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经《鸱鸮》原文、翻译及鉴赏

【导语】:

鸱鸮鸱鸮!① 猫头鹰啊猫头鹰! 既取我子, 你已抓走我娃娃, 无毁我室。 不要再毁我的家。 恩斯勤斯,② 日夜操劳费尽心, 鬻子之闵斯!③ 为养孩子累又乏! 迨天之未阴雨,④ 趁着天晴

       鸱鸮鸱鸮!①    猫头鹰啊猫头鹰! 
        既取我子,     你已抓走我娃娃, 
        无毁我室。     不要再毁我的家。 
        恩斯勤斯,②    日夜操劳费尽心, 
        鬻子之闵斯!③   为养孩子累又乏! 
         
        迨天之未阴雨,④  趁着天晴没阴雨, 
        彻彼桑土,⑤    取些桑杜枝和皮, 
        绸缪牖户。⑥    修补窗子和门户。 
        今女下民,⑦    现在你们下面人, 
        或敢侮予!     有谁还敢来欺侮! 
         
        予手拮据,⑧    我手发麻太疲劳, 
        予所捋荼,⑨    我采芦花来垫巢, 
        予所蓄租,⑩    我还贮存干茅草, 
        予口卒瘏,(11)   我的嘴巴累痛了, 
        曰予未有室家!(12) 窝还不曾修理好! 
         
        予羽谯谯,(13)   我的羽毛已枯焦, 
        予尾翛翛。(14)   我的尾巴象干草。 
        予室翘翘,(15)   我的窝儿险又高, 
        风雨所漂摇,    风吹雨打㨪又摇, 
        予维音哓哓!(16)  吓得我啊吱吱叫!


        

(据程俊英译文有改动)

诗经《鸱鸮》原文、翻译及鉴赏
         
        【注】 ①鸱鸬 (chi xiao) : 猫头鹰,一种猛禽。我国民间传统的看 法以为它是凶恶、不吉祥的鸟。②恩: 殷。恩勤: 殷勤。斯:语助词。③鬻 (yu) : 通 “育”,养育。闵(min): 病。④迨 (da) : 及,趁着。⑤彻: 取,在此为裂取、剥啄之意。土: “杜”的借字。桑土:桑树、杜树,这里指鸟儿用嘴啄来筑巢用的桑、杜的树皮枝干。⑥绸缪 (mou): 缠缚,此指鸟编织、垒砌 (鸟巢) 。牖(you)户: 窗和门。⑦女: 汝,你们。下民:树下所居的人。⑧拮据: 手爪过累而拘挛不灵便。⑨捋: 手从上往下勒取。荼(tu): 茅草的花。⑩蓄: 积聚。租:“蒩”的借字,茅草。(11)卒: 同悴。卒瘏(tu):口因太累而致病痛。此句与首句相排比,似应在二、三句之前,疑有错简。(12)曰: 同聿,语助词。家: 古音读gu。(13)谯谯 (qiao): 形容羽毛稀少枯干。(14)翛翛(xiao):形容羽毛枯焦而无光泽。(15)翘翘:形容其窝高而危险。(16)哓哓(xiao):因恐惧发出的哀鸣。 
         
        这首特殊形式的抒情诗,表现手法独特新颖,具有强烈深沉的情感和浓郁的悲剧意味,千百年来不知扣动了多少人的心扉。 
        诗中的抒情主人是一只痛失爱子的鸟儿,是一个在敌人 (鸱鸮)、破坏者(下民)和自然界的凄风苦雨包围夹攻下满心惊惶的弱者,是一个为了生存、为了延续后代在悲痛中撑持着、拼命劳作,身心交瘁的小生命。她悲愤地向凶恶的敌人——民间传统观念中的恶鸟猫头鹰求告: “你既已夺走我的孩子,就不要再毁我的家了! ”面对空了的鸟巢,她回想孕育之艰辛,哀泣自己“恩斯勤斯,鬻子之闵斯! ”屋漏偏遇顶头风,天又要阴沉下来,她趁风雨还没来,一趟趟飞去寻找、剥啄筑巢的桑枝杜叶,树皮草根,衔回来把窝捆扎结实,铺暖和。那些树下居住的人类,常常投石、捣窝,带来意想不到的灾难。所以她警惕着、注视着,看会不会有谁来欺侮?又担心又焦急,她捋下芦花,贮存干茅草,不停地采集搬运,直累得手爪发僵活动不灵,嘴巴磨痛,可是,用尽了全力窝还是没有修好! 这不幸的鸟儿被痛苦辛劳折磨得羽毛凌乱无光,枯焦衰败,尾巴乱如干草。疾风骤雨扑打来了, 又高又险的鸟窝摇㨪动荡, 她被吓得惊叫悲鸣, 发出“晓晓”的声音。 
        这是怎样一个忧心如焚、恐惧万端而又顽强拼搏的生灵啊!这是一种多么令人心酸、同情的命运啊!当人们为之动容,与之共鸣时,听到的已不再是一曲鸟儿的悲歌,而是人类在存殁冻馁、苦难忧患面前,从内心深处发出的饱含痛楚悲伤的歌。 
        生民之初,痛苦忧患就象影子一样,与人类相厮守。可以说没有痛苦忧,患就不成其为人类,就没有人生。只不过在人类的自我感觉还不够敏锐、自我意识还十分朦胧时,这种痛苦忧患不为文学所表现罢了。一样是“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一样是鸟兽及虫鱼,相灭又相生,对远古人类来说真可谓“干卿底事?”——一点不关痛痒。那时的人类正热心于神话和史诗。神话的中心不是个别人物生活中的事件,而是集体的命运;而英雄史诗突出的则是集体中的英雄,也不涉及个人命运。可是,在风诗产生的年代,有这样一只鸟儿,她的子女被抢走了,她拼命筑巢,她在风雨飘摇中悲鸣。幽地之人耳闻目睹了这一切,他们关注这鸟儿,把这自然界中小小的飞禽“人化”,用人类家破人亡、面临天灾人祸时所感受到的惊恐,忧虑、悲伤、绝望等情绪,去体会鸟儿的鸣叫,于是这“音乐的耳朵”听出了鸟儿是在长歌当哭,这才“翻译”出这样一首浸透血泪的诗歌来。对诗中这只鸟儿命运的透彻观察和深切关注,正是人类对自身命运的观照,是人类心底忧患意识的延伸。 
        “人类只是一棵芦苇,原是世间最脆弱的东西”。在洪水猛兽、酷暑严寒、生老病死面前,特别是在阶级社会里敌对阶级间的仇恨、残杀中,在一切有形无形的灾祸面前,人似乎太弱小了。“用不着全宇宙武装起来把人类轧碎; 一股气流,一滴流水,足以灭亡他。然而,即使宇宙轧碎他,他也比灭亡他的宇宙更高贵:因为他知道自己的死亡,知道宇宙的优势,而宇宙却什么也不知道。”(巴斯卡《思想录》第一卷264条)人类这棵“有思想的芦苇”,可以感知痛苦,可以回味咀嚼痛苦,而痛苦灾难带给人们的忧患意识,也正是人类的生机与希望所在。因为痛苦的烈焰熔炼着人类,使他们在这亘古就燃的、永不会熄灭的毒火中涅槃升华——为摆脱这痛苦去作不屈的努力,去实现进一步的追求。《豳风·鸱鸮》中的这只鸟儿,正是这样一棵“有思想的芦苇”——一个有丰富深挚情感、不甘欺凌顽强地活下去的人。 
        古老的豳人用自己敏感的心、高超的文学技巧,为我们塑造了这样一个有血有肉、忧心殷殷的形象。这是一只鸟,因为生活环境、一举一动、外貌声音都是鸟类逼真的描摹写真;但这更是一个人,一个忧思深远、会说话、会劳作的人。高妙的拟人手法使人与鸟浑然一体,形为鸟而神为人,新奇可喜。在具体细节上,写这鸟的说话是如泣如诉,第一章末二句的三个语助词“斯”字直可令人听到哀极而恸哭的抽泣之声。三、四章也较多排比句,整齐而有变化,酷似反复哭诉的口气神情。第四章一、二、四、五句末的迭字“谯谯”、“翛翛”、“翘翘”、“哓哓”,第三句末的迭韵连绵词“飘摇”的使用,收到了声形兼备的效果,从视觉听觉上同时传达出鸟儿的惊惧、劳瘁。同时几乎各章都在末句用一个五言或六言的句子来感慨悲叹,在内容与音乐两方面,都与前三句形成对比,造成变化,参差错杂,美不可言! 
        不少研究著作称本诗为 “禽言诗”,其实,“在中国古代文学作品里,‘禽言’跟 ‘鸟言’ 有点分别。”想象鸟儿叫声是在说我们人类的方言土语,模仿着叫声给鸟儿起一个有意义的名字,如“布谷”、“思归乐”、“婆饼焦”,再从这个名字上引申生发,来抒写感情,就是“禽言”诗。名以“禽言”,依据的是宋之问《谒禹庙》中一句诗:“禽言常自呼。”可是本诗不是想象鸟儿叫声在说人话,而是在说它们鸟类的 “话”,经诗人 “翻译”而成。(说本钱钟书《宋诗选注》 《禽言》注一)所以,应当说本诗是中国最早的一首鸟言诗。 
        如果凡有寓意的作品都可称为“寓言”的话,这首寄寓颇深的诗也不妨姑妄称之。但如果说寓言是为了进行劝诫讽刺、以形象故事来表现深奥抽象的事理的文体,那么本诗显然不是寓言诗,而是一首以表现情绪体验为专长手段的抒情诗。 
        据《尚书·全滕》记载: “武王既丧,管叔及其群弟乃流言于国曰:‘公 (周公) 将不利于孺子 (指成王) 。’ 周公乃告二公 (召公奭、太公望) 曰:‘我之弗辟 (避) ,无以告我先王。’ 周公居东二年,则罪人斯得。于后,公乃为诗以贻王,名之日《鸱鸮》。”所以流传的说法一般都以为此诗乃周公所作,且周公自比于大鸟,“鸱鸱”比殷武庚,“既取我子”的“子”比管叔、蔡叔,“鬻子”比成王,“宝家”比周围。从这一思路理解下去,遂有关于本诗“其词艰苦深奥,不知当时成王如何便即理会得”(《朱子语类》) 之类的议论。可是,就连说这话的老先生也疑心“诗词多是出于当时乡谈,杂而为之。如鸱鸮、拮据、捋茶之语,皆此类也。”魏源认为此诗应为“邠 (即豳) 国旧风”。我们认为: 这显然是一首民歌体的作品,和其他这类作品一样“出于乡谈,杂而为之”,是周人居豳时所作。近人已考证出《尚书·全滕》是伪作,周公作 《鸱鸮》一说自然靠不住。但如果说周公救乱居东之初,征引本诗,所谓述而不作,或创造性地征引 (述而加工),那么,他可谓深得诗心,用这首诗来表达他痛定思痛、居安思危的感慨,暗喻现实、藉明心迹,是再恰当不过的了。

手机访问 作品人物网

热门推荐
  • 诗经《草虫》原文、翻译和注释

    女子思念情人在发愁,相见时是那么欢乐。 喓喓草虫,(一) 聒聒唦唦地叫, 趯趯阜螽。(二) 蚱蜢蹦蹦地跳。 未见君子,没有看见

    2021-07-14

  • 诗经《无衣》原文、翻译及赏析

    岂曰无衣?谁说我们没衣穿? 与子同袍。与你同穿那长袍。 王于兴师,君王发兵去交战, 修我戈矛,修整我那戈与矛, 与子同

    2021-07-12

  • 诗经《鸿雁》原文、翻译和注释

    服役人悲叹自己的辛劳,虽然筑起高墙,但自己是无处安身。 鸿雁于飞,(一) 雁儿飞呀飞, 肃肃其羽。两翅嗖嗖响。 之子于征,那

    2021-07-18

  • 诗经《载驱》原文、翻译和注释

    讽刺文姜的淫荡,招摇过市,恬不知耻。 载驱薄薄,(一) 车儿走得拍拍响, 簟茀朱鞹。(二) 花席的车门红皮帐。 鲁道有荡,齐鲁大

    2021-07-19

  • 诗经《衡门》原文、翻译和注释

    写人的安贫寡欲。 衡门之下,(一) 横个木儿算个门, 可以栖迟。(二) 横木门下好安身。 泌之洋洋,(三) 泉水呀,宽又宽, 可以乐饥

    2021-07-19

  • 诗经《甫田》原文、翻译及赏析

    倬彼甫田,那片田地多么宽广, 岁取十千。每年能收千万担粮。 我取其陈,我拿出其中的陈谷, 食我农人。来把我的农夫供

    2021-07-10

  • 诗经《羔裘》原文、翻译及鉴赏

    羔裘如濡① 羔羊的皮裘多润泽, 洵直且侯。② 他是纯良又正直。 彼其之子, 他那个人呀, 舍命不渝。③ 生死关头不变节

    2021-07-21

  • 诗经《褰裳》原文、翻译和注释

    女子对情人的戏谑,认为他该快来,否则别人就来追求她了。 子惠思我,(一) 你多情地想念我, 褰裳涉溱。(二) 该提起衣裳涉水过

    2021-07-15

  • 诗经《麟之趾》原文、翻译及鉴赏

    麟之趾, 麟的蹄趾, 振振公子, 振兴你的子嗣, 于嗟麟兮! 哎嗨麟哟! 麟之定,① 麟的额顶, 振振公姓, 振兴你的同姓

    2021-07-20

  • 诗经《采蘋》原文、翻译及鉴赏

    于以采蘋 ?① 哪儿采蘋菜? 南涧之滨。 南山溪水边。 于以采藻?② 哪儿采水藻? 于彼行潦。③ 沟水、积水间 于以盛之?

    2021-07-20

  • 诗经《桃夭》原文、翻译及鉴赏

    桃之夭夭,① 桃树枝儿多矫健, 灼灼其华。② 艳丽的花儿明照眼。 之子于归,③ 姑娘出嫁在今天, 宜其室家。④ 夫妇和

    2021-07-20

  • 诗经《赉》原文、翻译及赏析

    文王既勤止,文王勤勉一生, 我应受之。我一定将他的德业继承。 敷时绎思,诸侯们要牢记, 我徂维求定。我前往只求天下

    2021-07-09

作品人物网郑重声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旨在传播更多的信息,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QQ:727008645。
网站地图 红楼梦 三国演义
投稿邮箱727008645@qq.com
作品人物网vrrw.net 版权所有 2016-2020 ICP证:鄂ICP备1702792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