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经《斯干》原文、翻译及鉴赏

【导语】:

秩秩斯干,① 流水潺潺小溪涧, 幽幽南山。② 林木幽幽终南山。 如竹苞矣,③ 绿竹苍翠好形胜, 如松茂矣。 青松茂密满山峦。 兄及弟矣, 兄弟同住多和睦, 式相好矣,④ 相亲相爱心相关

       秩秩斯干,①    流水潺潺小溪涧, 
        幽幽南山。②    林木幽幽终南山。 
        如竹苞矣,③    绿竹苍翠好形胜, 
        如松茂矣。     青松茂密满山峦。 
        兄及弟矣,     兄弟同住多和睦, 
        式相好矣,④    相亲相爱心相关, 
        无相犹矣。⑤    胸怀显露不欺瞒。 
         
        似续妣祖,⑥    继承先祖的遗愿, 
        筑室百堵,⑦    盖起宫室千百间, 
        西南其户。⑧    东西南北开门户。 
        爰居爰处,⑨    这里居来这里住, 
        爰笑爰语。     说说笑笑乐相处。 
         
        约之阁阁,⑩    绳绑木板紧密密, 
        椓之橐橐。(11)   用力夯土通通响。 
        风雨攸除,     从此不怕风和雨, 
        鸟鼠攸去,     麻雀老鼠都赶光, 
        君子攸芋。(12)   君子居住多舒畅。 
         
        如跂斯翼,(13)   象人立那么端正, 
        如矢斯棘,(14)   象箭杆那样笔直, 
        如鸟斯革,(15)   宏壮象大鸟举翅, 
        如翚斯飞。(16)   彩檐象雉鸡飞升。 
        君子攸跻。(17)   君子登堂心欢喜。 
         
        殖殖其庭,(18)   庭院宽阔平而正, 
        有觉其楹。(19)   屋柱笔直高又挺。 
        哙哙其正,(20)   亮处光线多明亮, 
        哕哕其冥。(21)   屋角深处也宽明。 
        君子攸宁。(22)   君子居室心安定。 
         
        下莞上簟,(23)   下铺莞席上竹簟, 
        乃安斯寝。     高枕无忧没烦恼。 
        乃寝乃兴,(24)   睡得早来起得早, 
        乃占我梦。(25)   占卜梦境好不好。 
        吉梦维何?(26)   好梦梦见啥东西? 
        维熊维罴,(27)   是熊是罴显吉兆, 
        维虺维蛇。(28)   有虺有蛇好运道。 
         
        大人占之:(29)   太卜占梦细细讲: 
        “维熊维罴,    “梦见熊罴有名堂, 
        男子之祥;     预兆生男有吉祥; 
        维虺维蛇,     梦见长蛇梦见虺, 
        女子之祥。”    那是象征生姑娘。 
         
        乃生男子,     如若生个男孩子, 
        载寝之床,(30)   给他睡张小眠床, 
        载衣之裳,(31)   给他穿衣又穿裳。 
        载弄之璋。(32)   孩子抓弄白玉璋。 
        其泣喤喤,(33)   他的哭声真洪亮, 
        朱芾斯皇,(34)   朱红祭服真辉煌, 
        室家君王。(35)   不是国君便是王。 
         
        乃生女子,     如若生个小姑娘, 
        载寝之地,     给她铺席睡地板, 
        载衣之裼,(36)   一条小被包身上, 
        载弄之瓦。(37)   纺线瓦锤她要玩。 
        无非无仪,(38)   无偏无邪多柔顺。 
        唯酒食是议,(39)  料理农务烧烧饭, 
        无父母诒罹。(40)  不给父母添麻烦。


        

(据余冠英、程俊英译有改动)

诗经《斯干》原文、翻译及鉴赏
         
        【注】 ①秩秩: 水流貌。斯: 是。干: 通“涧”。②幽幽: 深远貌。 南山: 终南山,在镐京(今西安西南)之南。③如: 非喻词,犹“有”。(用赵佑《诗细》说) 苞: 与“茂”同义,指草木丛生。④式: 发语词。⑤犹,通“猷”,欺诈。(用马瑞辰说) ⑥似: 通“嗣”,继嗣,绍续。妣(bi): 本称亡母。“妣祖”,等于说先妣、先祖,指远祖。⑦方丈为 “堵”,“百堵”言墙多,以示建筑面积之大。⑧户: 门。此句言四面有门。⑨爰: 于是。⑩约: 捆束。之: 筑墙板。阁阁:《毛传》,“犹历历”,捆扎稳妥貌。(11)椓 (zhuo) : 槌筑、夯土。橐橐 (tuo) : 夯土声。攸,此章三“攸”字,皆为 “所” 义。(12)芋: 通“宇”,居住。(用王引之 《经义闻述》 说) 《鲁诗》 作 “宇”。(13)跂:同“企”,踮脚竦立。斯: 本章三“斯”字皆指示代词。翼:端正貌。(14)棘: 《韩诗》作“朸”, 棱角。(15)革: 通“��” (ji) ,鸟翅。 《韩诗》正作“��”。(16)翚 (hui):雉, 野鸡。(17)跻:登。(18)殖殖: 平正貌。(19)觉: 高大直立。楹: 柱子。(20)哙哙 (kuai) :同 “快快”,形容屋宇轩豁宽明。正: 向明之处。(21)哕哕 (hui) : 犹 “煟煟”,明亮。冥: 幽暗。此指屋之深处。(用《正义》引某氏及《诗集传》说)(22)宁: 安。(23)莞(guan):似蒲,生水中。此指莞草席。簟 (dian) : 竹 (或苇) 席。(24)兴: 起。(25)占: 卜,推断。(26)维:是。(27)罴 (pi) : 似熊而大。(28)虺 (hui) : 蛇类。(29)大人: 或许即指太卜,占梦官。(30)载: 车章 “载”字皆发语词。一说犹 “则”,就。亦通。(31)衣: 穿。裳: 裙。上古男子的下衣。(32)弄: 玩。(33)喤喤:大声。(34)芾 (fu) : 通 “韨”,古时祭服上的蔽膝,形似今之围裙。天子用朱色,诸侯用黄色。皇: 同 “煌”。斯皇: 即 “煌煌”。(35)君: 诸侯; 王: 天子。 (36)裼 (ti) : 褓衣,��婴儿的小被。(37)瓦: 古人纺线用的陶制纺锤。(38)无非,犹 “无违”。仪,通 “俄” ,邪。(用林义光 《诗经通解》说) ,无仪: 犹言 “无邪”。(39)酒食:指饮食等家务事。议,考虑。(40)诒,通 “贻”,给。罹 (li) : 忧。 
         
        这是大型建筑群落成的祝颂歌辞,气氛近似今日庆祝典礼或开业剪彩。卜筑者谁,说者有宣王、武王、成王之异。姚际恒估摸说: “南山自是终南山,在镐京,则谓武王、宣王近是。若谓在洛,则南山无着落……然谓武王者,武王诗不应厕于宣王诸诗中……故不若依《序》谓宣也。”意度之,宣王遭厉王之厄,然诗无衰而复兴之象。又 《斯干》前后诸篇并非宣王时诗,似以武王为当。今人多说是“周王”,虽嫌模糊,却稳妥审慎。 
        诗分九章,四章章七句;五章章五句。首章总述宫室所处之地势,并祝处此兄弟亲睦。“秩秩斯干”言临水;“幽幽南山”言面山。青山秀水,是为可居处。次二句说,这儿有丛集密生的修竹,有苍翠蒨茂的青松,是为宜人处。开首四句“道尽作室佳处,风度绝胜。” (明人孙矿《孙月峰评经》) 这赞美的颂辞是赋笔实写,也是潜意识的祝愿:居于斯的族人将兴旺发展如涧水流之不竭;繁荣强大而如万物丰积的南山;畅盛不衰就象那冬夏常青的松竹。这总起之笔,从形胜整体着眼,具有宏观的完美感。“兄弟”三句,祝家族和乐,永相敦睦。“无相犹矣”,即“尔无我虞,我无尔诈”之意,是“式相好矣”的变换说法。此章写地理人情而不及屋,实则是居此胜地,必得人和,而托出卜筑“考 (成) 室”之意,为全诗总冒。五“矣”字,胪列赞颂语气于句尾,两叠音形容词于句首,烘染出一片颂祝庆贺的氛围。 
        下两章写筑室始终,二章先统言室之所成。“似 (嗣) 续妣祖”,是说承绪先祖,创建新业,筑成此室,当是古人祝颂大典的惯语。“筑室百堵”,以墙多写面积之大,见屋宇之多,也就是“覆压三百余里”一类的说法。“百”非实指。“西南其户”,前人所指不一,或许指“四面其户”,不言“东北”者,文之省也。唐人“千门万户次第开” 与此相类。此句上接“百堵”,下接“居处”。“居”、“处”;“笑”、“语”、分属两句,反复见意。四“爰”字频频重复,古朴稚拙,饶有意趣,肆意渲染居室佳美,与《大雅·公刘》 “于时处处,于时庐旅。于时言言,于时语语。”为同一笔致。 
        三章方言筑室之始,与上章前后倒置,先叙终成,后言初始,当系“考室”祝辞常情。此章结构映前带后,内容写始含终。筑屋工序极多,繁事约取,择其要者言之。古建筑,筑墙为初事,也最为重要。以板夹土筑墙(此法关中民间今日犹存) ,先用绳束板紧密停当,此谓“约之阁阁”。用石锤捣土其声“橐橐”。此二句以少总多,是极简之笔。一和上章“筑室百堵”联系,容易使人想起《大雅·緜》古公宜父率领族人在周原建室筑墙的热烈宏大的劳动场面: “俾立室家。其绳则直,缩板以载。作庙翼翼。捄(盛土) 之陾陾,度(填土) 之薨薨。筑之登登,削屡冯冯。百堵皆兴,鼛鼓弗胜。”这里只写了“缩板以载”,“筑之登登”,然其间盛土、倒土、夯土、削土的声音似乎都容纳在象声词“橐橐”之中,而且筑 墙前的 “爱始爰谋,爰契我龟,曰止曰时,筑室于兹”(《公刘》) ,以及“相彼流泉”,“观其阴阳”都可在 “阁阁”中想见,这是至细处。所谓“以少总多,情貌无遗”,此二句近之。“风雨”二句虚笔荡漾,衬写墙之结实坚密,风雨不能侵,鸟鼠不能穿,末句 “君子所芋 (宇) ”,以居此美室挽结。三 “攸” 字嵌于句中,两叠音词居章之首,笔法与首章同。 
        四章,着意描绘屋宇的壮丽美盛,是此篇最为出色文字,三百首之名章。观察事物,人们首先总是先感受其大,次察其微。“如跂斯翼”当为瞬间直观,把握巨大空间感受的最初印象,那端正、挺耸的具象、严整、肃穆的气象,如巨人企足恭立,似乎观者须踮脚引领方能领略其貌。上古极重礼仪,这自是极美之喻。高大、充实的壮美使人震慑、惊讶,钦仰之后,视觉和意识就自须细细领受这完整美的每一局部,而寻求强作用的魅力之源所在。以下三句顺着观赏者的这一心态层次进行描绘: 那高屋四隅的棱角,象箭杆一样笔直; 那飞檐峻峣如鸟舒展双翘;那五彩十色的檐宇犹如锦鸡腾空欲起。鸟之两喻,一写其势,一写其色。四喻铺排而至,历历如贯珠,可和《硕人》的排喻相媲美。有趣的是,一把活生生的人全以静物为喻。一把无生命的静物,全以动态物象作比 (竦立本属人的一个动作; 箭总和射连在一起) ,各臻其美。建筑是冻结的艺术。不动为实,动为虚。我国古建筑屋宇檐角总是追求轩举飞动美,在静止中求动,凝结中求空。以动态喻体刻划建筑,犹如以“美目盼兮,巧笑倩兮”写人的风韵流动,而体现了建筑的“势”和“神”。这四“如”句描绘的只是一座宫室,其“百堵”之建筑群体,逶迤成片,则可想见。气势恢宏肃穆,笔致细腻,开后世京殿赋的先河。从雄壮轩翥具象看,是为堂屋,言望其外之观感,所以用“君子所跻”收束。言方升堂,则省去堂内笔墨,下章则径写“入室” 。孙矿云: “上章述筑构之坚好,此章说形势之壮丽,下章写气象之深邃,宫室之美尽矣。简而浓,华而不聘,有境有态。” 
        五章,写庭院平阔,室内轩敞豁亮。庭院本是建筑物的组成部分,愈是宽绰 “殖殖”,愈显得地面建筑高大,故 “殖殖其庭”并非闲笔。上应轩翥之堂,下开深邃之室。入其庭,“有觉其楹”直逼眼帘。楹之觉然高大,室之轩昂气势则约略可见。观者的“移步”是在“换景”中体现。“哙 哙” 二句,是本章精神焕发处,无论是屋内正面,还是深奥角落;是宽敞的正室,还是幽邃的侧室,都是煟然显明,光线充足。这是相反见义,也是处处见义。言室美明可居,故“君子攸宁”,乐处其中。方玉润说:三、四、五章“皆筑墙事,先垣,次堂,次室,层次井然。须玩他炼字有法,垣则曰‘攸芋’,(方氏释 ‘芋’为尊大) ,堂则曰‘攸跻’,室则曰‘攸宁’ ,一一分贴细腻处。”上章只写堂之外观,此章于室着重内貌,正是“互文”章法。 
        以上两章实笔叙写,以下两章由实入虚。“下莞上簟”只言寝物,以概室内设置其余。莞簟分明,应“哕哕”意。“乃安斯寝”之“安”承上章末句“宁”,引出“寝”字,自然成章。“乃占我梦”以下,及第七章章五句,借梦作兆,是空中传响之笔。《诗经通论》说: “堂室之制已备言之,下乃颂祷之词,犹后世作上梁文也。居室之庆莫过于子孙繁衍,故言其生男子、女子; 且必愿其男、女之善,方可承先启后。然男、女之善于何可见,乃借物美之熊、罴、虺蛇比之。然何以见其可比于熊罴、虺、蛇,则又借梦言之。梦何以知,则又借大人占之而知之。于是下始以 ‘乃生男子’ 、‘乃生女子’ 二章结之。如此层层结构,深见作者用意之精妙,正大之言出奇幻,斯为至文。”姚氏之论颇有会心,故不嫌繁引: “又室成而与后妃寝处,方能诞育。今但轻轻言 ‘莞簟安寝’,即接入梦,其与后妃寝处略而不道,而已在隐约之间。起雅去俗,妙笔妙笔! 又居此室者,一家和好安乐,无过兄弟、妻子。首章已言兄弟,此处当言妻子。于兄弟则明言之,于妻子则隐言之,此尤作者之自得,而不望后世之人知之也。”此可谓善于读诗者。无容置喙,只是梦动物生子,或许与原始图腾意识变态遗传有关。至今关中梦蛇生子的遗说犹存。旧说熊罴猛兽,以象男子;虺蛇穴处属阴,以象女子。这两章祝颂新居安乐,可得吉梦。“乃占我梦”至篇末,全是缘波作浪的幻衍祝颂之词。 
        七章的男女之祥,借梦言之,开下两章。八章说居新室可生男子,能当诸侯,能当天子。九章祝所生女子定为贤妻良母。两章延展相对,都是设想拟议之词,也是祝颂者幻中生幻、摇笔即来之语。写男孩“其泣喤喤”,是为大吉。先民认为初生儿哭声宏亮日后必有出息。《生民》即有“后稷呱矣,实覃 (长) 实訏(大) ,厥声载路。”此处的“弄璋”,“弄瓦”,或许是“抓周” (《红楼梦》第一回有宝玉抓周的描述)习俗的始先。《诗经》时代视玉至贵,以喻德行。因而能“弄璋”而又声喤喤然,所以说“室家君王”。“朱芾斯皇”,红色辉皇的佩芾,是当时尊贵君王的形象说法。女孩子 “弄瓦”预示着将来会勤劳持家,“精五饭,幂酒浆,养舅姑 (公婆) ,缝衣裳” (《诗集传》)。以下三句均为 “弄瓦”预言。“无非无仪”,以闺门为修,无有偏邪。操劳内务,主办中馈,是女子的天职。只要不给父母带来忧虑,就犹如男子而有建树那样值得称道。全诗在一片室家美好,子孙繁衍祝颂的吉庆声中戛然终止。《诗经原始》说这两章 “生男育女,两大段对写作收,与篇首聚族承先,遥遥相应。” 
        这首 “考室”祝颂诗,把室成的现在,过去的卜筑,将来的希望巨细不遗的铺写,本是 “雅”诗的风神,庆典的需要。因是落成大典,故详室之壮美,而略 卜筑之始; 因是喜庆性质,所以于 “未来”不惜笔墨,而幻衍出后半四章。室为人之所居,故章章人、室并现,首章与末之七、八、九章,写人而室美自见。二、三章人、室双双夹写。四、五章为“考室”中心,故铺写室,居者映带轻轻一点。因为祝室成,即祝室之所居者,居室之庆,又莫过于子孙之繁衍,故以此颂祷之语以终之。就其内容,于今日看无甚重大,当初则极为庄重,所以全诗热烈而严正,犹如所颂之室华彩而轩翔。这虽然有“财富被当作最高福利而受到赞美和崇敬” (恩格斯语)之嫌,且事属宣王或周王的范畴,但平心论之,周王是周民族的代表人物,美室为族人所建,因而读这首诗“仿佛被一种强大的力量运载超度。在这一瞬间,我们不再是个人,而是整个族类……的声音一齐在我们心中回响。个体的人不可能充分发挥他的力量,除非他从我们称之为理想的集体表象中得到援助”。(荣格《心理学与文学》121页) 这首诗可看作周民族史诗之一页,也有值得后人骄傲的地方,而能在精神上得到一种绵远历史的 “援助”。

手机访问 作品人物网

热门推荐
  • 诗经《伐柯》原文、翻译及赏析

    伐柯如何?砍取斧柄怎么做? 匪斧不克。没有斧头做不好。 取妻如何,妻子怎样娶进门? 匪媒不得。没有媒人办不到。 伐柯伐

    2021-07-13

  • 诗经《小星》原文、翻译及赏析

    嘒彼小星,小小星辰光朦胧, 三五在东。三个五个闪天东。 肃肃宵征,天还未亮就出征, 夙夜在公。从早到晚都为公。 寔

    2021-07-12

  • 诗经《赉》原文及赏析

    文王既勤止①! 文王已经辛劳了! 我应受之②。我应当继承他。 敷时绎思③。颁布这政令连续不断呀。 我徂维求定④,我去伐

    2021-08-17

  • 诗经《园有桃》原文及赏析

    园有桃,园里有株桃, 其实之殽。采食桃子也能饱。 心之忧矣,穷愁潦倒心忧伤, 我歌且谣①。聊除烦闷唱歌谣。 不知我者,不了

    2021-08-13

  • 诗经《黄鸟》原文、翻译及鉴赏

    黄鸟黄鸟!① 黄雀啊黄雀, 无集于榖!② 我的楮树你别上! 无啄我粟! 我的小米你休想! 此邦之人, 这儿的人啊, 不我

    2021-07-23

  • 诗经《东山》原文及赏析

    我徂东山①,打我远征到东山, 慆慆不归②。一别家乡好几年。 我来自东,今儿打从东方来, 零雨其濛。毛毛雨儿尽缠绵。 我东

    2021-08-15

  • 诗经《韩奕》原文、翻译和注释

    诗前三章写韩侯入朝、受赐、饯返情况,四、五章写韩侯亲迎、蹶父择婿,末章写韩侯筑城,镇守北方。诗风雄奇而又艳丽。 奕

    2021-07-16

  • 诗经《雝》原文、翻译及鉴赏

    有来雝雝,① 来时候,和悦恬静, 至止肃肃。② 到这里,肃穆恭敬。 相维辟公,③ 诸侯群公都来助祭, 天子穆穆。④ 天

    2021-07-25

  • 诗经《角弓》原文、翻译和注释

    讽人不可疏远兄弟而亲近谗人,更不要贪图禄位,不顾后果。 騂騂角弓,(一) 角弓张得多调和, 翩其反矣。一放松它就向外啦。

    2021-07-16

  • 诗经《信南山》原文及赏析

    信彼南山,绵延不断终南山, 维禹甸之①。大禹治过旧封疆。 畇畇原隰,原野平坦又整齐, 曾孙田之②。曾孙在此种食粮。 我疆

    2021-08-16

  • 诗经《绵蛮》原文、翻译和注释

    微贱者思有以自托,但是谁又来提携他呢? 绵蛮黄鸟,(一) 咭咭呱呱小黄鸟, 止于丘阿。(二) 歇在那边的山窝。 道之云远,道儿远

    2021-07-16

  • 诗经《陟彼》原文、翻译及鉴赏

    陟彼岵兮,① 登上青山岗, 瞻望父兮。 远远把爹望。 父曰: 嗟! 好象听见爹嘱咐: 予子行役, 孩子啊, 夙夜无已。 早晚不

    2021-07-21

作品人物网郑重声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旨在传播更多的信息,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有不合适的地方,请联系本站删除。
网站地图 红楼梦 三国演义
为你解读好作品
作品人物网vrrw.net 2016-2022 ICP证:鄂ICP备1702792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