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经《文王》原文、翻译及鉴赏

【导语】:

文王在上, 文王神灵在天上, 於昭于天!① 在天上啊放光芒。 周虽旧邦,② 歧周虽是旧邦国, 其命维新。③ 接受天命新气象。 有周不显,④ 周朝前途无限量, 帝命不时。⑤ 上帝意志光万

       文王在上,    文王神灵在天上, 
        於昭于天!①   在天上啊放光芒。 
        周虽旧邦,②   歧周虽是旧邦国, 
        其命维新。③   接受天命新气象。 
        有周不显,④   周朝前途无限量, 
        帝命不时。⑤   上帝意志光万丈。 
        文王陟降,    文王神灵升又降, 
        在帝左右。    常在上帝的身旁。 
         
        亹亹文王,⑥   勤勤恳恳周文王, 
        令闻不已。    美好声誉传四方。 
        陈锡哉周,⑦   上帝赐他兴周国, 
        侯文王孙子。⑧  文王子孙常兴旺。 
        文王孙子,    文王子孙都蕃衍, 
        本支百世。⑨   大宗小宗百世昌。 
        凡周之士,⑩   天子臣仆周朝官, 
        不显亦世。(11)  世代显贵沾荣光。 
         
        世之不显,    世代显贵沾荣光, 
        厥犹翼翼。(12)  谋事谨慎又周详。 
        思皇多士,(13)  贤士众多皆俊杰, 
        生此王国。    此生有幸在周邦。 
        王国克生,(14)  周邦能出众贤士, 
        维周之桢;(15)  都是国家好栋梁。 
        济济多士,    济济一堂人才多, 
        文王以宁。    文王安宁国富强。 
         
        穆穆文王,    端庄恭敬周文王, 
        於缉熙敬止!(16) 谨慎光明又善良。 
        假哉天命,(17)  上天意志多伟大, 
        有商孙子。    殷商子孙来归降。 
        商之孙子,    殷商子孙蕃衍多, 
        其丽不亿;(18)  数字上亿难估量, 
        上帝既命,    上帝已经下命令, 
        侯于周服。    殷商称臣服周邦。 
         
        侯服于周,    殷商称臣服周邦, 
        天命靡常。    可见天命并无常。 
        殷士肤敏,(19)  殷人后代美而敏, 
        裸将于京。(20)  来京助祭陪周王。 
        厥作裸将,(21)  看他助祭行灌礼, 
        常服黼冔。(22)  冠服仍是殷时装。 
        王之荩臣,(23)  成王所用诸臣下, 
        无念尔祖!(24)  牢记祖德永勿忘。 
         
        无念尔祖,    牢记祖德永勿忘, 
        聿修厥德。(25)  继承祖德发荣光。 
        永言配命,(26)  常顺天命不相违, 
        自求多福。    要求幸福靠自强。 
        殷之未丧师,   殷商未失民心时, 
        克配上帝。    能应天命把国享。 
        宜鉴于殷,    借鉴殷商兴亡事, 
        骏命不易!(27)  国运永昌不寻常。 
         
        命之不易,    国运永昌不寻常, 
        无遏尔躬。(28)  切勿断送你身上。 
        宣昭义问,(29)  发扬光大好名声, 
        有虞殷自天。(30) 须知殷鉴是天降。 
        上天之载,(31)  上天意志难猜测, 
        无声无臭。    无声无息真渺茫 
        仪刑文王,(32)  只有认真学文王, 
        万邦作孚!(33)  万国诸侯都敬仰。


        

(程俊英译)

         诗经《文王》原文、翻译及鉴赏
        【注】 ①於(wu) : 赞叹声。昭: 光明。②旧邦: 旧 国。周 自后稷 开国,历夏商两朝,故称旧邦。③命: 天命。维: 是。④不:通 “丕”,大。显:光明。⑤帝: 上帝。帝命: 指上帝命文王建帝王之业。时: 马瑞辰《通释》: “时读为烝,烝,美也。” ⑥亹亹(wei) : 勤勉的样子。⑦陈:申的借字,一再,重复。锡: 通赐。哉:通“载” ,造。造周,建设周国。⑧侯: 维、只有。⑨本支: 周王一系为本,旁系为支。⑩士: 周朝的百官群臣。(11)亦世: 同 “奕世”,累世。(12)厥: 其、他的。犹: 计谋。翼翼: 忠敬的样子。(13)思: 发语词。皇: 美。(14)克: 能。(15)维: 是。桢: 骨干。(16)於: 叹美声。缉熙: 形容文王品德的光明正大。敬:谨慎负责。止: 语尾助词。(17)假: 大。假又可释为嘉、美。(18)丽: 数目。不亿: 不止于一亿。古时以十万为亿。(19)殷士: 殷商后人。肤: 壮美。敏: 敏捷。(20)祼(guan): 灌祭,祭礼的一种仪式。将: 献上祭品。京: 周京师。(21)作: 行。(22)黼 (fu):殷商的礼服,上面刺着黑白相间的花纹。冔(xu):殷商的礼帽。(23)王:指成王。荩: 进。进臣: 进用之臣。诗人故意对着荩臣说给成王听。(24)无: 发声词。聿: 述。《说文》:“述,循也。” (26)言: 语助词。配命,配合天命。(27)骏: 大。不易: 不容易。(28)遏:停止,断绝。(29)宣昭: 宣明。义: 善。问: 通“闻”,声誉。(30)有: 同 “又”。虞: 度、鉴戒。陈奂《毛诗传疏》:“度殷自天,言度殷之未丧师者,皆自天也。度,犹鉴也。” (31)载: 事。(32)仪刑: 效法。(33)作: 则、就。孚:信。 
         
        这是周人自述开国的“史诗”之一。 
        反映周代建国历程的诗篇都收在《大雅》之中。“文王之什”比较集中地反映了文王等人艰苦创业建立周朝的历史进程。文王为周王朝的兴盛立下了不朽功勋,《文王》篇被作为 《大雅》之始,正是对其卓越功绩的肯定。这篇创业史诗着重叙述歌颂的,就是文王 “受命作周”这一伟大历史事件。 
        周文王名昌,为季历之子,武王之父,在周国执政五十年。当时,周在名义上还是商朝的属国,但实力已相当强大。文王一面讨伐敌国,扩大势力,一面争取盟国, 组成统一战线, 逐步形成了与商朝对��的部落中心,周、商已处于共主地位。而且,差不多是天下三分,周有其二。周将取而代商已成历史必然。文王积极创造伐商条件,以完成一统大业。临死前嘱太子发 (武王) 继续其未竟之业,武王日后继承父志,终于灭商。相传此诗正是周公在灭商之后,赞美文王,告诫后人而作。 
        全诗围绕着“天命”这个主题反复诉说。 
        从首章赞美文王在天之灵,可知此诗当作于文王身后。文王生前受命天帝,死后魂归天帝,俨然就是天神。好象是天神下凡,助兴周朝,一朝功成,重返天界似的。文王在周人心目中,就是一位创业之神。第一章是“总冒”,开篇见义,赞美文王。接下来写文王恩德泽被后世。唯其神,唯其灵,所以能福及子孙,福及多士。如果说第二章是记叙文王之灵在天护佑,所以后人兴旺发达,那么,第三章的整段描写,倒没有“前人栽树,后人乘凉”的意味了。周代的臣子们颇能珍惜文王留下的这一份家业,他们兢兢业业,恭谨黾勉,丰富了祖上的产业。大好的局面吸引了更多的人材,从而形成优势。而“思皇多士,生此王国” ,难道不也是 “天意”吗?正是众多的精英忠良,辅助文王,完成了创国大业。没有这些人材,文王就失去了臂膀,国家就失去了栋梁,就不可能有如此安定繁荣的局面。君臣上下,通力合作,表现的是“天时、地利、人和” 的大好形势。 
        文王以其非几的才能,赢得了民心。民心才是“天命”。所以,周兴殷衰的现实,使殷人不得不俯首称臣。尽管在殷看来,这或许是一种无可奈何的“颠倒”。殷朝有漫长的历史,有广阔的国土和众多的民众,但“胜者为王”的历史法则是无情的。殷人也可以用 “天命”来解释自己的失败。既然“天意”如此,战败称臣于周也就是大大方方的事了吧。这种解释对于胜败双方都容易接受。因而,尽管殷人一时还无法适应称臣的难堪,还不愿意脱下前朝衣冠,却不得不恭恭敬敬地去周朝的京都觐见朝参,规规矩矩行弟子之礼作顺民。周人允许他们着殷服行周礼,倒表现出了胜利者的宽宏大度和自信心。第四、五两章着眼于殷人,实际上是以他们作陪衬,反映周王朝一统天下的伟大胜利。从表现上看,是非常含蓄的,在沉着冷静的描述中,透出了压抑不住的胜利者的喜悦。 
        周人的快乐是建立在殷人的悲哀之上的,不过,这并不残忍,但周人中有的忘乎所以了。所以伟大的周公及时地告诫他们。历代研究者们大都认为这是在告诫成王。这种说法是有道理的。文王死时,天下还在动乱之中。武王克商才最后胜利,才可能有第四、五章中的“侯于周服”、“祼将于京”的场面。而“无念尔祖”之“祖”,是文王。文王的孙辈,正是成王。成王此时尚小,周公精心培育、辅佐他。对成王讲祖先的创业史,正是极好的传统教育。呼“荩臣”而告之,不过是委婉的表达方式,周公资格再老,也是臣子,不宜大口大气,面斥其非。 
        周公怎么说呢?很客观也很严竣。将天人之际,兴衰之理,叮咛反复,语重心长,真个是“可思可畏”!第五章中,已从殷人称臣于周的现实中,点出了全诗的主旨: “天命靡常”。第六、七两章集中说这个道理。殷朝也曾有过辉煌的时期,当他们行为处事符合天理,尚未丧失民心之时,自然也得到天帝的庇祐。王权转移,是天帝根据人间君王的功过来决定的。此时周朝取代殷朝,不过是历史发展中的一个环节罢了,没有谁能保证天帝不再改变主意,把君权交给殷朝或其他王国,只要他们遵从天意,重新崛起。“天意从来高难问”,他没有声音,没有形迹,在冥冥之中赏功罚过,主宰万物。要想周朝千秋万代永不衰微,唯一可行的,就是从殷朝的灭亡中吸取教训,,效法祖宗文王,励精图治,取信于民,取信于万邦,取信于上天! 
        “天命”是全诗的核心。诗中多有描写,诸如“有周不显,帝命不时。文王陟降,在帝左右。” “商之孙子,其丽不亿。上帝既命,侯于周服。”“侯于周服,天命靡常。” “殷之未丧师,克配上帝,宜鉴于殷,骏命不易。” “命之不易,无遏尔躬。”等等,充分表达了“君权神授” 的观念,证明文王是“受命称王”。统治者自认是天神的化身或天神的子孙,无非是为了加强统治。不过,“顺天应人”常常是连类而及的。“天”是抽象的,神秘的,人是具体的,真实的。这句话的真理在于“应人”。只要我们剥去“天命”的神话外衣,用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来考察周王朝的兴盛,就不难发现,文王是“应运而生”,“因人而成”。“天命”实为“民心”的代词,民心构成历史的必然。这才符合历史的本来面目。 
        “受命”说虽属创业神话,但周人并非以此来吓唬殷人,或自欺欺人,这是他们认识的局限。全诗的气氛是庄严肃穆的。先昭文王之德于天下,又戒乎后世之君臣。作为一首对文王的赞美诗,它是庄严深沉的,充满了神圣的历史感; 作为对后世的劝戒,它又是严肃冷竣的,不乏深刻的教谕和启迪。一方面是赞美诗,一方面是劝谕诗,二者巧妙地融于一体。 
        此诗因其深厚的内容和庄重的情调,被认为具有“国歌”的风格 (陈子展《雅颂选译》) 。也许,庄严的国歌不需要花哨的比喻,双关。此诗全用赋法,直言到底。全诗主干突出,不枝不蔓,围绕文王之德,叙述了三代历史,显得结构紧凑,笔法简练。 
        艺术形式上,蝉联格的运用最为突出。蝉联,又名顶真,即“用前一句的结尾来做后一句的起头,使邻接的句子头尾蝉联而有上递下接趣味的一种措辞法。” (陈望道《修辞学发凡》) 本诗第三、四、五章的四、五两句即用此法,章与章之间,亦用此法联接。读来具有环环相扣、余音缭绕之妙。在《大雅·既醉》篇中,还可以看到这种技巧更为熟练的运用。这种技巧在后世诗歌中,得到了继承和发扬。  

手机访问 作品人物网

热门推荐
  • 诗经《角弓》原文、翻译和注释

    讽人不可疏远兄弟而亲近谗人,更不要贪图禄位,不顾后果。 騂騂角弓,(一) 角弓张得多调和, 翩其反矣。一放松它就向外啦。

    2021-07-16

  • 诗经《裳裳者华》原文、翻译及鉴赏

    裳裳者华,① 盛开的鲜花, 其叶湑兮。② 绿叶多么茂盛。 我觏之子,② 我遇见这个人, 我心写兮。④ 一见就倾心。 我心

    2021-07-23

  • 诗经《夫作》原文、翻译及鉴赏

    天作高山, 天生岐山, 大王荒之。① 太王垦治。 彼作矣, 太王创业, 文王康之。② 文王赓续。 彼徂矣,③ 文王去世。

    2021-07-24

  • 诗经《北风》原文、翻译及鉴赏

    北风其凉, 北风刮来冰冰凉, 雨雪其雱。① 漫天雪花纷纷扬。 惠而好我,② 赞成我的好伙伴, 携手同行。 同路携手齐逃

    2021-07-20

  • 诗经《雝》原文及赏析

    有来雝雝①,来这儿,安安静静, 至止肃肃②。到这儿,恭恭敬敬。 相维辟公③,诸侯们助祭在庙堂, 天子穆穆。天子的仪态美好、

    2021-08-17

  • 诗经《渐渐之石》原文及赏析

    渐渐之石①,巉巉山石, 维其高矣! 它是那么高峻啊! 山川悠远,山川遥远, 维其劳矣②! 它们辽阔无极啊! 武人东征,将士东征, 不

    2021-08-16

  • 诗经《丰年》原文、翻译及鉴赏

    丰年多黍多稌。① 丰年多收黍与稻。 亦有高廪,② 粮仓储粮高又高, 万亿及秭。③ 万斛亿斛来计算。 为酒为醴,④ 酿为

    2021-07-24

  • 诗经《崧高》原文、翻译及赏析

    崧高维岳,巍峨四岳是大山, 骏极于天。高高耸峙入云天。 维岳降神,神明灵气降四岳, 生甫及申。甫侯申伯生人间。 维

    2021-07-12

  • 诗经《卷耳》原文、翻译及鉴赏

    采采卷耳,① 粲粲满地卷耳菜, 不盈顷筐。② 采来不满斜口筐。 嗟我怀人,③ 一心想我出门人, 寘彼周行。④ 搁下筐儿

    2021-07-20

  • 诗经《旄丘》原文、翻译和注释

    流亡人盼望救济,但终于是失望的。 旄丘之葛兮! (一) 高坡上的葛儿啊! 何诞之节兮! (二) 多么长的节节啊! 叔兮伯兮! (三) 阿叔

    2021-07-14

  • 诗经《羔裘》原文、翻译和注释

    斥责统治者不爱恤人民。 羔裘豹祛,(一) 羔羊的皮裘豹皮的袖口, 自我人居居。(二) 你奴役我们几时罢休。 岂无他人? 我难道

    2021-07-19

  • 诗经《终南》原文、翻译及赏析

    终南何有?终南山上有什么? 有条有梅。有山楸来有梅树。 君子至止,有位君子到此地, 锦衣狐裘。锦绣衣衫狐裘服。 颜如渥

    2021-07-10

作品人物网郑重声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旨在传播更多的信息,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有不合适的地方,请联系本站删除。
红楼梦 水浒传 西游记 三国演义 儒林外史 金瓶梅 诗经 史记 聊斋志异 楚辞 论语 道德经 庄子 山海经 颜氏家训 曾国藩文集 安徒生童话 格林童话 一千零一夜 伊索寓言 中国寓言 经典寓言 经典童话 成语故事 网站地图 编制招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