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宝钗的别号“蘅芜君”是什么意思?

【导语】:

红楼梦中薛宝钗是个争议非常大的人物,有人说她得体大方,有人说她心机深沉。

  在《 红楼梦》 中,林黛玉别号“潇湘妃子”具有丰富的暗示意义及象征意义。对这个重要间题,红学界前辈及时贤多有精辟的论述。而薛宝钗别号“蘅芜君”的意蕴内涵却一直未能引起人们的注意。其实这个问题同样十分重要.通过对“蘅芜君”的暗示意义、象征意义的考证探索,我们可以蠡测曹雪芹为宝钗安排的悲剧性结局,可以更准确地把握宝钗的思想品格,同时对曹雪芹创作《红楼梦》 的主观动机也会有更进一步的认识。

  一、“蘅芜”一词的出典

  “蘅芜”,香草名,典出于晋代王嘉的《拾遗记》 卷五:" (汉武)帝息于延凉室,卧梦李夫人授帝蘅芜之香。帝惊起而香气犹著衣枕,历月不歇“① 。李夫人以美色和歌舞而受宠幸,早逝.她临终前曾感慨地说:“夫人以色事人者,色衰而爱驰,爱驰则恩绝”。②李夫人殁后,汉武帝作悼诗曰:“是邪,非邪?立而望之,偏何姗姗其来迟”。③唐末徐寅《梦》 诗曰:“文通毫管醒来异,武帝蘅芜觉后香。”④被认为和《 红楼梦》 有些瓜葛的清初词人纳兰性德的词《 沁园春· 代悼亡》 曰:“梦冷蘅芜,却望姗姗,是耶非耶?怅兰膏渍粉,尚留犀合,金泥蹙绣,空掩蝉纱。”⑤很明显,“蘅芜”的典故出自于《拾遗记》 中汉武帝与李夫人生离死别的悲剧故事。

  《 红楼梦》 的主要线索是“木石前盟”与“金玉姻缘”的爱情纠葛。宝玉痴爱黛玉是人所共知的,说宝玉一点不爱宝钗则是不负责任的。黛玉的前身是西方灵河岸边的一棵“绛珠仙草”,而宝钗则是凡间大观园中的一棵“蘅芜香草”。我们姑且不论仙草与凡草孰优孰劣,我们只是说钗黛两美合一、双峰并峙,对宝玉来说都是必不可少的。神瑛侍者与绛珠仙草的关系是“神缘”,是精神的契合;而石兄宝玉与蘅芜宝钗的关系是“俗缘”,是肉体的结合。神缘与俗缘是对比关系,又是一种补偿关系.在互相对比之中,显示出精神契合与肉体结合的区别,在互相补偿之中,传达出作者对二者难以两全,“叹人间美中不足今方信”的苦衷.神缘千载难逢,俗缘也极难圆满。神缘是以了求好,俗缘是因色入空.探春引舜帝与娥皇女英的故事,命名林黛玉为“潇湘妃子”,暗示了怡红公子与潇湘妃子的神缘悲剧。又用汉武帝和李夫人的故事,暗示宝玉与宝钗的俗缘悲剧。这都显示出曹雪芹对人类悲剧命运思考的哲理魅力。

  尤其耐人寻味的是《 拾遗记》 在记载汉武帝梦李夫人送蘅芜之香故事的同时,交待了一个石人传译人语的故事:

  (武帝)曰;“脱思李夫人,其可得乎?”少君曰;“可遥见,不可同幄帷。暗海有潜英乏后,其色青,轻如毛羽。寒盛则石温,署盛则石冷,刻之为人像,神悟不异真人。使此石像往,则夫人至矣。此石人能传译人言语,有声无气,故知神异也。…… 乃至暗海,经十年而还……得此后,即命工友依先图,刻作夫人形。刻成里于轻纱续里,完如生时。帝大悦,问少君曰:“可得近乎?”少君曰;“譬如中宵忽梦,而圣可得近观乎?且此石毒,宜远望不可逼也。”

  人与石生活在两个世界里.注定了彼此只能“远望”而不能相濡以沫。这段文字中,潜英之后“寒盛则石温,暑盛则石冷”等背逆天时.有违常情的特征,与石兄宝玉“迂阔怪诡.百口嘲谤,万目睚眦”的特征颇有相似之处。这个石人又与宝钗居处“蘅芜苑”里“迎面突出播天的大玲珑山石”有着某种遥相呼应的关系。曹雪芹在数造石兄宝玉形象时,虽然借用了女娲炼石补天的故事,但吸取和借鉴《拾遗记》 中有关石人的记载,当是很有可能的.

  二、蘅芜苑的楹联

  《 红楼梦》 第17回“大观园试才题对额”中,贾政父子与一斑门客来到刚刚建成的蘅芜苑,有这样一段描写.

  一人道:“我倒想了一对,大家批削改正”。念道是:“麝兰芳霭斜阳院,杜若香飘明月洲。”众人退:“妙则妙矣,只‘斜阳’二字不妥.”那人道:“古人诗云‘蘅芜满手泣斜晖’. ”众人道.“颓丧,颓丧.”

  这个门客所说的“古人诗”是唐代女道士鱼玄机的诗《 闺怨》 。诗曰:“蘼芜满手注斜晖,闻道邻家夫婿归.别日南鸿才北去,今朝北雁又南飞.春去秋来相思在,秋去春来信息违.扁闭朱门人不到,砧声何事透罗帏”,这门客才引了第一句,众人便抨击“颓丧想丧”,曹雪芹意识极强地省略了第二句“闻道邻家夫婿归”.邻家夫婿早早归来,则费蘅苑女主人的丈夫却永久不归,这正是宝钗未来的悲剧命运.与丈夫宝玉生离的痛苦远胜于死别的痛苦.曹雪芹这种露头截尾的暗示方法,避免了把人物的悲剧命运过于直白地披林出来,显示了作者艺术构思的缜密精巧.

  否定了门客的题联后,宝玉为衡芜苑题的楹联是:“吟成豆艘才犹艳,睡足酶醛梦也香.”出句正如贾政所说:“这是套的‘书成蕉叶文犹绿’,不足为奇.”对句“睡足酸酸梦也香”则是化用徐寅《梦》 诗“武帝蘅芜觉后香”,直接用武帝与李夫人生离死别的典故,曹雪芹有意识未点明对句的来薄.其暗示意义却是十分明确的。

  三、蘅芜苑的建筑风格及室内布景

  蘅芜苑的建筑风格是古朴旷朗.第17 回这样写道:“贾政因见两边俱是超手游廊,便顺游廊步入.只见上面五间清厦连着卷棚,四面出廊,绿窗油璧,更比前几处清雅不同。” 蘅芜苑室内布里的特点是朴家淡雅.第40 回这样写道:“及进了屋里,雪洞一般,一色玩器全无,案上只有一个土定瓶中供着数枝菊花.并两部书,茶套茶杯而已.床上只吊着青纱帐袄,衾褥也十分朴素。”

  这种建筑格局及室内布置,体现了宝钗不同凡俗、喜爱简朴素净的性格,如果将蘅芜苑同黛玉的潇湘馆进行比较,人们不难发现,潇湘馆犹如一座精巧的苏州园林,而蘅芜苑则如一座冷寂的旷野古刹.贾政对蘅芜苑建筑风格的评价是.“此轩中煮茶操琴,亦不必再焚名香矣”.贾母对蘅芜苑室内布置的评论是.太简朴、太素净,缺少喜庆色彩。一个未出阁的姑娘把闺房收拾得这样简朴家净,是犯了“忌讳”.在封建社会.只有婿居寡妇的居室才应该简朴家净,以防止寡妇门前多是非,很显然,这个“忌讳”,是指婿居的“忌讳”, 贾母说到犯“忌讳”,忙把话头一转说.“我们这老婆子,越发该住马圈去了”。尽管如此,其暗示意义仍是不言而喻的。

  四、元妃踢名“蘅芜苑”

  “蘅芜苑”是由宝钗居住蘅芜苑而得名的.宝玉最初为蘅芜苑题的匾额是“茹芷清芬” ,同汉武帝、李夫人的爱情悲剧并不无关涉。元妃省亲时,“命传笔砚伺候,亲搦湘管,择其几处最喜者踢名”,将“蘅芷清芬赐名曰蘅芜苑”。

  元春早年被家人送到那“不得见人的去处”,以色事人,过的正是李夫人那种孤寂冷漠的日子.宝钗本来也是要走元妃的路的,她人都是为了待选为“宫主郡主入学陪侍,充为才人赞善之职的”,这悬封建社会里女子较好的出路之一。不意宝钗进入贾府之后,竟不再提进宫之事,却成为大观园中的“群势之冠”.元妃是否希望宝钗像自己一样进宫侍候君主,笔者不敢妄自猜测。但是,元妃希望宝钗和人称“宝皇帝”的宝玉成就“金玉良缘”却是不容置疑的。第28 回元妃赏给贾府众人的端午节礼时,颇费了一番心机,宝玉的节礼“同宝姑娘的一样,林姑娘同二姑娘、三姑娘、四姑娘只单有扇子同数珠儿,别人都没了。”连宝玉都不解地说:“这是怎么个原故?怎么林姑娘的倒不同我的一样,倒是宝姐姐的同我一样!别是传错了罢?”这一点,青山山农在《红楼梦广义》 中说的十分明确:“元春才德兼备,足为仕女班头,惟是仙源之涛,知赏黛玉,香麝之串,独贻宝钗.此后之以薛易林,皆元春先启其端也护”⑧ 。以元春的才学当是深谙“蘅芜”之典的,不然则不会将“蘅芷清芬”特意赐名为“蘅芜苑”。这个居处的赐名犹如恶谶,暗示了宝玉宝钗的婚姻只能像汉武帝、李夫人一样恩爱短暂、然后是人石两隔,“宜远望而不可逼”,生别而非死离的悲剧。

  五、李纨命名“蘅芜君”

  “蘅芜君”的命名直接来源于宝玉的寡嫂李纨。第37 回“秋爽斋偶结海棠社”中,探春命名黛玉为“潇湘妃子”,理由是黛玉住在潇湘馆,“又爱哭,将来她想林姐夫,那些竹子也是要变成斑竹的。”这个别号体现黛玉爱哭的性格特征,暗含了绛珠还泪,泪尽而逝的意蕴。李纨接着说:“我替大妹妹也早已想了个好的… … 我是封他‘蘅芜君’了。”这个“封”字大有深意。

  李纨嫁给宝玉之兄贾珠为妻,但不久丈夫就“撒手而去”。李纨青春丧偶,身处膏粱锦绣之中,形如槁木、心如死灰,对世事无知无闻,只知道侍亲养子。李纨在十二金钗中排名较为靠后,寡居的身份使她参与的活动并不是太多。但有两出戏如果缺少了李纨,就会使《红楼梦》 有所逊色。一是第97 回“林黛玉焚稿断痴情,薛宝钗出闺成大礼”。那边宝玉娶宝钗,李纨因为孀居,自应回避。这边黛玉濒临死亡,只有李纨一人在身边张罗,一个不幸的活者默默地送一个不幸的死者,意蕴深刻含蓄,令人思之悲之叹之I 这不愧是高鹗续书中相当精彩的一笔。二则是李纨命名未来寡居的弟媳宝钗为“蘅芜君”。李纨的文化水平并不高,由她来命名“蘅芜君”,只是要传达出宝钗将来要寡居的信息。妯娌俩将殊路同归,同病相怜,一个守着贾兰,一个将守着“兰桂齐芳”中的“贾桂”,苦渡余年。相比较而言,宝钗的守活寡比李纨的孀居更加痛苦十倍百倍。

  六、“蘅芷清芬”的象征意义

  文学作品的环境往往就是人物形象的延伸。人物生活的环境同人物性格往往有着某种联系而不可分割.宝钗居住的蘅芜苑的外在特征是“蘅芷清芬”、“蘅芜满静苑”.以费芜为代表的香草遍布院落。第17 回宝玉对“蘅芜苑”中各种香草的认识是:“这些之中也有藤萝薛荔。那香的是杜若、蘅芜,那一种大约是茝兰,这一种大约是清葛,那一种是金簦草,这一种是玉落藤,红的自然是紫芸,绿的定是青芷”。这些香草如宝玉所说,多次出现在屈原的《离骚》 之中.如“杂申椒与菌桂兮,岂维纫夫蕙茝”、“畦留夷与揭车兮,杂杜费与芳芷”, “揽木根以结茝兮,贯薛荔之落蕊”。屈原用这些香草“依诗取兴”、“以配忠贞”,来象征贤德君子高洁的美德和杰出的才能。曹雪芹移植在“蘅芜苑”里的这些香草也具有同样的象征意义。

  从总体上看,宝钗的品行确实具有古代青矜贤士和谦谦君子的风范。封建社会女性的最高标准― 贤孝德才四者俱备。她家资巨万,但颇有“食无求饱,居无求安”的君子之风。她“从来不爱这些花儿粉儿的”, 居室简朴,不事铺张,则正是“淡泊以明志,宁静而致远”品德的发展与衍化。不分尊卑贵贱,一律宽厚待人,“不疏不亲,不远不近。可厌之人,亦未见其冷淡之态形诸声色;可喜之人,亦未见其酸蜜之情形诸声色”。她才学过人,擅长诗词,精通书画。在理家方面,她与探春不相上下,甚至在用“学问提着”这点上她还超过了风姐。宝钗的这些品行,正汝蘅芜、兰草一样,不艳不俗,味虽不浓而香气长存,呈现出博古通今、拥才不骄、品格端方、行为豁达、雍容大雅的风貌。可以说,宝钗是集封建社会的精神文明于一身的艺术形象。在贾府这个“诗礼替缨之家”里,还没有哪个人能够达到这个境界。

  曹雪芹认为“当日所有之女子,一一细考校去,觉其行止见识,皆出于我之上”。“我堂堂须眉,诚不若彼裙钗”。他自叹“无才可去补苍天,枉入红尘许多年”时,“兼济天下”的理想并没有完全破灭。他这理想无法寄托在宝玉、贾珍、贾琏、薛蟠等人身上,只得寄托在“裙钗”的代表宝钗身上。让宝钗在大观园这个“小世界”里“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故脂砚斋称宝钗是“大贤大德”的人物。曾国藩称宝钗是“才大心细、劲气内敛”, “心明力定,从耐烦二字下功夫”的“王佐之才”。⑨曹雪芹的好友敦诚也意识到宝钗在曹雪芹心目中的地位,他在《 挽曹雪芹》 诗中说:阮故人欲有生当吊,何处招魂赋楚蓄?”[10]这既是凭吊怀才不遇的曹雪芹,其实又何尝不是凭吊大观园中的蘅芜君呢?

  七、“异草仙藤”的负面意义

  “自有《 红楼梦》 出来以后,传统的思想和写法都打破了。”[11]叙写好人不再完全是好,叙写坏人也不再完全是坏。曹雪芹既赋予蘅芜君以品格端方、雍容博雅的特征,又通过写异草仙藤,突出蘅芜君攀援和功利主义的性格特征,从而使“蘅芜君”的别号具有了负面象征意义。

  第17 回写薪芜苑内“一株花木也无。只见许多异草:或有牵藤的,或有引菱的,或垂山峨,或穿石隙,甚至垂檐绕柱,萦砌盘阶,或如翠带飘飘,或如金绳盘屈,或实若丹砂,或花如金桂,味芬气馥,非花香之可比。”这些“异草仙藤”牵藤引蔓、柔屈夹缠、垂檐绕柱、萦砌盘际,多具有向上攀爬的特征。正如宝玉的诗《蘅芷清芬》 中说的是“软衬三春草,柔拖一缕香”。在黛玉的潇湘馆里,“千百竿翠竹遮映”,竿竿修长挺拔、遒劲硬朗。两相比较,刚与柔、曲与直,风格迥然不同。

  对于蘅芜君“攀援”的特征,我们应当有一个辩证的认识。宝钗《柳絮词》 曰:“万缕千丝终不改,任它随聚随分。韶华休笑本无根: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这里既有她对命运的反抗,又表现了她不甘久居人下的勃勃雄心。做为女子,她当然难以实现青云直上的理想。在这种情况下,她所能做的只有两件事:一是多次冒着被“生分”的危险,劝宝玉走“仕途经济”之路,以求得将来飞黄腾达、封妻荫子和光宗耀祖。她也因此被宝玉斥之为“钓名沽誉,入了国贼禄宏之流”。二是她只能喋喋不休地大讲女子的“针线纺绩”之道,表面上看这是对姐妹们的劝谏,实质上却是一种无可奈何的自我精神安慰。她在做诗讲句中争先恐后,在品诗论画中凿凿宏论,在协理家政时精明强干,都已表明她绝非甘居人下之辈。

  蘅芜苑的“异草仙藤”的另一个特征是不以花香色艳诱人,而是以累累硕果引人注目。第17 回写蘅芜苑的异草仙藤是“实若丹砂”。第40 回写蘅芜苑里的“奇草仙藤愈冷愈苍翠,都结了实,似珊瑚豆子一般,累垂可爱”。蘅芜苑内不植一株花木,只种植异草仙藤,且多结实累累,正是宝钗自高一格、不慕虚幻、讲求实际的功利主义入世思想的形象反映。第37 回写大观园里结海棠诗社,在讨论作东问题时,宝钗曾对湘云说:“既开社,就要作东。虽然是玩意儿,也要瞻前顾后,又要自己便宜,又要不得罪了人,然后方大家有趣。”宝钗家资颇丰,又非吝啬之人,但这段文字却真实反映了她讲究实际、患得患失的功利主义处世原则。在爱情方面她从心底爱慕宝玉,同黛玉不同的是,宝钗首先看重的婚姻,是“宝二奶奶”的位置,其次才是爱情。她知道宝玉和黛玉无论多么亲热,都是不能做数的,他们的婚事最终还要靠父母之命和媒的之言。因此,她很少在宝玉身上下功夫,而多是在贾母、王夫人等“说了算”的人物身上下功夫,迁回包抄却事半功倍。她凭借着机智聪明.一直脚踏实地地关心着现实利益,灵活娴熟地把握着生活技巧。从这个角度看,宝钗不愧是一个讲求功利和实际的“俗士”。她也终于如愿以偿,登上“宝二奶奶”的宝座,并为贾家结下了一颖“希望”之果。

  总之,“蘅芜君”的意蕴丰富深刻。对蘅芜香草的赞美,寄托了作者积极入世的政治理想。宝钗不甘久居人下而又独守空房.正是作者未得“补天气半生僚倒、倍受冷落的曲折体现。而蘅芜苑中异草仙藤的“攀援”则是作者不屑一顾的,这又正是作者半生潦倒、一事无成的重要原因之一。对蘅芜君的赞美与不屑是作者思想矛盾的艺术体现,也正是宝钗这个形象令人毁誉参半的原因。

  红楼人物

  金陵十二钗正册林黛玉薛宝钗贾元春贾探春史湘云妙玉贾迎春贾惜春王熙凤巧姐李纨秦可卿

  金陵十二钗副册甄英莲平儿薛宝琴尤三姐尤二姐尤氏邢岫烟李纹李绮喜鸾四姐儿傅秋芳

  金陵十二钗又副册晴雯袭人鸳鸯小红金钏紫鹃、莺儿、麝月司棋、玉钏、茜雪、柳五儿

  十二贾氏贾敬贾赦贾政贾宝玉贾琏贾珍贾环贾蓉贾兰贾芸贾蔷贾芹

  十二官琪官芳官藕官蕊官药官、玉官、宝官、龄官茄官、艾官、豆官、葵官

  十二家人赖大焦大王善保周瑞、林之孝、乌进孝、包勇、吴贵、吴新登、邓好时、王柱儿、余信

  其他人物贾母王夫人薛姨妈赵姨娘邢夫人林如海贾雨村甄士隐刘姥姥柳湘莲薛蟠贾瑞

手机访问 作品人物网

  • 上一篇文章: 上一篇:薛宝钗要吃冷香丸的原因
  • 下一篇文章: 下一篇:贾宝玉为什么出家?
  • 热门推荐
    作品人物网郑重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及文中陈述内容未经本站证实,作品人物网对本文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 及时性不作任何保证和承诺,请网友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网站地图 红楼梦 三国演义
    投稿邮箱727008645@qq.com
    作品人物网vrrw.net 版权所有 2016-2018 ICP证:鄂ICP备17027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