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经《破斧》原文、翻译及赏析

【导语】:

既破我斧,那些老爷既使我斧破折, 又缺我斨。又使我斨缺残。 周公东征,周公率军东征, 四国是皇。四国君主无不心惊胆战。 哀我人斯,周公哀怜我们这些平民, 亦孔之将。这是多么的仁

  既破我斧,那些老爷既使我斧破折,

  又缺我斨。又使我斨缺残。

  周公东征,周公率军东征,

  四国是皇。四国君主无不心惊胆战。

  哀我人斯,周公哀怜我们这些平民,

  亦孔之将。这是多么的仁贤。

  既破我斧,那些老爷既使我斧破折,

  又缺我锜。又使我锜缺残。

  周公东征,周公率军东征,

  四国是吪。四国百姓深受教化感染。

  哀我人斯,周公哀怜我们这些平民,

  亦孔之嘉。这是多么的良善。

  既破我斧,那些老爷既使我斧破折,

  又缺我。又使我缺残。

  周公东征,周公率军东征,

  四国是遒。四国家人重聚生活平安。

  哀我人斯,周公哀怜我们这些平民,

  亦孔之休。这是莫大的恩典。

  这是一篇管、蔡、殷、奄四国之民对周公赞颂的歌。《毛诗序》:“《破斧》,美周公也。周大夫以恶四国焉。”郑笺:“恶四国者,恶其流言毁周公也。”

  周武王灭纣,据有天下,封纣子武庚于殷,再封自己的弟弟姬鲜、姬度、姬处于管、蔡、霍以监视武庚。武王死,成王年幼,由周公辅政,武庚、管、蔡、徐、奄等国叛周。周公率兵东征,历时三年,平定叛乱。管、蔡、殷、奄四国之民因作此歌以赞美周公。

  全诗三章,采用复沓形式,各章仅异数字。孔颖达疏曰:“三章上二句恶四国,下四句美周公。”

  第一章前两句以“既破”、“又缺”起始,斧、斨均为生产工具,人们赖以创造财富、维持生计。然这些工具均因为四国之君长年累月服劳役而致破致缺,家计亦因此而处于困苦之中,故而怨恨深深!这里是以斧斨等工具的破缺来反映劳役之长之苦;以人们赖以生产劳动的必要条件的毁废,来反映生活之困。这是以点代面,以个别代全部,言事而寄慨的手法。

  关于这两句,郑笺另有说法:“既破毁我周公,又损伤我成王,以此二者为大罪。”以斧斨之破缺比作对周公、成王的流言毁谤,这似乎过分拘泥于史事而说得太玄远了。而将周公比斧,成王比斨,恐亦有失礼度。

  人们生活在这么艰难困苦之中,终于有了转机,有了希望: 周公率兵东征了。当时周京为镐,在今陕西境内,管、蔡等四国在今河南一带,故云“东征”。

  三、四两句是因果关系: 由于周公东征,所以四国叛乱者惊惧恐慌。毛传释“皇”为匡,即四国乱政得到纠正,走上正道。亦通。政局有转机,全是周公的功劳,故这两句从国的角度美周公,亦是叙事中含抒情,是间接的赞颂。

  第五句“哀我人斯”,是省略了主语周公。周公对我人民如此哀怜体恤,故逼出第六句: 这是很崇高很伟大呀!这是人民以自身的感受,从内心发出的歌赞声!是直接的赞颂。

  第二、第三两章,结构与第一章完全相同,仅换几个字。“锜”不论解作凿或锯,“”不论解作凿还是独头斧,均为劳动生产的工具,其在诗中的作用亦与第一章的“斨”同。这头两句同样在“恶四国”。下四句亦是“美周公”,仅换几个字。“吪”,化也,即受教育,移风易俗。“遒”,毛传解作固(坚固),郑笺解作敛(聚合)。孔颖达疏协调两说云:“遒训为聚亦坚固之义。”即“使四国之民心坚固也”、“四国之民于是敛聚不流散也”。流散之民回归,家人团聚,万民团结,国家自然强固。

  综观全篇,这第四句的最后一字“皇”、“吪”、“遒”似非信手安排,而是有逐层递进,逐层深入的关系在。“皇”,如解为惊恐,则只是乱政的动摇,还未真正改变;如释为匡正,那也只是治的开始,对人民来说这只是外部条件的变化。而“吪”,受教育、受感化,这是深入到内部的变化。最后的“遒”,团聚、强固,则已结出丰硕的果实了。

  末二句“嘉”、“休”基本同义,亦如第一章,是对周公的德行发自内心的直接赞颂。

  不过对此诗也有不同的理解,例如闻一多、程俊英就认为这是东征士卒庆幸得以生还之作。这样,对诗中一些词的解释也就与上面不同。如第一、二两句的斧、斨、锜、均指为武器。第五、六两句的“哀我人斯”的“人”则是指战士。因有的战士已战死沙场,活着的也都离乡背井与家人久不见面,这些都让人哀伤。这样的解释,与传统的“美周公”观点是大相径庭的,但也言之成理,可备一说。

  既破我斧,那些老爷既使我斧破折,

  又缺我斨。又使我斨缺残。

  周公东征,周公率军东征,

  四国是皇。四国君主无不心惊胆战。

  哀我人斯,周公哀怜我们这些平民,

  亦孔之将。这是多么的仁贤。

  既破我斧,那些老爷既使我斧破折,

  又缺我锜。又使我锜缺残。

  周公东征,周公率军东征,

  四国是吪。四国百姓深受教化感染。

  哀我人斯,周公哀怜我们这些平民,

  亦孔之嘉。这是多么的良善。

  既破我斧,那些老爷既使我斧破折,

  又缺我。又使我缺残。

  周公东征,周公率军东征,

  四国是遒。四国家人重聚生活平安。

  哀我人斯,周公哀怜我们这些平民,

  亦孔之休。这是莫大的恩典。

  这是一篇管、蔡、殷、奄四国之民对周公赞颂的歌。《毛诗序》:“《破斧》,美周公也。周大夫以恶四国焉。”郑笺:“恶四国者,恶其流言毁周公也。”

  周武王灭纣,据有天下,封纣子武庚于殷,再封自己的弟弟姬鲜、姬度、姬处于管、蔡、霍以监视武庚。武王死,成王年幼,由周公辅政,武庚、管、蔡、徐、奄等国叛周。周公率兵东征,历时三年,平定叛乱。管、蔡、殷、奄四国之民因作此歌以赞美周公。

  全诗三章,采用复沓形式,各章仅异数字。孔颖达疏曰:“三章上二句恶四国,下四句美周公。”

  第一章前两句以“既破”、“又缺”起始,斧、斨均为生产工具,人们赖以创造财富、维持生计。然这些工具均因为四国之君长年累月服劳役而致破致缺,家计亦因此而处于困苦之中,故而怨恨深深!这里是以斧斨等工具的破缺来反映劳役之长之苦;以人们赖以生产劳动的必要条件的毁废,来反映生活之困。这是以点代面,以个别代全部,言事而寄慨的手法。

  关于这两句,郑笺另有说法:“既破毁我周公,又损伤我成王,以此二者为大罪。”以斧斨之破缺比作对周公、成王的流言毁谤,这似乎过分拘泥于史事而说得太玄远了。而将周公比斧,成王比斨,恐亦有失礼度。

  人们生活在这么艰难困苦之中,终于有了转机,有了希望: 周公率兵东征了。当时周京为镐,在今陕西境内,管、蔡等四国在今河南一带,故云“东征”。

  三、四两句是因果关系: 由于周公东征,所以四国叛乱者惊惧恐慌。毛传释“皇”为匡,即四国乱政得到纠正,走上正道。亦通。政局有转机,全是周公的功劳,故这两句从国的角度美周公,亦是叙事中含抒情,是间接的赞颂。

  第五句“哀我人斯”,是省略了主语周公。周公对我人民如此哀怜体恤,故逼出第六句: 这是很崇高很伟大呀!这是人民以自身的感受,从内心发出的歌赞声!是直接的赞颂。

  第二、第三两章,结构与第一章完全相同,仅换几个字。“锜”不论解作凿或锯,“”不论解作凿还是独头斧,均为劳动生产的工具,其在诗中的作用亦与第一章的“斨”同。这头两句同样在“恶四国”。下四句亦是“美周公”,仅换几个字。“吪”,化也,即受教育,移风易俗。“遒”,毛传解作固(坚固),郑笺解作敛(聚合)。孔颖达疏协调两说云:“遒训为聚亦坚固之义。”即“使四国之民心坚固也”、“四国之民于是敛聚不流散也”。流散之民回归,家人团聚,万民团结,国家自然强固。

  综观全篇,这第四句的最后一字“皇”、“吪”、“遒”似非信手安排,而是有逐层递进,逐层深入的关系在。“皇”,如解为惊恐,则只是乱政的动摇,还未真正改变;如释为匡正,那也只是治的开始,对人民来说这只是外部条件的变化。而“吪”,受教育、受感化,这是深入到内部的变化。最后的“遒”,团聚、强固,则已结出丰硕的果实了。

  末二句“嘉”、“休”基本同义,亦如第一章,是对周公的德行发自内心的直接赞颂。

  不过对此诗也有不同的理解,例如闻一多、程俊英就认为这是东征士卒庆幸得以生还之作。这样,对诗中一些词的解释也就与上面不同。如第一、二两句的斧、斨、锜、均指为武器。第五、六两句的“哀我人斯”的“人”则是指战士。因有的战士已战死沙场,活着的也都离乡背井与家人久不见面,这些都让人哀伤。这样的解释,与传统的“美周公”观点是大相径庭的,但也言之成理,可备一说。

  既破我斧,那些老爷既使我斧破折,

  又缺我斨。又使我斨缺残。

  周公东征,周公率军东征,

  四国是皇。四国君主无不心惊胆战。

  哀我人斯,周公哀怜我们这些平民,

  亦孔之将。这是多么的仁贤。

  既破我斧,那些老爷既使我斧破折,

  又缺我锜。又使我锜缺残。

  周公东征,周公率军东征,

  四国是吪。四国百姓深受教化感染。

  哀我人斯,周公哀怜我们这些平民,

  亦孔之嘉。这是多么的良善。

  既破我斧,那些老爷既使我斧破折,

  又缺我。又使我缺残。

  周公东征,周公率军东征,

  四国是遒。四国家人重聚生活平安。

  哀我人斯,周公哀怜我们这些平民,

  亦孔之休。这是莫大的恩典。

  这是一篇管、蔡、殷、奄四国之民对周公赞颂的歌。《毛诗序》:“《破斧》,美周公也。周大夫以恶四国焉。”郑笺:“恶四国者,恶其流言毁周公也。”

  周武王灭纣,据有天下,封纣子武庚于殷,再封自己的弟弟姬鲜、姬度、姬处于管、蔡、霍以监视武庚。武王死,成王年幼,由周公辅政,武庚、管、蔡、徐、奄等国叛周。周公率兵东征,历时三年,平定叛乱。管、蔡、殷、奄四国之民因作此歌以赞美周公。

  全诗三章,采用复沓形式,各章仅异数字。孔颖达疏曰:“三章上二句恶四国,下四句美周公。”

  第一章前两句以“既破”、“又缺”起始,斧、斨均为生产工具,人们赖以创造财富、维持生计。然这些工具均因为四国之君长年累月服劳役而致破致缺,家计亦因此而处于困苦之中,故而怨恨深深!这里是以斧斨等工具的破缺来反映劳役之长之苦;以人们赖以生产劳动的必要条件的毁废,来反映生活之困。这是以点代面,以个别代全部,言事而寄慨的手法。

  关于这两句,郑笺另有说法:“既破毁我周公,又损伤我成王,以此二者为大罪。”以斧斨之破缺比作对周公、成王的流言毁谤,这似乎过分拘泥于史事而说得太玄远了。而将周公比斧,成王比斨,恐亦有失礼度。

  人们生活在这么艰难困苦之中,终于有了转机,有了希望: 周公率兵东征了。当时周京为镐,在今陕西境内,管、蔡等四国在今河南一带,故云“东征”。

  三、四两句是因果关系: 由于周公东征,所以四国叛乱者惊惧恐慌。毛传释“皇”为匡,即四国乱政得到纠正,走上正道。亦通。政局有转机,全是周公的功劳,故这两句从国的角度美周公,亦是叙事中含抒情,是间接的赞颂。

  第五句“哀我人斯”,是省略了主语周公。周公对我人民如此哀怜体恤,故逼出第六句: 这是很崇高很伟大呀!这是人民以自身的感受,从内心发出的歌赞声!是直接的赞颂。

  第二、第三两章,结构与第一章完全相同,仅换几个字。“锜”不论解作凿或锯,“”不论解作凿还是独头斧,均为劳动生产的工具,其在诗中的作用亦与第一章的“斨”同。这头两句同样在“恶四国”。下四句亦是“美周公”,仅换几个字。“吪”,化也,即受教育,移风易俗。“遒”,毛传解作固(坚固),郑笺解作敛(聚合)。孔颖达疏协调两说云:“遒训为聚亦坚固之义。”即“使四国之民心坚固也”、“四国之民于是敛聚不流散也”。流散之民回归,家人团聚,万民团结,国家自然强固。

  综观全篇,这第四句的最后一字“皇”、“吪”、“遒”似非信手安排,而是有逐层递进,逐层深入的关系在。“皇”,如解为惊恐,则只是乱政的动摇,还未真正改变;如释为匡正,那也只是治的开始,对人民来说这只是外部条件的变化。而“吪”,受教育、受感化,这是深入到内部的变化。最后的“遒”,团聚、强固,则已结出丰硕的果实了。

  末二句“嘉”、“休”基本同义,亦如第一章,是对周公的德行发自内心的直接赞颂。

  不过对此诗也有不同的理解,例如闻一多、程俊英就认为这是东征士卒庆幸得以生还之作。这样,对诗中一些词的解释也就与上面不同。如第一、二两句的斧、斨、锜、均指为武器。第五、六两句的“哀我人斯”的“人”则是指战士。因有的战士已战死沙场,活着的也都离乡背井与家人久不见面,这些都让人哀伤。这样的解释,与传统的“美周公”观点是大相径庭的,但也言之成理,可备一说。

  既破我斧,那些老爷既使我斧破折,

  又缺我斨。又使我斨缺残。

  周公东征,周公率军东征,

  四国是皇。四国君主无不心惊胆战。

  哀我人斯,周公哀怜我们这些平民,

  亦孔之将。这是多么的仁贤。

  既破我斧,那些老爷既使我斧破折,

  又缺我锜。又使我锜缺残。

  周公东征,周公率军东征,

  四国是吪。四国百姓深受教化感染。

  哀我人斯,周公哀怜我们这些平民,

  亦孔之嘉。这是多么的良善。

  既破我斧,那些老爷既使我斧破折,

  又缺我。又使我缺残。

  周公东征,周公率军东征,

  四国是遒。四国家人重聚生活平安。

  哀我人斯,周公哀怜我们这些平民,

  亦孔之休。这是莫大的恩典。

  这是一篇管、蔡、殷、奄四国之民对周公赞颂的歌。《毛诗序》:“《破斧》,美周公也。周大夫以恶四国焉。”郑笺:“恶四国者,恶其流言毁周公也。”

  周武王灭纣,据有天下,封纣子武庚于殷,再封自己的弟弟姬鲜、姬度、姬处于管、蔡、霍以监视武庚。武王死,成王年幼,由周公辅政,武庚、管、蔡、徐、奄等国叛周。周公率兵东征,历时三年,平定叛乱。管、蔡、殷、奄四国之民因作此歌以赞美周公。

  全诗三章,采用复沓形式,各章仅异数字。孔颖达疏曰:“三章上二句恶四国,下四句美周公。”

  第一章前两句以“既破”、“又缺”起始,斧、斨均为生产工具,人们赖以创造财富、维持生计。然这些工具均因为四国之君长年累月服劳役而致破致缺,家计亦因此而处于困苦之中,故而怨恨深深!这里是以斧斨等工具的破缺来反映劳役之长之苦;以人们赖以生产劳动的必要条件的毁废,来反映生活之困。这是以点代面,以个别代全部,言事而寄慨的手法。

  关于这两句,郑笺另有说法:“既破毁我周公,又损伤我成王,以此二者为大罪。”以斧斨之破缺比作对周公、成王的流言毁谤,这似乎过分拘泥于史事而说得太玄远了。而将周公比斧,成王比斨,恐亦有失礼度。

  人们生活在这么艰难困苦之中,终于有了转机,有了希望: 周公率兵东征了。当时周京为镐,在今陕西境内,管、蔡等四国在今河南一带,故云“东征”。

  三、四两句是因果关系: 由于周公东征,所以四国叛乱者惊惧恐慌。毛传释“皇”为匡,即四国乱政得到纠正,走上正道。亦通。政局有转机,全是周公的功劳,故这两句从国的角度美周公,亦是叙事中含抒情,是间接的赞颂。

  第五句“哀我人斯”,是省略了主语周公。周公对我人民如此哀怜体恤,故逼出第六句: 这是很崇高很伟大呀!这是人民以自身的感受,从内心发出的歌赞声!是直接的赞颂。

  第二、第三两章,结构与第一章完全相同,仅换几个字。“锜”不论解作凿或锯,“”不论解作凿还是独头斧,均为劳动生产的工具,其在诗中的作用亦与第一章的“斨”同。这头两句同样在“恶四国”。下四句亦是“美周公”,仅换几个字。“吪”,化也,即受教育,移风易俗。“遒”,毛传解作固(坚固),郑笺解作敛(聚合)。孔颖达疏协调两说云:“遒训为聚亦坚固之义。”即“使四国之民心坚固也”、“四国之民于是敛聚不流散也”。流散之民回归,家人团聚,万民团结,国家自然强固。

  综观全篇,这第四句的最后一字“皇”、“吪”、“遒”似非信手安排,而是有逐层递进,逐层深入的关系在。“皇”,如解为惊恐,则只是乱政的动摇,还未真正改变;如释为匡正,那也只是治的开始,对人民来说这只是外部条件的变化。而“吪”,受教育、受感化,这是深入到内部的变化。最后的“遒”,团聚、强固,则已结出丰硕的果实了。

  末二句“嘉”、“休”基本同义,亦如第一章,是对周公的德行发自内心的直接赞颂。

  不过对此诗也有不同的理解,例如闻一多、程俊英就认为这是东征士卒庆幸得以生还之作。这样,对诗中一些词的解释也就与上面不同。如第一、二两句的斧、斨、锜、均指为武器。第五、六两句的“哀我人斯”的“人”则是指战士。因有的战士已战死沙场,活着的也都离乡背井与家人久不见面,这些都让人哀伤。这样的解释,与传统的“美周公”观点是大相径庭的,但也言之成理,可备一说。

  既破我斧,那些老爷既使我斧破折,

  又缺我斨。又使我斨缺残。

  周公东征,周公率军东征,

  四国是皇。四国君主无不心惊胆战。

  哀我人斯,周公哀怜我们这些平民,

  亦孔之将。这是多么的仁贤。

  既破我斧,那些老爷既使我斧破折,

  又缺我锜。又使我锜缺残。

  周公东征,周公率军东征,

  四国是吪。四国百姓深受教化感染。

  哀我人斯,周公哀怜我们这些平民,

  亦孔之嘉。这是多么的良善。

  既破我斧,那些老爷既使我斧破折,

  又缺我。又使我缺残。

  周公东征,周公率军东征,

  四国是遒。四国家人重聚生活平安。

  哀我人斯,周公哀怜我们这些平民,

  亦孔之休。这是莫大的恩典。

  这是一篇管、蔡、殷、奄四国之民对周公赞颂的歌。《毛诗序》:“《破斧》,美周公也。周大夫以恶四国焉。”郑笺:“恶四国者,恶其流言毁周公也。”

  周武王灭纣,据有天下,封纣子武庚于殷,再封自己的弟弟姬鲜、姬度、姬处于管、蔡、霍以监视武庚。武王死,成王年幼,由周公辅政,武庚、管、蔡、徐、奄等国叛周。周公率兵东征,历时三年,平定叛乱。管、蔡、殷、奄四国之民因作此歌以赞美周公。

  全诗三章,采用复沓形式,各章仅异数字。孔颖达疏曰:“三章上二句恶四国,下四句美周公。”

  第一章前两句以“既破”、“又缺”起始,斧、斨均为生产工具,人们赖以创造财富、维持生计。然这些工具均因为四国之君长年累月服劳役而致破致缺,家计亦因此而处于困苦之中,故而怨恨深深!这里是以斧斨等工具的破缺来反映劳役之长之苦;以人们赖以生产劳动的必要条件的毁废,来反映生活之困。这是以点代面,以个别代全部,言事而寄慨的手法。

  关于这两句,郑笺另有说法:“既破毁我周公,又损伤我成王,以此二者为大罪。”以斧斨之破缺比作对周公、成王的流言毁谤,这似乎过分拘泥于史事而说得太玄远了。而将周公比斧,成王比斨,恐亦有失礼度。

  人们生活在这么艰难困苦之中,终于有了转机,有了希望: 周公率兵东征了。当时周京为镐,在今陕西境内,管、蔡等四国在今河南一带,故云“东征”。

  三、四两句是因果关系: 由于周公东征,所以四国叛乱者惊惧恐慌。毛传释“皇”为匡,即四国乱政得到纠正,走上正道。亦通。政局有转机,全是周公的功劳,故这两句从国的角度美周公,亦是叙事中含抒情,是间接的赞颂。

  第五句“哀我人斯”,是省略了主语周公。周公对我人民如此哀怜体恤,故逼出第六句: 这是很崇高很伟大呀!这是人民以自身的感受,从内心发出的歌赞声!是直接的赞颂。

  第二、第三两章,结构与第一章完全相同,仅换几个字。“锜”不论解作凿或锯,“”不论解作凿还是独头斧,均为劳动生产的工具,其在诗中的作用亦与第一章的“斨”同。这头两句同样在“恶四国”。下四句亦是“美周公”,仅换几个字。“吪”,化也,即受教育,移风易俗。“遒”,毛传解作固(坚固),郑笺解作敛(聚合)。孔颖达疏协调两说云:“遒训为聚亦坚固之义。”即“使四国之民心坚固也”、“四国之民于是敛聚不流散也”。流散之民回归,家人团聚,万民团结,国家自然强固。

  综观全篇,这第四句的最后一字“皇”、“吪”、“遒”似非信手安排,而是有逐层递进,逐层深入的关系在。“皇”,如解为惊恐,则只是乱政的动摇,还未真正改变;如释为匡正,那也只是治的开始,对人民来说这只是外部条件的变化。而“吪”,受教育、受感化,这是深入到内部的变化。最后的“遒”,团聚、强固,则已结出丰硕的果实了。

  末二句“嘉”、“休”基本同义,亦如第一章,是对周公的德行发自内心的直接赞颂。

  不过对此诗也有不同的理解,例如闻一多、程俊英就认为这是东征士卒庆幸得以生还之作。这样,对诗中一些词的解释也就与上面不同。如第一、二两句的斧、斨、锜、均指为武器。第五、六两句的“哀我人斯”的“人”则是指战士。因有的战士已战死沙场,活着的也都离乡背井与家人久不见面,这些都让人哀伤。这样的解释,与传统的“美周公”观点是大相径庭的,但也言之成理,可备一说。

  既破我斧,那些老爷既使我斧破折,

  又缺我斨。又使我斨缺残。

  周公东征,周公率军东征,

  四国是皇。四国君主无不心惊胆战。

  哀我人斯,周公哀怜我们这些平民,

  亦孔之将。这是多么的仁贤。

  既破我斧,那些老爷既使我斧破折,

  又缺我锜。又使我锜缺残。

  周公东征,周公率军东征,

  四国是吪。四国百姓深受教化感染。

  哀我人斯,周公哀怜我们这些平民,

  亦孔之嘉。这是多么的良善。

  既破我斧,那些老爷既使我斧破折,

  又缺我。又使我缺残。

  周公东征,周公率军东征,

  四国是遒。四国家人重聚生活平安。

  哀我人斯,周公哀怜我们这些平民,

  亦孔之休。这是莫大的恩典。

  这是一篇管、蔡、殷、奄四国之民对周公赞颂的歌。《毛诗序》:“《破斧》,美周公也。周大夫以恶四国焉。”郑笺:“恶四国者,恶其流言毁周公也。”

  周武王灭纣,据有天下,封纣子武庚于殷,再封自己的弟弟姬鲜、姬度、姬处于管、蔡、霍以监视武庚。武王死,成王年幼,由周公辅政,武庚、管、蔡、徐、奄等国叛周。周公率兵东征,历时三年,平定叛乱。管、蔡、殷、奄四国之民因作此歌以赞美周公。

  全诗三章,采用复沓形式,各章仅异数字。孔颖达疏曰:“三章上二句恶四国,下四句美周公。”

  第一章前两句以“既破”、“又缺”起始,斧、斨均为生产工具,人们赖以创造财富、维持生计。然这些工具均因为四国之君长年累月服劳役而致破致缺,家计亦因此而处于困苦之中,故而怨恨深深!这里是以斧斨等工具的破缺来反映劳役之长之苦;以人们赖以生产劳动的必要条件的毁废,来反映生活之困。这是以点代面,以个别代全部,言事而寄慨的手法。

  关于这两句,郑笺另有说法:“既破毁我周公,又损伤我成王,以此二者为大罪。”以斧斨之破缺比作对周公、成王的流言毁谤,这似乎过分拘泥于史事而说得太玄远了。而将周公比斧,成王比斨,恐亦有失礼度。

  人们生活在这么艰难困苦之中,终于有了转机,有了希望: 周公率兵东征了。当时周京为镐,在今陕西境内,管、蔡等四国在今河南一带,故云“东征”。

  三、四两句是因果关系: 由于周公东征,所以四国叛乱者惊惧恐慌。毛传释“皇”为匡,即四国乱政得到纠正,走上正道。亦通。政局有转机,全是周公的功劳,故这两句从国的角度美周公,亦是叙事中含抒情,是间接的赞颂。

  第五句“哀我人斯”,是省略了主语周公。周公对我人民如此哀怜体恤,故逼出第六句: 这是很崇高很伟大呀!这是人民以自身的感受,从内心发出的歌赞声!是直接的赞颂。

  第二、第三两章,结构与第一章完全相同,仅换几个字。“锜”不论解作凿或锯,“”不论解作凿还是独头斧,均为劳动生产的工具,其在诗中的作用亦与第一章的“斨”同。这头两句同样在“恶四国”。下四句亦是“美周公”,仅换几个字。“吪”,化也,即受教育,移风易俗。“遒”,毛传解作固(坚固),郑笺解作敛(聚合)。孔颖达疏协调两说云:“遒训为聚亦坚固之义。”即“使四国之民心坚固也”、“四国之民于是敛聚不流散也”。流散之民回归,家人团聚,万民团结,国家自然强固。

  综观全篇,这第四句的最后一字“皇”、“吪”、“遒”似非信手安排,而是有逐层递进,逐层深入的关系在。“皇”,如解为惊恐,则只是乱政的动摇,还未真正改变;如释为匡正,那也只是治的开始,对人民来说这只是外部条件的变化。而“吪”,受教育、受感化,这是深入到内部的变化。最后的“遒”,团聚、强固,则已结出丰硕的果实了。

  末二句“嘉”、“休”基本同义,亦如第一章,是对周公的德行发自内心的直接赞颂。

  不过对此诗也有不同的理解,例如闻一多、程俊英就认为这是东征士卒庆幸得以生还之作。这样,对诗中一些词的解释也就与上面不同。如第一、二两句的斧、斨、锜、均指为武器。第五、六两句的“哀我人斯”的“人”则是指战士。因有的战士已战死沙场,活着的也都离乡背井与家人久不见面,这些都让人哀伤。这样的解释,与传统的“美周公”观点是大相径庭的,但也言之成理,可备一说。

  既破我斧,那些老爷既使我斧破折,

  又缺我斨。又使我斨缺残。

  周公东征,周公率军东征,

  四国是皇。四国君主无不心惊胆战。

  哀我人斯,周公哀怜我们这些平民,

  亦孔之将。这是多么的仁贤。

  既破我斧,那些老爷既使我斧破折,

  又缺我锜。又使我锜缺残。

  周公东征,周公率军东征,

  四国是吪。四国百姓深受教化感染。

  哀我人斯,周公哀怜我们这些平民,

  亦孔之嘉。这是多么的良善。

  既破我斧,那些老爷既使我斧破折,

  又缺我。又使我缺残。

  周公东征,周公率军东征,

  四国是遒。四国家人重聚生活平安。

  哀我人斯,周公哀怜我们这些平民,

  亦孔之休。这是莫大的恩典。

  这是一篇管、蔡、殷、奄四国之民对周公赞颂的歌。《毛诗序》:“《破斧》,美周公也。周大夫以恶四国焉。”郑笺:“恶四国者,恶其流言毁周公也。”

  周武王灭纣,据有天下,封纣子武庚于殷,再封自己的弟弟姬鲜、姬度、姬处于管、蔡、霍以监视武庚。武王死,成王年幼,由周公辅政,武庚、管、蔡、徐、奄等国叛周。周公率兵东征,历时三年,平定叛乱。管、蔡、殷、奄四国之民因作此歌以赞美周公。

  全诗三章,采用复沓形式,各章仅异数字。孔颖达疏曰:“三章上二句恶四国,下四句美周公。”

  第一章前两句以“既破”、“又缺”起始,斧、斨均为生产工具,人们赖以创造财富、维持生计。然这些工具均因为四国之君长年累月服劳役而致破致缺,家计亦因此而处于困苦之中,故而怨恨深深!这里是以斧斨等工具的破缺来反映劳役之长之苦;以人们赖以生产劳动的必要条件的毁废,来反映生活之困。这是以点代面,以个别代全部,言事而寄慨的手法。

  关于这两句,郑笺另有说法:“既破毁我周公,又损伤我成王,以此二者为大罪。”以斧斨之破缺比作对周公、成王的流言毁谤,这似乎过分拘泥于史事而说得太玄远了。而将周公比斧,成王比斨,恐亦有失礼度。

  人们生活在这么艰难困苦之中,终于有了转机,有了希望: 周公率兵东征了。当时周京为镐,在今陕西境内,管、蔡等四国在今河南一带,故云“东征”。

  三、四两句是因果关系: 由于周公东征,所以四国叛乱者惊惧恐慌。毛传释“皇”为匡,即四国乱政得到纠正,走上正道。亦通。政局有转机,全是周公的功劳,故这两句从国的角度美周公,亦是叙事中含抒情,是间接的赞颂。

  第五句“哀我人斯”,是省略了主语周公。周公对我人民如此哀怜体恤,故逼出第六句: 这是很崇高很伟大呀!这是人民以自身的感受,从内心发出的歌赞声!是直接的赞颂。

  第二、第三两章,结构与第一章完全相同,仅换几个字。“锜”不论解作凿或锯,“”不论解作凿还是独头斧,均为劳动生产的工具,其在诗中的作用亦与第一章的“斨”同。这头两句同样在“恶四国”。下四句亦是“美周公”,仅换几个字。“吪”,化也,即受教育,移风易俗。“遒”,毛传解作固(坚固),郑笺解作敛(聚合)。孔颖达疏协调两说云:“遒训为聚亦坚固之义。”即“使四国之民心坚固也”、“四国之民于是敛聚不流散也”。流散之民回归,家人团聚,万民团结,国家自然强固。

  综观全篇,这第四句的最后一字“皇”、“吪”、“遒”似非信手安排,而是有逐层递进,逐层深入的关系在。“皇”,如解为惊恐,则只是乱政的动摇,还未真正改变;如释为匡正,那也只是治的开始,对人民来说这只是外部条件的变化。而“吪”,受教育、受感化,这是深入到内部的变化。最后的“遒”,团聚、强固,则已结出丰硕的果实了。

  末二句“嘉”、“休”基本同义,亦如第一章,是对周公的德行发自内心的直接赞颂。

  不过对此诗也有不同的理解,例如闻一多、程俊英就认为这是东征士卒庆幸得以生还之作。这样,对诗中一些词的解释也就与上面不同。如第一、二两句的斧、斨、锜、均指为武器。第五、六两句的“哀我人斯”的“人”则是指战士。因有的战士已战死沙场,活着的也都离乡背井与家人久不见面,这些都让人哀伤。这样的解释,与传统的“美周公”观点是大相径庭的,但也言之成理,可备一说。

  既破我斧,那些老爷既使我斧破折,

  又缺我斨。又使我斨缺残。

  周公东征,周公率军东征,

  四国是皇。四国君主无不心惊胆战。

  哀我人斯,周公哀怜我们这些平民,

  亦孔之将。这是多么的仁贤。

  既破我斧,那些老爷既使我斧破折,

  又缺我锜。又使我锜缺残。

  周公东征,周公率军东征,

  四国是吪。四国百姓深受教化感染。

  哀我人斯,周公哀怜我们这些平民,

  亦孔之嘉。这是多么的良善。

  既破我斧,那些老爷既使我斧破折,

  又缺我。又使我缺残。

  周公东征,周公率军东征,

  四国是遒。四国家人重聚生活平安。

  哀我人斯,周公哀怜我们这些平民,

  亦孔之休。这是莫大的恩典。

诗经《破斧》原文、翻译及赏析

  这是一篇管、蔡、殷、奄四国之民对周公赞颂的歌。《毛诗序》:“《破斧》,美周公也。周大夫以恶四国焉。”郑笺:“恶四国者,恶其流言毁周公也。”

  周武王灭纣,据有天下,封纣子武庚于殷,再封自己的弟弟姬鲜、姬度、姬处于管、蔡、霍以监视武庚。武王死,成王年幼,由周公辅政,武庚、管、蔡、徐、奄等国叛周。周公率兵东征,历时三年,平定叛乱。管、蔡、殷、奄四国之民因作此歌以赞美周公。

  全诗三章,采用复沓形式,各章仅异数字。孔颖达疏曰:“三章上二句恶四国,下四句美周公。”

  第一章前两句以“既破”、“又缺”起始,斧、斨均为生产工具,人们赖以创造财富、维持生计。然这些工具均因为四国之君长年累月服劳役而致破致缺,家计亦因此而处于困苦之中,故而怨恨深深!这里是以斧斨等工具的破缺来反映劳役之长之苦;以人们赖以生产劳动的必要条件的毁废,来反映生活之困。这是以点代面,以个别代全部,言事而寄慨的手法。

  关于这两句,郑笺另有说法:“既破毁我周公,又损伤我成王,以此二者为大罪。”以斧斨之破缺比作对周公、成王的流言毁谤,这似乎过分拘泥于史事而说得太玄远了。而将周公比斧,成王比斨,恐亦有失礼度。

  人们生活在这么艰难困苦之中,终于有了转机,有了希望: 周公率兵东征了。当时周京为镐,在今陕西境内,管、蔡等四国在今河南一带,故云“东征”。

  三、四两句是因果关系: 由于周公东征,所以四国叛乱者惊惧恐慌。毛传释“皇”为匡,即四国乱政得到纠正,走上正道。亦通。政局有转机,全是周公的功劳,故这两句从国的角度美周公,亦是叙事中含抒情,是间接的赞颂。

  第五句“哀我人斯”,是省略了主语周公。周公对我人民如此哀怜体恤,故逼出第六句: 这是很崇高很伟大呀!这是人民以自身的感受,从内心发出的歌赞声!是直接的赞颂。

  第二、第三两章,结构与第一章完全相同,仅换几个字。“锜”不论解作凿或锯,“”不论解作凿还是独头斧,均为劳动生产的工具,其在诗中的作用亦与第一章的“斨”同。这头两句同样在“恶四国”。下四句亦是“美周公”,仅换几个字。“吪”,化也,即受教育,移风易俗。“遒”,毛传解作固(坚固),郑笺解作敛(聚合)。孔颖达疏协调两说云:“遒训为聚亦坚固之义。”即“使四国之民心坚固也”、“四国之民于是敛聚不流散也”。流散之民回归,家人团聚,万民团结,国家自然强固。

  综观全篇,这第四句的最后一字“皇”、“吪”、“遒”似非信手安排,而是有逐层递进,逐层深入的关系在。“皇”,如解为惊恐,则只是乱政的动摇,还未真正改变;如释为匡正,那也只是治的开始,对人民来说这只是外部条件的变化。而“吪”,受教育、受感化,这是深入到内部的变化。最后的“遒”,团聚、强固,则已结出丰硕的果实了。

  末二句“嘉”、“休”基本同义,亦如第一章,是对周公的德行发自内心的直接赞颂。

  不过对此诗也有不同的理解,例如闻一多、程俊英就认为这是东征士卒庆幸得以生还之作。这样,对诗中一些词的解释也就与上面不同。如第一、二两句的斧、斨、锜、均指为武器。第五、六两句的“哀我人斯”的“人”则是指战士。因有的战士已战死沙场,活着的也都离乡背井与家人久不见面,这些都让人哀伤。这样的解释,与传统的“美周公”观点是大相径庭的,但也言之成理,可备一说。

手机访问 作品人物网

热门推荐
  • 诗经《鸡鸣》原文、翻译和注释

    妻子促丈夫起身早朝,夫妻依依对话。 鸡既鸣矣,鸡儿已经叫啦, 朝既盈矣。(一) 朝里人都满啦。 匪鸡则鸣,这哪是鸡儿叫, 苍蝇

    2021-07-19

  • 诗经《有瞽》原文、翻译和注释

    奏乐祭祖。旧说以为合诸乐奏之以祀祖,似亦可信。 有瞽有瞽,(一) 盲乐师、盲乐师, 在周之庭。(二) 在周家的庙庭里。 设业设

    2021-07-15

  • 诗经《葛屦》原文、翻译及鉴赏

    纠纠葛屦,① 葛草鞋子穿脚上, 可以履霜!② 严寒冬天踏冰霜! 掺掺女手,③ 纤弱女子的细手, 可以缝裳。④ 缝出漂亮

    2021-07-21

  • 诗经《鹑之奔奔》原文、翻译及鉴赏

    鹑之奔奔,① 鹌鹑结伴双飞, 鹊之彊彊。② 喜鹊雄雌不离。 人之无良,③ 你的心肠不好, 我以为兄。 我还把你当兄长。

    2021-07-20

  • 诗经《鼓钟》原文及赏析

    鼓钟将将①,敲钟钟锵锵, 淮水汤汤②,淮水水洋洋, 忧心且伤。我心忧愁又神伤。 淑人君子,想起正人君子情深长, 怀允不忘③

    2021-08-16

  • 诗经《溱洧》原文、翻译和注释

    郑国风俗,三月上巳之辰,采兰水上,祓除不祥。这诗是写男女此游之乐。尤其是女方非常主动,邀着爱侣,再去观赏,兴高彩烈。

    2021-07-19

  • 诗经《将仲子》原文及赏析

    将仲子兮①,求求您仲哥儿呀, 无逾我里,莫翻我家里巷墙呀, 无折我树杞。可别攀断杞树枝呀 岂敢爱之②? 哪敢吝惜杞树枝呀

    2021-08-13

  • 诗经《遵大路》原文、翻译及鉴赏

    遵大路兮,① 沿着大路往前走啊, 掺执子之祛兮,② 拉住你的衣袖口啊, 无我恶兮, 请你不要厌弃我啊, 不寁故也!③

    2021-07-21

  • 诗经《杕杜》原文、翻译和注释

    流浪人孤单单地徘徊,诗人是对他深表同情。 有杕之杜,(一) 其叶湑湑。(二) 独行踽踽,(三) 岂无他人? 不如我同父。 嗟行之人

    2021-07-19

  • 诗经《那》原文及赏析

    猗与,那与①! 多盛大啊多繁富! 置我鞉鼓②。堂上竖起拨浪鼓。 奏鼓简简③,击鼓咚咚响不停, 衍我烈祖④。以此娱乐我先祖。

    2021-08-17

  • 诗经《黍苗》原文、翻译和注释

    召伯(虎)南营谢邑,率其徒众,能慰劳他们,使大功告成,诗是歌颂他的。 芃芃黍苗,(一) 蓬蓬勃勃的黍苗, 阴雨膏之。(二) 绵绵阴

    2021-07-16

  • 诗经《株林》原文、翻译和注释

    讽刺陈灵公的荒淫。 胡为乎株林? (一) 为啥呀去株林? 从夏南! 跟踪着夏南! 匪适株林,哪里是去株林, 从夏南! 跟踪着夏南! 驾

    2021-07-18

作品人物网郑重声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旨在传播更多的信息,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有不合适的地方,请联系本站删除。
网站地图 红楼梦 三国演义
为你解读好作品
作品人物网vrrw.net 2016-2022 ICP证:鄂ICP备17027927号-1