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经《氓》原文、翻译及鉴赏

【导语】:

氓之蚩蚩,① 汉子笑嘻嘻, 抱布贸丝。② 抱布来换丝。 匪来贸丝, 不是来换丝, 来即我谋。③ 来就我筹谋。 送子涉淇,④ 送你渡淇水, 至于顿丘。⑤ 一直到顿丘。 匪我愆期。⑥ 不是我

        氓之蚩蚩,①  汉子笑嘻嘻, 
        抱布贸丝。②  抱布来换丝。 
        匪来贸丝,   不是来换丝, 
        来即我谋。③  来就我筹谋。 
        送子涉淇,④  送你渡淇水, 
        至于顿丘。⑤  一直到顿丘。 
        匪我愆期。⑥  不是我失约, 
        子无良媒。   你没好媒人。 
        将子无怒,⑦  请你别生气, 
        秋以为期。   秋来以为期。 
         
        乘彼垝垣,⑧  登上那破墙, 
        以望复关。⑨  去盼望复关。 
        不见复关,   望不见复关, 
        泣涕涟涟。   涕泪滚涟涟。 
        既见复关,   已见着复关, 
        载笑载言。   便有笑有言。 
        尔卜尔筮,⑩  你卜你占课, 
        体无咎言。(11) 幸无凶咎言。 
        以尔车来,   以你车子来, 
        以我贿迁。(12) 以我嫁奁迁。 
         
        桑之未落,   桑树未枯落, 
        其叶沃若。(13) 叶子柔沃沃。 
        于嗟鸠兮,(14) 唉唉斑鸠啊, 
        无食桑葚。   不要吃桑葚。 
        于嗟女兮,   唉唉女人啊, 
        无与士耽!(15) 莫和男人混。 
        士之耽兮,   男人们寻欢, 
        犹可说也;(16) 说甩马上甩。 
        女之耽兮,   女人沾上了, 
        不可说也。   摆也摆不开。 
         
        桑之落矣,   桑叶离了枝, 
        其黄而陨。(17) 枯黄地上落。 
        自我徂尔,(18) 从我嫁了你, 
        三岁食贫。(19) 多年吃苦过。 
        淇水汤汤,(20) 淇水汪洋洋, 
        渐车帷裳。(21) 溅到车帷裳。 
        女也不爽,(22) 女子呀没错, 
        士贰其行。(23) 男子耍花样。 
        士也罔极,(24) 男子呀没准, 
        二三其德。   二意又三心。 
         
        三岁为妇,   多年做媳妇, 
        靡室劳矣;(25) 不辞家务劳。 
        夙兴夜寐,   早起又晚睡, 
        靡有朝矣。   并不止一朝。 
        言既遂矣,(26) 我刚称心呀, 
        至于暴矣。   你倒凶暴呀。 
        兄弟不知,   兄弟不知情, 
        咥其笑矣。(27) 张口大笑呀。 
        静言思之,   前思又后想, 
        躬自悼矣。   自己伤悼呀。 
         
        及耳偕老,   愿和你偕老, 
        老使我怨。   到老使我怨。 
        淇则有岸,   淇水尚有岸, 
        隰则有泮。(28) 漯河尚有边。 
        总角之宴,(29) 结发的欢乐, 
        言笑晏晏。(30) 说笑意绵绵。 
        信誓旦旦,(31) 誓约明明在, 
        不思其反。   不想他欺骗。 
        反是不思,   骗了不想它, 
        亦己焉哉!   也就算了罢!


        

(据陈子展译文有改动)

         诗经《氓》原文、翻译及鉴赏
        【注】 ①氓(mang):民。蚩蚩:笑嬉嬉的。②贸: 交易。③即: 就。④淇: 水名。⑤顿丘: 地名。⑥愆 (qian)期: 过期。⑦ 将 (qiang) : 请。⑧垝垣 (gui yuan) : 断墙。⑨复:返。一说“复关” 为地名。⑩卜: 用龟甲卜卦。筮 (shi) : 用蓍草占卦。(11)体:卦体,即卜筮的结果。咎言: 凶辞。(12)贿:财物,指妆奁。(13)沃若:润泽貌。(14)于 (xu) 嗟: 感叹词。(15)耽 (dan) : 贪乐太甚。一说借作“酖” (zhen) ,迷醉。(16)说: 脱。(17)陨 (yun) : 落下。(18)徂 (cu): 往。(19)食贫:受穷。(20)汤 (shang) 汤: 水势很大。(21)渐: 浸湿。帷裳:车上布慢。(22)爽: 过失。(23)贰: 不专一。一说即“忒”(te) ,与爽同意。(24)罔极: 无常。(25)靡: 无。(26)遂: 满足。(27)咥(xi) : 笑貌。(28)隰: 当作“湿”,水名,即今漯河。泮(pan):畔。(29)总角: 束发,指未成年男女。宴: 乐。(30)晏晏: 温和。(31)旦旦: 明。 
         
        郑卫之声被道学家目为淫诗,又强分差等,说“卫人犹多讥刺惩创之意”。如《氓》,就被说成是: “此淫妇为人所弃,而自叙其事以道其悔恨之意也。夫既与之谋而不遂往,又责所无以难其事,再为之约以坚其志,此其计亦狡矣。以御蚩蚩之氓,宜其有余,而不免于见弃。” (朱熹《诗集传》)这里“戒淫”之说的荒谬已不值哂,但撇开这一点,它又确实道出了这出婚恋悲剧的主要特点。此即: 这桩婚姻原系半自由的结合——虽有媒聘实出自愿; 而婚姻的毁弃,既不因家长意志 (如《焦仲卿妻》) ,又不因第三者涉足 (如《白头吟》) ,而在于男子本身的负心忘本,始乱终弃。抓住这一特点,是解会《氓》诗的关键。 
        “氓之蚩蚩,抱布贸丝”,可见双方早就认识,否则“贸丝”不会端端找上门来。“非来贸丝,来即我谋”,原来抱布贸丝是掩人耳目,或即私行聘礼也未可知。不遣媒氏而自来,不与父母谋而谋于“我”,即是私订终身。(时髦的说法是自由恋爱。)那男子来议婚时,给人印象不坏,不但主动迫切,而且笑容可掬。不过,这笑容很快就收起来,变作“怒”容(见之“将子无怒”句) ——在对方不同意草率成事的时候。其实,无论出于自然本能和社会地位的差异,都使得女性在婚恋问题上较男子更“策略”,但不一定是故狡其计。要求明媒正娶,是为使将来的婚姻更有保障。在“子无良媒”的情况下,讲一讲先决条件,决非有意“愆期”。为了不致使对方误会和过于失望,“我”竟背着家人 (诗未显言,可以意会) “送子涉淇”,不辞路远,直到顿丘。并温存劝慰,“将子无怒,秋以为期”。纵有铁石心肠,想必也会涣然冰释了。 
        在议婚过程中,“我”的举止虽有分寸,态度虽然克制,但内心远不平静。“氓”带走了少女的心: “乘彼垝垣,以望复关。不见复关,泣涕涟涟。”而当“氓”再一次出现面前,“我”不禁喜形于色了: “既见复关,载笑载言。” “氓” 已遵嘱遣媒,不言而喻矣。古代婚姻非但依托媒氏,还真得看看命运。一番占卜吉凶之后,幸而命不相剋。于是“以尔车来,以我贿迁。”妆奁过去,意味人也过门了。较之前章称呼“氓”为“子”的客气,如今是径呼作“尔”,口气上更亲暱了。 
        由此可以看到,在《诗经》时代,旧式婚姻嫁娶的手续,即从媒妁之言、占卜算命到嫁妆聘礼,大体已具。以上均属女子的回想,回想如梦似幻消逝了的美好的往日。男女不平等的时代,造就着不幸的女子,薄倖的男人。诗中“我”触及后来婚变,就特别痛心,用了一种过来人的口吻作出了沉痛的自省,又象是告诚普天下怀春的少女: “于嗟鸠兮,无食桑葚; 于嗟女兮,无与士耽。士之耽兮,犹可说也; 女之耽兮,不可说也。”传说斑鸠多吃桑葚则醉,后果不堪,故桑葚虽甜,亦不可食之过量。这是运用在诗中间的起兴(兼有比义),与通常以兴法起结比,较为罕见。“说”即 “脱”,可有两解。一是开脱,即 “男多借口,女难饰非,恶名之被,苛恕不齐”; 二是摆脱,即明人戏曲所谓 “男子痴,一时迷; 女子痴,没药医。” (参钱钟书 《管锥编》 ) 这种将天下男女一网打尽的说法显然有些过情,然作为诗句,有时非过情不可,以诗缘情之故也。 
        诗中叙及婚变的具体事实,赋兼兴比。“桑之未落,其叶沃若”,婚后最初的日子过得还融洽。“桑之落矣,其黄而陨”,时过境迁,色衰爱减 (从兴义会出) 。当初是共患难的贫贱夫妻,“自我徂尔,三岁食贫”、“三岁为妇,靡室劳矣、夙兴夜寐,靡有朝矣”,然而当日子渐渐好起来时 (“言既遂矣”) ,“氓”却变心变脸,“至于暴矣”。陈启 源云:“意氓本窭人 (穷汉) ,乃此妇车贿之迁,及夙兴夜寐之勤劳,三岁之后,渐至丰裕。及老而弃之,故怨之深矣。” (据《诗经直解》引)盖民间固有此负心忘本的汉子,使人联想到武则天朝某公主所谓 “田家佬多收三五斗便思易妻”,知陈说不诬。诗中 “我”在回想被弃还家时,特别提到 “淇水汤汤”,与前文“送子涉淇”一节相照应,当初是 “我”送他,两人一同涉淇,多少柔情蜜期; 而今他弃 “我”,独自一人涉淇,又多少凄凉绝望。特别是想到自己并无过失 (“女也不爽”) ,错在认错了人,“士贰其行”、“二三其德”。如今她满腹苦水往哪倒呢?“渐车帷裳”的仅是汤汤的淇水么?悔恨的泪水当更多呀! 
        及此被弃还家,又遭遇到何等的委屈。其中最难堪的是兄弟的不理解,不谅解。“兄弟不知,咥其笑矣。”看似不近情,实则有其社会的个人的原因。因为这一婚事当初是瞒着家人先自谈定的,“盖以私许始,以被弃终,初不自重,卒被人轻,旁观其事,诚足齿冷,与焦仲卿妻之遭遇姑恶,反躬无咎者不同。” (《管锥编》 ) 所以兄弟咥笑也有他的由头,“静言思之,躬自悼矣”,又不仅是顾影自怜,分明还有冷静反思之意。另有一种理解,认为“咥其笑矣”的主语不单是兄弟,实包含着女主人公当着兄弟面的强颜欢笑;就象唐传奇《莺莺传》中被弃的莺莺的处境,她自道是,“喧哗之下,或勉为笑语; 闲宵自处,无不泪零” 。而“闲宵自处,无不泪零” 正是“静言思之,躬自悼矣” 的转语。 
        反躬自省,遂及其初。此时复提当初情事,几恼不可遏。回想抱布贸丝来即我谋的当时,“氓”不知有多少甜言蜜语,其中必有“白头偕老”的话头。故诗云“及尔偕老,老使我怨”,盖 “氓” 已食言自肥,致此婚变。“淇则有岸,隰则有泮”,而 “我” 之怨,无边际矣。这里就与本事相关的本地风光作对比,有信手拈来,比兴无端之妙。提及 “总角之宴,言笑晏晏”,言下之意是: 可惜那时 “我”缺乏经验和预见,就轻信了那些旦旦“信誓”。因而此刻终于下决心在感情上与 “氓”一刀两断了。 
        在夫权社会的周时,“妇有七去” (《大戴礼·本命》) ,男子有压迫女性的特权。恩格斯一针见血地指出: “历史上出现的最初的阶级对立,是同个体婚制下的夫妻间的对抗的发展同时发生的,而最初的阶级压迫是同男性对女性的奴役同时发生的。” (《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 《氓》这首诗的典型意义就在于它形象地揭示了阶级社会的这一历史本质,从而具有认识价值。 
        这首以民间男女婚变为题材的故事诗,可作一篇诗体小说读。它以顺叙为主而间以穿插倒叙 (如末章) ,行文颇不单调。注意前后映带 (如前有 “氓之蚩蚩”,后就有 “总角之宴,言笑晏晏”; 前有 “送子涉淇,至于顿丘”,后就有 “淇水汤汤,渐车帷裳”) ,妙有波澜 (钱钟书云,“子无良媒”而 “愆期”,“不见复关”而 “泣涕”,皆具无往不复,无垂不缩之致,而读之只觉是人事之应有曲折) 。叙事中杂以抒情,尤为动人。善于剪裁详略,而情事无遗 (详于婚变前后情事,而略于婚变之原委始末) ,此外还成功运用了比兴手法。全诗塑造了两个人物,“我”与“氓”,虽有直接间接的不同,然皆形象鲜明,性格突出。“我”之勤劳善良,柔中有刚;“氓”之反复无常,虚伪薄倖,都给读者以难以磨灭的印象。

手机访问 作品人物网

热门推荐
  • 诗经《杕杜》原文、翻译及赏析

    有杕之杜,孤零零的赤棠, 有睆其实。枝头结满滚圆的果实。 王事靡盬,王事没有止息, 继嗣我日。要延续我孤独的时日。

    2021-07-11

  • 诗经《大叔于田》原文、翻译和注释

    歌赞大叔打猎,驰马射箭,控纵自如。 叔于田,阿叔去打猎, 乘乘马。(一) 四匹马儿拉车排成列。 执辔如组,(二) 握着缰绳如丝组

    2021-07-15

  • 诗经《谷风》原文、翻译及赏析

    习习谷风,谷口呼呼刮大风, 维风及雨。大风夹带阵阵雨。 将恐将惧,当年担惊受怕时, 维予与女。唯我帮你分忧虑。 将

    2021-07-09

  • 诗经《有女同车》原文、翻译及鉴赏

    有女同车, 与我同车的那姑娘, 颜如舜华。① 木槿花一样的漂亮。 将翱将翔, 步履轻盈, 佩玉琼琚。 佩玉闪光。 彼美孟

    2021-07-21

  • 诗经《干旄》原文、翻译及赏析

    孑孑干旄,高扬旗帜垂牦尾, 在浚之郊。驾车郊外行如飞。 素丝纰之,白色丝线镶旗边, 良马四之。好马四匹后相随。 彼

    2021-07-12

  • 诗经《桑扈》原文、翻译和注释

    诗颂某诸侯的德行,屏障万国,并为各国诸侯榜样,自己也受福无疆。 交交桑扈,(一) 飞来飞去的白��鸟, 有莺其羽。(二) 多漂

    2021-07-16

  • 诗经《羔裘》原文、翻译和注释

    赞美正直的官吏。 羔裘如濡,(一) 羔羊的皮裘多润泽, 洵直且侯。(二) 他是纯良又正直。 彼其之子,他那个人呀, 舍命不渝。

    2021-07-15

  • 诗经《芄兰》原文、翻译及鉴赏

    芄兰之支,① 芄兰枝上荚儿尖, 童子佩觿。② 童子佩觿学大人。 虽则佩觿, 虽说挂着象骨觿, 能不我知。③ 难道与我不

    2021-07-21

  • 诗经《頍弁》原文、翻译及赏析

    有頍者弁,鹿皮礼帽真漂亮, 实维伊何?为何将它戴头顶? 尔酒既旨,你的酒浆都甘醇, 尔殽既嘉。你的肴馔是珍品。 岂伊异

    2021-07-09

  • 诗经《无衣》原文、翻译及赏析

    岂曰无衣?难道说我没衣服穿? 七兮。我的衣服有七件。 不如子之衣,但都不如你亲手做的, 安且吉兮。既舒适又美观。 岂曰

    2021-07-12

  • 诗经《生民》原文、翻译及赏析

    厥初生民,当初先民生下来, 时维姜嫄。是因姜嫄能产子。 生民如何?如何生下先民来? 克禋克祀,祷告神灵祭天帝, 以弗无

    2021-07-10

  • 诗经《巷伯》原文、翻译和注释

    诗是寺人孟子所作。他控诉遭人谗毁,也诅咒谗者,并要把他扔出去。 萋兮斐兮,(一) 条条花呀道道纹, 成是贝锦。(二) 贝纹锦儿

    2021-07-17

作品人物网郑重声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旨在传播更多的信息,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QQ:727008645。
网站地图 红楼梦 三国演义
投稿邮箱727008645@qq.com
作品人物网vrrw.net 版权所有 2016-2020 ICP证:鄂ICP备1702792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