清楚曹顺该是曹宣的儿子,曹顒该是曹寅的儿子。由咨文确知,曹寅有子曹颜,三岁;有子曹顒;二岁。总之曹颜确有其人,且长于曹顒。要考辨清楚曹颜的真实身份,必须注意以下一个有趣的事实,康熙二十九年时三十三岁曹寅的儿子曹颜才三岁,二十九岁的曹寅的弟弟曹宣的儿子曹顺竟已十三岁!也就是说曹宣生曹顺的时候才十七虚岁!而曹寅在三十一虚岁时才有曹颜!我们有理由说曹颜不是亲生的而是领养的!我们知道曹寅续娶李煦妹妹李氏以后,就连续生了曹顒、珍儿、曹佳氏、曹佳氏之妹。耐人寻味的是,曹顒的小名竟是连生,——连续生养子息之谓也!这是民间企盼多子而取名的常用之法。说明了曹寅在曹顒之前没有亲生的子女!也就是曹寅的第一位夫人是不能生育的!因此,在曹顒之前的曹颜只能是领养的!领养以压胎,领养以接嗣,领养以防老,这是旧社会极为普遍的观念。然而,曹寅在江宁织造任上死了以后,袭职的是曹顒,曹顒死了以后接任的是曹睿苎站谷幌Я耍≌庥质俏裁茨兀肯匀唬源硬芤⒗钍嫌星咨右院螅苎盏牡匚槐愦蟠蠖×耍《茴既嗣于曹寅之死后,曹颜已经在曹家失去了立足之地,他应当在此时回到了原籍!曹颜的领养的特殊身份所对应到小说《红楼梦》里的,应该是小说的第一主人公贾宝玉!

  第二回冷子兴演说荣国府,叙述到宝玉的出生时的原文及批语是这样的:

  ……不想次年又生了一位公子,说来更奇,一落抱胎,嘴里就衔了一块 五彩晶莹的玉来,还有许多字迹。(夹批:青埂峰顽石已得下落矣。)你道是新闻异事不是? (此处夹批:正是宁荣二处支谱!)(8)

  “正是宁荣二处支谱!”这条奇批是什么意思?笔者思考再三,只想到两种可能的解释:一是可能表达总结上文对宁荣两府支系的叙述,表示冷子兴演说的结束,但是这种解释被笔者自己否定了,因为在叙述宝玉来历以后又叙述了元春、迎春、贾琏、凤姐等人,可见这条批语不是在总结宁荣两府的谱系(即支谱)!那么,剩下的只有以下的解释!即只能是交待宝玉的原型的真实来历!何谓“支谱”?“支谱”是与“正谱”相对的概念。宝玉明明是贾政王夫人亲生,该是正谱,怎么说是“支谱”呢?这批语的对象就是宝玉的原型,那宝玉的原型是曹氏的“支谱”,否则,我们根本无法解读这条批语!这种批语正是脂砚斋、畸笏叟惯用的手法,这叫生活注小说!上文在考述曹顒为贾珠的原型时,曾经指出过,对贾珠的批语“略可望着即死,叹,叹!”即是当年康熙对曹顒的赞语。因此,这里说宝玉“正是宁荣支谱”正是批者的生活注小说的又一次运用。所以,就说明了宝玉的原型是曹氏的支谱领养的!这个原型就只能是曹颜。

  而作为原作者的曹颜,把投入自己的影子的宝玉说成是女娲补天的遗石,说成衔玉而生,说成玉有镌字,都只是非亲生、天外飞来的“野种”,支谱抱养的一种委婉的说法而已!而“无才可去补苍天”的感喟,不过是自己无由袭职江宁织造的怨叹罢了。

  [10] 曹玺与贾代善。(自去理会,考释从略)

  [11] 曹宣(荃)与贾赦。(自去理会,考释从略)

  [12] 曹鼎(尔正)与贾代化。(自去理会,考释从略)

  [13] 曹宜与贾敬。(自去理会,考释从略)

  [14] 曹颀与贾珍。(自去理会,考释从略)

  这些对应,虽未必多么“契合”,但辈分之平移则是纹丝不差的!

  为了说清小说人物是由生活中的原型人物平移到小说中的,请允许笔者把这一考述延伸到曹寅与贾政各自的亲戚中。

  宁荣两府的设计与东府宁府的生活原型

  有人把《红楼梦》上东西两府的关系说成是现实生活中的“辽阳曹”与“丰润曹”的关系,这是错的。我们知道,小说中宁国公贾演与荣国公贾源是亲兄弟,小说描写的是他们的后代从第二代代字辈(代化代善),第三代文字辈(贾敬贾赦),第四代玉字辈(贾珍贾琏),第五代草字辈(贾蓉贾兰),东西两府未出五服。而所谓“辽阳曹”与“丰润曹”之间的关系,那是出了两次以上的五服了!怎么说他们之间有生活原型与小说形象间的对应呢?今据冯其庸先生的《曹雪芹家世新考》,“辽阳曹”从可以确考的远祖曹俊开始,到曹寅为止已是十一代,曹俊之后决无分支去“丰润”者!而若以曹氏祖籍“丰润说”,假定为亲兄弟分别为“辽阳曹”与“丰润曹”始祖的曹端定、曹端广到曹寅更是超出十一有若干代了!因此说,宁荣两府与“辽阳曹”及“丰润曹”之间的对应是不存在的。

  也有说《红楼梦》上的东西两府是李煦的苏州织造府(东)与曹寅的江宁织造府(西)的关系,也不对,我们在下文将找出苏州织造李煦的对应者。

  只要我们认准曹寅——贾政这中心对应轴,这一问题便可迎刃而解的。

  其实,宁国府是曹鼎尔正一房,荣国府是曹玺尔玉一房。上文已明,曹玺当是贾代善的原型,曹玺夫人孙氏即是史太君贾母。曹玺的两个儿子曹寅曹宣所对应的正是贾代善的两个儿子贾政、贾赦。如此说来,东府宁国府的原型即是曹鼎尔正一支。曹鼎尔正的对应者是贾代化,曹鼎儿子曹宜的对应者为代化之子贾敬,曹宜的儿子曹颀对应贾敬的儿子贾珍……(颀为宜子,见周汝昌《红楼梦新证.世系表》)

  因为《红楼梦》的作者是曹玺一系的曹寅的儿子,所以小说《红楼梦》中,写贾氏宁荣二府,以荣府为主,宁府为副;在荣府的贾政贾赦两家,就自然以曹寅为原型的贾政一系为主,以曹宣为原型的贾赦一系为副。

  现在我们再说《红楼梦》上“四大家族”与林黛玉家的原型的问题。

  本来人们所说的“四大家族”,是指贾雨村审理薛蟠打死冯渊案时,葫芦庙小和尚出生的门子呈与贾雨村看的“护官符”上“一损俱损一荣俱荣”的四家──贾、史、王、薛。而贾家之对应现实生活中的曹家已属毋庸置疑,剩下的只史、王、薛三家。而《红楼梦》中的林黛玉是最重要的人物,林家之原型是不能不涉及的。今所谈即林、王、史、薛四大家族。

  [1] 林家对应李家──林如海对应李煦,林黛玉对应李煦的女儿。

  李煦任苏州织造达三十年,且与妹婿曹寅逐年轮流兼任两淮盐政。这就与林如海完全切合。──林如海是苏州人,林黛玉称姑苏林黛玉,李煦是苏州织造,林李同籍。

  林如海亦当两淮盐政,小说第二回道:“这林如海姓林名海,表字如海,乃是前科探花,今已升兰后寺大夫,本姑苏人氏,今钦点为巡盐御史……”该回又写道:“(贾两村)那日偶又游至维扬地方,闻得今年盐政点的是林如海。”李煦与林如海均是苏州人而均到扬州任盐政!而“今年盐政点的是林如海”,又暗合曹寅与李煦逐年轮换任盐政的史实!

  曹寅与李煦是郎舅关系,贾政与林如海也系郎舅关系,只是郎舅的关系换了一下位置而已。因此,铁证了李煦与林海的对应关系。

  这里特别要指出的是,在第二回介绍林如海处,于“本贯姑苏人氏处”,《甲戌本》有一条十分重要的侧批:

  “十二钗”正出之地,故用真。

  这句批语颇可玩味。这句批语的意思是,介绍林如海的籍贯就是介绍林黛玉的籍贯,因为林黛玉位居《金陵十二钗》之首(与薛宝钗并列第一),又是小说《红楼梦》第一位介绍的《金陵十二钗》正册之人,所以介绍籍贯“故用真”,即用真地名,这条批语的内涵是──在扬州巡盐御史衙门生活的林黛玉的籍贯是苏州人。可见,作者所取林黛玉之原型确系苏州织造李煦的女儿;林如海的原型也即确实是李煦。

  此外,还请诸位注意,林李作为姓氏的对应,在音韵关系上是双声的关系,即声母都是“L”,决非偶然,而是出于作家通盘的“暗射”艺术考虑。

  [2] 史家对应孙家

  曹寅母亲孙氏,贾政母亲史氏。在曹寅任江宁织造、李煦任苏州织造的同时,杭州织造是孙文成。我们可得出杭州织造孙文成对应小说中史鼎,《红楼梦》中史鼎是贾母史太君之侄;孙文成应当是寅母孙氏之侄──在今存文献资料尚找不到孙文成是孙氏之侄的证据,但杭州、苏州、江宁三织造一损俱损,一荣俱荣,却是事实,康熙曾说曹李孙三家视同一体。曹寅死后,孙文成主动要求接寅任两淮盐政,且李煦、曹睢⑺镂某梢彩窍嗉谈镏啊4送獗收呋狗⑾郑铎阒杂α秩绾#盍治瞎叵担锸现杂κ肥希辔瞎叵怠#ㄋ镂癝”,史为“SH”,但许多方言中不分平翘舌。)

  [3] 王家对应文家

  《红楼梦》中的王家,是贾政的岳丈家。贾政的原型是曹寅,曹寅的岳丈家是李家,岳父即当是李煦之父李士桢。《红楼梦》小说里是这样描写王家的祖上的。——凤姐向贾琏的奶妈赵嬷嬷说道:“我们王府也预备过一次,那时我爷爷单管各国进贡朝贺的时事。凡有外国人来都是我们家养活,粤、闽、滇、浙的洋船都是我们王家的。”这个王家是生活中的哪一家呢?一、从辈分说,凤姐的爷爷,即是王夫人的父亲,贾政的岳父。曹寅的岳父是李士桢。其间当然应当对应。二、这个管“粤、闽、滇、浙”洋船的更当是李士桢。他做过浙江布政史,广东巡抚。他确实是管过各国进贡朝贺的事的。凤姐说“预备一次”,而李士桢也确实接驾过一次的!——李士桢“致政归……卜居潞河……。辛未秋,皇上从口外回,有临幸公第之旨,公匍伏恭迎,上喜动颜色,慰劳再三,出尚方之膳以赐”。(9)李士桢的发迹与曹玺的发迹有相似之处,曹玺的妻子孙氏及李士桢的妻子文氏都是康熙的奶妈。上文已明,李煦是林如海的原型,由于李煦舅而曹寅郎的郎舅关系在小说里的倒了个儿,成了林如海郎贾政舅。因此再写贾政的岳父家,就不能再是李家(双声换韵已成林家),于是改成李士桢妻子亦康熙保姆文氏的姓,再经双声换韵而成王家。——“文”与“王”的声母都是W。

  [4] 薛家与熊家

  “四大家族”最后一家的薛家的原型应当是康熙朝大学士熊赐履熊家。其中薛、熊亦双声转韵关系,即“薛”与“熊”的声母都是X。当我们在上文揭示了作者设计原型人物与小说人物三组姓氏——林李、史孙、王文之间的双声换韵的关系以后,这熊家之为薛家的原型就觉得越发可信了。熊赐履是康熙朝的重臣名臣,与曹寅有同僚之谊而长于曹寅。但他们的关系决非仅仅是同僚之谊,而是非同一般的依仗关系,这里主要是熊赐履依仗曹寅,从而显示出有亲戚关系。令人最为惊奇的是,熊赐履是湖北孝感人,但是他告老而不回故乡,而归至于江宁!这是十分违背常情常理的!非有重要的依托决不如此。今知熊赐履告老时年纪已大,而有几个孩子尚幼,且有一人还是痴呆的。此种种迹象表明熊赐履之选择江宁为告老之地,乃依仗曹寅。熊赐履告老在康熙四十五年,其时之曹寅正如日中天。而且,熊赐履之“弃家归江宁”实在太像薛家母子回京而不住自己的宅院而借居与贾府的梨香院!

  宝钗之父是皇商,官名却是“紫微舍人”,深意存焉!唐时中书省即紫微省,“紫薇舍人”即“中书舍人”,熊赐履官至经筵讲官、纂修实录总裁、东阁大学士、吏部尚书,四任会试主考,正略当“紫薇(中书)舍人”!当然,贾政与薛蟠之父紫微舍人的关系是连襟,而熊赐履与与曹寅的关系是否也是连襟呢?今知曹寅的续娶妻子李氏,而前妻谁氏?熊赐履的夫人尚无考。但达官贵人三妻四妾是常事,其中某房之间为连襟当不无可能的。

  再说,曹寅、曹顒、曹罡滴醯淖嗾勖棵刻峒靶艽吐募业氖拢艽吐氖攀溃芤肷ヒ谴锪桨偎氖街蕖U庑┘O螅加Φ笔乔灼葜槎峭胖辍6医裰酌废切艽吐牡耐馑铮苎┣凼遣芤乃镒印W魑啡说目酌废氪幽暇ń┞淦枪榫┑牟苎┣墼诒本┰傧嗉偃缑挥小袄锨住闭庖徊愎叵担翟诤苣严胂蠡嵩诳酌废骄┎痪镁图搅苏芭脑錾尽钡牟苎┣郏也苎┣奂慈每酌废摹U庖恍┧坪醵甲糁ち瞬苄芰郊沂怯星灼莨叵档摹U庵智灼莨叵档笔且銮祝粤蟮目赡芪蟆Q业笔切芗遥?

  今把上文的考述分析列为几张表,以清眉目。

  以上列表仅为清眉目计,不可能是绝对的精确而提供按图索骥。但是笔者要指出的是,这种对应基本上把生活中人物辈份平移到小说里的!假如依老一辈红学家的观点曹钗终苎┣畚τ竦幕埃蛭薹ㄕ业揭陨系亩杂叵担蛭砹艘槐玻〖旨抑饕宋锏脑屠醋圆芗腋鞅踩宋铮姨乇鹨赋龅氖牵堑亩杂κ茄细癜幢卜荻叫幸贫摹?

  以上所作的繁琐的考述,主要印证的是小说人物与生活原型是平行对应的,也就是,贾政之子贾宝玉所对应的生活原型只能是曹寅的儿子这一结论!

  这里试把作者处理生活原型与小说人物的原则及手法,作一简单揭示。

  第一,作者把生活中的原型人物几乎是严格地按辈份世系平移到小说中的,也就是从辈份说是不错位的,这在以上几张表中已得充分证明。

  第二,在辈份不错位的前提下,平移之时又作规律性变易。这种规律性变易正是为了掩盖作者的原型人物取自生活的真实的意图。

  (一)长幼易位。如生活中曹尔玉居长,曹尔正居次;小说中却尔正对应的宁府居长,尔玉对应的荣府居次。曹寅居长,曹宣(荃)居次,而小说中则曹寅的对应者贾政居次,曹宣(荃)的对应者贾赦居长。生活中曹颜居长,曹顒居次;而小说中曹顒对应者贾珠居长,宝玉对应者曹颜居次。主要人物的长幼正好全部颠倒!因此,这恰是规律!正因为是规律,却恰是欲盖弥彰,使我们破解了对应规律,而找到了宝玉的对应者是曹颜!

  (二)嫡庶易位。如生活中曹寅为庶出之长子,曹宣(荃)乃孙氏嫡出的次子。可是对应在小说里,政是嫡出,赦为庶出。(贾母讨嫌贾赦)

  (三)王皇易位。生活中曹寅长女曹佳氏为王妃,小说中贾政长女元春是皇妃;生活中寅次女也是王妃,小说中贾政次女探春为海外藩王妃。

  (四)亲戚易位。生活中曹寅与李煦为郎舅关系,但贾政为舅,林如海为郎,与生活中的关系倒了一个位置,李煦为舅,曹寅为郎。

  (五)明暗相应。(1)生活中曹顒有遗腹曹雪芹,小说中贾珠只留下遗孤贾兰,称贾珠不到二十而死,乃暗应有遗腹贾兰。(2)生活中曹钊胨貌芤∷抵兄凰导昼鲎〗迨寮终伊侠砑椅瘢艘彩嵌匀胨玫陌涤Α2苁窍僦埃昼鍪浅旨艺质且恢职涤Α#?)生活中曹寅四次接康熙南巡之驾,小说中让贾政的影子甄应嘉(真应贾)接四次驾,这又是一层暗应。(4)明明是皇商的宝钗之父,偏偏给他一个“紫微舍人”,即中书省的要职!

  这些规律及蛛丝马迹都为我们考索《石头记》的原作者提供了极大的帮助。

  三、曹颜切合原作者的创作学证据

  以上我们用排斥法,在曹寅的亲生子、嗣子、养子中选择了养子曹颜作为《石头记》的原作者;用小说人物与生活原型的对应法找到了宝玉的对应者也是曹颜,还在脂批揭露宝玉的原型是从支谱领养的,从而确认曹颜与宝玉的对应,这些应当是曹颜为原作者的十分有力的证据。

  而我们一旦确认曹颜是《石头记》的原作者,我们还可以从曹颜领养而回归本谱的特殊身份,从创作学上找到足够的证据,或者说是可以十分通达地解释《石头记》艺术构思、人物设计、脂砚批语等方面的特殊的内蕴。

  一、关于贾府结局的设计

  关于贾府结局的设计,从原作者创作的前八十回中看,将是“飞鸟食尽各投林”,是“为官的家业凋零,富贵的金银散尽”,是“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是家被抄,府被烧,人入牢!……总之贾家,也即曹家是彻底败亡,是万劫不复!如此彻底的批判态度,在中国的小说中是绝无仅有的,与中国传统小说、戏文中的描写的官宦贵族大家的先荣、中落、复兴的模式形成了石破天惊空前绝后的对比!也是远远先于和高于欧洲的批判现实主义小说家的自觉!这一特殊现象,笔者以为是不能用“作者”曹雪芹批判现实主义的自觉所能解释的,笔者以为在康乾盛世的封建土壤里,不可能产生如此自觉的批判现实主义作家。因为,“曹雪芹”是曹寅的嫡孙,“曹雪芹”在写自己,“曹雪芹”在写自己的家庭,他的这些身份与因子不可能有如此的批判现实主义的自觉!他对自己不能不寄予希望,不能不赋予亮色,他笔下的贾家即曹家曹结局不可能逃脱程伟元高鹗续补的“兰桂齐芳,家道复初”的老路。

  而这位原作者竟然终于下了这样的狠心的,作了如此残忍的结局设计,这不是他的批判现实主义的敏锐与自觉,这是他的特殊身份的自觉!

  他的特殊身份是曹寅的养子,是被领养以后养父又生有亲子的养子,是曹寅的亲子死后有嗣入侄子,被中途挤出曹家而遣归支谱去的养子!他对曹寅的后继者侄子嗣子是耿耿于怀的!对此时以后的曹家他已经毫无怜惜之情了!难道他希望这样的曹家“复职沐世恩”、“蒙恩还玉阙”、“家道复初”吗?他的那种或者是“阴暗”的心理希望这样的曹家是彻底败亡,是万劫不复!总之,让曹寅的嫡裔去写贾家即曹家曹如此结局是不可想象的,而领养逐归的曹颜作出如此设计简直是理所应当的!

  二、关于贾赦一支的形象设计

  每一个《红楼梦》的读者,都十分鲜明地觉察到,在荣府贾政、贾赦两支中,贾政一支是正面形象,而贾赦一支是负面形象。所谓“负面”,或指形象卑劣,或指命运悲苦。贾政与贾赦,王夫人与邢夫人,贾珠与贾琏,李纨与凤姐,探春与迎春,贾兰与巧姐……莫不是正面与负面的对比。

  上文曾经辨析指明,贾政即是曹寅,贾赦即是曹宣;贾琏之在贾珠死后准嗣于贾政管家即曹钪诓茴勊篮笕胨糜诓芤蚁埃患昼龅亩芳ψ吖费盎ㄎ柿⒎锝愕陌克鲜路鸥呃贾鲁壹床茴骚扰驿站亏空帑银而导致荣府抄家。……总之,贾赦一支是小说的负面人物,荣府的衰败被抄绝对是由于贾赦一支(包括贾赦贾琏讹夺石呆子古扇),作者为什么如此描写呢?假如作者是曹雪芹,他会写以曹宣曹钗偷募稚饧昼鍪侨绱吮傲拥男蜗舐穑空馐遣豢伤家榈模〉蔽颐强汲觥妒芳恰返淖髡呤遣苎找院螅げ苎找蛭茄拥纳矸荻茨芟爸欤刹芤闹蹲硬茴入嗣袭职才使他失去“补天”的机会,其对曹宣曹畹脑古屯耆斫饬耍∮谑撬醇稚馓翱岷蒙⑿戏蛉擞廾烈醢怠⒓昼鲆±恕⒎锝憷模簧踔列醇昼鼍茫从涸怩艴镏滤馈⑶山惚宦羟嗦ィ獠皇撬奶厥馍矸莸淖跃趼穑?

  三、关于以宝玉为中心爱情故事的题材所取

  小说的的男性第一主人公是宝玉,他是贾政的儿子,如今考知他的原型应当是曹寅的儿子曹颜。宝玉的兄弟贾珠辈、姐妹元春辈、从兄弟贾琏贾珍辈、姑表姨表黛玉宝钗湘云辈,莫不在曹颜的兄弟曹顒辈、姐妹曹佳氏辈、从兄弟曹畈荞病⒕艘碳业谋硇值苊谜业皆陀胗白印6芤乃镒印⒉茴勔鸥棺由矸莸牟苎┣鄱杂υ凇逗炻ッ巍分校荒苁羌终乃镒印⒓种榈淖家鸥棺由矸莸募掷肌?而且贾府亲戚,宝玉一辈的林黛玉,史湘云辈的原型,则来自李煦、孙文成、熊赐履家的子女辈。总之,这批主人公群的原型,都是曹颜的平辈,却是曹雪芹的父执辈。那么,我们思考,假如说作者是贾兰为原型的曹雪芹,他写宝玉婚恋为中心的大观园故事,就是写父辈——父亲、伯父、叔父、姑妈及其父辈的表兄弟表姐妹的婚恋故事,这是绝对不可理喻的。而认定作者是曹颜,这就是写自己,以及自己与表姨姐妹的感情生活,这才完全符合自叙传的常规。

  四、关于一条特殊的脂批

  《甲戌本》第二回在甄宝玉挨打时喜欢叫姐姐妹妹一段文字上有这样一条眉批:

  盖作者实因鹡鸰之悲,棠棣之威,故撰此闺阁庭帏之传。

  “鹡鸰之悲,棠棣之威”的含义是有分歧的,有两种完全相反的解释。“鹡鸰之悲,棠棣之威”出《诗经•小雅•棠棣》,因诗中有“鹡鸰在原,兄弟急难”句,“鹡鸰”的典故用以比喻“兄弟”,并喻兄弟问临难相济。但是,显然,此义用在这条脂批中是不正确的。因为兄弟临难相济,所以撰写姐妹传。这成什么活?构不成因果关系。

  “鹡鸰”之典的第二义是“兄弟不和,自相残杀”,用在这里就十分贴切。——“因为兄弟不和,互为争斗,故不愿为兄弟作传,而为姐妹作传!”也因此这个甄宝玉不愿叫“哥哥弟弟”,而叫“姐姐妹妹”也。《诗经•小雅•棠棣》全诗为:

  棠棣之华,鄂不韡韡。凡今之人,莫如兄弟。死丧之威,兄弟孔怀,原隰裒矣,兄弟求矣。脊令在原,兄弟急难。每有良朋,况也永叹。兄弟阋于墙,外御其侮。每有良朋,丞也无戎。丧乱既平,既安且宁。虽有兄弟,不如友生。傧尔笾豆,饮酒之饫,兄弟既具,和乐且孺。妻子 好合,如鼓瑟琴。兄弟既翕,和乐且湛。宜室宝家,乐尔妻孥。是究是图,亶其然乎。

  此诗概括并抨击了社会中“兄弟阋于墙”,“虽有兄弟,不如友生”的社会现象,也告戒人们应如何处理兄弟关系,要“兄弟急难”,要“兄弟既具,和乐且孺,兄弟既翕,和乐且湛”。但此诗之背景,《毛诗正义》卷九有孔颖达疏:

  兄弟者,共父之亲。推而广之,同姓宗族皆是也。……周公闵伤管叔、蔡叔失兄弟相承顺之道,不能和睦,以乱王室,至于被诛,使己兄弟之恩疏;恐天下见在上既然,皆疏兄弟:故作此《棠棣》之诗,言兄弟不可不亲,以敦天下之俗焉。

  原来此诗为管叔、蔡叔失兄弟之道,不能和睦,以乱王室,至于被诛而作。

  朱熹《诗集传》在第二章注道:

  威,畏。……此诗盖周公既诛管蔡而作。故此章以下,专心死丧,急难,斗阅之事为言。其志初,其情哀,乃处兄弟之变,如孟子所谓“其兄关弓而射之,则已垂涕泣而道之者”。

  总之,孔颖达与朱熹都很清楚,此诗是为管蔡兄弟自相争斗而写的,目的“敦天下兄弟和睦之风俗”。(10)

  现在,我们对脂砚的眉批“盖作者卖因鹡鸰之悲,棠棣之威,故撰此闺阁帏之传”翻译解释为:

  《石头记》是一部家族史传小说,——为什么大观园是女儿国,《石头记》是女儿传呢?那实在是因为兄弟间争斗不和,故不写男子为中心的兄弟之传,反写了女子为中心的姐妹之传。

  这里的兄弟不和自然指作者的兄弟之间。——这个作者当然不是曹雪芹,因曹雪芹是曹顒唯一的遗腹子!他无兄弟!这个兄弟,只能是曹颜及后入嗣曹寅的曹罴靶值堋?

  总之,这个作者的身份是十分特殊的,他是曹寅的儿子,却不是血缘上的亲儿子;他感念曹寅的养育之恩,却憎恨曹寅、曹顒死后的曹钚值芩萌攵崴τ械牡匚欢晌拔薏趴扇ゲ共蕴臁钡囊攀R虼恕K岩圆苄患椅偷募稚狻⒓昼龅刃闯沙舐母好嫘蜗螅踔涟岩圆芗椅偷募旨倚闯梢话芡康兀蚪俨桓础?

  红楼人物

  金陵十二钗正册林黛玉判词)、薛宝钗判词)、贾元春判词)、贾探春判词)、史湘云判词)、妙玉判词)、贾迎春判词)、贾惜春判词)、王熙凤判词)、巧姐判词)、李纨判词)、秦可卿判词

  红楼梦曲引子枉凝眉终身误恨无常喜冤家分骨肉虚花悟乐中悲世难容聪明累留余庆晚韶华好事终飞鸟各投林

  金陵十二钗副册甄英莲香菱判词)、平儿薛宝琴尤三姐尤二姐尤氏邢岫烟李纹李绮喜鸾四姐儿傅秋芳

  金陵十二钗又副册晴雯判词)、袭人判词)、鸳鸯小红金钏紫鹃莺儿麝月司棋玉钏茜雪柳五儿

  十二贾氏贾敬贾赦贾政贾宝玉贾琏贾珍贾环贾蓉贾兰贾芸贾蔷贾芹

  十二官琪官芳官藕官蕊官药官玉官宝官龄官茄官艾官豆官葵官

  十二家人赖大焦大王善保周瑞林之孝乌进孝包勇吴贵吴新登、邓好时、王柱儿、余信

  其他人物贾母王夫人薛姨妈赵姨娘邢夫人林如海贾雨村甄士隐刘姥姥柳湘莲薛蟠贾瑞...了解更多人物,及诗词关注公众号(bcbeicha)杯茶读书,回复关键字获取。

  红楼诗词西江月二首葬花吟题帕三绝五美吟秋窗风雨夕柳絮词菊花诗桃花行芙蓉女儿诔姽婳词怀古绝句

  红楼梦每回主要内容及解读

  十一十二十三十四十五十六十七十八十九二十二一二二二三二四二五二六二七二八二九三十三一三二三三三四三五三六三七三八三九四十四一四二四三四四四五四六四七四八四九五十五一五二五三五四五五五六五七五八五九六十六一六二六三六四六五六六六七六八六九七十七一七二七三七四七五七六七七七八七九八十八一八二八三八四八五八六八七八八八九九十九一九二九三九四九五九六九七九八九九一百一零一一零二一零三一零四一零五一零六一零七一零八一零九一一零一一一一一二一一三一一四一一五一一六一一七一一八一一九一二零

  重要情节黛玉入府梦游太虚元妃省亲宝玉挨打宝钗扑蝶共读西厢黛玉焚稿湘云醉眠可卿之死紫鹃试玉探春理家惑馋抄园

  脂批红楼梦每回原文解读

  十一十二十三十四十五十六十七十八十九二十二一二二二三二四二五二六二七二八二九三十三一三二三三三四三五三六三七三八三九四十四一四二四三四四四五四六四七四八四九五十五一五二五三五四五五五六五七五八五九六十六一六二六三六四六五六六六七六八六九七十七一七二七三七四七五七六七七七八七九八十

微信搜索公众号【杯茶读书(bcbeicha)】关注后,在对话框发送人名,获取相应的人物分析,如:黛玉。回复诗句,获取相关诗句解析,如:葬花吟。回复回目,获取相应回目的简介及分析,如:红楼梦第一回。其他更多的回复关键词等你探索,如水浒传、三国演义、简爱等……

《石头记》的原作者是谁呢?

手机访问 作品人物网

热门推荐
作品人物网郑重声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旨在传播更多的信息,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
网站地图 红楼梦 三国演义
投稿邮箱727008645@qq.com
作品人物网vrrw.net 版权所有 2016-2020 ICP证:鄂ICP备1702792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