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经《桑柔》原文、翻译和注释

【导语】:

世乱年荒,国危民病,诗人追原祸本,在王之不听善言,任用匪人,故作此诗以讽。旧以为系芮伯刺厉王而作,似亦可信。 菀彼桑柔,(一) 桑树叶,嫩而旺, 其下侯旬。(二) 桑树下面多阴凉。 捋采其刘,

  世乱年荒,国危民病,诗人追原祸本,在王之不听善言,任用匪人,故作此诗以讽。旧以为系芮伯刺厉王而作,似亦可信。

  菀彼桑柔,(一) 桑树叶,嫩而旺,

  其下侯旬。(二) 桑树下面多阴凉。

  捋采其刘,(三) 采它摘它摧残它,

  瘼此下民。(四) 害得下民苦难当。

  不殄心忧,(五) 心里不断地忧伤,

  仓兄填兮。(六) 凄凉充满我胸膛。

  倬彼昊天,(七) 高明的那个老天爷,

  宁不我矜? 为啥对我们不哀怜?

  四牡騤騤,(八) 四匹马儿多匆忙,

  旟旐有翩。旌旗“拍拍”的飘扬。

  乱生不夷,(九) 乱子发生不太平,

  靡国不泯。(十) 没有一处不动荡。

  民靡有黎,(十一) 人民本来已不多,

  具祸以烬。大家遭祸更丧亡。

  於乎有哀! 可叹呀,真悲伤!

  国步斯频。(十二) 国家命运多紧张。

  国步蔑资,(十三) 国家命运没依仗,

  天不我将。(十四) 老天不把我抚养。

  靡所止疑,(十五) 没处能够定下来,

  云徂何往? (十六) 说去又去啥地方?

  君子实维,(十七) 好人做着那件事,

  秉心无竞。决心下来多坚强。

  谁生厉阶? (十八) 谁呀生下这祸根?

  至今为梗。到如今还在把人伤。

  忧心慇慇,我的心里多忧伤,

  念我土宇。(十九) 想到我们的边疆。

  我生不辰,(二十) 我生来呀不逢时,

  逢天僤怒。(二十一) 老天一再发怒都碰上。

  自西徂东,从西边呀到东方,

  靡所定处。没块安定的地方。

  多我觏��,(二十二) 处处看到的是创伤,

  孔棘我圉。多紧张呀我们在边防。

  为谋为毖,(二十三) 好好打算、好好提防,

  乱況斯削。减少纷乱的情况。

  告尔忧恤,(二十四) 告诉你困难要常想,

  诲尔序爵。教诲你选人要恰当。

  谁能执热? (二十五) 谁能解热求凉爽?

  逝不以濯。不用水来洗一场。

  其何能淑? (二十六) 这样怎能好起来?

  载胥及溺。大家落水遭灭亡。

  如彼溯风,(二十七) 就象迎着风一样,

  亦孔之僾。(二十八) 呼吸也真难舒畅。

  民有肃心,(二十九) 人呀愿有进取心,

  荠云不逮。使他不敢向前行。

  好是稼穑,爱好这一片庄稼,

  力民代食。自食其力与民同劳。

  稼穑维宝,庄稼真是宝中宝,

  代食维好。自食其力真正好。

  天降丧乱,老天降下这灾荒,

  灭我立王。(三十) 使我庄稼难生长。

  降此蟊贼,(三十一) 蟊虫贼虫往下降,

  稼穑卒痒。庄稼一起都受伤。

  哀恫中国,(三十二) 可怜中国竟这样,

  具赘卒荒。(三十三) 处处危险、处处灾荒。

  靡有旅力,(三十四) 没人贡献出力量,

  以念穹仓。(三十五) 时常来想到那上苍。

  维此惠君,(三十六) 这个顺理的国王,

  民人所瞻。人民都向他瞻望。

  秉心宣猷,(三十七) 持心合理又光明,

  考慎其相。(三十八) 谨慎地选择那辅相。

  维彼不顺,那个横蛮的国王,

  自独俾臧。(三十九) 独断专行自夸张。

  自有肺肠,别有他的肺和肠,

  俾民卒狂。摆布得人民都发狂。

  瞻彼中林,看那树林的中央,

  甡甡其鹿。(四十) 一群群的鹿儿行。

  朋友已谮,(四十一) 朋友们彼此造谣言,

  不胥以榖。(四十二) 互相不把好话讲。

  人亦有言: 人们也曾这样说:

  进退维谷。(四十三) 进退两难、两败俱伤。

  维此圣人,啊,这个聪明人,

  瞻言百里。(四十四) 一眼看到一百里。

  维彼愚人,啊,那个愚蠢人,

  覆狂以喜。(四十五) 反而狂妄自欢喜。

  匪言不能,(四十六) 不是说出不可能,

  胡斯畏忌? 为啥这样的畏忌?

  维此良人,啊,这个善良人,

  弗求弗迪。(四十七) 不苟进、不钻营。

  维彼忍心,(四十八) 啊,那个忍心人,

  是顾是复。在观望,在反复。

  民之贪乱,(四十九) 人们被迫来作乱,

  宁为荼毒。宁愿造出那灾祸。

  大风有隧,(五十) 大风吹呀真迅速,

  有空大谷。空空的呀大山谷。

  维此良人,啊,这个善良人,

  作为式榖。(五十一) 做事合法合规章。

  维彼不顺,啊,那个横蛮人,

  征以中垢。(五十二) 在那灰尘道中行。

  大风有隧,大风吹呀真迅速,

  贪人败类。(五十三) 贪人败坏那善类。

  听言则对,(五十四) 恭维他呀就答对,

  诵言如醉。批评他呀装酒醉。

  匪用其良,(五十五) 不用那些善良人,

  覆俾我悖。反而使我们犯了罪。

  嗟尔朋友,哎呀,你的那朋友,

  予岂不知而作! (五十六) 我难道不知道就动手!

  如彼飞虫,(五十七) 就象那鸟儿飞天空,

  时亦弋获。(五十八) 有时也被人来射中。

  既之阴女,(五十九) 我本是呀庇护你,

  反予来赫。你反而对我发脾气。

  民之罔极,人们这样的没向往,

  职涼善背。(六十) 由你刻薄,反复无常。

  为民不利,做事对人没利益,

  如云不克。(六十一) 还说怕打不胜哩。

  民之回遹,(六十二) 人们这样躲避你,

  职竞用力。由于你蛮横施暴力。

  民之未戾,人们这样不安定,

  职盗为寇。由你盗窃又胡行。

  涼曰不可,我说刻薄真不行,

  覆背善詈。(六十三) 你反而骂我骂得紧。

  虽曰匪予,(六十四) 不管你怎样反对我,

  既作尔歌。我终于作了这首歌。

诗经《桑柔》原文、翻译和注释

  注 释

  (一)毛亨:“菀,茂貌。”

  严粲:“菀然茂盛之桑,其叶稚而柔濡。”

  (二)毛亨:“旬,言阴均也。”

  陈奂:“侯,维也。《传》以阴均诂旬。《祭义》注:阴读为依荫之荫。《尔雅》:洵,均也。徇,徧也。樊光本徇作。古旬声匀声通。阴均者,言依荫普徧也。”

  (三)陈奂:“《芣》《传》:捋、采,皆训取。”

  毛亨:“刘,爆烁而希也。”

  朱熹:“刘,残。”

  (四)毛亨:“瘼,病也。”

  (五)郑玄:“殄,绝也。”

  (六)马瑞辰:“按仓兄迭韵,即沧况之渻借。《说文》:‘沧,寒也。’况寒水也。《系传》:‘怆况,寒凉貌。’怆,亦沧也。……古况字多作兄,故《释文》云:兄本亦作况。沧况,通作怆怳。仓兄,盖怆凉之意,又为仓皇忽遽之貌。”

  姚际恒:“填,填塞之意。怆怳填塞于胸也。”

  (七)郑玄:“倬,明大貌。”

  严粲:“于是呼倬然明大之天,而诉之曰:宁不哀矜我乎?”

  (八)毛亨:“騤騤,不息也。鸟隼曰旟,龟蛇曰旐。”

  严粲:“所建旟旐翩翩然飞扬。”

  (九)毛亨:“夷,平。”

  陈奂:“夷训平,不平即乱也。”

  (十)王引之:“泯,乱也。承上乱生不夷言之,故曰靡国不乱耳。”

  (十一)王引之:“谨案:黎者,众也,多也。下文曰:具祸以烬。烬者,余也,少也。黎与烬相对为文。”

  (十二)毛亨:“步,行。频,急也。”

  马瑞辰:“按《说文》频,水厓也。人所宾附,频蹙不前而止。……频义近颦。《说文》:颦,涉水颦蹙也。……故《传》训为急,急犹蹙也。”

  严粲:“陈氏曰:国步,国运也。”

  (十三)马瑞辰:“按《板》诗:‘丧乱蔑资。’《传》:‘资,财也。’……蔑资,即无资也。”

  姚际恒:“蔑资,无所资赖也。”

  (十四)郑玄:“将,犹养也。”

  (十五)毛亨:“疑,定也。”

  陈奂:“疑当即碍之省借。《说文》:‘碍,止也。’疑、碍同声,定、止同义。《仪礼·乡射》注:疑,止也。”

  (十六)郑玄:“徂,行也。……我从兵役,无有止息时。今复云行,当何之往也?”

  (十七)陈奂:“实当作寔。寔维,是为也。或在句首,或在句末,皆同。《定之方中》《传》云:‘秉,操也。’竞,强。《烈文》同。无,发声。……言君子之所为,其操心甚强固也。”

  (十八)毛亨:“厉,恶。梗,病也。”

  朱熹:“谁实为此祸阶,使至今为病乎?”

  (十九)陈奂:“宇训居,土亦居也。《绵》《传》:土宇皆为居。土宇,犹边垂也。”

  (二十)郑玄:“辰,时也。”

  (二十一)陈奂:“与单同。故单谓之厚,亦谓之厚。厚怒,犹重怒也。”

  (二十二)朱熹:“觏,见。��,病。棘,急。圉,边也,或曰御也。多矣,我之见病也。急矣,我之在边也。”

  (二十三)马瑞辰:“按毖或渻借作必。《广雅》:‘必,敕也。’必即毖也。况当读如《庄子》每况愈下之况。况者,情之似也。故古人每曰譬况。乱况,犹乱状也。《仪礼》郑注:削,犹杀也。诗盖言在上者如善其谋,慎其事,乱状斯能减削耳。”

  (二十四)郑玄:“恤亦忧也。……吾语女以忧天下之忧,教女以次序贤能之爵。”

  (二十五)马瑞辰:“此诗承上诲尔序爵言之,自以濯之救热,喻贤之救时。《笺》以用濯喻用贤,是也。……段玉裁曰:……濯,谓浴也。濯训涤。……段氏以濯为濯浴,非濯其手,是也。……《公羊》隐七年传:不与夷狄之执中国也。何注:执者,治之也。……执热即治热,亦即救热。……言谁能救热,而不以濯也。……逝为语词。”

  (二十六)陈奂:“淑,善也。胥,相也。其何能淑,载胥及溺,言今之为政者,不能以礼治国,即不能以善治国,将相入于溺亡也。”

  (二十七)陈奂:“溯,乡。《公刘》同。乡,今之向字。”

  (二十八)毛亨:“僾,唈。”

  王先谦:“《释言》:僾,唈也。郭云:呜咽短气,皆见诗。是如彼二句,喻王政所及民,皆如彼乡疾风者,为之唈然短气。”

  (二十九)郑玄:“肃,进。”

  毛亨:“荓,使也。”

  王念孙《广雅疏证》:“《广雅·释诂》:‘云,有也。’荓云不逮,即使有不逮,是也。古以仕进为行。《论语》:‘用之则行。’又曰:‘行义以达其道。’《广雅·释诂》:‘进,行也。’民有进心,即有欲行其道之心。使有不逮,即使有不行耳。”

  朱熹:“君子视厉王之乱,闷然如溯风之人,唈而不能息。……于是退而稼穑,尽其筋力与民同事,以代食禄而已。当是时也,仕进之忧,甚于稼穑之劳。故曰稼穑维宝,代食维好。言虽劳而无患也。”

  (三十)马瑞辰:“按立、粒古通用。《思文》诗:‘立我烝民。’《笺》:‘立当作粒。’此诗立,当亦粒之渻借。粒,犹谷也。……王,犹长也。……粒王,犹云谷长。谓天先残贼其五谷之长。下云稼穑卒痒,乃言五谷尽病耳。”

  (三十一)郑玄:“虫食苗根曰蟊,食节曰贼。耕种曰稼,收敛曰穑。卒,尽。痒,病也。”

  (三十二)郑玄:“恫,痛也。”

  (三十三)朱熹:“具,俱也。赘,属也。言危也。……卒,尽。荒,虚也。”

  严粲:“皆赘属而危矣,尽荒虚而空矣。”

  (三十四)马瑞辰:“按旅力当有二训。《方言》、《广雅》并曰:‘旅,力也。’膂与旅通。《尔雅·释诂》:‘旅,陈也。’……有当训为陈力者,此诗靡有旅力,是也。”

  (三十五)马瑞辰:“按《方言》、《说文》并曰:念,常思也。”

  毛亨:“穹苍,苍天。”

  (三十六)郑玄:“惠,顺。”

  朱熹:“顺于义理也。”

  (三十七)马瑞辰:“《韩诗》释《淇奥》诗曰:‘宣,显也。’显即明也。……《广雅·释诂》又曰:‘猷,顺也。’秉心宣犹,言其持心明且顺耳。”

  (三十八)朱熹:“相,辅。……考择其辅相,必众以为贤,而后用之。”

  (三十九)严粲:“自独,犹独自也。《笺》曰:‘臧,善也。’……维彼不顺道之君,乃欲用独自之见,而使之善,何由得见乎?以己自用肺肠,行心所欲,不谋于众,故使民尽迷惑如狂也。”

  (四十)朱熹:“甡甡,众多并行之貌。”

  (四十一)郑玄:“谮,不信也。”

  (四十二)郑玄:“胥,相。以,犹与也。穀,善也。”

  (四十三)毛亨:“谷,穷也。”

  段玉裁《说文解字注》:“叚谷为鞠。毛《传》曰:谷,穷也。即以《邶风》传之鞠,穷也。”

  (四十四)毛亨:“瞻言百里,远虑也。”

  胡承珙:“玩《传》文,则瞻言之言,但为语助。”

  (四十五)陈奂:“覆,反也。”

  朱熹:“愚人不知祸之将至,而反狂以喜,今用事者盖如此。”

  吴闿生:“反以狂诞自喜。”

  (四十六)陈奂:“匪,非也。言非言之不能,何其畏忌而不言也。”

  (四十七)毛亨:“迪,进也。”

  陈奂:“言不干进也。”

  (四十八)陈奂:“彼忍心之人,惟是瞻顾反复,无常德也。”

  (四十九)朱熹:“民不堪命,所以肆行贪乱。”

  陈奂:“荼,苦菜。因之凡苦曰荼。荼毒即是乱。”

  孔颖达:“毒者,螫虫。荼毒,皆恶物。”

  (五十)王引之:“谨案《楚辞·九歌》:‘冲风起兮横波。’王逸注曰:‘冲,隧也。’遇隧风,大波涌起。据此则古谓冲风为隧风。……隧之言迅疾也。有隧,形容其迅疾也。有空,亦形容大谷之词也。《小雅·白驹》篇:‘在彼空谷。’《传》:‘空,大也。’言大风之状,则有隧矣。大谷之状,则有空矣。”

  (五十一)严粲:“式,法也。穀,善也。……善人所作为之事,皆合于法,皆本于善。”

  (五十二) 郑玄:“征,行也。”

  胡承珙:“案中垢,言垢中也。犹中林、中谷之比。谓不顺之人,其行如在垢中。垢,尘垢也。”

  (五十三)毛亨:“类,善也。”

  胡承珙:“案《传》训类为善。善,即谓善类,非善道也。败类者,谓贪人能败善人耳。”

  (五十四)马瑞辰:“按《说文》:‘听,聆也。’从相听也。《广雅》:‘听、聆,从也。’听言,谓顺从之言,即誉言也。《说文》:‘诵,讽也。’……诵言,即讽谏之言也。诗言贪人好誉而恶谏,闻誉言则答,闻谏言则如醉。”

  (五十五)严粲:“彼既不用善言,而欲使人从己,是反使我悖乱于道也。”

  (五十六)严粲:“即下章既作尔歌之作。……我岂不知实事,而妄作此诗乎?”

  (五十七)孔颖达:“虫是鸟之大名。故羽虫三百六十,凤凰为之长。”

  (五十八)马瑞辰:“弋为缴射飞鸟之称。……诗以飞鸟之难射,时亦以弋射获之。”

  (五十九)严粲:“曹氏曰:阴,盖覆不暴扬之。……予既覆盖于汝,不暴扬汝之事。汝反谓予不知,而来欺赫予也。”

  (六十)郑玄:“职,主。民之行失其中者。”

  毛亨:“凉,薄也。”

  胡承珙:“案《传》但训凉为薄,未分由民由上,但此二章三言职,皆主为恶行,不应舍上而专责之民。故当从《笺》申毛。但职凉善背,与下职竞用力,职盗为寇,文例正同。竞力、盗寇,皆一义相承,则职凉善背,当即谓凉薄者工相欺背。”

  (六十一)何楷:“其所为者,皆不利于民之事,且如恐其不胜,而勇于为之也。”

  (六十二)陈奂:“回遹,邪辟也。”

  戴震:“上行暴虐而竞逐用力,则民亦巧避而回遹矣。”

  (六十三)胡承珙:“凉即上章之凉,背即上章之背。谓我言其凉薄为不可,彼即反背而大詈。詈者,谓薄行非其所为,而詈人之谤己。故下文继之云:虽曰匪予,既作尔歌也。”

  (六十四)陈奂:“匪与非同。非,违也。既,犹终也。尔,女也。”

  姚际恒:“谓虽必以予言为非,然不得自己,既为尔作歌,以冀尔之一悟也。”

  注 音

  菀wan婉 捋luo罗阴 殄tian忝 兄kuang况 填tian田 騤kui揆 旟yu与 旐zhao兆 於wu乌 蔑mie灭 dan旦 ��min民 圉yu羽 毖bi必 僾 ai 爱 荓 ping 乒 痒 yang 羊 恫 tong 通赘 zhui 缀 穹 qiong 穷 甡 shen 身 荼 tu 途 隧 sui 遂悖 bei 贝 遹 yu 聿 詈 li 厉

 

手机访问 作品人物网

热门推荐
  • 诗经《我行其野》原文、翻译和注释

    丈夫喜新厌旧,妻子表示和他决绝。 我行其野,我走在那原野上, 蔽芾其樗。(一) 臭椿长得大又长。 昏姻之故,为着婚姻缘故,

    2021-07-17

  • 诗经《抑》原文、翻译和注释

    大臣自警。认为当表里如一,仪表可法,执法谨慎,说话小心,独处不愧,对人有礼,着重自己修养。其中对今政不满,也有所揭露,对

    2021-07-16

  • 诗经《防有鹊巢》原文、翻译和注释

    担心有人骗爱人,更怕爱人听信了谗言。 防有鹊巢,(一) 哪有堤上见鹊巢, 邛有旨苕。(二) 哪有山上长水草。 谁侜予美,(三) 谁

    2021-07-18

  • 诗经《巷伯》原文、翻译及赏析

    萋兮斐兮,五彩丝啊色缤纷, 成是贝锦。织成一张贝纹锦。 彼谮人者,嚼舌头的害人精, 亦已大甚!坏事做绝太过分! 哆兮侈

    2021-07-12

  • 诗经《螽斯》原文、翻译及赏析

    螽斯羽,蝗虫张翅膀, 诜诜兮。群集低飞翔啊。 宜尔子孙,你的子孙多又多, 振振兮。家族正兴旺啊。 螽斯羽,蝗虫张翅

    2021-07-09

  • 诗经《扬之水》原文、翻译及鉴赏

    扬之水, 激扬的流水, 白石凿凿。① 冲得白石亮闪闪。 素衣朱襮,② 红色领子白衣裳, 从子于沃。③ 来到曲沃把你访。

    2021-07-21

  • 诗经《駉》原文、翻译及赏析

    駉駉牡马,高大健壮的公马, 在坰之野。放牧在遥远的原野上。 薄言駉者,高大健壮那些马, 有驈有皇,有黑身白胯有白底

    2021-07-09

  • 诗经《下泉》原文、翻译及鉴赏

    冽彼下泉, 地下泉水透根凉, 浸彼苞稂。① 浸得童梁难生长。 忾我寤叹, 日日夜夜唉声叹, 念彼周京。 想念周京心凄凉

    2021-07-22

  • 诗经《北山》原文、翻译和注释

    劳逸不均,待遇不公,小官儿发出怨言。对照写来,鲜明、深刻、具体。 陟彼北山,登上那边的北山, 言采其杞。(一) 我把那些枸

    2021-07-17

  • 诗经《羔羊》原文及赏析

    羔羊之皮,那羔羊的毛裘呀, 素丝五紽①。白丝横的直的缝起它。 退食自公,吃罢饭下朝回家喽, 委蛇委蛇②。悠闲地走呀悠闲

    2021-08-12

  • 诗经《雝》原文、翻译及鉴赏

    有来雝雝,① 来时候,和悦恬静, 至止肃肃。② 到这里,肃穆恭敬。 相维辟公,③ 诸侯群公都来助祭, 天子穆穆。④ 天

    2021-07-25

  • 诗经《下泉》原文、翻译和注释

    曹人痛恶统治者的暴虐,怀念明王贤伯。 列彼下泉,(一) 那冰冷的泉水向下淌, 浸彼苞稂。(二) 淹得一簇簇的莠草难生长。 忾我

    2021-07-18

作品人物网郑重声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旨在传播更多的信息,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有不合适的地方,请联系本站删除。
红楼梦 水浒传 西游记 三国演义 儒林外史 金瓶梅 诗经 史记 聊斋志异 楚辞 论语 道德经 庄子 山海经 颜氏家训 曾国藩文集 安徒生童话 格林童话 一千零一夜 伊索寓言 中国寓言 经典寓言 经典童话 成语故事 网站地图
为你解读好作品
作品人物网vrrw.net 2016-2022 ICP证:鄂ICP备1702792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