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第二十九回主要内容是什么简介

【导语】:

红楼梦第29回主要内容介绍 第二十九回 享福人福深还祷福 痴情女情重愈斟情 黛玉用手帕打了呆看宝钗的宝玉眼睛。 凤姐叫宝钗到清虚观打醮看戏去,宝钗嫌热不去。贾母要同凤姐去。叫宝钗

  红楼梦第29回主要内容介绍

  第二十九回 享福人福深还祷福 痴情女情重愈斟情

  黛玉用手帕打了呆看宝钗的宝玉眼睛。 凤姐叫宝钗到清虚观打醮看戏去,宝钗嫌热不去。贾母要同凤姐去。叫宝钗去,宝钗只好答应。王夫人笑说贾母还是这么高兴。 凤姐打上道士,贾母不叫唬着小道士。贾母婉言谢绝。张道士趁看宝玉之机奉承了许多宝贝,包括金麒麟。宝玉要散穷人,张道士拦阻。 冯紫英等来送礼,贾母后悔地说:又不是什么正经斋事,我们不过闲逛逛……虽看了一天戏,下午便回来了,次日便懒怠去。第二天贾母、宝、黛再未去。宝、黛为张道士提亲事闹别扭。宝玉砸玉。黛玉剪穗。薛蟠生日,宝、黛、贾母等未去。宝玉对月长吁,黛玉临风洒泪。贾母从中为难,说:老冤家遇见小冤家,不是冤家不聚头,自己埋怨着也哭了。

  红楼梦第29回解读

  上回说到,宝玉因为看到宝钗肌肤丰泽,另具一种妩媚风流,不由一阵呆想。以至于宝钗褪下红麝串子递给他也忘了接。而宝玉发呆的那一时刻,却被黛玉看个正着——“只见黛玉正蹬着门槛子,嘴里咬着手帕子笑呢”。宝钗倒先有点儿尴尬,说:“你又禁不得风吹,怎么又站在那风口里?”黛玉说:我本来是在屋里,听见天上一声叫唤,出来瞧了瞧,原来是个呆雁。嘴里说着,手里的帕子一甩,宝玉不防,正打在眼上...宝玉“嗳呦”了一声,问是谁?见是黛玉,想说什么,又不好说...

  正在青春期的宝玉有点儿“潜意识”活动本属于正常,只是太投入,忘形而失控,这就难免让“有心人”过心了。

  这时候,凤姐来了,说起到清虚观打醮的事儿,约宝玉、宝钗、黛玉一起去看戏。宝钗开始还说嫌天气热,不大想去,凤姐说那里凉快,正好去清净清净。

红楼梦第二十九回主要内容是什么简介

  贾母倒是兴致勃勃,不但自己要去,还让宝钗和薛姨妈也都去。

  “打醮”是请道士设坛祈祷,借以祈求神灵赐福免灾的仪式。“打平安醮”,当然就是祈求平安的意思。上回说到,身为贵妃娘娘的元春,自己出一百二十两银子,让家里人初一到初三去打三天平安醮。

  “伴君如伴虎”的元春这时候特意祈求平安,应该不仅是“福深还祷福”那么简单,怕也间接透露出了某种信息,似乎已经感到了隐约的“不安”也说不定。

  “打醮”从形式上无非就是唱戏献供,按要求由贾珍“领着众位爷们跪香拜佛”而已。因为是贵妃做好事,加上又是贾母出面“领衔”,时令又正逢端午佳节,就引得贾府上上下下齐出动了。如果用“白云大妈”的话形容:那场面可是相当的壮观。

  这阵容也是继秦可卿出殡和元春省亲之后的再一次浩浩荡荡的出发,贾府上下各色人等积极参与。俨然又一次大规模的集体活动——富贵的外表仍然很有震撼力。

  这次活动无形中也就成了女眷们的一次难得的节日了,从太太小姐一直到丫鬟婆子,大多乐于凑这个热闹。初一这天,在贾府门前车辆纷纷,人马簇簇,乌压压占了一街的车。光是安排协调上轿乘车,就颇费了一番工夫。贾母等人已经坐轿出去多远了,这边门前还没有坐完。读者不妨脑补一下画面,可以想见这队伍有多么浩大。

  人多难免杂乱,维持秩序的工作就有点儿难度。与前两次大活动相比,这次着重表现的是女眷。所以类似“回避”、“隔离”这样的“安保”措施就得重点落实。而男人们倒似乎倒都成了服务人员。

  清虚观前,钟鸣鼓响。因为戒备森严,现场气氛高度紧张整肃。贾母的轿子在门前住轿。贾珍率人迎接,凤姐见贾母的大丫鬟鸳鸯等都没在跟前,就过来搀扶,这时却慌慌张张跑过来一个专管剪烛花的十二三岁的小道士,手里拿着剪筒,见这个阵势本来是要躲出去,不成想慌不择路,却一头撞到凤姐怀里。凤姐抬手一巴掌,把个小道士打了个跟头,嘴里还恶狠狠地骂了几句粗话。滚到地上的小道士又引来一片喊打之声。

  贾母听到了,问清怎么回事儿,就说快带了那孩子来,别吓着他。给他些钱买果子吃。贾母始终是慈悲为怀,与凤姐相比是另一副心肠。

  贾珍兼任起现场安保总调度的角色。吩咐管家小心伺候,这里都是太太小姐们,别让外边的闲杂人等混入。忽然想起来,没见到贾蓉,就问,怎么没见蓉儿?贾蓉赶紧从钟楼里跑过来,贾珍就说,你瞧瞧,我还没敢说热,他倒乘凉去了。就喝命下人啐他,众人都知道贾珍的性子,不敢违拗——封建宗法制度下父子关系的变态,也由此可见一斑。

  这时候,清虚观的八十多岁的老道张道士过来迎接,张道士本是当年荣国公的替身,自然就与贾府上下很熟悉。曾经被先皇御口亲呼“大幻真人”,又被当今皇帝封了“终了真人”。现在又掌“道録司印”——这些头衔自然十分了得。

  然而从这老道一开口说话就哈哈大笑的方式,以及巧言令色、善于讨好的行为做派看,这个张道士倒更像是个游走于江湖的老油条。

  为了讨好贾母,张道士趁机针对宝玉做了两件事,一是秀玉,二是提亲。那道士拿托盘,“将哥儿的玉请下来,托出去,给那些远来的道友并徒子徒孙们见识见识。”——而那些“超然物外”的大小“真人”们,看来也都不能免俗,不但都觉得这通灵宝玉“可罕”,而且在有幸见识了之后,都贡献了各自随身的贵重“法器”作为敬贺之物。

  这张道士还郑重其事地为宝玉提亲,充当起了“月下老”的角色。如果说“秀玉”还算是逢迎奉承的话,这提亲就有点儿过分了,至少也超出了道士的正常职责范围了。从贾母的态度来看,应该也是敷衍的成分居多,甚至可以看作是礼貌的婉言拒绝了。

  宝玉本来对那些道士的贺物没啥兴趣,只是盛情难却而已。但当翻弄那些给贾母看的时候,贾母见到一个赤金点翠的麒麟,说好像看见谁家的孩子也带过,宝钗说,史大妹妹有一个。宝玉听说湘云有这个,就拿起来揣在怀里,但一面心里又怕人说他听见湘云有了就留下这个,就拿眼瞟过去,看见黛玉瞅着他点头...

  其实,在宝玉来说,只是因为“爱博而心劳”(鲁迅评语)并非对湘云有什么更多的想法。然而,他这里虽然无意,那边看见的黛玉却不能无心。

  贾府在这里打醮,不免引来远亲近友接二连三的都来送礼。虽然千辞万谢,也难以止住。这也是当时的世道人情,从侧面可见贾家正在兴盛之时——这一点,等到后来贾家败落了,才能看到真实的对比——这是后话。

  道士提亲的事儿有点儿添乱。本来,就因为元春的节礼让“金玉良缘”的说法不断占据舆论场,弄得宝玉对黛玉赌咒发誓,以至说到“天诛地灭”的话。宝玉回来因此生气,说今生今世再不见张道士了。

  原计划三天的斋事,没想到一天下来就弄出些许矛盾,宝黛二人情绪很是低落,黛玉中暑了,第二天就不能去了。宝玉见黛玉不去,自己也就不愿意再去了。贾母看这两个宝贝疙瘩不去,索性也不去了。这样就只有凤姐去撑场面。

  宝黛之间的爱情面临的最大的障碍,就是这“金玉良缘”。它如同一个魔咒,仿佛时刻不离左右,尤其是黛玉,感到压抑得难以承受。而当元春赐端午礼品之后,心里的郁闷更是无法摆脱。事实上这已经成了他们二人共同的一块心病,只要触及这个问题,就会引起“条件反射”,甚至是“变态”的反应。

  被张道士提亲弄的浑身不自在的宝玉,见黛玉病了,心里放不下,饭也懒得吃,一次次地往潇湘馆跑。

  黛玉本来是心里怕宝玉有个好歹,就说:“你只管看你的戏去,在家里作什么?” 其实本来是平常的话。可宝玉却误会了,认为是黛玉奚落他,马上不由自主的动了肝火,沉下脸说:“我白认得了你,罢了,罢了!”

  黛玉哪儿见过这种情况?所以也就冷笑说,我也知道白认得了我,哪里像人家有什么配得上呢(在黛玉的潜意识里,不只是宝钗的“金锁”,这又出来个“金麒麟”,所以无形中又多了一个对手)。宝玉听了,向前来直问到脸上:“你这么说,是安心咒我天诛地灭?”黛玉一时没反应过来。其实,宝玉指的是,刚刚对她赌咒发誓过的“天诛地灭”的话。宝玉又补上一句,我天诛地灭,你有什么好处?

  黛玉听他这么说,才想起昨天宝玉说的话来,知道是自己说错了,心里又是着急,又是羞愧。颤颤兢兢地说:“我要安心咒你,我也天诛地灭。何苦来!”——本来说到这儿,也许双方的误会都可以消解一下。偏偏黛玉又接着说:我知道,昨日张道士说亲,你怕阻了你的好姻缘,你心里生气,来拿我煞性子。

  ——黛玉专情,单纯。然而由于周遭环境形成的巨大心理压力,使得她没有能力掌控情绪。再加上率性而为的性格,二人在矛盾冲突时,经常总让局势向相反方向发展。

  宝玉听到黛玉又说“好姻缘”这话,越发心里干噎,嘴里说不出话来。情急之下,赌气抓下通灵宝玉,狠命往地下摔,“什么捞什骨子,我砸了你完事!”说着又回身找东西砸。本来一句话的小事儿,却闹的这么大。黛玉哭着说:“何苦来,你摔砸那哑巴物件,有砸它的,不如来砸我。”

  周围的人都赶忙过来解劝,谁知道,越劝越节外生枝,局势越严重。以至于黛玉一气之下,又把自己亲手穿在那玉上的穗子也剪断成了几段。一场看似无端的冲突,就这样进入了僵局。一个是“脸都气黄了,眉眼都变了”;另一个“越发伤心大哭起来,刚才吃的药哇的一声也吐出来”,“脸红头胀,一行啼哭,一行气凑,一行是泪,一行是汗,不胜怯弱”...

  在这中间作者集中用了几大段心理描写,是历来传统小说中所少有的。这些心理描写细致表现了此时二人的内心活动,写的深入曲折。然而形成反差的是,此时这二人心里想的却与嘴上说的、实际做的完全相反。为什么会这样?

  其实原因也很简单,希望追求自由恋爱的理想面对外界接二连三,层层叠叠残酷无情的压力,两个单纯的年轻人如何能够理得清?

  “情越重越斟情”,彼此情重,但在封建礼教的枷锁中,又都不敢直接表达,互相之间总是变着法子试探,试探的目的当然是为了得到对方的真心真情。但试探的结果却往往引发新的争执和口角。更导致心理的扭曲甚至变态。表现出来,则是慌乱、猜忌、埋怨,直至吵闹。致使求近反远。结果倒是互相伤害,以至自我伤害。

  似乎是莎士比亚有过这样的名言:“爱情是一种甜蜜的痛苦”。甜蜜固然是爱情标配的主色调,然而,在这种特殊的环境下,痛苦也就成了不可避免的干扰色。曹公当然不知道那个姓莎的是谁,肯定也没听说过这句话。但在写实方面,曹公的笔力可是不让那个姓莎的。仅看这段矛盾冲突,就写的波澜起伏,哀怨婉转,细腻生动。读了让人无不扼腕叹息。

  宝黛之间的爱情就是这样,短暂的甜蜜,不断的痛苦。更有甚者,是以痛苦来掩盖甜蜜。所以有人说,弄巧成拙、事与愿违这些“反逻辑”,却正是此时这对恋爱者的情感逻辑。

  事情越闹越大,宝黛之间的激烈争吵惊动了贾母。也让贾母心里十分焦急,老人家不由得感叹:“不是冤家不聚头”!

  “不是冤家不聚头”,一句话点醒了梦中人。如同参禅一般,当这话分别传到宝黛二人的耳朵里,仿佛都立即有所领悟——于是,似乎同时找到了摆脱眼前困局的出口...

  红楼人物

  金陵十二钗正册林黛玉判词)、薛宝钗判词)、贾元春判词)、贾探春判词)、史湘云判词)、妙玉判词)、贾迎春判词)、贾惜春判词)、王熙凤判词)、巧姐判词)、李纨判词)、秦可卿判词

  红楼梦曲引子枉凝眉终身误恨无常喜冤家分骨肉虚花悟乐中悲世难容聪明累留余庆晚韶华好事终飞鸟各投林

  金陵十二钗副册甄英莲香菱判词)、平儿薛宝琴尤三姐尤二姐尤氏邢岫烟李纹李绮喜鸾四姐儿傅秋芳

  金陵十二钗又副册晴雯判词)、袭人判词)、鸳鸯小红金钏紫鹃莺儿麝月司棋玉钏茜雪柳五儿

  十二贾氏贾敬贾赦贾政贾宝玉贾琏贾珍贾环贾蓉贾兰贾芸贾蔷贾芹

  十二官琪官芳官藕官蕊官药官玉官宝官龄官茄官艾官豆官葵官

  十二家人赖大焦大王善保周瑞林之孝乌进孝包勇吴贵吴新登、邓好时、王柱儿、余信

  其他人物贾母王夫人薛姨妈赵姨娘邢夫人林如海贾雨村甄士隐刘姥姥柳湘莲薛蟠贾瑞...了解更多人物,及诗词关注公众号(bcbeicha)杯茶读书,回复关键字获取。

  红楼诗词西江月二首葬花吟题帕三绝五美吟秋窗风雨夕柳絮词菊花诗桃花行芙蓉女儿诔姽婳词怀古绝句

  红楼梦每回主要内容及解读

  十一十二十三十四十五十六十七十八十九二十二一二二二三二四二五二六二七二八二九三十三一三二三三三四三五三六三七三八三九四十四一四二四三四四四五四六四七四八四九五十五一五二五三五四五五五六五七五八五九六十六一六二六三六四六五六六六七六八六九七十七一七二七三七四七五七六七七七八七九八十八一八二八三八四八五八六八七八八八九九十九一九二九三九四九五九六九七九八九九一百一零一一零二一零三一零四一零五一零六一零七一零八一零九一一零一一一一一二一一三一一四一一五一一六一一七一一八一一九一二零

  重要情节黛玉入府梦游太虚元妃省亲宝玉挨打宝钗扑蝶共读西厢黛玉焚稿湘云醉眠可卿之死紫鹃试玉探春理家惑馋抄园

  脂批红楼梦每回原文解读

  十一十二十三十四十五十六十七十八十九二十二一二二二三二四二五二六二七二八二九三十三一三二三三三四三五三六三七三八三九四十四一四二四三四四四五四六四七四八四九五十五一五二五三五四五五五六五七五八五九六十六一六二六三六四六五六六六七六八六九七十七一七二七三七四七五七六七七七八七九八十

微信搜索公众号【杯茶读书(bcbeicha)】关注后,在对话框发送人名,获取相应的人物分析,如:黛玉。回复诗句,获取相关诗句解析,如:葬花吟。回复回目,获取相应回目的简介及分析,如:红楼梦第一回。其他更多的回复关键词等你探索,如水浒传、三国演义、简爱等……

红楼梦第二十九回主要内容是什么简介

手机访问 作品人物网

热门推荐
作品人物网郑重声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旨在传播更多的信息,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有不合适的地方,请联系本站删除。
红楼梦 水浒传 西游记 三国演义 儒林外史 金瓶梅 诗经 史记 聊斋志异 楚辞 论语 道德经 庄子 山海经 颜氏家训 曾国藩文集 安徒生童话 格林童话 一千零一夜 伊索寓言 中国寓言 经典寓言 经典童话 成语故事 网站地图 编制招聘网
为你解读好作品
作品人物网vrrw.net 2016-2022 ICP证:鄂ICP备1702792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